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疯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贼娘,这一仗不好打。”

    韩立诚有些发儊,对面的明军,太过于镇定,以至于叫人感觉害怕。

    “也就是练的有站相罢了……”李国强其实也慌,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也是海盗发展的必然阶段,他们慢慢壮大,就希图在岸上有自己的真正立脚点和势力地盘。

    在建奴兴起时,北方群盗也强势,海盗们给后金政权都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这一次的阵仗,不过是兴起之时的必经阶段。

    当然,他们肯定想不到,自己的奋起之路,很快就要被终结了。

    “嗯,骑兵少,也就百来人,就是弓箭很烦,没有火炮,就有一百多火铳,咱们的弓手和铳手也差不多,等咱们包过去……”

    “好了,等着瞧吧。”

    两个大盗,此时心中其实忐忑不安,但也唯有这般安慰自己。

    ……

    ……

    “好家伙,海盗中也是有能人啊。”为海盖参将,这里是绝对的主场,但杨绍先却成了彻底的旁观者。这种感觉有些怪异,好在他很快调节过来,而且看到战场的形变幻时,不发出这样的感慨出来。

    海盗进击到百步之内的时候,战场的气氛变的紧张起来。一边是银光闪烁的辽阳横阵,一边则是千奇百怪,连上衣着也是五颜六色的海盗群。

    到百步之内时,能看清这些人的嘴脸时,杨绍先边的人都是变的紧张起来。他们倒抽一口凉气,感觉手脚有些颤抖。

    能在海上为盗,祸害四方者,绝不是良善之辈。

    这些人,多半都是孔武有力的形象,加上一脸胡须,恶形恶状,上自有一股狞恶杀气,非普通人能比。

    其实在山东,杆子土匪层出不穷,屡剿不灭,闻香教等教匪也是时不时的闹事,本地官兵根本打不过,还得往边军借兵助剿,一直到明末崇祯年间,山东各府都有横行一方的大盗,一直到清兵入侵,才慢慢将山东群盗彻底消灭掉。

    海上群盗,悍勇不下响马,而呼啸如风,来去自如,更有一股陆上土匪没有的悍厉精干。

    所以杨绍先边的武官和幕友,乍见其整队不利,也有轻视之心,但待其近时,因为绝对的人数优势,海盗们的阵列比中左所千总部要长出不少来,甚至隐隐将两翼骑兵都包在里头的感觉。

    而两翼的海盗似乎也是放的刀牌精兵,看来海盗的策略就是中间对峙,两边包夹,对于有人数优势,但装备劣势的群盗来说,这是一个十分不错的策略。

    杨绍先的话,就是因此而发,如果海盗顶住中路,两翼包抄成功,辽阳就大败了。

    “看吧,”金州指挥恨恨道:“这些家伙骄狂的要命,眼高于顶,叫他们吃些亏也是好事。”

    杨绍先看了这个没脑子的家伙一眼,眼神十分凌厉,直到将对方看的低下头去为止。

    有些事能做,也能想,但绝对不能说出口来。

    辽阳军局的名声已经渐渐显露出来,杨绍先也略知一二,他可不想落什么把柄到人家的手里。

    “唉,都不要说话,看着就是。”

    话到嘴边,想到自己内心深处也是和金州卫指挥一样,恨不得辽阳兵打一个败仗,或是叫他们知道厉害,晓得天下并非无人,只有他们一家厉害,所以杨绍先话到嘴边,却是改了一番说词,变的温和多了。

    众人一时无话,而对面的海盗大阵,亦是进入百步之内了!

    ……

    ……

    “军号手吹号,火铳手击,弓手击!”

    看到海盗们步入五十步标识,张猪儿在马上断然挥臂下令。随着他的军令,中军的军号手开始吹鸣喇叭,悠长的喇叭声响起之后,三个横阵所有的第一排火铳手放平手中的火铳,借着火铳铳上的望山选定自己的目标,在得到旗队长等一线军官的命令之后,所有的第一列火铳击发了。

    整个一百二十人的火铳手分成五列,第一列二十余支火铳在第一时间一起开火,铳管尾部和铳口一起冒起了白烟和喷薄而出猛烈的火光,铅子在巨大的推动力下从铳管中飞而出,发出尖利的啸声。

    几乎是瞬间,对面的海盗阵列被打翻了三十多人,巨大的疼痛之下,他们不停的翻滚嚎叫,比起刚刚被弓箭中时的形,更加惨烈了十倍不止。

    有的海盗被打中头部,被巨大的动能打成烂西瓜一般的形状,有的被打穿了肚肠,花花绿绿的流了满地都是,但一时又不得死,在地上****,凡是看到这样形的海盗,无不吓的魂飞魄散。

