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你们的忠诚,我都懂。”

    惟功当然懂张用诚的意思,他轻轻拍了拍这个最得力部下的肩膀,每个少年的格都不同,各有各的精采,陶希忠算是小张用诚,也是心思缜密而灵动,只是少了一点经商上的天赋,做事的干练也稍差一些,所以惟功将他放在参谋官的位置上,希望陶希忠能在自己的点拔和教导下,当然,还得是有实战经验的锤炼上,成为一个好的参谋军官。

    他看着张用诚,缓缓道:“忠诚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出来的,而马军军官,我希望他们对我忠诚,就算不如你们,也得有一定的忠诚度。同时,他们应该有自己的一份骄傲,有自信,荣誉感,加上对我的忠诚,这才使得他们成为合格的骑兵军官。至于步军,我一样会恩养他们,训练他们,使每个人对我效忠,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将来会是带着一群泥腿子训练的步军军官,我要在这几年之内使他们完全掌握一体系,使他们能在将来成为合格的步军军官,训练出自己的精良部属来,怎么训练呢?如何能叫一群农民成为精锐敢死的战士,面对枪林箭雨,仍然勇往直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只有军规和制度,我要在他们在这里学习的时候,就知道怎么练兵,怎么练好兵,怎么带兵,怎么成为一个优秀的军官,一个士兵,要畏惧教官的鞭子更甚至畏惧敌人的弓箭,这样的兵,就能打胜仗了。”

    一番话说下来,不仅张用诚为之动容,便是屋中的其余人等,也都是听的为之变色。

    陶希忠早就过来了,一直站在边上旁听,此时便是对众人道:“还不赶紧记下来,你们的差事就是这个,还楞着,干什么吃的!”

    这么一提醒,一群通事下属才运笔如飞,将惟功适才的话润饰了一番,记录了下来。

    “归绝密档,只有在本部局总以上授兵法课时,才准授讲,一律不准外传。”

    惟功一时兴起,也是将自己的练兵理念暴露了出来,心中隐隐得意,但也知道,这等子话是不宜外传的。

    这一要是叫儒臣听到了,肯定会大起风波,动静当不在兵部那一番话之下。其实这样的理念就是古典军国主义,不论是中国的秦汉时期,还是欧洲的古罗马希腊邦国时期,古典军国主义就是这样的精髓!

    士兵畏惧军法,更甚至敌人的刀剑,士兵极具荣誉感,待遇优厚,训练精良,阵而后战,遇敌奋勇争先,无畏死伤,中国的先秦两汉,就是如此,古罗马亦是如此,正是靠着这样的古典军国主义的精要,东西方的两边都是用农民练成的军队,屡屡击败骑立国的蛮族,古罗马是对高卢,中国则是从古至今,一直面对着游牧和渔猎民族的威胁,而中国经过千多年的发展,很多不好的东西覆盖了原本出色的东西,社会分配不公,自耕农朝不保夕,社会丰裕和教育程度都不足,重儒轻法,重文轻武,种种因素之下,在明朝军队的战斗力其实是远不如古人,不仅是在战力上,就是连编成,做战方式,铠甲兵器,也是还真的不如古人,唐人的明光铠和陌刀,魏晋时的重骑,宋人的重甲步兵对金人重甲骑兵,几百年前的战斗方式和战术水平,其实还在明朝之上,就以明末来说,虽然八旗袭卷天下,但八旗的战斗力,比起当年真正的女真人来说,提鞋也是不配的……

    与大明不同的就是,西方经过文艺复兴和大航海,积累了理论和物质两方面的传统,在这个时代,通过火器的发展,用大炮和火枪已经征服了广阔的地域,通过瑞典方阵,西班牙方阵等各个方阵,已经展示出了冷兵器和阵形最完美的配合,而在大明这边,却是真的远远落后了。

    惟功现在想做的,就是给大明补上这一课,眼前的这几千人,他可是全部按军官待遇和训练方法来训练的,这是种子,也是他毫无边际的野心……

    “属下明白了。”

    “大人真是雅量宏致啊……属下佩服的五体投地!”

    “好了!”惟功断喝一声,打断一群马鬼的毫无新意土的掉渣的马,将他们一道全赶了出去。

    在这个时候,大家都明白是王国峰表现的时间,都很有默契的走了出去。

    “怎么样?有没有新消息?”

