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东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这是少年时到如今都不曾挥去的孤寂感和惶恐害怕感觉,无论如何,他曾经是一个少年,睡在数丈高的大之中,烛火摇曳份外凄清,在最害怕的时候,看到窗外一道按刀侍立的影之后,才会心安!

    “唉,看看他如何了。”

    万历心头涌起的,自然是惟功。

    少年朋友,现在却天各一方,万历不是不能留惟功在京,但为帝王,是最无必要之物,放惟功出外,在万历看来才是现在最必要也最正确的选择。

    “立军屯,练新兵,修屯堡,造火器……还是和以前一样,要做就做的这般大动静。”

    万历手中,是锦衣卫呈上来的密奏。

    辽阳镇这阵子的动作,除了一些极隐秘的内幕不曾被查清之外,基本上,所有的动静都被锦衣卫的校尉们记录下来,呈送上来。

    当然,是否“如实”,实在难说。

    比如儒学学子对惟功的攻击,官绅们开始的不满,王政和等文官们的不合作与暗地的使绊子,这些东西,万历却是看不到。

    他看到的,便是辽阳一境已经被惟功经营的如独立王国,生杀予夺一切都由惟功一手决断,无人敢抗。而且,民间归心,惟功将大量财富用来兴建屯堡,破坏原本的卫所体系,不断的充实镇军实力,却无一兵一卒北上,始终未曾与北虏冲突,在辽阳数月,没有一级斩首。

    这些东西,汇总在一起,看的万历大为皱眉,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极为不满的感觉。

    再看到额亦都,何和礼成为护卫成员,他们是正经的夷种女真,何和礼还是栋鄂部的嫡长孙,王兀堂虽然上了谢罪的奏折,但栋鄂部没有受到惩罚,这也使得朝中不少人不满,万历对惟功这种做法,亦是大不以为然。

    “要不要敲打一下他?”万历沉吟着,再又从脑海中想想辽东都司的舆图,终是摇了摇头。

    再看下去,却是顺字行在蓟镇与士民冲突,打死数人的消息。

    万历看的一阵心烦,在这个锦衣卫的密报边上是地方官的奏报,显然是确实有其事。他手指一下奏折,对一边的一个司礼监秉笔太监做了一个手式,对方明白,接了过去,将奏折留中了。

    到这个时候,他刚刚心中对惟功的一点脉脉温,终告消失,想到惟功这般多行不法,纵是废立的大功亦抵销的差不多了。

    想了一想,叫人拿来纸笔,写自写了一封信,虽未严斥,但语气也是十分冷淡,令惟功约束顺字行,不得再欺凌压迫地方百姓,谋取暴利。

    至于顺字行在广宁和宁远的遭遇,自不会有人上报给万历知道。

    将这些事处理完毕之后,有个太监过来,躬奏道:“皇爷,太后娘娘和潞王下均在慈圣宫中等候。”

    “潞王又未离宫?”

    “是,说是商量事,耽搁了……”

    “好吧,朕知道了。”

    万历心中一阵无奈,他的这个好弟弟就是一块狗皮膏药。虽然谋嫡不成,兄弟两人生了严重的嫌隙,但这事毕竟是冯保主持的,现在冯保已经在孝陵种菜挑粪,如果不是看张居正的面子,冯保早赐死了。

    只要太后还在世,万历就不能拿自己的好弟弟怎样,就算太后不在了,也不能怎样。

    皇帝不是戏文上唱的那样,行事可随意,潞王是他亲弟,同母同袍,只要不是扯旗造反,无论如何还是要保全的。

    此时说是谈话忘了出去,无非是商量着今年大婚之事,潞王要在今年大婚,出外,所需费用极多,叫万历难以招架,但潞王一旦之国,永生不得回京,想到再也不必见这个弟弟,万历又觉得花费一些银子,亦是值当的。

    “好罢,摆驾慈圣宫。”暮色之中,皇帝如此这般冷峻的吩咐着,随着太监们的一声声呼喝,舆驾向着乾清宫左侧的慈圣宫方向,逶迤而去。

    ……

    ……

    起更时分,一个戴三山帽,穿曳撒,脚上着白皮靴子的影悄悄来到英国公府,从右角门入,一路急行,到绿天小隐之时,被几个穿飞鱼服的锦衣卫拦下,盘查过后,一个锦衣卫指挥模样的高官亲自带路,将这个太监引入房中。

    “戴公公好。”

    张惟贤在家里穿着十分闲适,穿着道袍,脚上踩着云履,一副恬淡从容的模样。

    他手一让,请对方坐下。

    “多谢都指挥大人。”

    戴良是东厂的人,那些番子和小太监看到他就战战兢兢,十分惶恐,但在张惟贤面前,他却也是毕恭毕敬,不敢放肆。

    “今晚皇爷在乾清宫平台看奏折,当然还有锦衣卫和东厂的密报,厂公叫咱家来一趟英国公府,知会都指挥大人,就说前吩咐的事,今天已经全部给办妥当了。”

    “好,甚好!”

