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海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请戚帅放心,有我在一,断不叫诸位兄弟吃亏,大家分守各地,我断不会随意找各位兄弟的麻烦。”

    杨四畏也知道,戚继光走后,南军肯定抱成一团,自己上有总督巡抚,还有巡按,监军道,也不会为所为,戚继光一走,北军成大,南军成小,按祖宗大小相制的祖制,自己想随意吃下南军,朝廷也绝不会许,倒不如卖个便宜,说些漂亮话便是。

    “好,生受大家,戚某拜谢。”

    戚继光站在原地,向各人团团一揖。

    在场所有人都是连忙还礼,不少人眼中涌出泪花来。

    “何必如此?何必如此?我一生功业刚刚已经尽述,此生足矣,真的足矣。”

    说是“足矣”,但戚继光眼中不能没有遗憾之色。

    重整京营,练强兵十万甚至二十万,恢复国朝以中御外的格局,彻底改变现在的九边局势,这样的宏图壮志还是他在二十左右为京营军官时就发下的宏愿,现在看来,当年自己太狂妄了一些。

    隐隐的,他心中一动,突然转向某一个方向。

    在东北方向,他看过去。

    当然看不到什么,三屯营这里的东边,重山叠嶂,边墙蜿蜒,似一条长龙般的在戚继光的眼前展现着,燕山和边墙成为大明的坚实屏障,在这一条巨龙之外,潜伏着曾经经华夏带来无尽苦难,几乎将黄河以北和四川盆地汉人杀光的游牧民族,仍然野难驯,潜伏于莽莽草野之中,戚继光几乎在这一刻兴奋起来,如果真的能给他练雄兵十万,而不是缩水再缩水,最终徒劳无功,只是叫他镇守一方,说不定他的一生功业,要比现在辉煌十倍,百倍。

    十万雄师,加十万后备,他可以轻松的平草原上的一切反抗力量,封狼居胥,卫、霍的功业,未必不能再见于今

    可惜,俱往矣……

    “但愿那个小子,能比我强……不,他一定比我强。”

    几乎是萧然一骑,戚继光在众人的目光之中,黯然南下,与他一并下野的人实在太多,中朝大佬被清洗的过程,几乎就是从戚继光,王国光,梁梦龙等人开始,从此时此刻,到万历十一年为止,一年之间,朝中几乎为之一空,多少张居正辛苦多年搜累到朝中的极尖人才,包知最好的治水专家出的刑部尚书潘季驯在内的技术官员也是一样被清洗,明季的亡国之危,实实在在的已经自万历十年末到十一年的开端时起,正式拉开了序幕!

    ……

    ……

    就在张惟贤的部下传骑赶往三屯营的同时,天津的海边简陋的木制港口之中,一艘三百料的小型海船在船中升起了主桅帆,借助风力,不大的船在港口之中左右逢源,让开其余的船只,开始扬帆远行。

    看管港口的官员只是象征的盘查了一下就放行了,这船只上装运的是一些毛皮和来自张家口的口蘑,此时已经是隆冬,口磨经过一季的收获和口磨商人的购买,到秋季开始在各地发售,这艘船上装运了大量的口磨,这东西也是冬季补充维生素的上好佳品,晒干之后以水发,不论是为主菜还是辅菜,都有一种独特的香气,营养也是十分充足,向来是北方和西北各地中产以上的家庭在冬令时节的最

    这一艘船只里倒装了过万斤的口磨,另外就是几万张毛皮,按价格来算应该在十万两以上,如果从陆路运输的话,光是各地的关卡税关就不知道要剥多少层皮下去,人力运输或是漕运的成本也会成倍增加,但天津港口的人知道这些船是往中左所去,那边已经发展成一个大港,具体形他还不知道,但每都有从天津到中左所的船只就说明了一切,这些船自海上直接南下,听说还有不少送皮子到倭国的,一船船的土物送到倭人那里,最少能换半船的银子回来,或是直接贩卖铜钱去,利润也是极高……也真是叫人闹不明白,这倭国听说就是一个小国,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这么多银子!

