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酒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哈哈,真是劣品啊。”惟功大为摇头,大丫也是抿着嘴笑,这丫鬟还是很懂得分寸的……惟功见人说事的时候,她从不吱声,只站在一旁伺候,不过偶然控制不住绪的时候,也是颇为可

    最少,惟功觉得,房里放这么一个明眸皓齿的美人在,纵不能红袖添香,红袖添饭,也蛮不错的。

    “这生意做赔了。”京城勋贵圈公认的第一生意人难得的认了怂,对着建设处的林胖子道:“得了,我会叫财务处的人拨一笔款到京师,紧急打造一批铁铲送过来。”

    “是,不过还得请大人从工兵那里先拨一些给属下,不然的话,工期很难赶……”

    “也成,不过你也不要太死板,预备要从城中雇佣人手,这些人总会带一些工具的,你去和用诚说,预算宽裕一些,叫你多找一些人手便是了。”

    “是是,属下告辞……大那个……嗯,也一并告辞了。”

    大丫差点笑出声来,便是惟功,也是莞尔。

    “你甭笑,人家私下里叫你大丫,当着我的面,总不好意思……”

    “奇怪了!”大丫脸红红道:“为什么当你的面就不好意思了?”

    “这个么……当然有理由……”

    “倒是什么理由,我一定要听个清楚明白。”

    大丫倒还真是有格,惟功这样的份,她小子上来,也显的格外认真。对惟功有时候的风言风语,不大过份的这小姑娘就放过了去,今这话,明显过线了。

    “好罢好罢。”惟功偷眼看她,忙解释道:“是说你在我边,我叫你名字,他们也跟着混叫,显得上下尊卑不分了。”

    “哼,偏你能编圆……”

    “编?那你以为我要说什么……”

    见大丫又要生气的模样,惟功呵呵一笑,忙岔开话题道:“不说这些,倒是真想知道,你闺名是什么?”

    他眼见大丫两眼睁开老大,越来越大,眼中似乎有杀气呈现,顿时又醒悟过来,连忙摆手道:”算了,我一时忘形……你赶紧收拾了好下去吧。”

    这算是高挂免战牌,大丫也不理他,开始收拾桌上的残局。

    这些菜,当然就是她的手艺,军户家的女儿,打小就得做这些家务活计,所以炒菜做饭不过是小事,便是手艺也和普通的厨子差不多,只是惟功这里,用料更精,不论是菜和,或是油,都是上等货色,小姑娘烹调起来,更加得心应手罢了。

    此时眼看惟功将自己所制的菜肴吃的精光,还吃了两大碗饭,她心中暗喜,一边收拾,一边面露笑容。

    惟功适才也确实有失误,大明的女子虽不如清季那么保守,甚至比后人想象的要开放很多,但毕竟还是受了程朱理学不小的影响,比如缠足,纵是不多,也渐渐流传开来,还有种种礼教大防的规矩,也是渐渐严苛,只是未到清季那么变态的地步而已。

    比如这名,众人倒是全部叫得,但名之外的闺名,却是只有丈夫才能知道,惟功刚刚询问,确实是太莽撞了一些。

    此时见这国色天香的少女替自己打扫残局,居然还一副开心之极的模样,惟功心中,也是生出平安喜乐之感。

    以他来说,算是格外克制了,一则练武要克制女色,二者还有李成瑛在,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也是极有感,是以他不愿随便胡来,再者便是替将士们立一个榜样……不过无论如何,男子喜欢漂亮女子,少壮男子喜欢少女,这倒是无论如何也压仰不了的人的本

    能只有一个大丫,不弄十个八个大丫在房里,随时胡来一番,这已经是惟功克制功夫了得了。

    大丫临出门前,眼神回转,心里有话想问,犹豫再三,却是终于没问出口。

    刚刚王国峰说话时,诸如“解决”,“执行”这样的话,大丫听不大懂,但里头的杀气腾腾,她却是感受的十分明显。

    一下子杀一百多人,说话的两人却形若无事,根本不放在心上的感觉,这叫大丫感觉有些可怕。

    惟功总是在她面前没个正形,在这个时候,她才终于见着了真颜色。

    谈笑间,不,是吃饭间,一百多人的命就这样决定了……

    她想说什么,可是心里也明白,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恰当,还不如什么都不说。以她的份,惟功对她不避忌,但她自己,亦得识大局,知大体。

    这也是惟功了解她的格,才会如此信任,否则的话,王国峰一进来,他便会叫大丫回避一下了!

