第49章 兄弟情

    冬天就要来了,荒岛上的树木好似被抽干了水分,叶片已经由绿转黄,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海洋上的冷气流不断袭来,气温也逐渐降低,为了保持屋里的温度,每天炉灶上的炭火不断,屋里温暖起来。

    欣然去原来的厨房转了一圈,感觉四面透风,温度极低。

    她想和皓琦商量,究竟怎么办好,屋里现在的气温就这样低,等冬天温度会更低,再看主屋还好,原来盖房子时墙体和顶棚都加固过,相对比较保暖,加上炭火不断,过冬应该没什么问题。

    她询问了皓琦,知道每年的冬天大家都在主屋中一起过,今年要不是欣然闹婚变,还会在一起度过。

    她心中立即有了打算,等天冷的时候,就叫他们一起搬来主屋住,反正几个人在一个屋子住过,晚上她和皓琦楚河汉界相安无事,真要有什么暧昧活动都是白天偷偷摸摸地进行,经过屡次被打断欢过程,心中的旖旎淡了一些,两人似乎度过了新婚期,心中的火焰消磨到每天的辛劳工作中。

    在这个生存作为第一需求的地方,首先考虑的是活下来,然后才能考虑其它,每个人都要为生存而努力。

    眼看秋天的脚步就要远去,欣然也要抓紧时间储备点绿色食品,尽力多采集点野菜和药草,腌制或者晒干。

    龙天霸和慕容机必须加快食物的储备,自从听墙根以后,晚上他们再没听到什么声音,反而是白天他们回来的时候,看见夫妻两人变颜变色,他们似乎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了什么,不知道两人怎么商量的,每天都回来很晚。吃完晚饭,慕容机尽管万分不愿意,也是和龙天霸一起回到四面透风的小屋,似乎在躲避什么,让欣然好一阵感激。

    这天雾气更重,几乎弥漫到对面不见人的程度,气温降低,推开屋门感觉外面寒气袭人,冷风吹来,叫人怀疑秋季已经过去,冬天已经来了。

    龙天霸兄弟两人依旧一声不响地去打鱼,等他们走了以后,欣然凑到皓琦边,像是老夫妻那样互相拥抱了一会,唇齿相接了一会,习惯姓地感受到彼此上的心跳和气息,似乎触摸到对方的心态,然后两人开始工作。

    鹏鹏现在相当活波,四肢不停地运动,在上到处乱爬,如果抱着他玩,一天别想工作。

    欣然想起前世的家庭主妇们都是背着孩子工作,用一块毛皮把孩子包裹起来,用牛筋绑在上,去屋子四周挖野菜,两个宠物依旧一步不离地在她边卖乖讨好。今天她挖了一会,感觉外面寒气人,只好背着孩子,带着两个宠物回屋里取暖。

    皓琦在附近砍柴,不时抬起头来看看她们,看见母子两人回去了,低头继续工作。

    晚上,龙天霸兄弟回来了,只见慕容机浑上下湿漉漉的,栗色卷发也被水浸湿了,脸上的气色很不好看,白中带青,全冷得颤抖。欣然准备水叫老三洗洗,暖暖体。

    她好奇地询问:“老三,你上怎么都湿了,难道去学游泳了?”

    慕容机嘴唇有点哆嗦:“老……,欣然,我就是去游泳,结果天不从人愿,游泳没学会,人掉到水里了,本想早点回来,结果大哥不让……。”似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急忙停住了唠叨,用水洗完,急忙跑到炉灶跟前去取暖。

    “什么!”欣然柳眉倒竖,勃然大怒!既然冷了,怎么不早点回来,还在外面墨迹什么。

    她横眉立目对着龙天霸开始叫喊:“你当大哥的,是怎么照管弟弟的,他掉到水里了,这么冷的天气,冻感冒了这么办……。”喊叫了半天,龙天霸一声不吭,脸色越来越难看。

    皓琦不断给欣然使眼色,似乎在提醒她别喊了。

    欣然眼角扫过去,心中一动,再加上独角戏唱得实在无聊,停止了责怪。

    她又烧了点开水,给慕容机喝了下去,过了一会,看到他的头上开始冒汗,以为万事大吉,开始张罗吃饭。

    吃饭时,龙天霸的脸色依旧沉,似乎谁欠了钱未还他似的,大家也没有了聊天的兴趣,吃完饭,龙天霸就带慕容机回去了。

    半夜,欣然睡得正香,突然听到敲门声响起,还在迷糊中。皓琦先醒过来,问了一句:“谁呀?”

