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箭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马芳征了一征,他是真没有想到,惟功居在就是这家商行的主人。

    当时的资讯还真是够不上发达,除了人言之外,就是邸报,塘报等官方的信息来源,前者语焉不详,以讹传讹的多,不能尽信,马芳是听人说起来过这顺字行是哪一家大府的少年子弟开办的,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就是眼前这个少年便是顺字行的东主。

    惟功在英国府的尴尬境遇,马芳倒是多少知道一些,这下一来,顺字行开设不易,更是十分明显的事。

    老头儿在马上连连点头,对着惟功夸赞道:“了不起,真是了不起!”

    “将来若是能转运军粮到宣府,大同,还望马帅照应。”

    “边镇最缺的就是军粮,还有盐,茶,你有这些好货,只管运来。”

    “呵呵,如此便算说定了。”

    马芳心中暗暗称奇,九边当然不论哪里都缺粮,只是辽镇稍好一些,榆林和甘肃几个西北方向的军镇,缺粮最为严重,大同和宣府也缺粮,蓟镇稍好一些。但不论如何,九边的粮食都是从内地补充,不然的话,无法自给,但军粮问题错踪复杂,马芳不觉得惟功在京城经商成功就代表能插手到边镇的军粮供给之中,所以他的回答只是大刺刺的范范而答,并不能算是认真的承诺。

    这时候小冰河时期已经初显端倪,最少在北方已经显现出苗头来,再过十几二十年后形将更加严重,而国朝的开中法已经败坏,盐商运粮到边镇,用运粮的凭证领取盐引,然后凭盐引出盐,这是一个良法,但经不起权贵和太监们的败坏,他们什么事也不需要做,只要向皇帝求恳一番,几千上万引的盐引就赐下来了,还有茶引也是如此,除了得引容易外,他们也不需要排队,反正肯定排在普通的盐商前头,这导致不少有盐的盐商就是领不到盐,盐引在手也是无用。开中法一坏,边镇军粮就告急,粮价急速上涨,北京的粮价一直稳定在四钱银子一石,而在榆林,最少也是六七钱到一两银子,遇到荒年三四两一石也不稀奇,在辽东最困难的崇祯年间,敌我双方的粮价都涨到十两以上。

    不论是万历,天启,崇祯,粮食是肯定大受边镇将士的欢迎。除此之外,缺盐的要盐,茶是每个军镇都有需求,最少拿去和蒙古人换军马是很好的物资。

    惟一的问题,就在于沿途道路难行,还有天气,盗匪,关卡等诸多的因素,当然,大粮商对边镇粮食贸易的垄断也是重要原因。

    现在山西晋商的大粮商已经崭露头角,范家,卞家已经是拥资百万到千万的巨商,他们才是深海巨鲨。

    “到时候再说。”惟功呵呵一笑,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

    他和马芳绕过人群最密集的地方,也是没有注意,有一些灰色大汉,眼神锐利而凶恶,就在顺字行门前来回的张望着。

    ……

    从城门出去,只有开头几里有村落人家,奔驰出十余里地后,就是绵延不绝的香山山脉。

    “惟功,我们来做一场追逐的游戏。”

    出得城外,马芳突然变了个人,从马侧撒袋中取出一柄做工精良的骑弓,比起一般的骑弓显的长大许多,惟功在术上已经入门,一眼便看出这是一柄五石强弓。

    步弓五石就已经了不起了,骑弓五石,以马芳现在的年纪和体力,可想而知,年轻时候是多么神勇难敌。

    “用轻箭,就在这山中,你先走百步,然后你逃我追,如何?”

    “屈去箭头么?”

    “你可以不屈。”

    “好,就依马帅。”

    “我不会留手,惟功,你若中途害怕,只要丢弃骑弓,便可叫我收手了。”

    “马帅,我不会丢弃手中的骑弓……绝不会!”

    惟功秉底子是十分傲气的,马芳提出来的这种法子,令得他生起争胜之心。

    老实说,这两年来,边的少年,还有军中的最骁勇的百户官,都已经不在他的话下。就算现在和吴惟贤放对,惟功也未必会输。

    最少,在术上,他有极强的天赋,他有信心,教授自己骑之法的吴惟贤,现在已经不是自己的对手了。

    眼前这位老帅虽强,也未必能叫自己弃械投降!

    看到马芳下马,惟功亦是跳下马来,来兴儿和马府的伴当们上前来,将马牵住。

    “在此等候便是。”惟功亦取出自己撒袋中的短弓,并取了一袋轻箭,随携带。

    “好弓!”

