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慕容机偷腥

    欣然把厨艺发挥出来,满屋都是蘑菇的清香,几个人吃得连声叫好。

    吃完美食,慕容机笑逐颜开,好似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天天在欣然的面前耍宝,连一贯高高在上的龙天霸脸上也柔和下来,荒岛上充满了欢声笑语。

    慕容机更是大献殷勤:“老婆,既然知道有这样的美食,你怎么不早点叫我们享受,每天吃鱼都腻歪了,特别是皓琦的千篇一律,吃到嘴里都淡出鸟来!”

    皓琦空灵般的语气带出温怒:“三弟,不会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什么叫我的?我做的好不好!不好吃!你每顿都没少吃,好吃的话,你不得吃成大胖子!”

    慕容机眼角扫了一眼边上倾听的大哥,无可奈何的语气:“好,好!你做的,你就说和我老婆做的美食比,你那玩意和喂猪有啥区别!”

    “你老婆,那是我老婆好不好!你把自己当猪,我和大哥可不是猪~!”皓琦争锋相对的反驳。

    “算我说错了,我们老婆行了吧…….。”一贯嚣张的慕容机连连吃瘪,邪魅的双眼暗淡无光,只好求救似的望向欣然。

    欣然听他们拌嘴,柳叶眉微蹙,不紧不慢地说:“你们先吵,吵够了再看我。”

    两个人顿时你看我,我看你老实了,慕容机忍不住了:“老婆,这样好的美味,下次什么时候吃,我没吃够!”

    “本姑娘心不爽,凭什么要做给你们吃!今天心好了,叫你们偶尔享受一次!是你们的福气!为了采蘑菇,我的脚都走疼了,你当是你家菜园里大白菜,一采一大堆!”

    慕容机讨好地凑过来,挤到小上,邪魅的双眼泛出笑意:“老婆,以后绝对不叫你再辛苦,明天我去采蘑菇,保证收拾的干干净净,你就等着烹饪,怎么样!”说完,细长的手指划过她的长发,带过丝**望。

    双脚也很不老实地试探过去,故意把长腿显露出来,在欣然的后贴近对方渐丰腴的部。

    欣然毫不不客气地瞪了对方一眼,满脸不悦:“慕容机,你必须保证今后别动手动脚,我不喜欢!你要知道,惹了本姑娘不爽!采来蘑菇我也不伺候……。”

    栗色卷发瞬间蔫了,衬托出他沮丧的面容,双眼中带出祈求之色:“老婆,你看咱们夫妻已经一年多没在一起了,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当初你可是很喜欢我……”看到对方不善的目光袭来,急忙讨饶:“得,得!我不说了,事事都依你,还不行吗?”

    看到对方做小服低,想起刚穿越来时他的态度,心中相当得意,脸上却不动声色,继续索求:“慕容机,我的腿酸了,你帮我捶捶;这里真无聊,皓琦,你把那天你演奏的音乐再来一段,我想听听,再说,孩子要从小要受音乐熏陶,只有辛苦你这个大音乐家了!”

    理直气壮的话语,对方只能乖乖听令,优美的音乐在小屋中响起,欣然吃完了美食,躺在小上,欣赏的双眸看了一会皓琦,微微合上双眼,边是两个帅哥,一个捶腿,一个演奏!女王般的享受!

    龙天霸冷眼观察这一切,心中暗自好笑,这个女人简直把他们两个笨蛋当成了佣人,有点意思,我就叫她肆意去玩,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还有半个月假期,看她到时候如何对付!

    这时,音乐转入缠绵曲调,深沉却飘然出世般的感觉,一切繁杂之声飘然远去,留下清清静静的一片净土,美的意境纷沓而至,叫人如醉如痴、昏昏睡,欣然眼睛微合,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听到这样的曲调,更是直接进入了梦香。

    慕容机看见她睡过去了,邪魅的双眼露出笑意,暗自得意:还是我聪明,献点小殷勤,很快就能达到目的,捶腿的拳头慢慢缓下来,又细听对方的声息,轻微的呼吸声变长,曲线毕露的体一动不动,眉眼间露出柔和的神韵,秀丽的瓜子脸上带出满足的微笑。

    他心中一喜,将拳头变手掌,抚摸着欣然瘦弱但是显出光泽的细腿,并且攀岩直上,不断向纵深地区近。

    龙天霸假作不知,乐得看一场好戏;皓琦眼中略显焦急,想要出声叫醒欣然,犹豫了一会,眼中的**渐起,兀自站在边上瞧闹。

    睡梦中,欣然感觉来到了风景优美的花园,似乎人间又似仙境。这里鸟语花香、鸀树成行、小风吹动发丝在颈边肆意地飘,她穿着一件古装,红色的碎花裙装,白色的宽袖短衫,头上自然地挽起发簪,在百花丛中轻歌曼舞,耳边优美的音乐响起,心也随之飘起来。

    脚下鸀草茵茵,踏上去软软的,好似硕大的地毯。突然,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沿着小腿,缓慢爬了上来,缓缓地带着丝丝麻痒的感觉,又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逐渐向上,很快就蔓延到大腿,心中又惊又怕,下意识地用手去抓,却抓住了一个温的大手掌。

    骇然惊醒,才知道是黄粱一梦,再细看抓住的东西,竟然是慕容机的狗爪子。

    欣然勃然大怒,坐起来,咬牙切齿地说:“慕容机,今后我做的美食你一边去,想要吃门都没有!”

    “不要呀!老婆开恩!”慕容机才发现大大失策,偷鸡不成蚀把米,闹得现在骑虎难下,求救似的眼神去看其他两个男人,只见皓琦直接跑到屋外去笑,本着惹不起、咱躲得起的方针。

    龙天霸一本正经的脸上也染上了笑意,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想说的意思。

    慕容机只好转向欣然,不断哀求:“老婆,那啥!我就是欣赏一下,轻轻摸摸,一点别的意思都没有,以前咱们不是总这样玩……。”

    欣然面向墙,自顾生气,连瞧也不瞧对方一眼。

    慕容机在边絮絮叨叨,从当时那个强势、蛮不讲理的男人到现在低三下四、看欣然脸色行事,简直判若两人。

    在这个荒岛上,三个男人中,龙天霸天生的贵气,也养成了他优于常人的良好品质,每天打猎回来,不管多晚,都要到小溪中清洗一番,全上下清清爽爽。

    皓琦音乐家的气质,也养成了良好的卫生习惯,经常去小溪边洗漱,只有慕容机经常一臭汗钻进屋中,不管不顾伸手就去抓取食物。

    欣然暗自打定主意:既然他现在已经服软,在个人卫生上势必管束一番,以免污了环境。

    冲榜期间苛求收藏、推荐、谢谢大家关,另外推荐朋友几本书:

    [bookid=3062236,bookname=《最强无限系统》]

    [bookid=3042603,bookname=《傲慢公爵俏佳人》]

    [bookid=2991535,bookname=《听见晴天的声音》][bookid=3055101,bookname=《萌女追夫》]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