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原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张大人,到底是怎么个章程,您请吩咐,下官们好照办。”

    在辽阳镇众人思忖之时,那个带队的锦衣卫千户走上前来,打了个千,脸上皮笑不笑的道:“总之下官临行时曾经被皇上召见,皇上说内廷因潞王大婚之事急待用钱,叫小人速速赶路开读,不准耽搁……”

    “嗯,你等着便是。”

    惟功没空和这小人之流纠缠,沉着脸往西花厅而去。

    在他后,众多的辽阳镇的高层也尾随而去,任磊和张思根等人听到消息,也是急速赶了过来。

    “好大驾子……”

    锦衣卫在京城已经是可止小儿夜哭,威风不下嘉靖年间盛时,出京办事,也是叫地方官员闻风辟易,无不奉承有加,谁敢怠慢?

    不料在辽阳这里,却是根本无人将他们当一回事,这千户在内,所有旗校都是愤恨难当。

    愤恨难平之时,看到一个穿着黑色作训服的黑大个经过,这千户顿时发作道:“你过来。”

    黑大个儿闻声诧异,不过还是过来,指着自己鼻子道:“你叫我?”

    “有点规矩没有!”千户怒道:“你们辽阳镇上下是不是均反了,老子是锦衣卫千户,就没有人安排歇息的地方和上糕点茶水?”

    “你是说叫我给你们上茶水糕点,伺候你们休息?”

    “不是你是谁?”千户斜眼看了黑大个一眼,极为蔑视的道:“瞧你这样最多也就是个大头兵,穿这一黑乎乎的衣服,不成个模样体统。实话和你说吧,算你倒霉,咱们要找个由头闹事,就拿你作伐子了。”

    锦衣卫到地方,向来是要勒索银两的,每次派人出京,内部都是互相竟争,甚至彼此出价,价高者才能有出京的机会,这和太监是一样的,京师的太监,要么能做到各监司的大佬或实权人物,要么最好的出路就是出京。

    到某军镇当监军太监,或是提督太和山太监,南京守备太监等等,出镇一方,位高权重,比如以前辽镇大本堂中,监辽太监和巡抚,总兵三位一体,遇事商议决定,千里边境,太监强势的话,对军务政务也可一言而决。

    在南京,镇守太监和兵部尚书,江总督三位一体,更是威权赫赫。

    这些太监,自然是能捞的盆满钵满,所以每次派人出京,都是一番龙争虎斗。

    锦衣卫现在权势也是滔天,每次派人出京,亦是要有一番内斗。

    这个千户出来,足足花了两千银子,对他来说,这是一笔巨款。

    张惟功他惹不起,但给辽阳镇下头的人找麻烦,制造事端,挑起争斗,然后上头为了息事宁人,当然就要给他们银子了结争执。

    在别的地方,他们当然不必这么下作,但在强势的辽阳镇的地盘上,只好委屈自己了。

    “呵呵,原来是说我官小,拿我当出气筒子。”黑大个呵呵一笑,从腰间摸出一块脏兮兮的牌子,笑道:“定辽前卫指挥同知,这是几品?”

    一群旗校傻了眼,真是没有想到,一个高品武官,居然是如此打扮。

    这下,算是一炮打哑了火,可无论如何闹不起来了。

    “算我们瞎了眼,得罪了。”千户看了几眼,确定这黑大个确实是个高品武官,恨恨的吐口唾沫,也不行礼,转就躲开了。

    ……

    ……

    且不提郭宇在外头消遣那群旗校,西花厅内,也是济济一堂。

    惟功看看众人,道:“畅所言吧。”

    张用诚先道:“以前我们也曾经数次进献,不过那是悄悄的不言声的送上去,大家暗中都做这样的事,倒也没什么。此番上来要二十万,银子多了不少,而且很明显,这是要引为常例,今年二十万,明年可能三十,年年需索,没有尽时。”

    “这也还是小事。”

    宋尧愈冷笑道:“皇上这是要各家轮流捐输,要咱们大人精诚勇进,带好这个头。实话说吧,皇上对大人算是一点体恤之心也没有了,若但凡有一点儿,也不会这么个做法。大人这一回带这个头,以后真是众矢之的了。”

    以前惟功因为整顿京营等各,在京中和晋党勋贵各有矛盾,但矛盾之中也不是没有可调和的地方,就算是京营之争,也远没有到生死相搏撕破脸皮的地步。

    但如此此时惟功带了这个进献的头,对勋贵,太监,文官,可算是彻底得罪到底,这个头是万万带不得的。

    可以说,万历如果稍有体恤惟功的心思,这个事也绝不会考虑叫惟功来带头。

    就算是从好的方面来考虑,帝王心术之下,也是叫惟功真正成为孤臣,哪怕是李成臣这样的少小兄弟和姻亲都可能会与惟功反目!

