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叔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转眼之间,便是冬末岁尾。

    已进腊月,京师连下了三场大雪,积雪覆盖了整个城市,街巷之间,俱是银白一片,抬首望天,亦是不见杂色。

    张元芳自左府出来,忙完了一上午的公事,感觉有些头晕脑涨,被清洌的北风一吹,顿时感觉头脑一阵清醒。

    他见轿班上来,便对自己长随吩咐道:“叫轿班回去,我骑马回府。”

    “是,七爷。”长随答应着,一溜烟跑下去,一边吩咐轿班折还,一边将张元芳的马给牵过来。

    两个长随,一个时刻跟着,一边拿拿衣包,做些打杂的事,张元芳的架子算是左府里掌事都督中最小的了,几乎就是一个普通的指挥的感觉。

    因要骑马,他将冠带袍服都换了,只穿着一茧绸大袄,头上戴着天青色的暖帽,帽顶倒是不比寻常,有一颗拇指大小,散发着温润光泽的上等东珠。

    光是这一颗珠,他在都督府中就受了好多次扰,不少同僚开玩笑的拿好东西来换,张元芳自是不肯换的……这是他的惟功专门从辽东派专人送来,以张元芳对惟功这个曾经的过继儿子的了解,如果不是对自己有份真实的感,惟功是绝对不会花费这样的人力和物力,专程从辽东送这样一颗珍珠来。

    当然,也不止是给他一人,张惟功给他七婶送的更多,辽东的赤金成色不坏,送了百两过来,给七婶打头面用,还有珍珠人参,上好的白狐皮,貂皮等物,一式两份,一份是七婶的,一份是李府二小姐的。

    虽说未婚夫送东西有那么一点不合礼法,但惟功是以给大舅子的名义送到的襄城伯府,相信李成功这小子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想到这儿,张元芳嘴角露出一抹动人的笑容……无论如何,哪怕是短短时间内惟功算是他的儿子,但在内心深处,惟功永远都是他的好儿子。

    当初那个小院,清晨天色微明便起来练力气,劈刀,练弓法,借弓力练臂力,再练眼力,等一般人起的时候,那个小子已经练了一个时辰,刀法箭法力气俱练过了,然后就是出府领着一群穷小子打猎,张罗变卖皮货,每看着这个小子忙活,张元芳心里就是觉得十分的舒服。

    有出息的孩子,绝不会怨天尤人,也不会自哀自怜,他们只会在暗处伤口,在明处,会比任何人都坚强。

    只是这样的孩子,心结也是难开,虽然这一次惟功在年前送了大批的年货来,但给张元功的,就是随例的一份报平安和请安的信,这自然叫张元功有些伤感,不过,他自己也能解嘲,惟功愿给他这一份请安的信,说明心中到底还是有他这个父亲,不然的话,就是何以堪了。

    “你们看,”张元芳走了一阵,进入大时雍坊的地界,他指指路边,苦笑道:“惟功这孩子在京里费了多少心力,拓宽道路,清除垃圾,粪堆,还重修了排水沟渠,这才多会功夫,又是跟以前一样了。”

    确实,惟功所做的一切,当时已经尽可能的做到最好。在大明盛世时,哪怕是成化那样不负责任的君皇,经常也有清扫清理京城街道和沟渠的旨意,锦衣卫做的不好,还会被严责,现在号称中兴,但惟功的清理大工虽然告捷成功,但根本没有有司跟进,没有维持常态,几个月过去,一切又恢复以前的模样,沟渠堵塞,垃圾粪便遍地,虽然天寒地冻的,没有多少恶臭袭来,但可想而知,来之时,又不知道会有多少疫病横行。

    “七老爷,这就是人走茶凉,没办法的事……就象二老爷那边,不又是和以前一样了?”

    说话的长随语含不愤,甚至是不屑,为一个家生子儿,这样非议英国公府的老爷们,论理就算张元芳随和,也不该这么随意出口,但这长随话说出来,张元芳也只是默然,并不喝斥或是阻止。

    一切又变了。

    小五儿一走,开始各房还算和睦,但随着张惟贤在锦衣卫真正执掌大权,将刘守有都挤的靠边站了,京师十七个千户所,除了那些吃空饷不干事找不着人的锦衣卫,现在十之七八都投效到张惟贤门下。

    算来二十来岁年纪,却是咳嗽一声,底下一两万人随时听命,光是从纯粹的力量来说,已经超过张惟功在京师的盛时了。

    锦衣卫南北镇抚也奉命交给张惟贤管制,这么一来,虽说张惟贤不能和当年的陆炳相比,声势却也绝不在东厂之下,不象隆庆年间和万历早年,东厂将锦衣卫吃的死死的,压的不能动弹。

