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生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惟功看到的那个村庄相隔不远,但众人不明道路,先绕道到大道上,从大道急驰一会儿,再看到庄子时,才知道各人想的差了,这庄子绵延成片,最少有五六百户人家,其中还颇有一些粉墙黛瓦的院落,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座宗族聚居,而且很有一些有成就的成员的大庄园,并不是寻常的百姓聚居的小村庄。

    京南地方,并不靠近官道,风景也平常,最少在附近没有勋贵大户修筑的庄园,能有这样规模的庄子,实属难得了。

    “大人,好象出了什么事的样子。”

    “嗯,我也看到了。”

    惟功眼中露出沉思之色,这一次出城来是纯属消闲,当然也有避开城中风波的意思,眼前又出了事,他有点犹豫,要不要立刻避开。

    不论是皇帝还是张居正,对他都有深恩,从理智来说,他支持张居正,从感来说,则偏向皇帝一点儿……皇帝的心理也能理解,从少年到青年的年纪,正是叛逆心理强的时候,又何况是一个接受正统帝王教育的君王,想摆脱张居正这个严师,自专自主,这种心也是完全能理解的。

    只是,惟功心里明白,从自己常接触万历,还有史书上的记录来说,万历可能有一些小聪明,包括在后期时控制朝局也很严密来看,最少的帝王统驭之术他还是有的,但从大局来看,明朝由短暂的中兴再到衰落,万历是脱不开干系的,甚至华夏沦为夷狄之手,万里江山变为膻腥之地,文明极度倒退,万历也是罪人之一,所以他支持万历的,只有这几年下来君臣能如朋友相处时积累起来的那种纯粹的感了。

    “入村去看看。”

    就在惟功打算离开时,庄园中心地方传来激烈的争吵和叫骂声,还有妇人的哭喊声,惟功摇了摇头,吩咐道:“若是有匪徒捣乱,就给我狠揍他们!”

    “是,大人!”

    随员都是一群平均年纪十五六岁的,正是惟恐天下不乱的年纪,众人一起暴诺一声,一起策动跨下的战马,往着事发的地点疾驰而去。

    靠近一些之后,惟功发觉是两拨人正在对峙着。

    一边人数少,只有五六十人,其中有大半是衙役打扮的公差,还有他们的助手,帮闲一类的人物,再加上五六个穿着吏服,头戴吏巾的吏员,这些人,都是沿着一顶四人抬的轿子展开,在轿子之前,是一个穿着六品官服的青年文官,在众人的护卫之下,正与对面的人群说着些什么。

    在最外围,是一群扛着虎头牌的伞夫和吹手,他们用虎头牌不停的吓唬着往上前的人群,但似乎效果不明显。

    在人群对面,打头的是穿着秀才生员服饰模样的,有十余人,都是方巾和蓝色长袍,这样的打扮,在大明是可以与官员平等对话的存在,有这一群人在前,后面的五六百人,都是站着与对面的官吏对峙,若不然,光是凭那些虎头牌,就能叫这些百姓全部跪下,若是不服对峙,可以出动县衙里的快班和壮班一起来围剿了。

    “是宛平县正堂沈榜。”

    “是他!”

    惟功的近侍中,有几个是王国峰放的军人员,这些人武艺不一定如何高强,但京城的百官和勋贵的资料,行止,包括很多隐密事,他们都能说的出来。

    将这些活的百科全书带在边,很多事就方便的多了。

    惟功眼神凌厉,脑子里也想起沈榜的资料出来……此人是张居正的门生,观政进士的时间很短,先入翰林,散馆后直接放了京县的知县,这是除了授给翰林之外很大的殊荣,号称为老虎班,只要肯实心任事,行事雷厉风行,就会无往不利,获得政声之后,升迁也是比普通的官员要快很多!

    沈榜也完全不负提拔重用他的人,在宛平县任上,教化,农桑,刑名,钱粮,诸多考绩,都是十分的合格称意,这样的知县,最多干一任,一定会升迁上去,这么一个向来风得意的一方父母,却不知道为什么被人围在正中,弄的十分狼狈。

    沈知县被围在人群中时间倒也不长,最少年轻气盛的父母官还没有显露出气急败坏的神出来。其实这样的事在大明还是少见的,在当时只有灭门的太守,抄家的县令一说,知县和知府都是亲民官,负责一方教化和刑名,上还得兼职团练和某段河道的河道总管,地方上的慈幼局养济院漏泽园,加上仓储管理,驿传,税关,水运,所有一切,都是府县官员的治下,县令排衙时,就如同皇帝上朝一样,也是三班六房,有事上禀,无事退衙,师爷之流,就和大学士一样的位置,所以说县衙就是一个小朝廷,知县的威严,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冒犯的。

    但沈榜此时并无太多怒意,因为站在他对面的是十几个青巾蓝衫的秀才,他当年也是从秀才一步步上来的,读书人就是天生的同类,可能对某一个同类会有好恶之感,但当一群同类在自己面前时,心里不产生微妙的认同感和好感也是不可能的。

    看到十几个诸生涌上前来,沈榜却是温言道:“诸生不在学校读书,却来干涉本官收取秋粮赋税,督促百姓行役,是何道理啊?”

