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民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五月中时,惟功同时接到了宽甸关军局的人送来的第一手战报。

    一阵斩首四百多级,几乎全为女真,还有些北虏的首级,虽然不是斩首千级和有大小台吉贵族的大胜,但上报兵部,仍然是足以轰动朝廷的不小的捷报了。

    纵不够格告庙,亦够颁赐下不俗的赏格。

    能叫兵部松一口气的是报功时还有栋鄂部的份,不是辽阳镇独自取得的胜利,这样酬功时可以减轻不小的压力。

    否则辽阳镇的这一伙军将,多半年未满三十,倒有不少能做到二三品的高位武官的职位上去了。

    辽镇李成梁的家丁副将就有十余人,参将数十人,游击数十人,但这是李成梁费二十年之功才获得的荣誉和成就。辽阳镇才多久功夫?这要是镇守二十年,岂不是人人都是都督,副将了?

    就算如此,朱尚骏等三人,最少能至辽阳镇标下游击都指挥,正三品武官之位,唾手可得。

    从七品小舍人到三品都指挥,最少四品世职,数年时间,朱尚骏等人便至如此,消息传回京师,纵使是都督满街走的京师之中,怕也值得其父母亲族欢喜不,畅饮开怀。

    接到军报的同时,着令郭增耀等人速将张简修送回。

    这一次张大公子气闷坏了,因为惟功派了人去追他,栋鄂部中人知道他的份之后,全族吓的魂飞魄散,不仅不叫这大公子亲自上阵,连测绘侦察都不敢叫张简修上前,总之是王兀堂亲自劝阻,将张简修留在了城寨之中,派了二百甲士,轮流护卫。

    天朝的大官,栋鄂部等女真部族倒也算是见识过不少,但天朝的阁老首辅,这在他们心里也是天上星宿般的人物,仅次于皇帝和亲王了,这样的大人物,实权还在亲王之上,他们也是晓得的,万一其子在栋鄂部这里出了什么事,怎么交代?

    有这见识,张简修哪怕暴跳如雷,也是没有办法,他总不能杀光人家看守的甲士,越寨而出。

    待郭增耀等人大胜,张简修更是暴怒,不过他也知道前头的将领是没有法子。他名义上是副将,都指挥,其实谁都知道,张居正是叫他到辽阳来历练,未来回京,位至都督是很容易的事。相府之子,也是千金之子,岂能犯险?

    惟功是自己愿意,而且国公的实际权势不能和元辅相比,若是张简修到辽镇,李成梁也只能一样办理,不敢有丝毫怠慢和为难。

    待惟功派去的后续人员赶到栋鄂部城寨,好歹将张简修劝服,现在正在返回辽阳的路上了。

    这件事算是解决,惟功放心不少,辽南有好几件事,待他亲自去处理,只能带着罗二虎等随员,还有参随人员,一共五十多人,飞驰越过海盖等州,赶往中左所地方。

    待到了中左所,先见张猪儿和中左所击海盗一役有功人员,大为褒奖。

    众将士得到他的肯定,无不激动万分。

    这支虎贲之师,任何新军召募入营,先在辽阳城中训练两个月,惟功每必至校场,与诸新军将士一起训练,还经常与新军一同餐饮。

    推食食之,解衣衣之,加上各级武官都是跟随几年的心腹,所以辽阳虽然扩军这么许多,但惟功的威望始终深入,不论新军老卒,各级军官,心中最为崇敬之人,当然就是当之无愧的总兵官大人一人而已。

    再下来,惟功亲自到临近的屯堡,拜会居住在屯堡之中的王宗沐和徐渭二人。

    张猪儿等人为前导,惟功的侍从室护卫居中。

    屯堡之中早就得到消息,虽然适逢大雨,自屯堡堡长以下,屯田、教育、建筑、财务、税务各司派驻堡中官员,还有训导官率领所有农兵,除了老弱妇孺之外,堡中四百户八百丁全部出动,加上驻堡中的两个旗队的协助军训和治安的镇兵,近千余人,浩浩,排列于堡门内外,一见惟功等人踪迹,自堡长以下,全部跪在大道左右两边。

    所幸虽然雨水淋漓而落,道左两旁却是青石沙砾铺成,没有泥浆,众人拜伏之时,也没有弄脏衣袍。

    在烟水朦胧之中,堡中的大图书馆,学堂,官舍,军营,到处可以看到孩童和妇孺躲在檐下的影。

    这些妇孺老人也有三四千人之多,有不少妇人和老人一样体健硕,自从加入屯堡之后,粮食有保障,工时也不是太累人,虽然劳作不停,不能和当年半年忙半年闲时的形相比,但从年头到年尾都有饱饭可食,一个月最少吃三四次菜,这是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事

