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凌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前两列,瞄准……开火!”

    麻登云挥动自己的旗枪,重重的挥向前方。

    与他一起动作的还有所有的军官,两个副司长中队长,各局百总,副百总,旗队长,所有的旗枪在同时向下,在半空掠出漂亮的弧线。

    所有人一起扣动了扳机,先是一阵阵咔哒的卡簧被扣响的声响,然后是火药被引燃,砰然之后,枪口火光溅起,弹丸被激而出,恶狠狠的扑向对面的目标。

    几乎是和枪响同时,对面一下子栽倒了几十人下马。

    凶猛的推力带来极高的速,圆圆的弹丸几乎是用眼看不到的速度飞速而至,用不容分说的霸气凶残的撕开蒙古人的布面甲,毫无怜悯的再继续撕扯开对手的肌,切入内脏或是打断骨头,然后在体内不停的旋转,带来更大的痛苦。

    以往的经验在此时完全不管用了,辽阳镇的骑枪看着比蓟镇兵的鸟铳要短,也没有辽镇的三眼铳和神机箭那么眩目夺人,但威力却是前两者根本没有办法比的。

    和辽阳的火枪相比,别的军镇的火器就是小孩子的玩具,过年时放的炮仗,听听响也就算了。

    成片的骑兵被打落下马,脑袋被打碎,体被打出大大的血洞出来,碎骨和碎加上内脏在同一时间铺了满地,落马之后,中枪的人还在不停的惨嚎,大声的咒骂,呻吟。

    几乎是在瞬息之间,这些骑兵的所谓骑与他们过往的一切荣誉和骄傲,都被击跨了。

    “前两列装弹,后两列,瞄准,击……放!”

    麻登云继续怒吼着,他的部队和小股的北虏骑兵打过,和野蛮凶悍术还在北虏之上的女真人打过,对这些蛮族他已经建立了根本不败的信心,他如此,他的部下们也是如此。

    枪声响起,又是数十人落地,这一下根本没有骑兵敢于继续停留抛,北虏也是人,他们开始慌乱,后撤。

    但猎骑兵们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控马追击,枪声不停的响起,再响起,再响起。

    清脆的枪声一直响个不停,也不停的有人落马,猎骑兵们的追击冷酷而高效,四排骑兵轮根本很少有停止的时候,尽管对面的北虏缺乏战斗意志,在枪声一响起后不久就选择后撤而不是与猎骑兵们对冲,但在猎骑兵的追击下,他们一下子也没有办法摆脱,战场上逃亡同样需要组织和运气,并不是将马一控就能迅速脱脑,北虏的骑术不错,战马很好,可猎骑兵们同样是如此,相同的马速和刚刚不到百步的距离哪里是能随意甩脱的,在惟功的角度来看,就看到一望无际的大地上两股骑兵在不停的接触,追赶,枪声一响再响,不停的有人掉落下马来,在明军的犀利攻击下,这些可以在马上翻滚,下马再上马,可以用任何角度出箭矢的蒙古人连回的胆量也没有,这些穿着各色布甲,头戴铁盔,不是普通牧人的战士已经被杀破了胆,连回抢回自己受了伤的战友的胆量也没有了。

    “好了,不必多看了。”

    惟功放下单筒眼镜,淡淡的道:“叫陶安然吩咐第三营和第八营的步兵抢攻吧,只留少数人保护我们的兵站就可以了,北虏么,我们真的高看他们了。”

    “是!”一个卫士答应着,语调之中充满着兴奋的感觉。

    刚刚的一战看的参随们心动神摇,包括宋尧愈在内的这些参随,对战争的感觉还是在唐人的出塞诗中体悟的,只有亲眼看到这样犀利的骑战之后,他们才知道真正的战争是怎么回事。

    “这不算什么,小场面。”惟功笑呵呵的翻上马,笑着说道。

    “大人,这还是小场面?”一个年轻参随涨红了脸道:“最少能斩首四百级,要是十年前就够皇上去太庙一次了。”

    “我们不是辽镇。”惟功意味深长的道:“几百颗首级就告庙,我没那么闲,也不想我们华夏的皇帝那么闲。”

    他又看向自己的左手方向,中路和右路都不会有艰苦的战斗,往下去看来就是步骑合力,一边抢地盘一边打的北虏如丧家狗一样不停的逃走。反正现在东北大地和后世内蒙的地盘包括大兴安岭以北的地方全是一片蛮荒,暂时他还不能全抢下来,这些家伙要是识趣的话,就一直往北逃吧。

