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各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我们将作司是无所谓,要紧的是选定一些适于设立的点,水力要好,风力也要考虑到,另外要先修路,我们要用大量的煤炭。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赵士桢见各人看他,便是将自己的意见慢慢说出,虽然他态度很随和,但在场的众人毫无疑问对他的意见不会轻忽。

    不管是屯堡还是台站驿铺,这些体系都需要将作司来支撑,不论是民用的纺织工厂,水力梭机和织机,或是军事用途的火器局所制成的各地都需要的火器,甲仗局的兵甲,在边墙外的这方圆千里之地,不可能一直需要辽阳输出,将作司也会在这些地方设立适合的地点来制造,相比较屯堡和水利工程来说,将作司肯定是第一优先考虑被满足的部门。

    赵士桢没有穿他的七品官服,那一官服原本是他最骄傲的东西,为世家子弟,就算以杂学打动皇帝成为中书舍人,但毕竟是宫廷近侍官员,经常和皇帝见面研讨书法,这是很多翰林都没有的荣耀,大明皇帝中书法成就最高的是宣德皇帝,书画双绝的是成化皇帝,大明武宗的字正气磅礴,当今万历皇帝的书法成就原本也该不小,因为万历在书法上极有天赋,是一个一点就透的天才,但因为少年时被张居正教训,因为北宋那位瘦金体皇帝的前车之鉴,士大夫对皇帝们不务正业拥有足够多的警惕心理,万历不要说书法成就还不高,就算是比宋徽宗写的更好,估计也不会引来任何的赞誉。

    但皇帝对书法的毕竟还是无法消弥,象赵士桢这样的宫廷供奉专陪皇帝写字和鉴赏书法作品的人,还真是不少。

    过去的子在赵士桢上已经见不到多少痕迹了,他戴着软脚幞头的唐巾,中间饰一块绿水般漾的碧玉,上一袭蓝袍,腰系银带,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文士,但一举手一投足间,威仪尽显,那种自信从容,掌握着无上权威的感觉,令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不仅是他,在赵士桢边的任磊和唐瑞年,张思根等人,或自信从容,或豁达大度,或精明外露,没有一个是凡俗人物。

    “建筑司最优先考虑的是驿站体系的建立,”张思根说话很明快,没有丝毫的犹豫,仿佛事先就打好了腹稿,所以往往脱口而出,在他麾下做事的人也习惯了这种快而明断的风格,建筑司的公事从不拖沓,尽管辽阳各司的效率都很高,建筑司毫无疑问是最快的一个部门,看着皱眉的赵士桢,张思根很快又接着道:“除了驿传系统,军台建立也十分重要,道路也要紧,当然,将作司的选址建设,肯定也是最优先级的。”

    张思根说话十分巧妙,其实就是说驿传军台道路之后,就是将作司了。

    对这个结果,赵士桢也不奇怪,屯田司公安司财务司教育司军训司,各司哪一个不要建筑司和财务司配合来开展工作,将作司能排在这么前列,足见重要了。

    “天文数字啊。”唐瑞年感慨一句,对任磊道:“能顶的住么?”

    财务司有多少钱,税务司一年收多少钱,这些哪怕是唐瑞年这样份的都弄不大明白,没有办法知道最详细的数字,顺字行和四海商行一年赚多少,更是一个一般人弄不懂的迷题。众人所知道的就是每年的分红都是一年比一年多,中高级武官的收入已经不在一个知府之下,就是各司的这些主官,哪怕现在退休了,也能安闲富贵的过一生了。每人都已经有了几万两银子的家,在大明,够买几千亩地的庄园和城中好几进的房子,几十个仆人伺候着,这样的生活以各人现有的财富已经是足够了。

    任磊闻言一笑,并没有出声,但笑容中蕴藏的意思实在是太明显了。

    财务司不仅有钱,而且,很明显的是行有余务。

    唐瑞年笑道:“孙大胡子在家负责统筹,钱粮措手,他的担子要轻的多。”

    “怕也不会太轻松。”张思根笑道:“我都能想的出来孙大胡子那一脸严肃的表。”

    “听说他家小前一阵刚取来,这下怕是没有办法陪家人了。”

    “勤劳王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喽。”

    “以他的个,除非大人放他的大假,否则就算平时也没有什么闲暇的。”

    “孙家的几个娃都快能上中学了,听说都是好苗子啊。”

    “嗯,我倒是见过,老实说,孙大胡子治政是好手,齐家也是好手啊。”