    “回禀老父母,”诸生之中,当然也有为首的,答话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一秀才的蓝衫是上等丝绸制成的棉袍,穿在上,十分得体合,他抱拳一礼,动作也是十分的潇洒,漂亮,看着沈榜,这个秀才不卑不亢,但语意中带着讥讽道:“学生等当然想坐在书斋之中,一心读书上进,然而两耳听到的全是县吏的催科声,虎狼一般的衙役的威恐吓声,还有打板子的声响,百姓的悲哭之声声声入耳,请问老父母,这样的形之下,想读书可得乎?”

    “哪有这般夸张!”

    刚刚沈榜是下令打了几个百姓的板子,问这庄中的实,但都是在村民中选的壮实的,看着狡而不易制服的,这才下令打上二十小板,那些杀才一个个狂呼大吼,其实二十小板对这些壮实的农人来说算得了什么?无非就是虚张声势罢了!

    刚刚沈榜还不大明白,这些家伙为什么叫的杀猪一样,此时突然醒悟过来,这些家伙,怕是给这群秀才打信号吧。

    “事实俱在眼前,老父母不会抵赖吧?”

    “我等读圣贤书,所为何事?无非就是替生民张目,今见此不平事,岂有袖手旁观之理!”

    “老父母请将差役撤走,停止催科之事,小民百姓,犹如新发嫩草,岂能如此催残?为父母官,难道只顾考绩,不顾生民的死活吗?”

    “老父母,何谓教化,何谓德育?不能只顾政声,一味施以苛政!”

    “考成法,真是暴如猛虎矣!”

    沈榜被这群家伙吵的头晕脑涨,刚刚的那一点脉脉温已经然无存,他的脸色变的铁青,秀才们却是丝毫不惧,见沈榜有发怒的迹象,诸生反而振臂挥拳,一起涌上前来。

    众衙役和帮闲们想上前阻拦,为首的那个生员“啪”的一巴掌便是赏在一个快班衙役的脸上,然后戟指骂道:“你想找死是不是?我等是禀膳生员,与老父母说话,你也敢拦?”

    领头的一动手,其余的秀才们也是拳打脚踢,读书的秀才生员成了全武行的打手,指东打西,众衙差被打的魂飞魄散,这些生员们花拳绣腿,疼倒是不疼的,但他们真的不敢还手……这些狗腿子,欺压良善百姓是有一手,但在诸生面前,真的是狗一般的份,人打自己家养的狗,可见哪条狗敢还口的?

    惟功在一边则是看的目瞪口呆,以前一直听说地方上是士绅生员和宗族把持着地方政务,钱粮刑名之事,知县强势还能过问一些,知县稍微弱势一些,政令根本不出县衙大门,光是胥吏那一关就过不了,以前他一直觉得有点夸大其辞,他接触的大明官员还是很威风的,张居正推广政令也是不遗余力,雷厉风行,所以给他带来了一种错觉,他现在看到的形,才是大明两千多个县治中经常会发生的。

    当然,一般来说,士绅生员和宗族大户是以收买,关系网,人,金钱等诸多办法来与知县搞好关系,知县毕竟代表的是皇权的延伸,没有必要的话,不必把局面弄的太糟糕,今发生的事,就是属于矛盾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了,不拼一下,沈榜这个知县就会变本加厉,只能放手一搏了。

    “老父母,何必咄咄人?”

    “请怜我赤子,不必竭泽而渔!”

    将四周的衙役赶来,十来人生员将沈知县团团围住,七嘴八舌,无非就是劝沈榜放弃征收赋税和征求劳役,清丈田亩,他们一边反对沈榜所为,一边不停的强调百姓的悲苦和可怜,口口声声,都是在为生民请命,一副慷慨激昂,大公无私的模样。

    “还真是唱念作打,样样精通呢。”

    看到这样的形,惟功不住冷笑着,轻声讥讽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