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联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自西苑出来时已经过午,万历没有赐膳,张惟贤也只能饥肠辘辘的出来。

    但他还不能去吃饭,还有一件十分要紧的事等着他。

    定国公府在北城,是勋侯伯世家中不多的住在北城中的一个,因为是太宗皇帝的姻亲加上中山王的余荫,徐家是一门两国公,富贵之极,这公府比起英国公等诸国公府还要大的多,占地当在百亩以上,整一条街除了寥寥几户人家外,几乎就是定国公府一家。

    在张惟贤到来的时候,天空晴好,地上积雪甚多,住在国公府对面的几百户人家每家都出了人手,一起到国公府内和大门附近洒扫积雪,抛盐,化雪,再清扫泥水,也就是国公世侯之家,才有这样的气派。

    这几百户人家,多半是国公府的奴仆仆役聚集的地方,也有一些民户,按着当年惟功在京师时定下来的清理大工的程序,其实这些事该是里甲来组织,并且给一定的工钱,有整个一整的办法……可惜,这些东西被抛的光光,对这些公侯伯勋贵来说,大街上干不干净,有无积雪,何劳他们心?至于自己家里有仆役打扫,外头征调这些百姓协助,只要自己家门前打扫干净,也就是了。

    什么疫病,伤寒,传不到这些大府里去,惟功当在京师的一切努力,早就已经看不到一丝踪迹了。

    张惟贤当然不会注意这些,在大群校尉的簇拥下,他来到定国公府东门前。

    府中已经有几个有份的人站在大门前接他,都是定国公府的外围高层,最少都有都督的职衔在上,张惟贤虽然位高权重,大门前这个阵仗倒也够了。

    叫他注意到的不是这些,而是定国公府院墙上也隐约有甲士巡守,另外在东西两个侧门后居然有临时搭建起来的箭楼,圆木所筑,相接而上,箭楼上坐着几个拿火铳和硬弩的甲兵,正用警惕的眼神,看向这边。

    “听说抚宁侯府家里,更为夸张,足足调了五百多京营兵精锐住在他府里,还借了一百多支火铳,夜巡守。”

    “这应该不算过逾吧……昨夜贵府之中,听说闹的动静可不小啊。”

    几个姓徐的都督或是同知都督,一边请张惟贤向里走,一边随口寒暄,看到客人的眼神,有人先解释了一句,接下来,却是有人张惟贤的话了。

    张惟贤倒是想到朱岗。

    这个勋贵算是色厉内荏的代表人物,喊打喊杀的是他,遇事最胆小的也是他。抚宁侯府现在的光景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敌人未至,自乱阵脚,也亏抚宁侯府在京营里势力庞大,说调兵就调兵,看光景如果朱岗知道了英国公府外发生的事,只怕巡逻守备的卫兵会多出十倍以上。

    “没有什么大事。”张惟贤满面风,笑道:“底下的这些纷争,我们高坐云端看闹就是了,何必这么介怀?”

    他的话很巧妙,也无形中捧了众人一把,将定国公府众人的焦虑绪,减缓了很多。

    对付顺字行和张惟功这是上层的决定,但众人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殃及池鱼。

    如果在这种争斗中被误伤,那可是太冤枉不过。

    虽说崇文门到左家庄一带官店极多,大家都有股子投在里头,分红再多,到底也不及命来的更重要一些。

    “见过定国公。”

    徐文壁在仪门后站着,国公迎到这里已经是十分给面子了,毕竟爵位相差太远,但如果是嘉靖年间陆炳前来,就算陆炳没有封爵,相信徐文壁也一定是在大门外相迎。

    张惟贤眼中波光一闪,急急就上前给徐文壁行礼。

    没有出迎徐文壁也是强撑着,这会子哪里还能受张惟贤的礼,上前一步,搀扶住了,笑问道:“打西苑来?”

    “是,到皇上跟前奏报了一些小事,想起公爷的吩咐,就过来了。”

    “甚好,我们进去谈……也不止是我一人想见你,还有好几个好朋友都在。”

    “是,公爷先请。”

    公府宅邸非比寻常,进了仪门一直往里,总走了一刻钟功夫,才到了聚会谈话的一个小楼之下。

    楼房建的精致小巧,外有庭院山石,各式花草虽然败了,梅花开的正艳,进了屋,一式的金丝楠木家俱,古色古香,看着就很有年头了……大明自成化之后,讲究的是用檀木和花梨木打制家俱,在此之前,金丝楠则十分流行,现在这种楠木已经较为少见,大木被用的光光,除了皇室还有一些,也就是国公府这样的地方能见的着了。