    李成功不仅要代表自己,而且还得代表整个襄城伯府的利益!

    崇祯年间,因为军需困难,崇祯听从大学士薛国观的建议,叫各家勋臣捐输军费,以缓国用不足的窘境。

    在崇祯看来,国家不仅是他的和老朱家的,也是这些勋贵亲臣的,大树一倒,这些家伙上哪里遮去?

    但他的想法,却不代表这些勋贵亲臣的想法。

    人家的想法是管你大明死活,反正紧握家财才是最重要的,崇祯下旨叫当时的武清侯李国瑞捐助军资十万两,李国瑞回话只能捐一万,崇祯大怒,加到二十万,李国瑞一边花了近十万银子来疏通关节,一边在大街上发卖货物,扬言为了捐输当卖家产,当众给皇帝难堪,一边只愿加到三万两。

    崇祯自是怒不可遏,下令着锦衣卫旗校将李国瑞抓了起来,迫其交银,但李国瑞就是死硬,在牢房里一直到死,亦是没有交出一文钱的银子来。

    李国瑞固然是蠢蛋,但有一点他亦是十分明白的……这银子一交,武清侯府就成众矢之的,勋贵亲臣们会视他为仇敌,单独和皇上抗衡,只是自己一个人倒霉,别家好歹会看顾他家的后人,要是得罪了所有人,自己一时免祸,但祸根深种,实在不是好的选择。

    惟功有这样的“回忆”,固是知道这捐输银不能交,而西花厅诸人的态度也是一样的坚决,这银子,确实是交不得。

    “怎么摊了这么个皇上?”周晋材一脸的嫌恶,居然就这么说了出来。

    在场的人也是不以为怪,连宋尧愈这样的老夫子也都是微微点头,以示赞同。

    孙承宗等参随没有参加这样的会议,否则的话,就会深为骇怪了。

    佟士禄道:“嘉靖爷也不是好货,俺家就是败在他手里,要不是他,俺怎么会流落到京师去讨饭?”

    “隆庆爷不错,可惜寿数太短。”

    “人家不是说隆庆爷****的很,一天要玩好几个嫔妃,生生是把自己玩死了。”

    “嗯,这个俺也知道,京师人都传说隆庆爷的外号就是小蜜蜂,成天在内廷飞来飞去的****。不过,当年高大胡子秉政,倒是说了,万岁这样很好,没事就在内廷多生几个皇子,就算是有功于国了。”

    “他倒真是敢说,怪道万历初年被江陵相国和冯保联手赶走。”

    “风云变幻,现在看起来,真是一蟹不如一蟹。当今皇上肯定不如隆庆爷当年,几个阁老,张、申、许,加一起也不如江陵相国。”

    “他们连个也不如,听说没有,大政要更改了,什么以宽为政,改束湿为宽大,谁他娘的束湿了,还不是当官的和那些士绅生员!”

    “瞧吧,最近辽阳城生员们起劲闹事,三不五时就到各衙门递呈子上揭帖,这和朝中的变化自然脱不了干系。”

    “若是有益国计民生,纵是得罪人再多,亦不是不可商量。”惟功待众人说了一会,自己便断然道:“可皇上要银子是为了自己享用,从年中到现在年末,多取数十万取回内廷,借口潞王大婚,珍珠宝石取了近三十万颗,价值又是银价数十万两,内廷供奉每常是有规矩的,皇帝每月光是吃饭的银子就两千余两,供给猪羊每年数万头,薪炭数百万斤,绢、布数十万匹,丝棉、锦、纸、皮毛,各项物资无数,内库十库,每年不知靡费多少,皇上这样贪得无厌,长此下去,如何得了?”

    他顿了顿,又道:“何况这一次还不止是要我们进献银两,亦有采选民女三百人充实宫的任务一起下来了。”

    在场众人,都是面露嫌恶之色。

    辽阳镇这个团体还很年轻,朝气蓬勃之余,又是习武强的武将,所以在女色之上,除了少数人外,多半能够克制,万历在数月之前已经下令取过一次民女,在民间惹出不少事非来,这一次又要在辽阳等地选取,如果阿旨顺从的话,不知道又要惹出多少事非来,使多少人破家!

    张用诚一脸无奈,道:“选秀女当然是宫里的******负责,下个月就到,这事还有得头疼。”

    宋尧愈一脸不解:“皇上也是江陵当年费尽心血****出来,幼而聪慧,举一反三,经筳之上,已经深明大道,怎么突然成如此模样?”

    惟功则十分冷峻的道:“这不过是原形毕露罢了。”

    万历贪财,****,毫无节制的懒惰。后世有不少人希图替他翻案解释,但以惟功看来,万历确实很聪明,但缺点亦是十分明显,最为要命的,就是寡恩。

    对他,对张居正,都是如此!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