    “是我,老三病了,你们帮忙看看,想想办法!”门外是龙天霸深沉有力的声音,如果不是况紧急,他绝对不会这个时间来敲门,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沉稳。

    皓琦急忙穿鞋下地,点燃了一个火把,透过黯淡的光线看到欣然已经穿好了衣服,立即把门打开,顺着火把的光线看到龙天霸黑着脸,显见是事很棘手。

    皓琦高举火把随龙天霸去了隔壁,欣然也跳下,紧跟着过去,只见慕容机整个人似乎被火烤过,满脸通红,上如一个大火炉般地滚烫。

    欣然急了,这是受凉过后高烧不退,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熬点草药用凉水去擦体。

    她急忙回来取来凉水,叫兄弟两人给他擦洗,她又回到房间里熬药,等熬好药端过去,慕容机依旧高烧不退。

    细心地把药给他喝下去,看到老三烧得人近乎昏迷,几个人一点睡意都没有,呆呆地看着平时嬉笑顽皮的慕容机像换了个人。

    龙天霸脸上的神色犹如喝了黄连,苦到了心中,只见他眉头深锁,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似乎慕容机的病他要负全责似的。

    过了一会,慕容机在迷迷糊糊中大声喊叫:“爷爷,不是我做的,真是不是我,我好冷,冻死我了……。”

    欣然心中黯然,老三这是发烧烧晕头了,竟然想起陈年旧事,显见当年的事对他影响极深,时至今,依然耿耿于怀,可怜的孩子。

    大家急忙去摸老三的额头,几只手碰到了一起,欣然和皓琦把手缩回来了,龙天霸触摸完,说了一句:“他有点出汗,才会感觉到冷。”把屋中所有的毛皮被子都盖在上,慕容机还是喊冷。

    欣然清楚地记得感冒发烧能出汗最好,怎么慕容机出汗变冷,病一点没有转好。

    皓琦语气焦急都对欣然说:“老婆,你去咱们屋里把被子都拿过来。”

    答应一声转去办,一会的时间,她抱过来几个厚毛皮,全部都盖在了慕容机上,他还是喊冷,似乎有种冷到骨子里的感觉,牙齿都在打颤,双目紧锁,秀美的五官扭曲起来。

    龙天霸冷着脸,眼神一亮,对他们说:“欣然,你先回去,我想到一个办法。”

    欣然满腹狐疑地回去了,看到外面的朦胧的天气一片雾霭,又是一个雾天,也不知道龙天霸想到了什么办法。

    看到女人走了,龙天霸把上的衣服都脱掉,又把老三上的衣服都脱了,上紧紧地抱住他。皓琦明白了,大哥是想用体温给老三暖体。

    他也二话不说,要脱衣服。龙天霸迟疑地对皓琦说:“老二,你就算了。”

    皓琦白皙的脸上呈现出坚决的神色:“大哥,多一个人多份量。”边说边挤上了,躺在了一起,三兄弟就这样紧紧依偎在一起,外面的风呼啸地从缝隙中钻进来,绕到屋里几个人边肆虐,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慕容机终于昏睡过去,感觉到体温正常了。

    皓琦站起来,用毛皮给他们盖好,回到了主屋,欣然看到他回来,急忙问:“大哥想到什么办法了,老三还发烧吗?”

    他语音中带着哽咽:“老婆,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现在老三生病了,那个屋子四面透风,我想把他们接过来一起住,可以吗?”

    原来他也有这样的想法,欣然心中好感动,老公竟然跑回来和她商量,可见在他心中,她的位置重要,虽然前世总听到夫妻之间为了一些琐事起纷争,在这个艰苦的条件下,老公首先来征询她的意见,叫她的心中相当满意。

    她头脑中瞬间转了一圈,本来就想叫他们搬过来,立即痛快答应下来:“老公,你表现不错,将来遇到事一定不要擅自做主,夫妻之间商量着去办。”

    听到老婆通达理的话语,皓琦喜形于色,眼神中露出满意的神色,凑过来在她红润的双唇上轻啄了一口,跑出主屋门冲进小屋:“大哥,把三弟抱到主屋去养病,这个屋里太冷了,我们是一家人。”

    欣然看到老公的背影,心中抱定了主张,既然穿越到这里,条件如此艰苦,一定要把老公调教好,这才是今后唯一舒心的地方。

    皓琦兴奋地喊完,龙天霸目光游移,似乎在思索什么。皓琦抱起三弟率先走出了小屋,龙天霸把东西收拾好了,紧紧跟上。

    主屋里,欣然已经把孩子抱到一边,两个宠物被清理下,整理好地方,皓琦过来正好轻轻把三弟放在铺满毛皮的大上。

    皓琦又去原来的小屋把小竹搬了过来,几个人又住在了一个屋子里。rs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