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大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东主,有不少人骑马冲过来了。”

    王乐亭是少年中最善的,术仅在惟功之下,他是天生的明视,两眼视力远在常人之上,众人还在很开心的割食黄羊时,他第一个发觉了有隐约的烟尘,等所有人站起观察之后,隔了好一会儿,才果然发觉有大量的烟尘腾空而起。

    张用诚皱眉道:“京畿地方,谁这么大胆?”

    通州的重要,仅在京城本之下,大量的仓储都在这里,没有通州仓储的粮食,京师根本谈不上稳定。

    张居正最近两年的改革措施,其支撑点就是有军队的支持,还有通州仓库里两千万石的粮食,有兵有粮,心中才不慌。

    这样的要紧地方,普通的官员和武将根本不敢在这里放肆,万一被弹劾一本,罪责不轻。

    待这些骑士稍近一些,王乐亭看到旗号,便道:“是打着顺天巡抚的三军司命的军门旗。”

    “原来是顺天巡抚张梦鲤来了。”

    张惟功霍然起,笑道:“有闹瞧了!”

    过不多时,果见大股骑士蜂拥而至,足有四五十骑。其中正经戴着兜鏊,穿着对襟罩甲,手持各式兵器的军将有二十余人,穿着盘领吏服的吏员有十余人,当中一人则是乌纱帽,大红袍,三品补服,黑色官靴,纵马奔驰时,众人都以此人为核心,看起来着实威风,这驿站附近人烟稠密,一看到如此的景像,都是闪避不迭。

    待驰近驿站时,二十多官兵四散开来,以十余步为拉开的距离,将驿站团团围住。

    巡抚张梦鲤没有下马,只是在马上冷然看着驿馆的大门,面露冷酷神色。

    在他边,有三四个穿着儒衫的从人也没有下马,策马在巡抚四周,低声谈笑着。这几人应当是巡抚聘请的私人幕僚,一般都有秀才或举人的份,熟习公文律例,协助巡抚开展公务,巡抚是差遣官,朝廷不配给属官,但巡抚和巡按都不是三头六臂,时间久了,就形成这么一规矩,自己花钱雇佣幕僚随员,越是繁难冲剧的治地,雇佣的幕僚就越多,分为书启、刑名、钱谷、礼仪、儒学等各个方面,私人聘请,并没有官,无制度约束,朝廷对这种幕僚的约束力就小的多,明清的很多官场陋规,还有肮脏的交易,都是和这些出江浙一带的幕客有关。

    那些吏人,则是持铁尺,锁具,直冲到驿站之内,很快,里头就传来一阵高亢的叫骂声响。

    这样的威风杀气,令得普通的百姓有大开眼界之感,张惟功却是摇了摇头,笑道:“张公也是真难得逮到机会威风一把啊,不过排场还是太小了。”

    确实也是如他所说,巡抚这官上马治军,下马理民,和总督在职责范围上只是一个偏军事一个偏民政,但当地方不太平时,巡抚一样有自己的标营,一样有督管众将打仗的权力,一般的巡抚,都会加提督军务的字样,再加佥都御史,有弹劾任免权,治政之权,军权,是正经的封疆大吏。

    但这只是对别的巡抚而言,象张梦鲤的这个顺天巡抚就相对苦了,顺天府的治理范围就是京城和四周一小块地方,要么是军事要地,要么是皇陵所在,军队是京营,归都督府和勋臣、太监直领,京中政务是大兴和宛平两县,治安是五城兵马司和锦衣卫,皇城和宫城防备是上二十六卫的军,里外里都没有他什么事儿。至于蓟镇和宣大的军队是戚继光的主场,张巡抚碰也别想碰。

    今前来,若是换了勋阳巡抚,最少是三百骑兵加上几百随员,王巡抚这个排场,实在真是太小了。

    他们在这边说笑,张梦鲤那边也是有人看过来,这一群少年个个气宇不凡,围坐烤羊,边还有弓箭和刀剑,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人家,多半是一群小舍人出京城来玩耍,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反正惟功一群人没有住在驿站之中,也就没有人过来多事。

    里头响动声持续了两刻功夫,很快就是有大队人马被押了出来。

    那些吏员看来下手颇狠,出来的人群中,有不少人脸色青肿,看来是被饱以老拳了。这倒也并不奇怪,住驿站的肯定没有平头百姓,就算是跟班也是要么是亲藩勋贵的家人,要么就是文武百官的长随,哪有几个脾气好的,三句不对,自然就动手打了起来。

    打头的居然是一个穿红袍的四品以上的文官,一脸的气急败坏,大步流星的向外走着。

    一看到逮了一个高品文臣,张梦鲤的脸上都有不可思议的神,最近三令五申,没有公务和正规的勘合,违者必定严查,这样的严令之下仍然有人往刀口上撞,真是太蠢了。

    文官的乌纱形式和武官稍有不同,补服也不同,四品以上穿大红官服,料子也是丝制或使用纱、罗、丝等名贵的料子,所以无论如何,那个气急败坏出来的官员肯定是一个四品高官无疑。

    “张大人,真是好威风啊!”