    张惟贤权势越来越大,张元德父子几人又恢复了那种趾高气扬的模样,府里下人见识短的,不免又有些依附过去,当然主要是以在张元功底下不得意的人为主,这么一弄,府里又有些乌烟瘴气的感觉出来。

    纵然张元德等人没有再夺嫡的打算,瞧着也是叫人生厌。

    张元芳心中讨厌此事,索又和以前一样,一家人封闭在梨香院里,自吃自用,除了偶然有祭祀等大事才往正院大堂去,否则平时绝迹不去,眼不见倒也心不烦。

    “七老爷,似乎又有人缀着咱们。”

    “哦,宵小之辈,随他们去吧。”

    自打入秋过后,张元芳就感觉自己在路途中经常有人跟随,一旦回首查找,总能看到几个鬼鬼祟祟的影躲了起来。

    他倒并不怎放在心上,他是都督,掌左府事的都督,不比寻常的闲散武官,加上是英国公府嫡脉,不会有哪个家伙吃了熊心豹子胆来刺杀自己。

    在大明,政争再凶,最终闹到刺杀政敌的局面也是不多。

    他就是有些奇怪,不知道是哪一方势力在做这样的事,想来想去,终是不得要领,只能随他们去。

    最大的可能,便是辽东李成梁的人,李如松在京任过巡捕营总兵官,布置几个人跟着自己当没有什么困难,张元芳也知道惟功在辽阳与广宁争斗的十分凶险,自己这里,少叫惟功心一些就少一些,反正纵是他们敢做什么勾当,自己也不是泥捏的。

    一路过小时雍坊,到安富坊,过观音桥,英国公府便在眼前。

    若是往常,张元芳直入左侧小门,从夹巷小道直入梨香院中,今他却是走角门,绕道仪门进入正堂大路……眼看到过年,张元功召集族中众人商议过年之事,无非就是年货的分配,祭祀典礼等杂事,但不参加又不好,张元芳已经足够疏懒,一年到尾,总不能不和族中父老们照面。

    待他走近正堂时,正好遇着张惟贤出来。

    与只跟着两个长随的张元芳不同,张惟贤头戴梁冠,穿着蟒服,一装扮贵气十足,边却是十来个穿着麒麟服和飞鱼服的锦衣卫中人,穿麒麟的,最少是指挥佥事一级的武官,穿飞鱼的,亦不是寻常校尉,锦衣卫极盛时有好几万人,怎么可能人人穿着飞鱼,一般的校尉,也就是穿着天青或元青色贴里,着白靴,挎绣刀而已。

    看到他这般模样,张元芳不皱眉,这张惟贤,得志之后,太骄狂了一些。

    “见过七叔。”

    张惟贤脸上倒还亲,远远一躬,给张元芳见礼。

    “嗯,老大你这是要出去?”

    “是,七叔。卫里有些事要去料理一下。”

    “好,好,你去罢。”

    张元芳点点头,神色冷淡,道不同,没有什么可说的。

    “七叔,有一句话,我得说。”张惟贤突又回头,一脸郑重的道:“请七叔告诉小五,他和李家不管怎么斗,皇上是肯定站在他那一边。”

    说罢,张惟贤又点一点头,这才带着从人离开。

    张元芳心中微震,知道张惟贤必有所指。他对朝局也不是一团雾水,想了想便明白过来。

    李成梁已经是辽东王,不比戚继光,兵饷皆在朝廷掌握之中,除了心腹浙兵将领之外,戚继光边全是北方将领和北军,北军势大过南军,戚继光对蓟镇的掌握十分有限,加上没有自己的财源,所以虽然麾下雄师十万,朝廷却并不忌惮。

    李成梁不同,兵饷财源俱在自己手中,劲旅皆是家丁,朝廷早就大为忌惮了。

    现在张惟功与李成梁相斗,朝廷当然不好明着支持,但张惟贤的话很明显了,万历在这件事上肯定是希望张惟功与李成梁斗下去的。

    而惟功是否是李成梁的对手,是不是会斗输,那自然不是皇帝考虑的范畴之内了。

    到目前为止,万历对惟功的直接支持,便是将营饷由三万六改为四万,再两营新兵的饷银和盐菜银等开支,万历也在催促兵部尽管核准下发,除此之外,皇帝对辽东的局面并无掌控的能力。

    张元芳轻轻摇头,喃喃道:“君臣,君臣,怪不得小五说过,皇帝是天底下最无无义之物,我劝他做陆炳第二,他说时势不同,无从学起,我当时不以他为然,现在看来,到底他还是对的……”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