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暗渡陈仓

    拾来的小刺猬脸上有一块白色,翻起肚皮的样子非常可,好像一个小娃娃披上了一件带刺的外。它不但成为鹏鹏的玩物;更成为欣然练习异能的工具,每天她都要观察一会刺猬的双瞳,美其名曰和小刺猬玩。

    后果就是小刺猬如一个跟虫,欣然去什么地方它就跟到什么地方,即使她心烦踢它几脚,小刺猬也不计前嫌,忠心耿耿地效忠于她。

    慕容机看了眼,不管他洗漱以后干干净净地去抱它,还是喂小刺猬好吃的食物,它就是不喜欢,经常是看见他走到边,满的倒刺张开,似乎对方是凶神恶煞,气得慕容机经常指着小刺猬臭骂一顿:“你这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从此以后,小刺猬很不幸地获得了一个悲催的名字——白眼狼。

    欣然也乐见其成,认可了这个名字。每当有人呼叫白眼狼时,皓琦总是微翘唇角,一笑了之;龙天霸躺在上装聋作哑,深邃的眼光却带上了柔色。

    几天过去,白眼狼正式成为这个家的一员,每天给大家带来欢乐。

    上次上山以后,欣然虽然跌破了膝盖,养了几天后就已经完全恢复,可几个男人还是不让再上山了。

    她不死心,还想去山里转转,上次去拾回一个小刺猬和几个鸡蛋,下次去万一找到点别的美味或者宠物,视力有新的练习对象不说,改善下生活才是首要大事……。越想期望值越高,心中更是蠢蠢动。

    这天又是难得的晴天,艳阳高照、空气清新,欣然起来先把孩子喂饱,把病号饭做好,龙天霸现在已经能坐着吃饭了,再不肯叫人喂饭,手尽管转动笨拙,也尽力练习活动。

    欣然看到龙天霸吃好了,又给几个人做了点干。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屋里可食用的东西越来越少,储存的干、鱼干也越来越少,就是烹饪大师也绝对没有本事,凭空变出好吃的来。

    前几天慕容机和皓琦捞了几次鱼,鱼池里面的鱼所剩无几,连吃了几天鱼,几个人早就吃腻歪了。

    这次上山,欣然采取了迂回的策略,平静地对慕容机说:“老三,一会你和我去树林里采蘑菇、挖点野菜去,咱们的食品太单一了,这个季节还是多吃点野菜的好。”

    这次几个男人都没说什么,以前龙天霸和慕容机两人进山打猎,欣然一个人在深林外转悠,采点野菜和蘑菇是常事。

    皓琦生怕出意外,叮嘱了慕容机几句:“老三,带你嫂子别走太远,注意安全,早点回来。”一句话说出了好两个含义,点出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叫慕容机不可放肆,还有就是担心欣然的安全,把安全工作交给了三弟,万一有事就唯你是问。

    欣然撇撇嘴,扫了皓琦一眼,有没有搞错,上次那么紧张,这次又反复叮嘱,当我是小孩子还是什么,我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自安全呀!乱心!

    龙天霸在上没说话,关心的眼光随着欣然转来转去,似乎在思考什么,随着伤势的渐好转,脸上似乎又恢复了以前的庄重,少了一份寒意,多了点人味。

    欣然看到龙天霸的表心中暗笑,又是一个大孩子。

    她走出家门,看到外面的风景,感觉心格外舒畅。远看有无限的风光,山林树木在风儿的吹动下摇曳,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近观,花草树木正是最繁茂的季节,秋天的影子已经进入了荒岛,野花在乱草中竞相开放,给这片荒芜的孤岛增加无限生机。

    她一直往前走着,慕容机好奇地问:“欣然,咱们去什么地方菜蘑菇,越走越远了,上次的蘑菇我都没吃够,一想起那个味道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欣然鄙视地扫了对方一眼,这位就是一个吃货,有美食吃保证脸上喜形于色,如果在战争年代,这位是给他一个烧鸡,立马成为汉的人物。

    她没好气地说:“想要吃到美食,必须往远处走,附近我一个人都找遍了,早都采光了。”

    慕容机半信半疑地跟在后面走,心中暗想,难得和老婆在单独在一起,还是尽力讨好,将来破镜重圆才是目的,老婆既然说近处没有了,想必她已经看过了,那就去远处找找。

    急忙随声附和:“老婆说的对,一切都听你老人家的……。”

    欣然怒气冲冲地呵斥:“慕容机,你有没有长记,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叫老婆,你再犯,我叫你每天喝西北风去。”

    慕容机急忙哀求:“老婆……,欣然,这里没有外人,再说我心里一直当你是我老婆,冲口而出的心里话,你千万别较真。”

    心中感叹:老婆现在真厉害,专门抓软肋,就知道我嘴,对吃上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结果哪壶不开提哪壶,真要命!

    他这里软语哀求,眼中乱转,欣然似乎看穿了他的鬼心思,不屑地“哼”了一声,转就走。

    在美食的惑下,慕容机只好跟随欣然继续往前走,再不敢满嘴乱放炮了。

    经过这些天的锻炼,欣然感觉体状况越来越好,虽然面前的杂草很厚,可走起路来远比上次轻松多了。

    他们走了许久,已经到达了原始森林的边沿。这里树木很高,几乎遮盖住天空,秋天的光线透过细密的树枝间隙照耀进来,留下一地斑驳的树荫,好在风儿实时调节了空气,闷的气流很快被传送到外面,致使森林里面温度适中,连带心也舒畅起来。

    前面似乎有什么小动物在跳跃,从树叶的间隙看去,出现一个圆圆的小脑袋,竟然是小松鼠。或许是听到这里有走动的声音,一晃不见了踪影,只有大大的尾巴明显地在远处晃而过。

    欣然他们走到一块地势相对低洼之处,这里的杂草长得很茂盛,各种树木参差不齐地生长着。树下有一堆堆的小蘑菇,露出可的小圆脑袋,粗壮的根茎扎在地上,犹如雨后一个个小雨伞,干干净净可极了。

    她抓紧时间采摘了起来,慕容机手上舀了两个空篮子,是皓琦精心编制的,精巧的设计美观耐用,装蘑菇非常适用。

    欣然当时看皓琦编完篮子,细长白嫩的手掌间粗糙的老茧,暗自感叹:音乐家的双手浪费在一些琐事上,不知道将来万一侥幸回归故里,是否还能弹出天籁般的乐曲,简直是暴殄天物。

    两人各舀一个篮子,闷头采了一会蘑菇,看看筐里快满了。

    欣然抬起头来,往远处眺望。突然感觉前面五百多米远的草丛里有点异样,不像是风吹的,倒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草丛里蠕动,看看慕容机还在后面不远处低头采蘑菇,怕他阻拦也没声张,放下篮子独自往前面走去。

    求收藏、推荐、打赏、如果大家看地爽,千万点点!你的支持是我写作最大的动力。

    推荐朋友的书作者:王安宁

    [bookid=2914959,bookname=《灵无邪》]带着灵宠同他一起破解自的迷团,诅咒不怕,修为低不怕,我有别人没有的宝贝!黑手,看我怎么收了你!

    c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