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责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就是太多了……这一下又捅马蜂窝了。“

    “纵千万人又如何?”张居正声音仍然是那么冷峻,毫无波动之处。

    “江西布政使吕鸣珂、浙江按察使李承式、四川按察使梁问孟、副使高则益、严州知府杨守仁、淮安知府宋伯华、汉阳知府万钟禄、南宁知府黎大启……”

    张瀚刻板的声音传过来,连惟功也是听的心惊。

    最低也是南宁知府这样的四品文官,然后全部是布政使按察使这样的高级大吏,都是三品到四品的文官实职高官。

    这些人,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全部是因为擅住驿站,擅使驿传,擅用驿力,擅用驿站物品等等事。

    “一律降二等或三等!”

    “是,元辅。”

    张瀚的声音也是有点颤抖,这么多布政使司和按察使级别的官员,都是三品四品的高官,一律降二等就是直接降到府、州,而知府降三等下去,直接就是成了知县都不如的佐杂官员了。

    这样的力度和决心,不可谓不大。

    “子文你不必怕。”张居正冷然道:“仆备位首辅,天子以先生语而不名,此等事就是我的责任,这样的责任,比我的官声要重要的多,你放手去办吧,反正人家都知道你是我的私人,没有我的示意是不可能这么大张旗鼓的动手得罪人。”

    “是,下官照元辅的吩咐就是。”

    张瀚也是名臣,但张居正直言不讳,无形之中是把他也得罪狠了。

    待张瀚离开之后,张居正才断喝一声道:“还不赶紧滚过来,还想听?”

    惟功和张简修滚尿流过去,一个俏丽丫鬟正服侍张居正喝参汤,两个少年都不敢出声,待张居正喝完,才对惟功道:“原本是说要凉你一阵子,你这小子闲不住啊,一下子就捅这么大的漏子出来,怎么样,知道是谁对付你不?”

    “左右不出那几家勋贵,还不清楚到底是谁……倒是真接动手的人下官已经知道了。”

    “勋贵之事,你不要急,没有证据闹出来就是你没理,有了证据更不要你闹,老夫们自然会料理的。”

    这件长街袭杀事件十分恶劣,勋贵圈里感觉愤怒的也是不少,大家平时争田产争盐引争店面铺子都是常有的事,甚至争古董争女人也有,京城地界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争执是难免,但雇佣外人,痛下杀手,这个就有点儿越界了。勋贵们都感觉不能忍,更何况张居正这样的朝廷掌舵人,乱了他的朝纲,就是该死。

    “是,下官省得。”惟功郑重道:“那么那个会首和其部下喇虎呢?”

    “确定下来,你自己负责剿拿。”张居正唇间露出一抹笑容来:“你不是要去当马军把总了么,官兵剿贼,也不是不可以。”

    “谢元辅!”

    “嘿嘿。”张简修也是搓搓手笑笑,将自己愿到幼官舍人营效力的事说了。

    “不可。”

    张居正一摆手便拒绝了张简修,不顾儿子目瞪口呆的模样,直接道:“都下去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来,看到张简修垂头丧气的模样,惟功笑道:“令尊不叫你去,是你护你,你还不明白么?”

    张简修茫然道:“什么?”

    惟功呵呵一笑,道:“我已经成为文官的众矢之的,不怕我在京城翻出浪来,又正好有点本事,元辅是叫我到京营里也搅一搅,看看能不能闹出一点缝隙来,无论如何,他也是想整顿京营军,稍微增强一些战力来着。至于你,到底是他的儿子,他舍不得你和我一起去得罪人,弄的将来没下场的。”

    看见张简修神色难看,简直是失魂落魄,惟功有点后悔自己将话说的太直白了。

    政治家做事是很少考虑谊的,惟功自忖自己和张居正换一个位置,选择肯定也是一样的,只求实利,哪怕是预先布的一颗闲棋,或许就能生出别样的变化来。

    只是这简修哥看起来,确实和其父差的太远了。

    “是我瞎猜,你可别和老伯说,元辅怪罪我我可吃受不起。”

    张简修涩声道:“我倒不至于这么蠢。”

    ……

    过得数,惟功到兵部去领自己的旗牌告印信,现在的大明军中,除了上二十六卫组成的皇城军归勋旧直领,文官不能控制之外,连京营也被文官囊括在手中了。老成国公朱希忠一死,提督京营由现在的本兵兼任,协理就是兵部侍郎赵孔昭,在惟功手中被打暴了副本,涮高了声望,这一次惟功再到兵部,果然只是武选司的司官出来接待,双方进行了谨慎而不友好的一番对答之后,马兵把总的旗牌告就到手了。