    再没良心再蠢的人,也宁愿在屯堡之中每劳作,隔五休沐一,每逢清明、端午、中秋和节之时,屯堡就会放假,也不会真的叫人全年劳作,一刻不息。

    有这样的地方安居,每家都有一进院落,干净整洁,房舍高大轩敞,一家一室居住,足足宽裕。

    将来再有生息繁衍,也可以加入新立的屯堡之中。

    整个中左所,除了少数民户被士绅生员控制着,没有加入屯堡,其余所有军户已经没有百户和千户的存在了,大家全部和屯堡的体系之中,思考起未来几十年的事时,众**谈,无不是屯堡如何,我们辽阳镇如何。

    所有人都对惟功敬服有加,甚至是崇敬到了骨子里去。

    不仅是谈起来时,恨不得惟功不到京城去当国公,如李成梁那样,镇守辽阳二十年,然后再有几个可以传递家业的嫡子,也如李家一样,这样辽阳镇和屯堡就可以一直存在下去,自己这一世,子子孙孙,最少三四代人,可以过与以前完全不同的子。

    这样的绪之下,惟功的长生牌位遍及所有的屯堡,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有,每清晨,都会有妇人焚香祷告,祈祷惟功长生富贵,当然,也祈祷这位总兵大人能够庇佑这些祷告人的家族。

    总兵,国公,在这些百姓眼里就是如神般的人物,可以用来祷告了!

    这并不是夸张,事实上每个屯堡,船厂,港口居住区,大抵都是这样的形。每家每户,都是诚心正意的感激。

    试想一年以前,这些人还食不果腹,生下幼童来可能自己淹死或抛弃,因为无法养活,一至冬季,没有一天能吃饱,每冻的瑟瑟发抖,每年冬季,大批大批的军户冻饿而死。

    这并不是夸张,以当时的生产力和辽镇只有卫所没有州县的形,这是很普遍的现象。当时各镇,西北军镇最为穷困,但地方上还是民户居多,压迫不重,要等三饷和天灾一起降临,西北大地的人们才无法坚持下去,大批逃亡或成为流寇。除了西北,便是辽东最为穷困,坐拥数千里沃土,因为军卫制度压榨的太厉害,导致地方十分穷困,毫无力量可言。同时期的江南,闽浙,湖广,一直到明末北方四处烽烟时,南方仍然是风平浪静,虽然百姓并不十分富裕,但江南的百姓,富裕过北方十倍,这倒也并不是夸张的话语。

    穷困至此,有人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今昔相比,不亚于两世为人,是以自内心发出的崇敬之,毫无作伪之处,纯粹是出自真实感。

    今,虽然雨水淋漓,夏之雨虽不甚凉,亦不是好出门的天气,但堡中的人几乎一拥而出,连襁褓幼童也被妇人抱在怀里,撑着雨伞,来观看对他们有大恩德的人。

    “孩儿你看,正中那位高大的大人就是俺们家的恩人。”

    “你姐姐重病,若不是屯务局借了银子,还有军医来治,怕也已经和我们不是一个世上的人了。”

    “孩儿你要记着,自你长大至今,这一年娘才能隔就叫你吃一顿馒头,现在你衣食无忧,脸上长了,有了红光,还能去读书识字,这个恩德,你这一生一世也不能忘了。”

    “快跪下叩头罢,俺们全家去冬差点饿死,那滋味我儿你还记得不?若不是眼前这总爷,哪有今天这样的子过。”

    “龙行虎步,这就是天上星宿的模样。”

    “果然是和话本里说的那些公爷一副模样,你看那额角,看那人中,看那姿。”

    “嗯,说的是,说的是。”

    除了妇人的感激话语之外,更多的便是乡老们的杂谈,谈惟功的相貌,姿和举止,这些人听惯了评书,也没甚有学问的话,连龙凤之姿这样的话也随口说出来了。

    也就是在这屯堡之中了,若是在京师重地,叫东厂打事件的番子听到了,无事也生非,说这样的话,可就更难脱了。

    百姓的态度,惟功亲眼见了,那些零星的话语,也偶有飘入耳内的。

    而壮丁在前,妇孺在后,不论是老者还是幼童,都是对自己毕恭毕敬,一脸崇敬的模样,惟功突然觉得,此前的一切辛苦,均是值得,哪怕再苦一些,亦是值得了。

    此生,已经为大丈夫矣。

    他抬起手来,叫众人起,而脸上神似痴似醉,在这一刻,他沉醉于其中,也享受于其中了。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