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入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淡墨青衫 书名:调教大明
    “当你疲惫时,想到骑马奔腾,头顶是蓝天白云,脚下是青草茵茵,什么疲惫都没有了。”

    吴惟贤在一边继续指点着惟功,在他眼前,惟功小小的体轻微的一起一伏,整个形,已经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感觉,就如飞鸟掠过从林,鱼儿在水面上游弋,一切都是那么的生动,自然。

    他的心中,确有不胜震惊之感。

    这样的悟,确实非同一般。

    “就这么练吧,拉弓长力气一如往常,我们两个月后再见。”

    吴惟贤拍拍股就走人了,张元功这个未来公爵亲自求他,也就使得他来了这么半天,不过张惟功一点儿怨言也没有……吴惟贤教给他的桩功之法,实在是太神妙了!

    师傅引进门,修行在各人,吴惟贤已经将他引入这么一条大道上来,有多大成就,还是得看他自己了。

    ……

    其后月余时间,张惟功每就是勤练桩功,没有一天停止过。

    以前练桩,虽然感觉体渐渐变强,但收桩之后,全发麻,特别是关节地方,感觉都是有点疼痛难忍之感。

    用吴惟贤的话说,张惟功照原本的办法苦练下去,非得伤了筋骨不可!

    “练功是要越练越轻省,越练越有力气,越练子越好。要是把子练伤了,那就不如不练。”当是时,吴惟贤是这样的说法,事后也是证明十分有道理。

    每天收了桩功之后,张惟功都是感觉自己上有用不完的劲力,不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是前所未有的充沛!

    甚至是晚上睡觉,亦是前所未有的香甜。

    十余天后,惟功已经是每天早晚都练习桩功,甚至是走路,吃饭,说话,都是无时无刻不再摆着架式。

    七叔七婶开始见到他这般模样,深为骇怪,都以为他撞了邪,后来才慢慢接受这种新奇的练法。

    他们所居的小院,十分清净,虽然有南街外的市井之声传进来,但是由于惟功的特殊份使得府中上下很少有人来打搅,惟功走火入魔一样的练功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乐得清静。

    这样练法,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惟功感觉自己的体能已经有了显著的变化。

    他的呼吸,越来越深密绵长,通过桩功,他不仅能更好的控制自己的体和蕴藏劲力,甚至还改变了自己的睡眠和呼吸!

    在年前,他拉弓练力还不到一石,短短时间过后,他已经能拉开一石半的硬弓,也能连续拉开百次以上!

    蒙古人的马上骑弓,劲力不过一石,寻常人用的步弓,也就是两石到三石,能拉四五石弓的,都是万中无一的强手了。

    以惟功的爆发力,三石强弓已经能拉开,而他不过七岁!

    他的劲力,反应,肌,甚至是刀术,都是在不停的突飞猛进着!甚至,短短时间,他的形又高出不少,光是看个头,已经象十三四岁接近成人的少年了,肩膀宽而厚实,两手布满老茧,两眼炯炯有神,一举手一投足,都是蕴藏着无穷的劲力。

    这一切,都是在悄然发生着变化,除了最亲近的七叔七婶外,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

    ……

    正月底的一天清晨,在惟功苦练的时候,向来清静的小院却是凭空闹起来。

    先是张贵这个大管家带着一群副手,并几十个门上的外院的小厮跑来,一路上各院的院门大开,动静之大,真真是鸡飞狗走。

    到得近前,张贵罕有的对惟功行了一礼,急道:“宫里来了公公传旨,已经到大门口了,说是宣五哥儿你进宫,现在太爷和大老爷二老爷都已经在换衣服准备接旨,哥儿你也赶紧换衣服预备过去接旨。”

    七叔七婶都是闻信赶出来,听到这话后,张元芳皱眉道:“看来是正旦那的事有结果了,惟功,赶紧换衣服吧。”

    七婶已经进了房门,将惟功那一官袍和梁冠都取了出来,惟功也是不敢怠慢,急速将练功的劲装换下,穿着冠服出来。

    没换之前,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一官袍在上,果然也凭空添了几分神采和尊严出来。

    人群之中,惟功瞧着一个熟悉的影,却是将他从山村带出来的杨达,瞧杨达戴着顶饰兔毛的大帽,一服饰也很光鲜,想来立了一功之后,地位也是水涨船高了。

    瞧着惟功的眼神,杨达有点儿畏畏缩缩,不知怎地,看到惟功的眼神,他心头突地一跳,竟是有点儿紧张。

    “哥儿快点吧,别叫太爷他们等急了。”

    国公府里接旨倒是常有的事,大管家张贵十分熟知流程,见惟功有点儿拖沓,不出声催促。

    惟功没有理他,转对一样换了冠服的七叔道:“七叔请。”