    孙承宗没有跟到这边来,袁黄和徐渭等人也没有来,徐渭是在武学院没有办法脱,袁黄负责民政,手头的事很繁琐,光是和屯田司一起弄的移民的前期招募和安置就够袁黄喝一壶了,徐光启现在负责屯田司,光是底下一个水利局就够他忙了,更何况现在又有新移民任务,屯田司得和民政部门配合,新修的屯堡和土地都是新移民的安生立命之所,徐光启每天都忙到焦头烂额。

    这些人,全部都是这个时代的精英中的精英,徐光启是崇祯年间的大学士,孙承宗是帝师大学士,袁黄更是大宗师,徐渭是这个时代的鬼才,还有湖广老名士宋尧愈,惟功自己作养出来的张用诚等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要么发挥出自己全部的潜力,要么就还在持续的进步之中,孙承宗的孙大胡子之名已经传遍辽阳,在原本的时空中他此时应该在家里读书耕作,青年时游历边关千里,见识广多,后来中举,进士,翰林庶吉士,一发不可收拾,最终成为天启帝师。

    后世满清为了丑化大明列帝,把天启丑化成一个打木匠不识字的荒唐皇帝,天启如果不识字的话,孙承宗是干什么的?

    此次孙承宗是奉命留守,他倒没有具体的管理范围,随着辽阳开发的深度增加,事务越发繁多,大明的治理办法是朝廷和士绅宗族共治,辽阳无形中改变了这种粗放型的管理办法,将一切军政财政教育都抓在手中,相较大明的管理体系肯定先进的多,但在通信和道路条件,还有施政人员的素质效率上的要求和标准就要高出很多来,惟功是把体系建立起来,比如后世的管理体系和文书档案制度,包括袁黄贡献的循环簿在内,都是这种体系的一部份,就算如此,也需要投入极大的精力来做管理,中军部张用诚一个人已经顾不过来,唐瑞年和孙承宗都兼了中军副职,唐瑞年偏向顺字行和四海行及财税方面的事务,孙承宗则负责常行政,偏向管理屯田民政公安各司,张用诚则是偏军事将作建筑,每人都是各司其职,目前来说,仍然称的上是井井有条。

    把未来的帝师和辽西秩序的整顿大师和练兵屯田大师放在后方管行政,这堪称本时代最豪华的配给,各人提起来的时候虽是用的取笑口吻,但实际上对孙承宗的能力,包括赵士桢这个除了将作不怎么管闲事的人也都是十分认可的。

    修,齐家,治国,平天下,按大明士大夫的自我修养和成就来说,孙承宗确实已经做到最棒。

    “我倒担心一件事。”唐瑞年不动声色的道:“听军的人含含糊糊的提起来过,朝廷不会这么善罢干休,怕是会找我们的麻烦。大军出征期间我们都不在家,万一朝廷有什么荒唐举措,也不知道他顶的住,顶不住?”

    “放心吧。”

    听了半天没有说话的赵士桢道:“孙恺阳外柔内刚,没有什么事能叫他不住。”

    他们一群人在踏看地形,查看隐约可见的当年古道,还有蒙古人和女真人往来交易贸易的浅浅的马道,就是要在这样的基础上,辽阳开始兴修这些塞外的工程,一切几乎就是从无到有,但每个人都是充满信心,并没有感觉为难的地方,最多是细节上的商议,在大方向上,几乎每个人都充满信心。

    在这些大人物忙碌的时候,一百多猎骑兵分成十几个小队,在四周来回巡逻着。

    保护这些本镇上层的精英人物,这个局的每个猎骑兵都感觉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很重,不亚于侍从室的近卫司。

    在寂寂无声的原野和山峦交迭的丘陵地带,人踪马迹都太容易隐藏了,在有一小段时间里,猎骑兵们感觉有人踪显现,但局百总打开望远镜仔细观察时,视力可及之处又全部是起伏的丘陵和茂密的森林和灌木从,再也看不到别的什么了。

    “应该无事。”他对自己轻声道:“这里是预备修军台屯堡的地方,不是主粮道,北虏就算是打主意,应该也不是在这里!”

    就在此时,一个猎骑兵小队似乎在一个山丘背后发现了什么,为首的队官拔出上的烟罐盖子,一股浓烟在几里外飘扬上半空,形成一道明显的烟迹。

    不惊动敌人又能迅速知会到自己的战友,这种办法,毫无疑问是最好的。

    看到这样的提示,这个局百总立刻下令,边的掌旗兵迅速展动旗帜,每一个小队的猎骑兵都往着烟迹发生的地方,疾驰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