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悟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小子,接着。”

    已经是落西山,只有残余的光线还勉强能够视物,马芳坐在这小山谷的顶端,冲着山脚下的惟功丢下一样物事下来。

    扑通一声,那物事不停的滚落下来,惟功懒洋洋的站起来,感觉全酸软,当然,还有各种疼痛。

    自学武至今,今天的经验真是十分的难得呢。

    “这是狍子腿?”惟功拎起来一看,便是惊喜道:“马老头你了不起啊,的我这般狼狈,还有空打了只狍子?”

    “你这点事算什么?”

    马芳其实也累的不轻,他也算出到九成力了,惟功的手,步伐,韧劲,都远远出乎他意料之外,他以为到傍晚时分这小子就会弃弓投降,不料惟功虽然狼狈不堪,但韧却是十足,光是这一点,马芳对眼前这小子已经是十足的欣赏了。

    勋贵子弟中有这么一个小子,简直就是异类中的异类!

    老头甚至有一种深深的遗憾感,如果是自己的儿子有这样的表现,他心中将会多么的开心和高兴。在把惟功落山底后,老头儿顺势就猎了一只狍子,将两条精华的大腿割了下来,丢与惟功。

    嘴里虽然不说,但马芳对惟功是欣赏到骨子里头去了。

    “臭小子,没规矩了啊。”

    马芳感觉活力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体内,在山坡上笑对惟功道:“就这么老头老头的叫开了?”

    “嘿嘿,叫顺嘴了。”

    开头惟功确实是马帅长马帅短的,十分恭谨,但被马芳一直这么追杀,泥人都被杀出土出来了,子一上来,还想保持客气恭谨的态度,那就太难了一些。

    “呵呵,老子当年在阿鲁台那里,子上来,什么大汗台吉,也是一样指着就骂。好在北虏规矩小,只要你是他们认可的勇士,就算是小小不然的不恭,人家倒也没有太介意。”

    马芳大马金刀的坐着,两人都收拢了一些木柴,荒山之中,枯草和木柴可有的是,各生了两堆火,将狍子剥了皮,也不必洗,血淋淋的放在火堆上烤,好在这个时候是走兽最肥美的时候,狍子十分肥美,被火一烤色就呈金黄,滋滋冒油,一股人的香味,在天空中弥漫开来。

    马芳居然随还带着盐包,给自己那一份抹了盐后,将盐包又抛给惟功。

    待色一变,一老一小两人同时开动,稀里哗啦,风卷残云一般,片刻功夫,便已经将一头十来斤重的狍子给消解掉了。

    “小子听好了,老子是打算夜袭。弓箭晚上不能用,小刀是没有问题,反正等老子刀架在你脖子上时,你不降也得降了。”

    “马老头你也听好了,你人老嗑睡,可不要真的半夜叫我摸上去了。”

    “嘿嘿,尽管来试试。”

    吃饱喝足,两人小斗了一会嘴,都是感觉疲惫不堪,也不必搭帐篷什么的了,惟功将弓箭和小刀放在称手的地方,往草密处一躺,就这么昏沉沉睡过去了。

    饶是他习武有五年时间,今的这一场追逐,实在是消耗了他过多的体能。

    他睡的很不怎么安心,但料想天黑了,马老头到底是望七十的人,再牛手也不大可能半夜真的窜下来吧?这山谷还是很陡峭的!

    但半夜时分,惟功真的惊醒了。

    原本是黑沉无梦的沉睡,但就好象是突然落在水中一般,先是舒服惬意,然后觉悟,感觉自己将会溺水而亡,拼命挣扎,手舞足蹈。

    片刻之后,他汗透重衣,人也真的惊醒了。

    一股莫名的危险感觉,袭上心头。

    几乎就是下意识的,惟功持起自己的弓箭,并没有瞄准,没有考虑和思索,整个骑弓和箭矢好象是他生命的延续,和他的手,脚,还有整个体融为一体。

    张弓,开满,搭箭,松手!

    整个动作熟极而流,今晚只有半轮月光,天空有云,星光有限,但惟功一切的动作都是并没有用“眼”,而是以自己的直觉和判断,向着有威胁的地方,一箭出!

    整个骑弓,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叫人恐怖的炸响!

    在这一瞬间,惟功整个白天被压迫的怒气,在黑暗中的恐惧,还有憋屈在心里一天的战意,整个儿被释放出来!

