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 新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你们几个,等到了乌拉城附近,需得下到部队第一线带兵,记得,要镇住那些大兵,自己就先得强起来。你们不做这样的事,一辈子就是小参谋,为了自己的前程,小子们得想清楚怎么做!”

    郭宇看着那些面色紧张的小参谋们,哈哈大笑起来。

    东南十七堡与原本的旧边墙相隔不到三十里,东北侧就是乌拉部所在地方,距离乌拉城也不到百里路程,往开原方向反而是远一些,需得绕道原三万卫所在地方,经清阳关和镇北关两关入边墙,然后往西南方向,才是开原地界。

    相比开原的遥远,这边距离乌拉部最近,与哈达和叶赫也相邻,原本这些地方都是福余部的放牧地,这个蒙古部落其实不消明军攻打,很快也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被其余的部落打散吞并,在明清战争之时,显赫一时的朵颜三卫几乎都看不到踪影,这也真是一件吊诡的事

    大军一路前行,官道修的很好,并不是那种夯平路面铺上沙石就算完事的大明官道,整个地基有六十多公分厚,分为多层,辅助以排水和绿化工程,并且十分宽阔,每条官道都可以四辆马车对面并行,这是最基本的标准,不论是涉水过江河,还是越过山峦丘陵,道路标准都是硬的。

    去年到今年这漫长的一年,建筑司使用了超过五万人的俘虏和十五万人的民工,二十万人除了俘虏外都有优厚的待遇,加上先进的将作司提供的工具,这才勉强将几条主要的干道修筑完毕。

    现在又打下吉林,还得修长到吉林的道路,在几条长江之上,建筑司还得建筑相对稳固的浮桥,办法是先联通大江,然后打造铁索相联,底下再用船只铺上木板为路,这样当然不是很稳固,激流突来,可能就会冲跨不少地方,需得随时修补,但为了物资和人员调配的方便,这样的浮桥在几条重要的江河上还是搭建了很多。

    这便是辽阳现在的实力和底气,这般的做法,浪费的人力和资源,在朝廷那边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整个千总部一千五百余战兵分成十几个行军队列,彼此间保持一定的预警距离,中间有军官来回驰骋戒备,装备与行粮等物资被很远之后的辅兵队伍携带着,因为是要冲入女真部落,并且跨入长山山脉和茂密的森林区域,辅兵们放弃了所有的马车,所有装备一律以轻装放在骡马上的形式跟随,包括行粮在内也是一样。

    进入女真区后,只能用打猎和购买补充的办法维持补给线,这对向来后勤工作被做的无微不至的辽阳军人们来说,也是一次不小的考验。

    屯堡外已经有一些人群在外迎接,道路两边的农田里更是有不少人影在忙碌着。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作物到了收获季,同时也有不少地要翻地,预备种下小麦种。

    来年的收成,就是看此时的劳作,当然不可能不投入全部的精力。

    和靠天吃饭的小农户们不同,辽阳的屯堡讲究的是精耕细作。

    每月最少一两八的收入已经普遍超过屯民们原本收入的三倍甚至四倍以上,加上吃食和居住上的便给,最少在入堡的前一两年内,这些新屯民的干劲很足。

    时间久了自然会产生一些弊病,堡民之间彼此的矛盾,和堡中官员的冲突,惰增加,人都是这样,原本吃苦挨饿的时候,但求一顿饱饭就可以替人卖命,时间久了,则必然百病从生。

    好在辽阳法纪森严,关闭,抽皮鞭,下苦役队,都是治人的好法子。

    真正犯不能原谅的过错,也就开革出堡,这是最重的处罚,在辽南有几个例子,开革出堡之初,被革人家还能硬气着出堡,毕竟现在辽阳各地都富裕,为民也能挣得一口饱饭吃。但时间久了,不论是交通还是邮传,医疗,教育,治安,被革人员都被排斥在外,最终导致犯事人员在堡门前自杀求家人重被收容……当然最终还是没有收容。

    犯错就得付出代价,这是惟功的治理理念,就个人来说他的心肠并不硬,就一个统治者来说,则是法律凌驾一切,规定好的事,犯了事就得承受最严酷的后果。

    这样的理念之下,老屯堡的人才能维持着干劲,当然在收入高的区域,屯堡的各种福利也相应好一些。

    管理加上福利刺激,才是屯堡一直保持高产量的原因所在,不然的话,做多做少一个收入,或是旱涝保收,人皆有惰,本再好也变的混子,大锅饭的弊端,惟功心里可是清楚的很。

    眼前这十七堡应该还没有太多的福利,不过就算如此,两边劳作的人群也是干劲十足,这里全部是新移民,只有管理和技术人员是老屯堡过来的,不需要太多的福利刺激就能使这些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保持着充足的干劲。