    在悠长的号子声中,船帆吃足了风力,张满了,船只离港之后,渐渐航行到深水区域,海水的颜色明显产生了变化,船只在洋流之中,借助风力,开始向着固定的目标航行而去。

    在这个时候,从不大的舱里才钻出来一个人,玄色五福长袍,头上一顶暖帽,腰间一根银带,十足行商模样,但如果仔细看他的眼神,就能发觉一些特别的神采……这人便是自道观中紧急撤离的军报人员,那里是一处死点,他知道况紧急,更知道朱尚骏可能被盯梢,虽说朱尚骏是督查人员,也在报司历练过,但现在军司和大明的锦衣卫及东厂斗的厉害,双方的水平也是在不停的上升之中,包括和辽镇报人员的暗斗,也是越来越激烈,可以说,稍有不慎,就会全盘皆输,而报人员的失败,很多时候就是意味着死亡。在朱尚骏到来之后,这个死点就肯定弃而不用,而他也会立刻离开京城,并且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只呆在辽阳,在获得新的份和掩护之后,才会重新返回报的一线战场。

    “放心吧,”船老大看到了扮成商人的商士,大声笑道:“从天津直放中左所那边,现在顺风顺水的,一天半功夫准定能到。”

    “能快则快,只要船不翻就以速度为最优,有什么损失,我会补给你。”

    “诺,诺。”

    船老大知道这商人不简单,从京城匆忙赶来,顺字行驻天津的分店人员立刻紧急安排船只,然后不管船没有装满,立刻就升帆出港,他估摸着这位肯定是辽阳镇的人,具体做什么的当然不知道,这船老大也不去想。

    官面上的事,当然是他们这些跑海的管不着的,不过不管怎么着,辽阳镇和顺字行现在是他们的衣食父母,而且辽阳镇的总爷确实是万家生佛般的声誉,中左所和金州等地已经变了个模样,这船老大尽管不是辽东人,但这些年辽东逃出来的逃亡军户也见的多了,这两年自从是张惟功到辽阳之后,军户逃亡的事已经绝迹,而天津到山东登莱一带,倒是有无数人穷苦军户开始往辽东逃亡。

    这是真正想不到的事

    辽东都司是天下都司中对军户管制最严,地方最为穷困,比起西北的都司都强不到哪去的穷苦地方,以前,只有辽东军户往外跑,甚至往女真,朝鲜地方跑的记录,内地北方军镇,向来只有往南逃亡的,从来没有听说过,居然还有人往辽东跑。

    但这事,就是真真切切的发生着。

    这艘船上,除了货物和假扮商人的军司人员外,就有两家军户。

    都是老少皆有的人家,父母二人带着三四个儿女,一家子没有拖累,又知道辽阳镇的屯堡正需要这样的人手,一合计之下,卖房子卖家产,每人就带着一个小包,藏着可能卖净家当的几两银子和几千铜钱,加上一些舍不得卖的东西,比如祖宗神牌,精巧的供器,或是当娘的当年出嫁时打的银钗一类……就是怀着种种希望,带着种种幻想,这两家人偷偷摸上船,和那些偷渡逃亡的军户一样,往着辽阳的方向而去。

    “希望一天半准定能到吧。”

    军司的报人员受过严格的体能训练,那两户军户在进入深海之后,被上上下下起伏不定的船弄的十分难受,一家子你吐过我吐,轮流趴在船窗子上向大海吐个不停,最后只能趴在窗子上不停的吐酸水,那个难受劲就不提了。

    军人员受过训练,虽然在开始时也感觉到头晕和恶心,但很快就适应了下来。

    他开始盘算着,从京师正常走陆路到山海关是不到六百里,正常需要两天的的时间赶到,从山海关再到辽阳,也是最少还需要两天以上的时间,而泛海而过,一天半的时间到中左所,传骑沿途换马不换人,按中左所到辽阳新修官道和三十里一驿站的完整驿传的速度,一天时间就足够将报带回辽阳了。

    就是说,在敌人开始有所动作的同时,自己应该已经可以赶回辽阳,而下一步本镇会如何应对这惊风骇浪般的变故,怎么判断敌人的下一步行动,那就是上层的事,自己这样中层的报人员是无法参与共中了。

    但无论如何,他不能不为自己的决断而感到骄傲!

    ……

    ……

    “张惟功欺吾至此,真是该死,该死!”

    几十年后,万历的孙子崇祯皇帝向皇亲武清侯李国瑞借助军饷十万,结果李国瑞表示只出一万,崇祯便是如他的祖父此时的形一样,红头涨脸,如同一只被触怒的狮子一般,在乾清宫的金砖地面之上,来回的踱步走动着。

    几案上的上好的成化年的斗彩茶盅被万历摔在地上,砸的粉碎。

    而朱尚骏亲自为差官,送到兵部提塘官手中,再送通政司,再送到万历手中之后,得到的结果,便是眼前的形。

    万历读完奏折之后,不出意外的暴怒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