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兄弟战争

    第一个发现少年的人不是绘麻,而是朝奈侑介。不过侑介能够第一时间发现伊格尼兹跟了过来也不是因为什么心有灵犀一点通,纯粹是被少年怨念满载的黑色视线看得浑恶寒,一边鸡皮疙瘩一边来回张望的时候发现了周黑气缭绕不散的金发少年。察觉到了侑介的异样之后,跟着侑介视线看了过去的绘麻自然也发现了跟着过来的弟弟。和心虚尴尬见着伊格尼兹就不知道该说什么话的侑介不同,绘麻见到随着而来的尼兹以后心一下子就雀跃了起来。“尼兹——”绘麻冲着少年的方向挥了挥手,“你怎么跟过来了,是有什么事找我吗?”完全被忽略掉了的苦侑介叹息着捂住了脸,虽然伊格尼兹来找他的可能很低,但是绘麻你就这么直接把他忽略掉了真的好吗真的好吗好吗!#每次那个金毛出现以后我的存在感都降低得跟阿卡林一样了#眼里只有弟弟的绘麻完全看不见我的存在,这到底该如何谈恋qaq发现自己的高级隐术竟然被二人破去之后,少年小声嘁了一声,显然是被人发现了而有些不爽的样子。不过这么一来好歹是打断了二人之间如胶似漆(误)耳鬃厮磨(大误)的约会,也算是有所收获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少年侧过头去,撇着嘴说道,“就是又有一大堆雄回来了,我看雅臣像是在找你们的样子,就跟着一起出来找了。”听见了少年的话之后,绘麻稍有些惊讶地捂住了嘴,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发现自己竟然和侑介一起独处了半个多小时都没察觉。绘麻一边感慨着谈论自家弟弟的时间总是过去得那么快,一边微笑着对侑介说道:“一不注意就拉着你啰啰嗦嗦地说了这么久,耽误了侑介君的时间还真是对不起了呢……既然雅臣大哥也像是在找我们的样子,那我和尼兹还是先过去了吧。”不,这才半个小时而已啊!我完全还没和你待够啊!已经快被悲催和苦两个属不走了的侑介在心中内牛满面,很想对着绘麻伸出神の尔康手来挽留绘麻让她不要走。但可惜的是,外表看起来酷酷的像个不良少年一样的红毛侑介是个名副其实的闷,就像他暗恋了绘麻很久,却连说都不敢说出来一样,这会要让他找借口去留着绘麻继续独处什么的……臣妾做不到啊!于是内心中疯狂呐喊着让绘麻别走的侑介只能回以僵硬笑容,像是被人揍了一拳一般有气无力地对绘麻说道:“既然雅臣哥在找你们,那你们就先过去吧……”卧槽我这是说的什么话啊!怂成这样真的大丈夫吗!心中早已经迎风泪流泪千行的侑介在口不对心地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绘麻高兴的牵起了伊格尼兹的手,然后两人欢欢乐乐地朝着客厅的方向走了回去。独自站在花园中流泪,正准备去厕所里面哭一会的侑介突然呆住了,因为他察觉到了一道破坏力极强的杀人视线直戳戳地了过来,其中蕴含着简直快要实体化了的森寒杀气。浑僵硬的侑介木楞木楞地朝着杀气袭来的方向看过去,却看见了金发少年破天荒了的笑眯眯表。但是这个笑容里面……有妖气!“啊拉,刚才忘记说了,等晚一点的时候我找你有点事哦。”伊格尼兹完美地将喜逐颜开的表与咬牙切齿的语调融合了起来,对着战战兢兢的侑介笑道,“吃过晚饭之后,请在房间里面好好恭候我的大驾呢……”“侑介、尼桑——”虽然少年说话的时候一直是隐约现出酒窝的笑容表,但是被少年刻意拖长了的尾音却怎么听都是充满了恨之入骨的味道。这让从知道少年是绘麻弟弟起就一直在胆战心惊的侑介同学,很想表示鸭梨山大他吃不下……#我天天在绘麻面前那么吊,最终还是被尼兹知道了!##经常被我说坏话的弟弟,表示要来我房间和我聊聊人参tot##这是一个充分印证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悲伤故事_(:3∠)_#已经默默为自己点满了一地蜡烛的侑介迎着少年杀人般的锐利视线,只能一边吞着口水一边面如菜色地僵硬点了下头,然后跟个木头人似的回答道:“好,我知道了……”一句短短的‘我知道了’,道出了多少数之不尽的心酸与悲切!此刻的侑介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所有的幸运e所有的苦所有的悲催所有的枪兵都在这一刻灵魂附体!看着少年面带满意的笑容转了过去,已经陷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心态了的侑介已经开始考虑,晚饭是不是该多吃一点当个饱死鬼上路了……*****虽然来找二人的理由只是少年随口说出的借口,但是雅臣正在找绘麻这件事却也是真的。所以当绘麻和尼兹一起回到客厅之后,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人露出笑容了的雅臣也是由衷地松了一口气。“看到你追着侑介出去了那么久,我还真有些担心呢。”如是说着的雅臣走了过来,非常自然地在绘麻的头上揉了揉,就像是个称职体贴的温柔大哥一样。对于一直以姐姐这一照顾者份而自居的绘麻来说,这样被兄长关怀着的陌生感觉让她无措之余又有些羞涩欣喜。兄弟这种家人……真好啊。虽然雅臣和绘麻之间只是不带男女感的单纯家人关系,但是看着这一切的少年仍然生出了一股邪火。即使没有任务失败的威胁在,少年看着双人之间亲密的氛围也是非常非常地不乐意。就像是,有什么原本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珍宝,突然被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强盗给抢走了一样。在享受着来自绘麻宠的同时,充当着被照顾者角色的少年,也渐渐将绘麻放到了与其他人不一样的地位上。之前伊格尼兹会对椿表现出那么显而易见的厌恶绪,除了对银色毛发的习惯反感以外,椿拥抱绘麻的那个动作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呢。即使是又傲又中二的少年,也是存在着吃醋这种绪的。当然,大阿尔法杰洛卿本人绝对不会承认这种听起来就很lo的事实就是了。于是很不爽很不爽的少年上前一把拨开了雅臣抚在绘麻头上的手掌,然后语气生硬地问道:“你找我们到底有什么事?”骤然被少年挥开右手了的雅臣稍有些惊讶,显然也没想到自己揉揉绘麻头发的行为会引来少年如此过激的反应。不过雅臣作为儿科医生,自然是见过了这种独占**作祟的小孩子心理,也不会跟少年计较什么就是了。雅臣跟想要替少年道歉的绘麻摆摆手,示意了下自己并不在意以后,才挂着温和的笑容对少年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呢,就是有不少兄弟刚才也回来了,所以想给你还有绘麻介绍一下。”“不过说起来……尼兹你的姐控属还真是厉害,让我都不由得有些羡慕绘麻了呢。”雅臣故作叹息状,“要是以后尼兹能像喜欢姐姐一样喜欢我这个大哥的话,那我就太幸福了。”突然被雅臣识破了姐控属的少年瞬间涨红了脸,磕磕巴巴老久之后才憋出一句话来——“才、才不是姐控呢!你才姐控,你全家都姐控!”" border="0" class="imagecontent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搞基是为了毁灭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