    张惟贤还是头一次到这样的地方来,以前,他的份地位还不够。

    “请上楼谈,较为隐秘一些。”

    这是二层小楼,从楼梯上去,徐文壁待张惟贤上了楼,竟是亲手将楼梯边上的暗门盖上,这样一来,楼上的人说话,楼下再无被任何人偷听的可能。

    “咦,是永康侯爷。”

    “呵呵,惟贤好久不见。”

    屋中不止是永康侯,还有阳武侯,临淮侯等诸多侯伯,当然,都是与定国公府平时来往就十分密切的侯伯,也是在京营之中,根基十分深厚的勋贵世家。

    这些人家,英国公府当然与之来往十分密切,京营十二营,各大国公和二十几家侯伯瓜分干净,那些外戚和永乐之后封的侯伯,都是插不进手来,太祖高皇帝时剩下来的几家勋贵都在南京,更是鞭长莫及。

    大家利益相联,彼此当然互相照应着,张惟贤在这里是小辈,他交好的当年只有一个李成功已经袭爵,其余的都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当公子哥儿,这会子眼前都是他的长辈,又全部是勋贵侯伯,饶是他位高权重,外朝除了阁老尚书级的官员之外,人人忌惮,此时也是不得不一一请安问好,最少脸上是十分恭谨有礼。

    好在众人也不是过于拿大,张惟贤行礼时,众多长辈侯伯也都欠一欠,还个半礼给他。

    众人也不曾穿梁冠常服,什么蟒袍,麒麟服,更是不曾见着。

    人人一袭青袍,腰系角带,头戴瓦楞帽或暖帽,都是一副悠闲从容的模样。

    不过,张惟贤心里明白,今之事,是众人一起出来给自己施加压力,或是说,一起出现,想他卖一个面子。

    这么一个勋贵集团,表面上来看是没有什么真正的权炳,只有在京营和五军都督府有影响力,但张惟贤心里清楚,公侯伯声气相连,与宫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文官之中,也不乏代理人,不论是谁当国,总都不能为难了他们,二百多年下来,财富,权力,早就登峰造极,这些人在眼前与自己商量事,就连是他,亦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压力。

    “今之事……”徐文壁坐下后,沉吟了一下,指着一个人道:“就由甲征来说吧。”

    此时张惟贤才看到,张四维的长子张甲征也赫然在座,他急忙拱了拱手,笑道:“原来老兄也在,少礼了。”

    “客气。”张甲征脸上露出苦笑,答道:“今之事,数月前如果有人和我说,我要以此事求托都督,那么我肯定会笑掉大牙,可毕竟再不来请托都督,恐怕我们也实在难以为继了……我便直说了吧,请都督将锦衣卫的人撤回,并且不要再为难顺字行的业务了,亦不要随便抓他们的人,彼此留一丝底线,好么?”

    张惟贤闻言,也是有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感觉。

    张甲征明显不是在说笑,在场的这么多侯伯,包括一个国公,肯定也不会是在和他开玩笑。

    一时间,他陷入深深的迷茫之中,实难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文壁一脸沉的道:“并不是我们心疼那小子,我们当然恨不得他死,他的顺字行能被吃下来才好。可是,办不到哇。他的根基在辽阳,惟贤,你知道顺字行在中左所有多少海船?最少在百艘以上!大量南货北上,还有辽盐往山东和南直湖广浙江,现在淮盐大量减产,辽盐正好补上,山东虽然是产盐地,但盐的质量和产量都差,辽阳还有大量铁器出来,现在晋商就是靠铁器在发财……细节不必多说,还有如果顺字行物流全跨下来,整个北方,包括晋商和陕商在内,大家都要倒霉,张家口的生意最少跌下来一半!京师一地,我们就不住。要么,能全盘吃下来,瓜分掉,要么,就得暂且收手,以待来。”

    张惟贤知道,什么“以待来”完全是没有影的事,现在都拿顺字行没有办法,将来人家实力越来越强,难道就有办法了?

    他的心中有一种难言的恐惧之感。

    惟功的武力已经叫他有无能为力之感,以后的岁月,必须小心再小心,或是攀上更高的权位,使对方不能随意下手。

    而现在看来,惟功的财力和人脉,亦是更加惊人!

    张惟贤才不相信,眼前的这些人是纯粹为了生意,必然有一些是暗中与惟功有所勾结的勋贵,他们为了利益或是什么东西,与惟功结成事实上的联盟,几乎是不经意之间,可能已经出海远航的惟功,又是向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獠牙!

    这是一枚苦果,可现在的张惟贤只能吞下去。

    原本是打算穷追猛打,一直将顺字行在京师的势力铲除为止,现在这局面,这是无法办到的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