    “他毕竟还是做大事的……”最后瞥了惟功一眼之后,正当花季妙龄的女孩子,也唯有这样替自己颇有好感的惟功做这样的解释了!

    ……

    ……

    辛辛苦苦拱起来的火,刚刚冒出一点火星,起了几缕青烟,还没有蓬勃而发,就被一桶冰水浇在上头,噗嗤一声,全然熄灭。

    不仅熄灭了,整个辽阳城的风向还在顷刻间就转变了,这一切,都是叫林绍勇兄弟二人,感觉喘不过气来。

    不仅是他,王政和,还有一群跟着王政和厮混的士绅们,也是有无可置信之感。

    这个盘,人家就这么轻轻易易的就翻了!

    大明万历年有可能是第一场大规模的城市民变,动,暴乱,就这样被消弥于无形之中,一切就好象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样的结果,叫林绍勇等人,感觉难受之余,也是觉得真心难以接受。

    这一晚在城中最闹的酒楼,足足五层之高,整个辽东镇都首屈一指的燕还楼里,林氏兄弟定了五六十桌酒席,请了城中与自己相交甚厚,或是与王政和有关的官绅,商人,卫所武官一并来赴宴,明发动,今天晚上说好了先喝一顿,等成功之后,再来一次应功宴。

    酒宴是定好了,也按时开席了,但席间每个人的脸色都是无比的沉。

    此次倾尽全力倒张,本以为纵不成功,也能叫对方灰头土脸,结果灰头土脸的反是自己。

    “算了,这一次不成还有下一次。”

    王政和本人没有什么损失,也就损失一个点子,另外申时行可能会微觉失望,不过只要他继续下去,反正都会博回老师的欢心。

    看到林氏兄弟死了爹娘一样的神色,他反是宽慰起两人来。

    “嗯,我们再想法子。”

    林绍勇恶狠狠的喝了一大杯,然后长吐一口浊气,似要把心中闷气一吐而光的感觉。

    这一次闹这么大动静,他家的银子着实用出去不少,但毫无成效,相比较而言,人家今天也用了不少银子,却是买了全城百姓的欢心。

    “不得不说,姓张的真是大手笔。”定辽左卫的指挥佥事罗思孝说道:“这一下不得十几二十万银子,就这么砸给那些穷军汉,啧啧……”

    他的脸上,满是羡慕神色,可想而知,如果这一次辽阳镇也选择收买此人的话,估计也不必花太高的代价。

    林绍勇看了,心中怒极,却也不好当面发作,只冷冷瞥了罗思孝一眼,自己又是大杯大杯的喝起酒来。

    “张惟功其志非小啊,我看他是要挤跨辽东都司和定辽五卫。”

    “城外的地他肯定瞄上了。”

    “这样看来,不是他死就是我活,纵不为林家,我们也不能叫这人得逞。”

    “唐东主,你怎么看?”

    说话的是一群有地的官绅和卫所武官,他们对自己的势力和地盘可能被挤压十分的敏感,所以对辽阳镇怨念极重。

    别的不说,今领银子的军户们都是定辽各卫中人,有了银子,自主就更强,人依附程度就会变低,无论如何,这对他们都不是好处。所以有个胖胖的千户坦诚直言,就算不为林家,他们也会和辽阳镇斗争到底。

    这些人还是城中的武官,定辽五卫在辽阳城外也有广大的地盘,在城外的那些中低级武官,恐怕会更切齿痛恨和提防了。

    唐志大等商人也在被邀请之中,这一次的事变,有实力的商人当然也不会完全的置于事外,只是今之后,唐志大等人对辽阳镇的观感又一更新,此时便不肯说什么赞同的话,只含糊着道:“今之事能如此解决,亦是我辽阳军民之福,呵呵,不伤和气也蛮好的,大家一起发财嘛,呵呵,喝酒,喝酒。”

    如此含糊其词,虽然是打圆场的感觉,但座中人十有七八都感觉不舒服,百户以下的武官很难捞着好处,千户到指挥佥事一级,在城中的军户却是他们的财源,别的不说,住的营房,好歹一年到头要孝敬他们一些,积少成多,一个千户一年总有几百到上千两的银子可捞,现在军户搬迁一空,自己置地买房,很多人的钱袋子将来会为之一空,自然是将惟功和辽阳镇恨之入骨。

    牵涉到利益,人们便只顾自己,人生百态,大抵如此。

    有人斜眼看唐志大,唐志大这样的商人,七窍玲珑,自是知道今宴无好宴,他却实在不愿说什么针对辽阳镇和张惟功的话,心中不觉发急。

    一急之间,左右乱看,却是叫他看出一些不妥之处来。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