    锦衣卫给皇宫的奏报,如果没有东厂的配合是绝计不行的。比如说顺字行欺压良善,殴死平民的奏报,东厂一查,发现根本没有其事,那锦衣卫的责任自然就不小,张惟贤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还好,张诚很配合,上次虽然打死了张诚的远房侄儿,却也是叫张诚看出张惟贤在万历心里的份量,还有张惟贤飞速暴涨的实力,两人居然借着这件事的契机,暗中勾结了起来。

    历来锦衣卫和东厂,要么斗的厉害,要么就是合作如一,很少有相安无事,各行其事的时候,张惟贤和张诚,现在就是合作的蜜月期。

    “请回报厂公,西城那几家大商家,家都在数十万,厂公可以先动手,再移交给锦衣卫,我会帮厂公将事抹平。”

    张惟贤不会直接送礼或是与张诚见面,他们都是特务头目,一旦叫万历知道两边的关系十分良好,事就会不妙。

    最好的办法就是张惟贤现在说的,东厂去逮捕几家富商,敲骨吸髓将财富弄到手,然后将人送到锦衣卫的北镇抚司,接下来,张惟贤便会将这些富商的罪名落实,再叫他们悄没声的死在北所里头。

    这样,等于是极为隐秘的送了张诚一个大礼,两边这样的合作已经不是头一回,合作十分愉快。

    至于人到东厂,不要说骑木驴,涮洗这样的酷刑,就每早三十棍,中午三十棍,晚上三十棍,伤口打烂了结疤,未及长好,又打,再结疤,再打,这样的刑罚,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就算受得了这伤口长蛆的酷刑,还有一百五十斤的重枷在等着。

    戴良呵呵笑起来,笑容之中,无限森。

    这种事中,张诚拿大头,戴良这样的大档头也是有不少的好处可得,他自是十分开心。

    “都指挥这两天还要不要给那位继续上眼药了?”

    “不必了,过犹不及,若是皇上那里常有这样的服,皇上心中会生疑……”张惟贤心里其实十分瞧不起太监这种微卑的小人,看着戴良的模样,他就很想一巴掌扇在对方脸上,但现在是他发展势力的关键时期,对张诚戴良这样的实权太监他得罪不起,就算他将来权势滔天如陆炳一样,也得在宫中有合作的权阉,否则境况就会很危险。

    “呵呵,对,指挥使毕竟是金台轮值,对皇爷的心思摸的很准。”

    两人对视一眼,均是大笑起来。

    万历也确实是悲哀,自诩圣君,直追其祖,但其实才天赋,远不如嘉靖,而手腕心机,亦远远不如。以嘉靖之能,尚且被严氏父子和徐阶,陆炳等人玩弄于股掌之下,更何况他远远不及。

    ……

    ……

    戴良走后,张元德和惟平惟思兄弟一起从屏风之后踱了出来。

    “老大你何不从其所请?”张元德略有不满的对张惟贤道:“皇上其实对老五那些事信了个九成,不趁势追击,趁打铁,将来老五再立了什么大功,或是这府里那位体不行了,叫他回来袭爵,一旦成了国公,那些事还算个事?当断不断,心慈手软,这可是行事的大忌啊。”

    “唉……”

    对自己这个爹,张惟贤颇有无奈之感。

    再看看畏畏缩缩的张惟思,一脸木讷的张惟平,还有流连于花街柳巷,仗着国公府的名头和自己的威势欺压良善无恶不作的张惟德,张惟贤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但父亲大人不是轻易打发的了的,他只得说实话道:“大人,皇上那边其实好办的很……小五功太高,练兵太厉害,理财也太厉害,这样的话,除非投掷闲散,皇上才能想起他的好处,他只要在辽东任上一天,皇上就会忌惮他,这是无解之事。至于现在为什么不穷追猛打,实在是因为无法继续打下去。”

    “怎么?”

    “放他在辽东,这是一颗棋子,搅动辽东大局,这事元辅也是一直在主持,几位阁老,乐见其成。我们现在这样弄法,皇上最多罢他的辽阳总兵,着他回京,这样一来,元辅大计受挫,自会迁怒于我们,而皇上也会不悦,几位阁老,也大不高兴……”

    “啊,啊!”张元德这才醒悟过来,惊道:“这可万万不成,这不是将人得罪光了么。”

    “是。父亲大人能体会就好。”

    张惟贤想了想,又道:“于今之计,就是离间他和皇上的朋友之谊,只保有君臣的关系。几年之后,皇上对他越来越淡,那时候再谈剥他的职,罢他的兵权,收他的店。”

    他的语气,十分沉可怖,可想而知,张惟贤对惟功有多么的切齿痛恨!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