    领到这些东西,惟功第一件事不是上任,却是匆忙赶到了五军都督府的左府。

    五军都督府先是国初的大元帅府,后来改为枢密,再改为大都督府,徐达和李文忠先后任大都督,也就是大明军人一生的最顶峰——元帅。

    在这两人之后,朱元璋感觉到枢密院或是大都督府都是一样难制,和宰相制度一样,有可能造成对无上君权的威胁,于是改大都督府为五军都督府,每府再设左右都督和同知都督,都督佥事,各领其职,彼此牵制,大都督府的权力因此被严重分散了。

    永乐之后,内阁横空出世,六部权责进一步上升,而与之相反的就是五军都督府的职权在进一步下降。等到了正统、成化之后,原本的五军都督府的统军之权关于武官任免这一块,也被兵部侵夺,凡武职世官、流官、土官之袭替、优养、优给等各项,先上报于府,再由各府转送兵部请选。

    就是说,最终的决定权在兵部。

    在卫所起决定做用时,总领全国卫所的五军都督府权责已经被侵削,成为兵部的辅助部门,所谓的“总领内外诸军事”的中枢军事机构已经是跑腿打杂的角色了,等到募兵兴起,边军成为重要的军事力量时,五军都督府干脆就是一块臭抹布,需要的时候拿出来擦擦桌子,什么左都督右都督,多半成了在外领军的将领们用来进阶用的阶梯,和散阶勋官加衔一样,都成了虚职,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了。

    只有领府事的都督,专职在京,好歹帐面上还有二三十万京营兵可以管领,虽然一样受到兵部掣肘,但比起在京外的纯粹虚职,又是好过许多了。

    惟功到都督府来就比到兵部轻松的多了,在这里是往来皆勋旧,谈笑无白丁,随便拉上一个,可能就是在某个侯爵或伯爵家里一起喝过酒,要么就是在某公爵家里投过壶,过箭,随便一看都是眼熟的紧。

    在不少熟人的指点之下,在一片巍峨的建筑群落之中,惟功大摇大摆的赶到了左府所在地方,打听了一下,知道张元芳就在一大片四合院的东厢房,西厢是几个都督同知的地盘,中堂则是掌府都督所在地方,不得擅入。

    “七叔。”惟功掀帘进去,屋中摆设倒是还过的去,几个五品的经历和七品的都事穿着官袍,正在外间屋里忙忙碌碌,张元芳坐在里间的一张大桌案前,正埋头写着什么,也是十分忙碌的模样。

    “小五?”张元芳有点吃惊,笑道:“你怎么来了。”

    “来寻七叔帮忙。”

    张元芳成为都督佥事之后,左府的常事务有不少都交在他手中,惟功过去一看,果然是一些世袭官职,包括土官在内的迁转世袭的常之事。佥事的功能就是这样,等于是都督府中的文职功能,众多的首领官,包括经历和都事在内,全部都是佥事提调,掌府都督当然不可能将自己的常时间都用在这些琐碎杂务上,同知都督是摇头大老爷,只管自己专职的一块,佥事都督就是大总管了。

    “你这小子。”张元芳呵呵一笑,将公文推到一边,道:“怎么和我也说起客话来了。”

    “七叔你要担一些责任的……”惟功微微一笑,将里间门关上,与张元芳对面而坐,将自己的来意,一五一十道出。

    “这责任果然还不小……”

    “但若非如此,我在幼官营是站不住脚的。”

    “也罢,最高是百户和副百户,一般是总旗,反正冠带总旗是七品,也够资格了。”

    张惟功大喜,长揖道:“到底是七叔,多谢了。”

    张元芳虚踢一脚,喝道:“甭废话了,晚上早些回家,和我多喝两杯是正经!”

    惟功虽然才十来岁,但体已经绝非普通的少年能比,论起酒量,还在普通的成年男子之上,正好和酒量甚宏的张元芳棋逢对手,爷俩边谈边饮,也是一桩乐事。

    “对了,七叔,竹子院咱搬不搬?”

    张元芳深深看了惟功一眼,笑道:“这事是大哥给你的补偿,包括那些家丁长随伴当在内,都是一体的,要搬或不搬,也是你当家作主。”

    “不搬!”惟功斩钉截铁道:“咱们这几年在梨香院住的好好的,何必搬来搬去?地方大了我还嫌不自在呢。这些长随家丁我也不稀罕,我的伙计也好几百人了,想摆排场自己就能摆,何必要大伯来赏?再者说,府里这些下人一个个心思都厉害的很,我也不耐烦和这些下人斗心眼儿。”

    “说的很是呢。”张元芳从心底里感觉欣慰,惟功这是向他表明自己的心迹,不会因为局面有变化而变,这个小子,心底磁实。当下很高兴的对惟功道:“功名富贵,能自己取就自己取,不要全仰赖别人和祖宗!”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