    “原来是赵大人啊。”

    稍稍靠近一些之后,驿馆出来的那个官员先打招呼,张梦鲤一看,原来是苑马寺卿赵久光,山西人,自然是晋党成员,当下有点头疼,却也只得下马拱手致礼。

    两人同为四品,张梦鲤是巡抚,赵久光却是京卿,只是苑马寺卿不如光禄寺,更不如大理寺,算是京卿中的杂流,两人的地位算是相当。

    在赵久光后,又是十余名穿着官袍的官员,大红袍是没有,但全部是青袍,都是七品以上的官员,张梦鲤粗粗一看,便是认得其中三四人,全部是州县正印官,是前来京师转迁朝觐来的。

    这一次一网捞上来不少大鱼,最近严查驿传,各地都是成绩斐然,而张梦鲤这里却因为是靠近京师,他一直不敢下手,前天听说张阁老因此对他十分不满,张梦鲤感觉惶恐,今前来潞河驿也是破釜沉舟,迫不得已。

    如果不是把赵久光这条大鱼捞出来了,今天的行动就堪称完美了。

    张梦鲤沉吟之时,赵久光却是气势汹汹道:“张大人,学生回山东岳父家探视亲族,销假回京,住在这里一晚上也不可以?”

    其实他带着的家仆随员有二十多人,加上妻子亲族跟来一起混饭吃的也有十几人,三四十人住了大半个跨院,人吃马嚼还要驿站提供明天入京的轿子和马车,所费当然很大,不过为四品京卿,赵久光自己是觉得这一点小事不算什么。

    “这个……”张梦鲤苦笑道:“学生前来此处,亦非是自寻事非,实在是张阁老有严令,非公务者,或是伪造勘合者,一律拿办查问,这叫学生怎么是好呢。”

    赵久光冷然道:“学生的勘合虽不是兵部发出,但在此地暂住一晚,却是事前在信中就禀报过凤磐公的!”

    凤磐公就是新入阁不久的张四维,晋党领袖,赵久光拿张四维当挡箭牌显然也是深思熟虑过的,张梦鲤再嚣张,总不能去和张四维这个阁老对质吧?

    眼看事有了松动,一群被看管着的州县官也动起来,在他们后,还有几十个普通的士绅和一些长随仆役模样的,他们没有勘合,持的是火牌,也是一样被看管起来了。

    这些人全都不是善类,原本看到是顺天巡抚亲至,他们不敢闹事,但有赵久光顶住了张梦鲤,他们的表就松动起来,嘴上也开始嘀嘀咕咕的说话。

    “用诚,换了你是张军门,你怎么办?”

    “如果我是巡抚,我不会这么鲁莽行事,在赶来之前,会派心腹幕僚来了解一下驿馆中住着的都是什么人,尽可能打听清楚,然后再相机行事。”

    张用诚笑道:“到现在这般田地,我也没办法了。”

    王国峰笑道:“用诚哥,连你也没法子,看来张军门这一次要么硬着头皮强上,要么就只能灰溜溜走人,硬上就得罪人,走人自己丢人,唉,我都替他难堪呢。”

    惟功也是一笑,却问道:“张梦鲤是什么背景?”

    “没有什么很强的背景,嘉靖三十五年丙辰科同进士,同榜状元诸大绶,榜眼陶大临……”

    张用诚在这方面博闻强记,朝中重要的官员,履历几乎一清二楚。

    在大明,记官员在何处任何职是没有太大意义的,记科名记籍贯,这才是切中要害,一个官员能否成为大员,同乡中有没有重要的奥援很重要,更重要的就是座师和同年中有没有特别风光和得力的。

    丙辰科距今好几十年,当年的状元诸大绶和榜眼陶大临都已经离世,同榜之中也没有什么重臣和名臣,座师肯定不必提了,同榜的同年没有力量,又没有巴结上现在的重臣,就属于比较孤立无援的那种了。

    惟功笑笑,道:“嘉靖丙辰科……状元不姓沈,叫沈默吗?”

    张用诚想了想,很肯定的道:“没有这个人。”

    “哈哈,用诚你真的很下心思呢,我只是聊以相试耳!”

    惟功又笑道:“他官声怎么样?”

    “很好,传闻中是为人方正的很,不畏权贵……”

    “最少可以证明一点,他没巴结上张阁老啊……”

    事实也确是如此,张梦鲤如果真的是张居正的私人,今天就理直气壮,管你是不是张四维的心腹,未必张四维还敢和张居正对质?

    此时的为难,正是没有背景官员在遭遇难题时的普遍境遇啊,简单来说,就是撞上铁板了……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