    “还没有,不过元辅府中越来越紧张了,加上前三次的江陵来人,到目前为止,江陵那边又来了最少五拔人,都是说老爷子快了,下一次还说快了……老实说,这位张老爷子也是真够能的了……”

    王国峰在惟功面前仍然是嬉笑自若的样子,并没有做出太正经的下属模样来……他的部下正式也补到了营中,但只是一部份,还有相当多的在外头,茶楼戏院,商行米铺,甚至是勾栏胡同,一年领的经费就有好几千两……图的就是耳目消息灵通!

    元辅边的人,就算再忠诚的,好歹也有几个好赌好有,有好就有漏洞,买通人消息这档子事,王国峰年纪是不大,已经做的十分捻熟了。

    听了王国峰的话,惟功也是莞尔一笑,做了一个虚踢的动作,笑骂道:“你这小子敢说这样的话,叫元辅知道了,你就死定了。”

    “本来嘛。”王国峰道:“不过根据最后一次的况来看,确实也是快了。”

    “嗯,你的人,能打听到上层的消息吗?”

    “难了些,元辅书房的长随都是跟随多年,由游七亲自来管,待遇什么的都是没话说,想买通他们太难了,稍有不慎就会暴露的。”

    “没有苍蝇盯不破的蛋……不要心疼银子,这件事可以特批给你一笔钱,最少在千两之数,有这笔银子,游七那种档次的不要想,但普通的长随还是可能动心的。”

    买一个消息,居然要动用千两以上的白银,这笔钱都够造几十辆大车和买二百匹战马的了,饶是王国峰知道报工作的重要,此时也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朱岗有消息吗?”

    “他安排的人要么被大人杀了,要么就是被开革了,只有几个人留了下来,朱尚峻就是其中一个。”

    “朱尚峻不算是他的人了。”惟功笑笑,道:“这厮已经是我的人了。”

    “大人手段之下,没有收不服的人才,真是叫属下佩服。”

    “朱国器呢?”

    “他死了几十个心腹手下,还有花费重金请的参客,有一阵子没有缓过劲来,好在隔了这么久,他的实力又恢复了。因着此事,他对大人十分仇恨,一直在寻找机会报复。”

    说到这,王国峰略有不安,他道:“大人,朱国器这种江湖豪客,是靠着心狠手辣,睚眦必报上来的,他麾下的核心人马最少也有几百人,都是刀头血,手上有人命的那种。平时,他们是不敢和朝廷官员和勋贵之家破脸的,上次袭击大人,主要还是朱岗这厮做的主,所以朱国器等人敢于派人协助,但既然已经撕破脸皮,按江湖的规矩,两边非得有一边被做掉不可,要么是他,要么是大人你。所以朱国器这人,绝对要铲除!”

    惟功虽然武艺高强,但毕竟不是江湖出,到此时,他才明白过来,象朱国器这样统驭南城一方,手下核心几百死士,外围几千人跟着他混饭吃的大豪是不能受挫折的,受了伤,就一定要把失掉的场子给找回来,不然的话,别的江湖势力会觊觎他的地盘,自己的部下会渐渐离心离德,所以不论如何,朱国器已经是和自己不死不休了。

    他微微冷笑,既然如此,就各使手段,大家放马厮杀好了!

    ……

    傍晚时分,朱尚峻穿着自己的作训服,和一群一起休假的舍人一起上了顺字行的马车,往着西城的小时雍坊而去。

    他是抚宁侯府的远宗,对付惟功的事,原本摊不上他的头上,但他生浮滑跳脱,不务正业,又不愿吃苦,在家里很不得意,后来听说朱岗打算在舍人营给张惟功添乱时,便是自作主张,到抚宁侯府面见朱岗,将这个任务接了下来。因为此事,差点儿被通晓世的父亲打折了腿,但因为顾忌朱岗的残暴,他的父亲还是亲自将他送到了舍人营中。

    到营之后,渐渐他才知道父亲暴怒的理由……这件事,太危险了!

    惟功大人的狠辣与手段,叫他心惊跳,关键时刻,他才发觉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但答应了的事又办不到,真真是进退两难,在那时候,每天在训练时落后,遭人白眼,甚至被人蒙头殴打过,被子上被浇过水……苦头是吃的太多太多了。

    想起那段子时,坐在马车里头,被颠簸晃悠的十分难受的朱尚峻,却是在嘴角上露出一抹动人的笑容。

    最艰难的子已经过去,山峦已经被征服,剩下的就是一望无际的风光在眼前,又怎么能叫人不开怀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