    ……

    ……

    相比于在开原和铁岭等处出边墙的中路和右路军,左路军确实要尴尬的多。

    从牛庄到大凌河,一路以车马和舟师共同辅助行军,携带着大量军需物资和补给的队伍十分庞大队伍并不是在辽阳控制和影响的区域行军……沈阳地区当然还是辽镇控制,但辽阳总兵按权力划分来说是包含了开原铁岭等地,惟功以前不愿用这种权力,但不代表他没有控制这些地方的名义。

    这一次十万大军分两个波次出击,两个主力集团来回的交替,预计在沈阳开原地区形成强大的压制兵力,同时惟功就会运用手中的权力,将沈阳一带的文武官员来一次大起底。

    在他已经实际控制的形下,朝廷不会为难,底下的这些文官武将更不会抵抗……在别人已经占尽优势的况下还选择抵抗的话,那是十足的愚蠢。

    沈阳一带的形是这样,可毕竟辽阳和沈阳再重要,也只是整个辽东都司的半壁江山。

    辽河蜿蜒而过,由南至北,将辽西和辽中辽东隔开,还有大凌河,小凌河,条条河流都是辽西的天然屏障,大凌河堡等城堡一路向北,经过西平堡等城堡,一路是锦州,终点是广宁,然后再往西是前屯,觉华岛,宁远,山海关。

    辽东的土地是以辽西开发程度最高,人烟也是辽西最为稠密,一半多的人口居住在上面所说的地方,将门世家,也是以这些地方扎根最深。

    赫赫有名的李家,还有祖家,杨家,金家,孙家,这些将门世家世代为将,最不济也能出副将,参将,游击,上有卫指挥以上的世职,一出生就是几千上万军户的主子,从军之后,军功当然是最优等的记录上报,二十来岁当上参将副将的,丝毫不足奇怪。

    在普通人爬一辈子也不一定爬上去的地方,在别人要拿命去搏的位置,这些将门世家很轻松的就得拿的到手。

    比如祖承训就是其中一个,二十来岁,才在李成梁边效力几年,已经做到副将,都督佥事,这样的位子,一般人一生也爬不到。

    辽西这一块地方,惟功是打定了主意,不到最后实力可以夺取全国的地步,绝不会踏足辽西,这里是一块泥泞的沼泽地,只会把他陷进去,最终消耗他的雄心壮志和实力。

    现在已经差不多是时候,但仍然不是将辽阳势力延伸到辽西的时候,现在进去的只是纯粹的战争机器,当辽阳军队进入辽西地盘后,无数的辽镇军人窥视着,打探着,心思各异,反应不一,对很多人来说,这一支突然出现,突如其来的强军,意味着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沿大凌河再继续北上,沿途的军堡和军台,寨子,卫所村落就很多了,人烟稠密,到处都是原本驿站官道的分岔路,在辽阳往辽南等地,官道只是驿道,人口并没有发展到出现很多繁华城镇,然后在驿道上分开其余大型官道的地步。

    不过在这几年的经营之后,辽南已经变的十分繁华,中左所的港口每天都有商旅上岸,不仅往辽阳,也往宽甸和凤凰城等辽南的其余地方,道路越修越好,并且加修多条通道,整个辽南已经融为一体,开始变的十分繁华富裕。

    如果惟功的大规模移民计划开始进行的话,毫无疑问,辽南的潜力会成倍增加。

    左路军以郭守约为指挥,参谋司的几个得力的高层人员跟随左右组成行军参谋局,另外就是把最强悍的精兵强将配给了左路:第一营全部,第二营全部,第四营全部,加上骑兵第一营全部,还有独立的龙骑兵加强千总部,骠骑兵千总部,猎骑兵千总部,独立炮兵千部炮……最强的营伍和最大的火力输出能力,足可以使郭守约打一场极为漂亮的大战。

    光是战兵就有近三万人,在第一波攻击集团五万四战兵的序列中,左路军毫无疑问是最强悍的。

    重甲骑兵有大半个营,四千余骑,这些骑兵全部是一个战兵配一个马夫,配两匹战马和一匹杂马,他们的辎重没有叫辎重营搬运,而是放在自己的杂马上,包括将士的铠甲和马匹的马铠,重达百斤!

    另外一匹战马除了背人,也带一些零碎物件,马夫其实不是经常骑马,而是要不停的照料战马。

    豆料和苜蓿等食料是由辎重营的大车拉着,到一点地点就由骑兵营统一领取下发,分别由将士和马夫来喂料。

    每匹战马都是一大笔财富,也关系将士自己的命,这个观点是每天都灌输到每个将士心里。好在明军这时候也没有堕落到只给马喂草的地步,明末时各军镇崩坏的不成模样,明明要打仗了,还把战马的豆料拿去卖钱,把战马饿的皮包骨瘦,最终倒霉的还是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