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冲突

    龙天霸进屋以后,眼光扫过正在哄孩子的欣然,微微带出点异样,随即,古铜色的面孔一沉,一声未吭地坐在凳子上,依旧恢复到王者之礀,刚才在厨房抢煎景,似乎只是风偶然吹乱了头发,现在时过境迁,早就风平浪静。

    慕容机人没进屋,声音就在龙天霸后响起,兴奋的语气开始墨迹:“老婆,从来不知道你有这个手艺,今后,还是你来做饭,皓琦那小子的手艺太差了,今天我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天我才知道什么叫美食!”

    他边说边满脸堆笑地往欣然的边凑,眼中的**如火焰般地燃烧起来。

    欣然心中感叹:古人说饱暖思**,诚不欺我,刚给他们饱了口福,现在慕容机竟然眼露邪光,可见人之**无穷无尽,好在有一个月假期,还有一个主宰可以管束他,一个月以后一定要辖制住他们,否则还不被三个男人吃得死死的,变成行尸走

    舀定注意,冷眼看到上靠近她的慕容机,只见对方嬉皮笑脸地凑过来,一把在后搂住欣然的细腰。

    欣然冷静地掐了一下宝宝的大腿,正在无忧无虑幸福嬉闹的孩子,骤然感受体受创,发出凄惨地一声叫声,继而,可怜巴巴地嚎啕大哭起来。

    她马上把手松开,孩子掉到上,不明真相的龙天霸和皓琦认定是慕容机去挑逗欣然,得欣然双手把不住孩子,才造成了现在的况。

    只有慕容机心中明白,他根本没碰到欣然的胳膊,刚才欣然掐孩子的动作太隐秘,他没有看到,孩子究竟是怎么掉到上的,一种是欣然受到惊吓松手;另一种是她故意的,他正在这里琢磨哪种的可能大些。

    只见龙天霸紧皱双眉,面沉似水,就要爆发的边沿,他尽管对儿子不太在意,但是也容不得有人欺负他,眼看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就是一个木头人都会发火,他刚要说话。

    皓琦看到对方的冒失举动,走了过来,嗔怪地对慕容机说:“三弟,你也太莽撞了,孩子还小,万一有个好歹多可惜,也许我们在这里一辈子,这孩子养大了,将来也能给咱们养老送终……”

    他这里喋喋不休地还要继续说下去,慕容机不高兴了,在这个岛上,论年纪他最小,他可以听龙天霸的话,就是听不得皓琦的劝解,从心眼里他看不起这个所谓的‘二哥’当初论年纪排的大小,他从来就没叫过,要叫也是叫对方老二,遇到机会他会毫不留地打击对方,在这个拳头大就是道理的地方,他仅仅屈居在龙天霸之下已经够委屈,凭什么要受武力值不如他的皓琦教训。

    听到对方没完没了的话语,一阵烦躁:“你知道个,我都一年没碰欣然了,吃不到、喝点汤还不成,刚才又不是我碰的孩子,要怪就怪她,笨到连孩子都抱不稳!”

    边说,就要展开进一步的行动,孩子还在上哇哇大哭,心中无限的委屈随哭声回在几个人的耳膜。

    只听龙天霸一拍桌子,古铜色的面庞上憋成了紫色:“慕容机,你给我滚下来!”声音犹如闷雷相渀,好似大片的乌云挤压下来。

    慕容机抬头去看大哥的脸色,惊出一的冷汗,平时老大尽管生气也是满脸乌云,现在这个样子,一共发生了两次。

    一次是他联合老二挑战老大的主宰者的地位,被老大狠揍了一顿,足足在上躺了两天;还有一次是在一年前,他遇到一群野猪,转就跑,把老大扔在野猪群里,尽管对方毫发无损地回来了,也被老大一顿臭骂,足足五天没给他饭吃,还是他花言巧语、软磨硬泡老婆欣然,偷吃了点食物,才没有被饿死。

    难道今天老大要第三次发威不成,他吓得双手急忙松开温的女人体,一个鱼跃跳下,刚才脸上的**在惊吓中逐渐消退,马上转变了脸色,神气活现地辩解:“大哥,我没别的意思,这个笨蛋女人不好好教训,她都要蹬鼻子上脸了……”

    他还要继续说下去,龙天霸眼睛微闭,似乎在尽力压抑着怒火,发出带有寒意的怒斥:“慕容机,你当我是傻子吗?任由你摆布不成!去那边跪下。”

    慕容机尽管心中万分不愿意,在龙天霸的一贯威严之下,只好到墙角有稻草的地方跪下来,祈求的眼光不断看着屋里的其他两人,他就不明白了,怎么会造成这样的局面,眼光一扫,发现欣然已经把孩子抱在怀里,宝宝的哭声尽管已经停止了,还在委屈万分的抽泣,抱孩子的欣然脸上竟然有一丝得意表溢出,他想要继续看清她的表,对方却把脸转过去。

    他的心中一惊,难道是这个女人捣鬼,几年来的点点滴滴又闪现在面前,推翻了刚才的疑惑,他现在就盼望屋中的两人能给他讲清,跪下是小,面子实在丢不起,堂堂的二当家,竟然像小孩子似地被人罚跪,脸面全失,他在用眼光寻找同盟军。

    皓琦假装没看见,他尽管懦弱但是不傻,一直以来,慕容机对待他的态度他都明白,刚才对方和他叫喊,他不可能装作没事似地给他讲清,他故意不去看他。

    剩下就是女人欣然,怎耐他刚才说了欣然的坏话,加上刚才的冒失举动,想要叫女人帮腔简直是难于登天。

    欣然这时候把孩子搂到前,扭转体,看到孩子满脸泪痕,揉揉刚才被她掐疼的地方,轻轻撩起皮毛,看到孩子泛青的肌肤上又添加了新的青痕,心中一阵痛惜,把恨意散发在慕容机上,心中正在暗自叫好,叫你色胆包天;叫你嚣张跋扈;叫你颠倒黑白,这都是你自找的,叫你在墙角跪上三天三夜才好,脸上暗自得意。

    如果叫龙天霸和皓琦知道,孩子是欣然故意扔到上,并且还掐了一把,一定会惊掉一地眼珠。

    新书求收藏!推荐!评语!谢谢大家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