    马芳眼前一亮,仔细端详了一下惟功手中的猎弓,笑道:“北虏贵人的猎鹰弓,好东西。”

    在这方面,谁也没有办法和这个从草原上逃回来,一生都在和蒙古人做战的大帅一争长短,惟功只默默一点头,便是手持短弓,纵往山脉深处而去。

    “一百步,好了。”

    惟功这样的手,一百步距离不过是眼皮一眨的功夫,马芳肃立原地,等惟功走到百步前后时,这个老将亦是大步前行,追赶起来。

    他的步伐似乎更快,而且比起惟功带着桩功功法的步伐来,马芳的步伐更象是一只走兽,象一只灵巧的鹿,或是潜伏在草从深处,等候猎食的野狼,又或是窜跳轻灵的黄羊。

    几乎是在这个老将追赶的同时,他和惟功的距离就拉到了八十步内。

    “看箭罢。”

    几乎象是有心电感应,马芳在追赶了几十步后,手中弓箭如同变戏法一般,从背后到得前,左手持柄,右手拉满,一只轻箭搭在弦上,箭矢锋锐之处,闪烁着摄人的寒光。

    毫不犹豫,也不担心一箭死惟功似的,在搭上箭矢的同时,几乎也是没有瞄准,马芳就出箭了!

    也只乎是在同一瞬间,惟功感觉到了危险袭来!

    没来由的,他在原地就是硬生生的往下一扑!

    以他的法,几乎就是电光火石样的,人们眼前一眨,他已经从奔跑状态直接便扑倒在地上,动作之快,几乎叫人难以相信适才他还在全速奔走。

    “惟功,老夫不会留,若怕,便弃弓!”

    远远的,马芳大笑几声,却又是一箭向扑倒在地的惟功过来。

    “这老头子,是真想要我的命不成……”

    惟功已经有点狼狈了,刚刚那一箭就插在他额头前不到三寸的地方,他扑倒的稍慢一些,这箭矢就会插在他后脑勺上了!

    虽然是轻箭,距离对一般的弓手也有点儿远了,但对马芳这样水平的神手来说,这点距离根本不是问题,几乎是抬手一箭就在要害处,而以他五石弓的劲力,百步之内,几乎是中就必杀。

    惟功在此时终于是感觉到了磅礴如海的压力。

    后的这个老头,就是猎人,而自己在此时此刻,已经成为了他的猎物。

    第二箭又是精准无比,而且两箭之间几乎没有间隔,不论是劲力,准头,都已经入于化境的境界,抬手一箭,精准必杀!

    惟功在原地滚了几滚,以他现在的手,对危险的感觉,勉强能够闪避,但他心中明白,自己的力气肯定会比马芳先耗尽的。

    果然也是如此,马芳毫不留,十分冷酷的一箭接着一箭过来,惟功几次想以自己的弓箭还击,但始终却是没有找到机会!

    对手发箭不停,他居然是一直没有找到还手的机会!

    一次也没有!

    惟功心中的憋闷之感,简直是叫他要爆炸,心里那种痒痒的感觉已经使他快撑不住了。

    两人是从早晨出城,辰时末刻开始了这一场追逐的游戏,但一直到晚间时,马芳出二十一箭,惟功上已经几十处擦伤,上的衣袍已经烂成碎布条,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了。

    这一场追逐游戏,已经形同一场危及他命的生死博杀。

    惟功没有想到局面会变成现在这样,不过马芳好象是早就有预料,这老不死的也不知道随带了几壶箭矢,反正出二十几箭,对老头的储备似乎没有丝毫影响,临近天黑前,老头子连续三箭,将惟功从山顶入山腰,再又到山谷底处。

    这一次躲避惟功几乎就是一路滚下来的,脸上擦破了很多处,自他从山村惊变,被北虏到燕山山谷中躲避以来,还真是从未遇到如此狼狈的局面。

    不过,越是如此,惟功心中却是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愉快感觉。

    从习武到如今,他几乎都在顺境,只有当初吴惟贤曾经教训过他几次,但很快,吴惟贤发觉惟功在拳法和刀术上进步神速,在这厮离开京城之前,已经不大愿意和惟功放对了。

    至于术,惟功更是在两年多前就有青出于蓝的趋势了。

    在皇城宫中,他也是一直在寻找对手,还有锦衣卫,东厂,可能是这个时代的将门高手越来越少了,到目前来说,惟功已经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只有马芳这个老人,叫他从山顶又跌落下来,直落谷底。

    但惟功的心十分愉快,他知道,这一次虽然跌到谷底,但只要自己不放弃,继续攀登,那么再上的,就是更高的一座大山!

    躺在碎石上,顾不得自己底是碎石嶙峋,惟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