    好象是一道水闸被打开了阀门,整个力气磅礴宣泄而出,做工优良,最顶级的用料和手工最少耗时三四年才制成的骑弓,此时也在他手中不停的嗡嗡颤抖着。

    惟功在黑暗中微笑着,这一瞬间,他知道自己又突破了一个关口。

    在此之前,他的劲力,桩功,刀术,术,都还只是“技”的范畴,一切都是用锤炼锻打的方法,慢慢的积累着,但不论怎么苦练,始终未曾脱离过匠气。

    但在此时此刻,经过马芳一天的迫压榨,终于将他的潜力迫了出来。刚刚这一箭,虽然目不能视物,但他很有把握,这一箭已经中了潜伏而来的目标,而且并不是在要害处。

    他并没有施以杀意,所以这一箭肯定就不中要害。

    这种感觉很玄妙,甚至无法用言语来表述,但惟功知道,自己肯定是对的。

    除了“道”的进步之外,在劲力上,他刚刚这一箭,就算是六七石的步弓也轻松拉开了,两臂之力,已经快接近千斤。

    在感知,体悟,诸多方面,也是开闸泄洪一般的痛快,在这一瞬间,他顿悟了。

    就是这么玄妙,悟了就是悟了,若不能悟,就算有人将他现在体上的感觉再说一百次,他也悟不了这个“道”。

    他还不能夜晚视物,也没有将花鸟树木天地之间看的清晰,也没有在体里流出什么黑乎乎的秽物出来,但变了就是变了。

    似乎天地之间,一切都在掌握,这个小小山谷,有什么威胁,什么是蛇形兽走,什么是真正的危险,不需要看,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了。

    对体锤炼到极致以后,历经这样的重压之后,惟功终于踏出了这一步,成为真正进入武道之门的强者。

    “哎哟,你这小子,还不过来扶老子。”

    “果然是你,马老头!”

    惟功两眼一亮,双足在乱足间自如的走着,在白天时,他在这山谷还举步维坚,在这几乎是一团漆黑的夜里,此时却已经是如行走在官道坦途中一般自如了。

    在五十步外,果然是马芳,一片昏暗之中,豹眼环腮,须发皆白的老头子很欣慰的笑着,只是神色间还是有点狼狈……他的右腿被惟功一箭穿了,此时不得不扶着一颗老树才能站着,这使得他不能摆出仙风道骨的样子,有损于他的整体形象。

    惟功到了,先用剪刀将箭杆剪掉,再以钳子将箭头夹出,好在两人用的都是轻箭,如果用的是重箭,甚至是破甲锥的话,老马这腿就真的废了。

    “好小子啊……”

    在惟功做这些事的时候,马芳就这么站着,连一声哼声也没发出来,等上好伤药,包扎好了,他才吐出一口浊气,对着惟功道:“老子还以为最少得三天才能你领悟箭道,没想到你一天一夜就悟了,他娘的,比老子还厉害的多了。”

    “老头,我现在已经明白你的做法和用意了。”

    惟功收拾好残局,两手抱着膝,坐在地上,神采奕奕的道:“白天这么压着我追,使我感觉危险,不能还击,使我压抑,憋着一股劲。晚上来偷袭,使我警醒,在危险之中,才能领悟到用箭的真决。”

    “他娘的,你小子是不是妖怪?”

    马芳真的吓坏了,他可是真正的边民,在汉唐时,打仗用的都是他这样边郡的良家子,上马能骑,开弓能,汉人用这样的边郡良家子组成铁骑,最终勒石燕然,天下无人能敌。

    他在边境成长,又在蒙古草原当了好些年的奴隶,猎,打仗,剿马匪,硬是自己练出一无敌的功夫,眼前这小子,虽说在山村里生活过几年,但这五年可是一直在京城,在英国公府这样的地方生活,居然有这样的悟,实在是太可怕了。

    “嘿嘿,我当然不是妖怪。”惟功欣然道:“总之多谢你了,马老头。”

    “哼,你这称呼进了城给我老实改掉。”

    “那是自然。我可不想被人说不尊长者。”

    马芳闷哼一声,也是自己找了个大石躺下,他这一次算亏大了。在兵部算是承了惟功一个小小的人,以教导箭术算是回报,当然,更多的是对惟功的欣赏。

    不料这小子已经近乎于妖,不仅一天一夜就悟了道,还顺手给了自己一箭。

    不过老头子也真没有太抱怨什么,这些年来,他过的有些委屈自己,心里有一股郁郁不平之气,最要紧的,还是朝廷接受互市之后,大同和宣府一带渐渐太平,地方上的文官和世家与晋商勾结,渐渐凌驾于军镇之上,他这样的镇边大帅,在俺答年年犯边时还算个人物,一旦太平下来,子就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

    心结难开,加上年纪老迈,这个老将已经渐渐没有什么雄心壮志,这一次来京之后,就是打算相机请辞了。

    他的长子马栋已经是都督同知,几年之后就能接任总兵,最少也是副总兵,马家后续有人,老头子感觉自己尽到了职守,今与惟功这一番竟逐,居然将心中一团死灰的老头子又激出了雄心壮志,看着惟功,马芳十足霸气的道:“过几年到宣府来吧,老头子不仅教你术之道,还要带你学习骑兵做战之道,用北虏首级,成就你小子的一功业!”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