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拒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皇帝的话虽好听,但是不能当饭吃,每次进宫到出宫时,惟功都已经是饥肠辘辘了。

    好在这一次没有叫他随侍到下午,午前时分,惟功就从宫中出来了。

    从每进宫随侍,伴随小皇帝骑马,教皇帝弓箭,君臣二人言笑不,到现在隔数才能一入宫,惟功也是感觉与万历皇帝略有疏远。

    他在外臣中已经算是与皇帝极亲近了,但仍然是远远不能和朝夕相伴的太监们相比。也怪不得,历朝君王,多会宠信太监。

    “五哥儿回来了。”

    “见过五哥儿。”

    “给五哥儿请安。”

    从西角门进府,沿途不少仆役都纷纷停住手中的活计,站在原处,向惟功毕恭毕敬的请安问好。

    张元功给惟功的几十个护卫长随仆役并没有撤回去,虽然惟功没搬到竹子院,那个院子也是替惟功留着。

    同时张元功提拔了自己的几个心腹当上了管家,将管帐的张福撵到了昌平去管庄,先将财权拿了下来,然后又将自己人安排管理护院,一手抓财权,一手抓家丁,短短时间,府中已经倒转过来。

    到这时,大家才知道大爷不是好相与的,以前是张溶在,张元功只能对张元德多搬隐忍,现在是用不着了,立刻就显露出真正的强硬手腕来。

    风向异转,连张福这样的张元德的心腹都被撵走,张元功也就是给弟弟一点面子,才留了张贵仍然当总管,不然连张贵也一并撵了出去。这风色还有谁看不明白?府中上下,都是对惟功尊敬有加,谁也不知道,这位小哥儿会不会哪一天真的重新归宗到大爷名下,正式成为下一任国公!

    惟功本人对这些并不在意,他对英国公府很失望,对整个勋贵圈子也很失望,这是一个僵死老去的阶层,除了享乐和自我利益之外,别的一律不关心,祖先能得到这样的地位是因为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而他们,除了坐食之外毫无贡献,而且贪婪无厌,现在的大明勋贵圈不要说不能掌握权力,成为对抗文官的一极,就算是给他们这个机会,他们也做不好了。

    他对张元功也很失望,当年对自己母子置之不理,惟功回到府中后被打压欺负,张元功也只是在张溶将对惟功行家法时出过面,其余时间这个亲生父亲似乎消失不见了一样,现在他掌握大权了,但惟功也不打算亲近此人,他心中仅有的一点亲,已经留给七叔七婶了。

    想到这两个长辈,惟功心中感觉一阵温馨,无论如何,这里有一点家的感觉,就是靠的这两位尊长了。

    在他路过往梨香院角门的时候,看到杨达领着一群人,正在更换梨香院门首上的饰物,见惟功过来,杨达忙赶了过来,躬行礼。

    此人也是张元德的亲信之一,但改弦更张的早,现在没有受到太大的牵连,但也没有升职,仍然是管家之一,负责整个府邸的门政事务。

    这个职位比跟随主子们出门要有油水的多,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升级了。

    “见过五哥儿。”

    “杨大叔免礼。”

    看着他们忙忙碌碌的影,惟功皱眉道:“年上刚换过,怎么又来费这个事?”

    “这是大爷的吩咐,说是五哥儿住着,不能太不成样子。”

    惟功苦笑着摇头……张元功的行为越来越明显了,自己不住竹子院,他就千方百计提高梨香院的待遇,这里原本是偏院,要不然惟功当年练武也没有那么大的地方施展,现在好了,外围全部住了家丁长随护卫,还拨了不少丫鬟小子过来伺候,这样一来,阖府都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对这种事,惟功竟是隐隐有点反感,他不想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来摆布,哪怕是他血缘上的亲生父亲。

    “五哥儿,大爷吩咐,请你到安善堂去用午膳。”

    勋贵高品之家,吃饭也是用用膳的名义,惟功正和杨达说话,张,也就是当年的哥儿走了过来,匆匆行了一礼,便是叫惟功往上房去。

    “回禀大爷一声,说我倦了,就不去了。”惟功很冷漠,摇头拒绝。

    “哥儿还是过去吧。”张皮笑不笑的,张臂拦着惟功,劝道:“到底是亲父子,老这么伤着大爷是不是不好?再者说,七老爷也过去了。”

    “好罢。”

    惟功看了这个二十左右的青年一眼,眼神中的警告目光令张感觉胆寒。在几年前,他还是一个小厮的时候从山村中带出来这个少年,几年时光匆忙而过,现在这个少年似乎已经不是自己能惹的起了。

