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兄弟战争

    “啊拉,你就是雅臣哥说的那位新来的妹妹吗?真可~”留着斜刘海,眼角挂着一颗泪痣的银发帅哥笑眯眯地搂过了局促不安的绘麻,然后非常无节地直接抱住了正发愣的她。被银色斜刘海遮挡住了半边眼睛的男人暧昧地凑到了绘麻的耳边,以人间呢喃般的耳语念道:“欢迎回家,绘麻——这是初次见面的问候拥抱哦~”笑容轻佻的银发帅哥将满脸涨红的棕发少女拥入怀中,这便是伊格尼兹好不容易将松鼠朱利拯救出来,紧赶慢赶地跑到一楼客厅以后,所看见的场景……高涨的怒火如同岩浆一般喷涌而上,将少年眼前的世界烧灼成了愤怒的赤红色。正当战五渣少年准备愤怒地冲过去、把那只碍眼的银毛人道毁灭掉的时候,在相拥的银发男人和绘麻边,出现了一个同样留着斜刘海长着泪痣的黑发男人。刘海方向刚好与银毛相反的黑发男人走到银毛边,用看起来就很疼的力道狠狠直捣银毛的肚子,让刚才还在抱着绘麻嬉皮笑脸的银毛顿时跪了,一张笑脸皱成了苦瓜脸,龇牙咧嘴地捂着肚子蹲了下去……“梓——很过分啊!突然跑出来揍我一拳干什么!”黑发男人冷冷盯了地上的银毛一眼,说道:“因为我觉得你需要治疗,为了我不被人质疑有个精神不正常的兄弟。”不要放弃治疗?说得这家伙好像还有救一样……绘麻听见了黑发男人的话之后,在心中默默吐槽道。被银毛称为梓的黑发男人又斜眼瞥了瞥蹲在地上眼泪汪汪的银毛,把还想要反驳的银毛给瞪得不敢再说话了以后,这才转过头来一脸歉意地对绘麻说道,“你好,初次见面,请无视刚才那个笨蛋的无礼……我的名字是梓,那个笨蛋是椿。”“就是这样就是这样!长得很像对不对?!我们可是同卵双生的双胞胎哟!”刚才梓会毫无压力地下重手不是没有理由的,毕竟椿现在展示出的恢复能力也是超越人类的惊人。明明看起来是挨了不在地上蹲半天缓不过劲儿来的重拳,但是却在短短几秒之后又活蹦乱跳地站起来了!因为视线角度的原因,椿比梓和绘麻更早看到了站在绘麻后不远处对他怒目而视的金发少年,当即眼前一亮地凑了过去妄图给少年糊一个熊抱,“啊哈哈哈哈、你肯定是尼兹小弟对不对?和你姐姐绘麻一样的可,快来让我抱一个——”面对着朝自己飞扑过来的银毛男人,只见金发少年以沉着的神、冷峻的目光、矫健的动作以及风的走位,以最小的动作完美回避了银毛男人的飞扑……然后就在绘麻和梓都忍不住想要为少年行云流水的动作喝彩叫好的时候,刚才仿佛武林高手一样格浓郁的金发少年,就那么脚底一滑侧着子倒了——朝奈梓:……向绘麻:……你他喵的肯定是在逗我们!“啊拉——小心!”虽然之前椿看似气势汹汹地扑向了少年,但实际上害怕把少年撞到了的椿也只是假装很投入,实际上冲过去的时候根本没有用多大力。也正是因此,在飞扑被少年避开之后,椿还能够立刻刹住力道停止下来,然后手疾眼快地拉住了险些倒地的少年。为了将少年从失重倒向大地母亲怀抱的惯力度中拉回来,椿这一拉也是使了狠劲的,直接将朝着地面摔下去的少年拉回了自己怀里,以看起来相当暧昧的姿态将对方圈在怀中。不过椿这会显然也没意识到二人的姿势有什么不对,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刚才险些摔倒的少年上。和远处看闹没看多清楚的绘麻还有梓两人不同,距离少年很近的椿可是被刚才的况着实吓了一跳——要是真让一个脚滑没站稳的少年就这么摔下去,照这个落地趋势是会撞到脑袋的!于是惊出了一冷汗的椿在思维反应过来之前,体就本能反应地连忙伸出手去拉住了少年。直到将少年拉到自己怀里站稳了之后,椿都还停留在刚才惊魂未定的心中。银发的男人将少年抱在怀里,紧张地查看着这位新来的弟弟,确认对方没有受伤之后依然还是不放心地问道:“你没事吧?脚踝有扭伤吗?”骤然摔倒的失重感唤醒了体的本能恐惧,在倒下与地面亲密接触之前,少年就已经闭上了眼睛。但是出乎少年意料之外的是,想象之中体与冷硬地板相接的疼痛并没有出现,他反而还像是被人拉了起来抱住了一样。同样惊魂未定的少年还没从自己摔倒了的这个意外中回过味来,就听见一个非常好听的男声在自己耳边急切问道:“你没事吧?脚踝有扭伤吗?”在伊格尼兹再度睁开眼之后,第一眼所看见的,就是一脸不安焦急的椿……然后发现自己正被对方抱在怀里的少年瞬间羞红了脸,之前还能勉强维持着平静的心潮忽地炸开,一阵阵惊涛骇浪一般的复杂绪狂涌而来,根本分不清到底是慌张还是羞赧。之前堆积在少年腔之中的惧怕和惶恐一瞬间全部爆发了出来,好似滚烫的岩浆逆流进了四肢百骸,不止让少年从自己差点摔倒了的事实中吓得满脸煞白,更是觉得整个人都像被扔进了火炉里一样不自在,仿佛渴水的小鱼一样在男人怀里挣扎扭动了起来。然后紧张抱着少年的男人被少年来回磨蹭的动作擦到了敏感部位,被无意识挑逗自己的少年蹭出了高能反应来,被瞬间燃起j□j支配了神智的男人俯下|子,在少年的耳边留下了一句低沉压抑的呢喃,“你这个小妖精……”↑卧槽,你以为这可能吗!那个磨人的小妖精是谁啊!和吾王尼兹根本不是一个画风啊!事实上,在伊格尼兹再度睁开眼之后,第一眼所看见的不是椿明显带着关切的表,而是对方那一头在黑夜中都能亮瞎五十米开外钛合金狗眼的闪亮银毛!“滚开!该死的银毛!”被自己生平最厌恶的银毛近距离刺激到,少年的怒气槽瞬间暴涨到了max,愣是把只有五的渣战斗力发挥出了‘我要打十个!’的超常表现。只见他一把推开了错愕的银毛男人,然后一记扫堂腿把男人绊倒,对着任何雄都无比脆弱的重点部位,狠狠地踹了一脚——少年咬牙切齿地怒吼道:“银毛都得死!”" border="0" class="imagecontent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搞基是为了毁灭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