    看到猎骑兵的队伍过来,农田里劳作的人们并没有做出太多的反应,毕竟这里距离海西女真近,道路修通后,开原那边经常派兵过来,长军区也是,在盛夏时,两个军区和几个野战营曾经搞过一次大规模的合演,动员了两万多人,那段时间屯堡前天天过兵,开始各人还跑出去看,后来就没有什么兴趣看了,再怎样还是自己手中的活计要紧,通不过堡中屯田官的考核,那可是要扣薪饷和相关福利的。

    这些新移民在家中忙农活时,一般辛苦,夏时伏在农田中,浑如在蒸笼之中,收获时常累的直不起腰,在这屯堡虽然活也多,但农具好,耕牛和挽马都有,车也多,虽然精耕细作,其实反是比在家时轻松。吃的亦好,在郭宇等人眼中,四周农田里的人们多半面色红润,上也有了,不象刚到辽阳这边时,人人枯瘦,男子上只有皮肤和肌,一看就是熬出来的,这般打熬的体虽能干活,却是透支了自己的生命,故而很难得长寿,在辽阳这边,却是人人上都有了,每劳作虽是辛苦,却在许的范围之内了。

    在军队四周,只有一群还不够年纪上学的孩子跟着跑动,有一些军官上带着有零食,不住有人下马来,分些给这些小娃子,惹的这些小孩欢声雀跃起来。

    “在下是堡长金福,这边是民政官,屯田官,文教官,财务官……”

    屯堡前欢迎的人并不多,人们多半在忙自己的事,没有功夫出来搞这些虚文,只有堡中的官员和相关人员出来了,这一次军队从这里出发,需要做一些补给,上头指定由屯堡这边配合,除了屯堡本的官员外,福余军区民政负责人还负责提调诸司协同补给。

    “堡长不必客气了。”郭宇下马来,与诸多随同军官一起站在堡中官员的对面,这个屯堡是核心堡,人员多,而且发展的十分快速,对附近的军堡军台火路墩等防御体系提供了有效的物资和人员支持,所以金福很有可能提为福余区的副民政总管,在辽阳民政体系内算是副司官级别,等同于副营官,也算是发展的很不错的民政官员了。

    “见过郭千总。”

    一个穿军服的军官也上来打了个敬礼,这是一个局百总级别的武官,应该是轮流抽调到各屯堡负责农兵事务的军训官了。

    “嗯,你做的不错。”郭宇还了一个军礼,堡门前站着一队轮值的农兵,军姿很不错,能把新移民组织起来,并且训练成这般模样,确实还是下了功夫的。

    他的目光扫了一圈,皱眉道:“本次出击,不是说本堡公安巡长随同配合,怎不见人呢?”

    “来了一批耕牛,因怕有闪失,李巡长亲自带人去接了。听说还有新上任的福余区民政总管一起前来,所以还要随行护卫。”

    福余等区的民政总管与军区总管一样,都是民政和军政事务的总负责人,位高权重,和民政司下的各等民政官不是一个概念,福余区总管一直没有定下来,看来这一次是终于确定了人选,并且派驻过来了。

    “福余城修在哪儿?”

    “就在十五堡附近,周长五里,地势正处中间,几条官道在这里交集,用来做政务中心和物流商业中心正好。”

    这堡长看来也没耽搁过学习,话语里新词很多,自己说着自然,郭宇等人听的也是十分自然,并不感觉突兀和别扭。

    十五堡其实是后世伊通县治所在地方,北是长,西是四平,南是东辽和辽源市所在,也就是现在的海西女真驻地,地方确实险要,用来筑城并不是惟功的决断,倒是军方的参谋司和军需司,加上建筑司自己商量出来的结果。

    “知道民政总管是谁吗?”

    郭宇下令全军休整,这会正好到了饭点,屯堡的堡民们停了手中的活计,按小队编制聚集在一起。

    所有十五到六十的男丁都是强制的接受军事训练,所有成年男子都是民兵,只在其中挑一些出来给补贴加入正式的农兵部队,再优秀者才有资格报名加入野战部队。

    眼前的屯民如一支有组织的军队一样,列队在田头等候用餐,在他们后是刚挖出来的引水沟渠,每个人头顶还在冒着气。

    看到这样的形,郭宇用赞赏的眼光瞟了军训官一眼,这种训练成绩是实打实的,糊弄不出来的。

    如果您喜欢,请把《调教大明》放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调教大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