    张是张元功放在梨香院这边,总领几十个长随和家丁,因为张练武的天赋很好,在朱喜等教头上学到不少真正的本事,当年叫惟功惊艳的弹弓术就是其中的一种。

    但他这一本事在惟功面前,就差的太远了。

    惟功对此人也不信任,背主之人,投靠的太轻易了,骨子里也是那种刁奴秉,贪财忘义,根本不可重用。

    “好吧,既然七叔在,我便走一遭。”

    在惟功后跟着王国峰等人,惟功想了想,便道:“你们在梨香院外等,仍然由七婶安排你们的饭食。”

    “是,大人。”

    惟功大步离开,王国峰等十余名护卫往梨香院去。看着这一群着劲装的少年,张脸上晴不定,也是赶紧跟了上去。

    惟功不要张和他的部下护卫,而是用自己的人,此事叫张在府中沦为笑柄,令他心中深为痛恨。

    但这些伴当是惟功的亲随,张想也不想就知道现在不是自己能冒犯的了的,他只能先行隐忍,等待时机的到来。

    ……

    惟功赶到上房的时候正好是午时,上房是外开五间内有七间的大房子,重檐高瓦,十分轩敞,这是英国公府的主宅,一切建筑都是以它为中轴线展开,是一府之长和家族族长的居所。

    张溶在世时,喜欢住在后园精舍之中,上房空置了很久,现在张元功搬了进来,但他没有叫自己的嫡妻来同住,他的夫人是忻城伯赵家出,十分骄横,张溶在时,为了家族利益,张元功只能忍下来,现在他自己当家作主,而且也是国公,他不必将忻城伯家放在心上,所以干脆将夫人留在后院,自己带着两个新纳的宠妾,单独住在上房之中。

    整个上房包括回廊和很大的院落,内有花木,山石,是前头有三间门房和后堂的院落,规制十分宏大,但住人其实不算方便,张元功选择住在这里,惟功相信是和张溶在世时他受到的压制有关。

    其实张溶对张元德的偏太明显了,如果不是有朝廷体制在,张元功自己又始终不露出大的破绽,恐怕张溶早就想废了这个长子。

    因为是午时,上房的房间里飘出来一阵酒菜香气,还有一些仆役在川流不息的往上房端着漆盘,上面放置的都是十分精致的菜肴。

    酒菜的香气十分人,但上房之中传来的激烈争吵声却是破坏了这些酒菜带来的美好气氛。

    惟功推门而入时,张元功面露无奈之色,张元芳却是面色铁青,背对着张元功而坐,正好和推门而入的惟功对了眼。

    “七叔,你怎么气成这样?”

    惟功也是吃了一惊,张元芳气平和,虽然内里刚硬,定了主意就不会更改,但平时对人十分和气,在同僚之间获得了很不错的好评,加上确实有能力,做事干练,担任都督佥事虽然时间不久,但已经有不少人建议朝廷实授其都督了。

    这样一个人,气成这般失态的模样,实属罕见。

    “小五来了。”张元功颇为懊恼的模样,对惟功道:“劝劝你七叔。”

    “不知道是什么事,怎么劝?”

    张元功用慈的眼神看着惟功,直看到他发毛,然后方道:“小五,我打算叫你归宗,仍然回嗣我这边,你七叔膝下当然也不能无嗣,我会在宗中近支选一个最机灵懂事的少年过继给他,可是你七叔很不开心,但为了你的前程,他说会叫你自己选择,现在你劝劝他息怒,不论如何,你们叔侄的感又不会有什么变化。”

    在张元功看来,惟功是必然愿意的。这个儿子早熟早慧,十分聪明,他不会放弃到手的国公位子。

    “朝廷方面,不必担心。”张元功又道:“我已经与双林公公商量过了,他说他会在其中出一把力气。小五,双林公公对你印象极佳,他也愿意你是下一代英国公。”

    “大伯。”惟功语气平静的道:“我不愿回归大宗,仍然愿在七叔膝下。”

    张元功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而张元芳却是浑一震,眼神深处,露出一抹温

    “小五,你想清楚了!”

    张元功薄怒道:“这不是小孩过家家,你若是拒绝了,后想再回归也是难了。”

    “大伯放心,此事我已经想过千百回了。”惟功淡淡道:“只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君子就算有立功建业的机会,也是要凭自己,被当成皮球一般的踢来踢去,实非大丈夫所为。”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