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 出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至于公平买卖,更谈不上!”任大顺气势更足,中气十足的又说道:“眼前这耕牛有近千头,有一半多是各堡要自用,还有一半多打算赶到女真地界发卖。但这一次牛价可不是几钱银子一头,而是六两到八两一头,上等壮年的健壮母牛可能卖到十两一头,这价格是和汉民所居的区域一样,愿买则买,不愿嫌贵了当然可以不买,我大军深入汝等境内,当然不可能以强凌弱,而是宣喻我总兵官德意,以前对女真虽行抚赏,低价卖货高价买入,其实普通的女真人并没有受到多少大明的德惠,你等头人占的便宜已经不少,后汉民女真一体,抚赏买卖之事不必再行。”

    山娃子在一边看着,听着,此时感觉是无比的解气。

    其实明朝的许入贡也好,边境贸易,抚赏也罢,多半就是便宜了眼前这些头人和女真各部中的上层,这些家伙拿着大明的好处,几钱银子买头牛,一两银子买好几头猪,还有粮食,盐,均是价给他们,回头就又抢掠大明,横行不法,而这些好处也是落在他们手中,普通的女真人倒享受不到,山娃子对这事再清楚不过,对惟功这一次的举措也是举双手赞同……既然想改土归流,就得真正深入女真各部,而不象大明一直以来的政策那么傻那么蠢……光是用好处收买上层,中层下层根本不理,谁知道你的好?头人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今天你两钱银子卖他一头牛,明他就想一文钱也不花把牛带回去,今他杀一人你不管,明就敢杀你千人万人。

    只有用强势手段,真正深入女真部落之中,压服头人,收买中层和下层,才能谈的上真正影响到女真人,真正的为改土归流做好了准备。

    任大顺在那边侃侃而谈,可谓毫不给眼前众头人的面子,不仅重重削了他们一顿,连眼前这耕牛和所携带的农具,粮食等等,也是明确指出,这些东西是随大军行动,沿途公平买卖,不经头人,普通的女真人不分部落,只要等值交换,就一定可以交易成功。

    而且不仅是这一次,以后所有的沿边的各屯堡都有商行,女真人也可以前来自由贸易。

    在此之前,抚顺关和宽甸马市都是由头人前往贸易,只是带人多少而已。在任大顺和明朝辽东都司的记录中,这二百多年来向来是各部的那些都督和指挥们带人前来贸易,然后自行带走货物,大明既不会收取他们高价,也不会追问货物的去向和用途,象觉昌安那样把物资公平分配,用来发展本部落农耕水平的头人几乎是寥寥无已,光是看努儿哈赤掌权起兵后,建州厚积薄发,不停的打败敌人,兼并别的部落就能看的出来,并不是老奴有多么强,实在是眼前这些头人,恐怕多半都是一些贪污的无能废物导致。

    “大明向来抚育我等如赤子……将军何必带兵深入,这贡道我等设法恢复就是了。

    朱长革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和陈,就差声泪俱下了。

    任大顺毫不留的道:“你们怕什么?怕的人不该是你们,你们兼并谁了,还是有野心入侵大明?无非就是损失一些利益,但辽阳现在势大,明白说了吧,旧的章程不管用,你们自己挡不住,也没有人能帮你们,北虏不行,已经被我们打的落花流水,你们女真人自己不行,王杲完了,阿台完了,王台老贝勒也去了,王兀堂老贝勒归顺了我辽阳,他的栋鄂部一样会被一体对待,朝廷也帮不了你们,辽镇的实力,抵不得辽阳一根手指头,朝廷也向来拿我们总兵官没有办法,他决定了的事,就算是皇帝也扳不回来……告诉你们,天变了!”

    这一番排炮似的讲话震的那些女真人面色如土,心里仅剩下的一点儿念想也被扫的干干净净,任大顺来干这样的事再合适也不过了,原本的辽镇体系下的税关官员,人人认识他,他的话也极有说服力和叫人信服,由不得人不信,而女真人心里残留的一点念头和想法,也被他全数识破,被打击的根本找不到一点儿继续扑腾的理由。

    “好了,诸位头人既然来了,我等就一起用餐,然后商量一下,怎么配合我大军行动,一起深入贡道!”