    “走吧。”

    张元芳呵呵一笑,带头先走,惟功落后他半个位,叔侄二人,昂然而行。

    到府邸最大的七楹五开间的公府正堂前时,整个国公府够资格的人都已经站在堂前的空地上了。

    在南边,二门,仪门,正门,全部畅开着,府中的管家执事和男仆小厮百余人,一路排开,站在道路和门首两边,全部垂手侍立着。

    看到惟功过来,对此事十分不耐烦的张溶冷哼一声,眼神扫视他时,毫无半分感。

    对这个血脉上的祖父,惟功也没有一点敬意,只是按照礼节,在张溶前行了一礼。

    张溶没有出声,张元功对惟功和声道:“天使已经快到了,一会儿你只管听着,等我们说话时,你跟着一起照样说一次就行了。”

    “大哥对你这侄儿还真上心。”张元德面露讥讽的笑容,笑道:“咱们英国公府一年不知道接多少次旨,惟贤也接过两道旨了,也不见大哥这么着意。”

    “惟贤的旨意不过是照例,小五这一次可是特旨,提点他当然更稳妥。”

    张元德一时语塞,看向惟功时,眼中却是深深的猜忌愤恨。

    把这小子找回来是将未来不可预知的危险提前排除,从过继这件事来看,张元德这事自然是做对了。

    可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闹出这么大动静,现在宫中都有特旨过来,谁知道是什么事?难道他能咸鱼翻

    “早知道当初就该叫杨达几个将他暗中处置了,这样一了百了,现在就没有这么多烦心的事了。”

    一念及此,张元德目露凶光,在他一边的张惟贤看的真切,连忙轻咳了几声。

    “父亲,现在不是想事的时候……”

    “嗯,为父知道。”

    对这个儿子,张元德十分满意,行事缜密,相貌英俊,行事潇洒,在勋戚子弟中名声十分响亮,上次他见着成国公朱希忠时,成国公对张惟贤极尽赞赏,其余各家勋戚也赞誉有加。

    张元德暗下决心,绝不会叫张惟功威胁到自己儿子的地位!

    就在此时,外头传来马蹄声响,众人都是伸头去看,过不多时,一个穿着五品服饰的少监打扮的内使在前,手捧诏旨在门前下马,大步前前,在他后,是四个小内使,亦步亦趋,跟随在后。

    “皇上有旨。”

    到得近前,内使便大声宣谕,张溶等人连忙跪下,府中有品级的男子有二十余人,此时也是一同跪下。

    “皇上谕英国公并府中上下人等:我自继位至今,每读书学经不缀,内阁大学士并翰林学士每等尽心教习,每辛苦,言说不尽。今继大位已经三年,宫中诸太监并勋戚多有进马,然我素未习骑,不能勾得骑乘,今见散骑常侍张惟功少年英敏,体强健,骑功夫俱佳,我强健体,当得品纯良的勋旧子弟陪侍,他这官正好当在御前伺候,就着张惟功每隔三入宫一次,伴我习骑之术,每骑乘完了,再回家休息,若安心奉差,将来有赏赐与他,汝等也奉敕勿怠!中书舍人不必将这旨润饰,就着人写了送去,钦此!”

    听着这般圣旨,张惟功趴在地上,差点儿笑出声来。

    不过看左右各人都并没有什么表,只有七叔趴在边近前,脸上显露笑容,看来这事虽有,也不是常常。

    原来明朝皇帝的圣旨,口语话的很多,当年朱元璋和朱棣爷儿俩,口语圣旨就不少,圣旨里以“俺”自称的,实在不少。今这一道旨,明显听的出小皇帝颇为兴奋,所以叫中书舍人不必润饰,就这么口语传旨了。

    也是对英国公这样的勋旧人家不大讲究,换了别的人家,恐怕就不能这么随意了。

    就算是英国公府,接到皇帝这样亲的口语圣旨的事,怕也不多。

    “臣等谨遵圣谕……”

    张溶老脸上毫无表,他这个孙子,私子而出,在外多年,他对惟功毫无感,甚至觉得碍事。

    而且长子元功和次子元德间,他更喜欢元德,对张惟贤也十分疼

    种种原因之下,张溶对这明显给英国公长脸的旨意,也不大喜欢,只是这旨意却也是非接不可的。

    “恭喜老国公,恭喜大爷二爷,也恭喜贵府五哥。”

    这少监是张府的老熟人了,上前恭喜了张溶等人之后,拿了十两银子贽敬,脸上笑容更盛,回首对惟功笑道:“打今算,二月二龙抬头那天进宫,这是入宫的金牌,五哥儿你要小心保管,不可遗失,也不能借人。”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大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