    第一列打完,很快往后走,同时第二列开始上前开火。

    仍然是一样的响声,铅子如密集的雨点降落在对面的海盗阵列之中,将一具具原本充满活力的躯体撕裂,在他们上创造出无法愈合的巨大伤口。

    第三排的枪管也斜伸向前,铳手们扣动板机,在巨大的撞击力下躯后退,但都完成了击发任务。

    “贼娘的,喷了老子的脸……”

    李达打完第一铳,开始后退,但走到第二排途中时,第三排开火时的引药烟雾使他看不清楚,而第三列在开火的时候,喷起的白烟和火星溅到了李达等第一列将士的脸上。

    火铳队都是这样的形,一时间,队列有些混乱。

    相形之下,战兵队伍中的弓手也有几十人,他们在不停的抛,转眼之间也出去几百支箭,翻了数十个海盗,战果也是不差。

    连续的火铳击加上弓箭杀伤的压力,使得这些海盗的脚步变的犹疑起来,前阵正中的海盗铳手开始还击,弓手也搭箭还,但他们的火铳很烂,毫无准头,倒是弓手不坏,抛过来,中了十来个人,不过伤势都是不重,没有一个人因为海盗的箭矢而离开战线。

    当第四和第五列火铳手上前的时候,后阵的火铳手第一列已经取下搠仗,咬破药包,装上引药,捣实,等第四列击发完毕,第五列上前的时候,第一列已经重装完毕了。

    经过几个月每天上千次的装填训练,火铳手们的每一个动作都是下意识的完成,几乎没有丝毫误差。

    五轮打过,海盗阵列中打翻了六七十人,加上弓手所命中的,在正中横阵里躺下了百来个海盗,有的默默无声,死在地上,被后来者留在后,有的在地上翻滚哀嚎,使别人让开通道,影响了整个阵列的前行。

    到这个时候,整个海盗已经没有什么阵列可言了,东一股西一群的,有的走的靠前,已经超过五十步的距离,将标识线远远抛在后,有的则是很慢,还在百来步的距离慢慢晃悠。

    都是打算死道友不死贫道,所以拖后的越来越多,真正勇往直前来挨枪子的不多。

    “后退者斩,迟疑者斩!”

    关键时刻,后面的大盗派了亲卫上来,大声吆喝,用刀把拼命抽打那些缩头想后退的家伙。不过整个队伍中这样的人很多,一时半会的,没有办法将人全拼撵上来。

    这便是群乌合之众,不过仗着人多,还是慢慢了上来。

    “不能这般轮放下去,威力不够,吓不住人!”

    李达在第二轮打响的时候被呛的满脸都是灰,下巴的胡子都被火星点燃烧掉了一些,看到敌人越来越近,他不放声大叫起来。

    与他一样想法的人并不少,而直接被考验的人,当然是最高指挥官张猪儿。

    这个时候,佟士禄等人都不能插嘴,哪怕是佟士禄是副营官,但在战场上,最高责任人就是张猪儿。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要看张猪儿做出什么样的决断。

    “改五列为三列。”在海盗们殴打胆小鬼,继续迫大阵前行的时候,眼看整个海盗阵列变的歪歪斜斜,但更多的人被迫着走近五十步标识线的时候,张猪儿果断再变阵。

    “所有火铳手分为三排,拉开斜线距离,三排齐,不要分开轮!”

    “是,三排齐,不轮!”

    命令传下来的时候,李达浑一震,当着旗队长和局百总等军官的面,大叫道:“千总官还是千总官,入他娘的这样打就对了,人家摆的也是横阵,这么多人乌央央的上来,咱们就拉开一起打,火力压制,最大杀伤!”

    众人先还不大明白张猪儿最新命令的用意,被这厮这么一嚷,都是瞬间明白过来。

    孛罗声接连响起,军旗招展,在敌人近之时,辽阳军居然又变阵了。

    在大阵后的杨绍先之前还看的津津有味,感觉辽阳军的远程杀伤十分犀利,但海盗迫也是避不可免了,他期待看一场精采的搏战。

    当看到辽阳兵再次变阵时,他不大声道:“疯了,简直就是疯了!”

    “哪有这般变阵道理。”

    “这样打法太冒险了。”

    众人亦是纷纷议论起来,在前方的佟士禄听到,一边看着变阵,一边冷冷道:“这便是我们辽阳镇的打法,有我们的军官和士兵,有平的训练,千锤百炼,才能这般迎敌。”

    众人被他堵的不好再说,心里却是一个个发疯,均想:这般发疯,一会被一群海盗打的落花流水时,却看你们怎说。

    海盗虽然强悍凶暴,却是没有一骑骑兵,众人都有战马,均是抱着一会阵战不利,便纵马夺路而逃的心思,是以虽然心里不怎么看好这一场仗,心里倒也不再怎么慌乱害怕了。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