    既然有任大顺唱红脸,郭宇就不必再出头,他反而换了脸色,一脸和悦的叫人安排午餐,十七堡是中心堡,内间的酒楼众多不说,还有堡内的食堂,一次足可容过千人一起用餐,农忙时节堡里会叫人加班,除了在田里不得出来的之外,多半人都在食堂里解决,一年总有好长时间是这般,加上堡中上下都有积蓄,一个屯堡开的久了,酒楼也是很多,这十七堡是中心堡,人口众多,酒楼当然也是不少,安置这些人用饭吃酒,简直是小事一桩。

    众人无可奈何之下也只能捏着鼻子去吃饭,这当口堡里也有人挑着担子出来送饭,一筐一筐的大馒头加菜汤,田里的人都过来吃,这些食挑子也供给军队,三千来人的饭食也不少,几十挑慢慢挑过去,终是人人都有饭食可吃。

    这香味顿时就是弥漫开来,女真人也有一千多人,个个都跑的饥肠辘辘,此时也顾不得脸面,不少人跑过来,用蒙语或是女真话叽叽嘎嘎的说话,无非就是要讨一点吃的。

    那些罗圈着腿,腰板粗直,肩膀宽大,两眼锐利和下意识眯着的蛮夷,此时就象是一群叫花子一样了。

    不少新移民来自河南和山东,那里根本没有遇到过异族和异族的威胁,他们一边坐在田埂上吃着大馒头,一边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那些女真人。

    山娃子的目光中充满感慨,在十年前,辽镇虽然百战百胜,屡败北虏,强制女真,但进犯的北虏此起彼伏,叩关入边的女真也是一部接着一部,自己等沿边的山民,最害怕听到警讯,处宽甸地方,一年不听个十次八次警讯,不阖家老小往军堡里躲个三五七回,还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宽甸六堡那地界出来的。

    就算是辽镇最强悍的时候,宽甸六堡也从来不太平,因为李成梁是看中了宽甸的地势,看中了它压制女真的便利之处,所以将防御中心从险山堡推进,一下子就拓地几百里,把不少原属女真活动的地盘给抢了过来。

    不得不说,五十岁之前的李成梁坐在辽镇总兵的位子上还是很够格的,此后的事就不必多提了。

    山娃子这样的出,女真人是看的多了,对方的骄横,野蛮,不把人命当回事也见的多了。这会子看到这群野狼般的家伙象群乞丐般凑过来,眼里是那种可怜兮兮的目光,他们的头人都吃了憋,老老实实的进堡去了,他们这些人就这么被甩在外头,那种什么骑无双,勇悍敢战的气质又哪去了?

    “一会叫里头弄点杂粮饼子给这些龟孙吃。”山娃子并没有落井下石,他是恩怨分明,公私分开的好汉子,如果辽阳要对栋鄂开战,就算当个辅兵他也要上前线,但眼前这一伙是辽阳镇改土归流的先手关键所在,他绝不会出来坏大人的事。

    待一个时辰后,众多红光满面的头人簇拥着郭宇出来,众人此时已经一副心服口服的模样,竟是一个个拍着脯,不仅对大军进表示支持,还表示愿意为明军前驱,替大军保驾护航,提供一切能提供的帮助。

    “多谢,那就有劳各位。”

    郭宇曾经学过一段时间的蒙语,还是在广宁时学了几个月,那时候他满以为自己要脱离军队,一直在军司效力了,没成想最终惟功又将他调了回来,后来还放在武学院当了一阵的督查,说是督查,其实在学校无有甚事,干脆继续在学校继续学蒙语,此时这一嘴蒙语说的很溜,那些女真头人和不少女真人都是听懂了,顿时在脸上露出笑容来。

    “怪不得大人一定挑的我,我还道大人喜欢我,念旧,原来这差事还真是我合适啊。”

    这当口,郭宇竟是一下子悟了。

    他自失一笑,并没有再嘀咕什么,只看着那些头人领头带着大队的女真人离开,只是这离开的动静就是蹑手蹑脚,小心翼翼,象是受了气的小媳妇,低头打矮檐下过的形,真是分毫也不差。

    “这还没怎么着呢……传令,改行军队列,全军出发,先往乌拉城去!”

    从十七堡出发,最先抵达的就是乌拉部的地界,乌拉城方圆几里,住着人口过万,是女真部族里罕见的大城,只得先得越过伊敦河,再越过蜿蜒而过的松花江,江的南岸便是乌拉城,是整个女真部落屈指可数的大城了。

    当然这里靠近长白山脉和北部,距离开原较远,如果有志于边墙之内的话并不是适合的好地方,努儿哈赤兼并了海西四部后,并没有将自己的王城选择四部的任何一城,而是在佛阿拉老城之南,临近抚顺关的地方又建筑了新城。

    “你就是李江山?”

    队伍最后,郭宇和一群军官也预备出发,公安司的人跟随后阵行动,他们毕竟不是职业军人,万一遇到危险,肯定还是猎骑兵冲上去最保险不过。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