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兄弟战争

    “尼兹,你现在还没有睡觉吗?”伴随着一阵敲门声的响起,女孩子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躺在上睁着眼睛望天花板的少年翻了个白眼,把之前掀开在一边的被子罩到头上,翻滚进了被窝里面以后瓮声瓮气地说道:“没睡觉!有事吗。”

    门口的女声顿了顿,片刻之后又响起来了迟疑的问话:“我可以进来吗?总觉得有些话还是得和你当面说说会比较好。毕竟再过不久我们就要……尼兹,你在听吗?”

    站在门口的少女迟迟没有得到门内少年的回应,在沉默中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将手握在了外侧的门把手上,对门内小声说道:“尼兹,我先进来了哦?”

    门内的少年依然没有作出任何回答,少女轻轻转动门把手,‘咔哒’一声,便将这扇门上贴着卡通人物贴纸的木门轻轻推开了。

    因为已近深夜的原因,为了不叨扰邻居,屋内的光灯全部都已经关闭了。只留下了在黑夜中散发着莹莹微光的节能小灯泡,为夜间出行提供了基础的照明。

    推门而出的少女刚一开门,就被屋内刺眼的白炽灯光芒闪得双眼一痛,连忙捂住眼睛缓和了几秒钟才算是从强光刺激中回过了劲儿来。少女轻手轻脚地在门口褪去了拖鞋,赤脚踩在木地板上走到了边,对上那一坨被被子裹成球的类人型生物叹了口气。

    “尼兹,不关灯怎么睡得着呢。”少女对任的弟弟抱怨道,然后伸手将笼在少年头上的被子扒了起来,“别把自己裹在被子里面了,会缺氧的……真是,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喜欢玩这些小时候的把戏啊。”

    亮眼的白炽灯透过被子再看见的时候,就变成温暖的橙黄色光芒了。无论谁小时候都曾经有过大开着灯光,躲在被子里面憋气的经历吧?但是到了十四五岁还会这样做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了。

    也正是因此,每次看见个子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弟弟时,绘麻都有种这小子一直都没有长大过的感觉。

    真是……从小到大都这么别扭闷得让人不省心啊。

    “绘麻姐,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

    虽然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面做出了开灯闷被子的幼稚行为,但是金发的俊美少年却是丝毫没有显露出与‘幼稚’这个词相符的气质,反倒是一副如同王者般的高傲神,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牛星王子在接见某某大臣呢。

    绘麻看着神色冰冷板着脸的弟弟,犹豫了很久之后,才问道:“我说啊……尼兹,你是对爸爸准备再结婚的事,在不高兴吗?”

    伊格尼兹闻言冷哼了一声,侧过脸去不屑地说道:“一个地球人而已,要和谁结婚跟我完全没关系!”

    “……但是,你的表可完全不是这个意思哦。”绘麻被又别扭又好玩的弟弟给逗笑了,忍俊不地说道,“看你现在的样子,完全就是个担心爸爸被人抢走了的吃醋小孩嘛。”

    话说着说着,十六岁的少女伸出手,盖在十五岁的弟弟脸上,左右一起使力轻捏着对方嫩滑的脸蛋将对方嘴角扯开作出了一个笑的表。虽然少年一直在奋力挣扎想要从对方的钳制下把脸蛋解放出来,可惜这点低段数的挣扎却被少女轻而易举地化解了。

    心满意足地捏够了自家弟弟的脸蛋之后,绘麻才感慨着说道:“尼兹都这么大了……总感觉小时候的子还像是昨天一样,尼兹小时候像白面团一样可的样子到现在都还记得清楚呢。”

    “说着老气横秋像个老太婆了一样,你也不只有十六岁吗!”很想装出一副淡定模样的少年最终还是成功被挑逗得炸毛了,从被窝里跳起来指着绘麻说道,“什么担心什么吃醋,我看惶惶不安的人明明是你才对吧!”

    说着说着,少年自己也像是确认了这才是真相一样。只见他骄傲地抬起头来双手抱于前,用自以为很犀利别人看来很蠢萌地目光盯着绘羽,恩赐一般地说道:“哼,我知道了,再过几天就要搬家了,你肯定是担心害怕的不行了对不对?所以来寻求我的帮助对不对?”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姐姐,我一天不看着都会被外面的大灰狼叼走吃掉了!”少年说话的语调渐渐变得咬牙切齿了起来,从牙缝里挤出了后半句话,“听说那边有十三个儿子?跟这种超生游击队再婚,真不知道那个笨蛋是在想些什么!”

    明明自己才是最不让人省心最需要照看的那一个,但是却又老以‘保护者’自居的金发少年着实戳中了绘麻的萌点,让她很想把自己弟弟抱在怀里好好疼一番。

    但是听见了少年咬牙切齿的后半句之后,绘麻还是叹息着摸了摸对方浅金色的柔软短发,说道:“不能这样说爸爸呢,爸爸和朝奈阿姨肯定是真心相才会准备结婚的吧……”

    “彼此都是再婚家庭,我们做儿女的应该对父母多几分体谅才是呢。爸爸一个人把我们带到这么大很辛苦了,能够找到一个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我们应该为他高兴不是吗?”

    少年被姐姐说得脸颊飞起了红晕,却又为了不让对方看见而扭过了头,尤不服输地继续辩解道:“但是那边有十三个儿子哎!十三个!听说最大的一个都超过三十岁了……让姐姐你一个未成年少女和一群雄生活在一起,那个笨蛋到底是在想什么!”

    “说什么呢!是尼兹想得太多了吧!”绘羽也被少年说得满脸涨红,脑子里面不可抑制地闪过了『兄妹**.mp4』『十三个兄弟与一个姐妹.rmvb』之类非常不和谐的东西,羞愤地瞪了少年一眼。

    绘麻狠狠捏着少年的脸,一边揉搓着一边说道:“朝奈家可是住在小公寓里面的,每个房间都有公寓门锁的,哪里有你想得那么糟糕!”

    “唔……我知道啦,不要捏了好痛。”少年被绘麻羞愤之下捏得生疼,连忙口齿不清地喊叫着让绘麻松开。听见了少年的呼痛声之后,绘麻才吓着了似的松开了手,看着少年脸上的两个红印子立刻心疼后悔了起来。

    绘麻紧张地看着少年,问道:“脸上还很疼吗?需不需要我拿袋冰水给你敷一敷?”

    “脸没事啦,只要你不继续折磨它的话……”少年心有余悸地看了看绘麻如同神灵附体一般的双手,好像在看着什么野兽一样充满了恐惧。顿了顿之后,少年还是对绘麻说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不放心姐姐……能拜托你答应我一件事吗?到了朝奈家以后,和其他兄弟保持友谊距离。”

    绘麻闻言一怔,自然而然地将这些话当成了弟弟对自己的独占作怪,只好笑地揉了揉少年的金发,“放心吧,姐姐自己有分寸的……倒是我家小尼兹这么可,我还担心你被那些突然冒出来的兄弟拐走了呢~啊,如果有那一天的话,我得有多伤心啊……”

    少年被绘麻装腔作势地表演逗得又炸毛了,掀起被子盖在她的头上,大喊道:“你才被拐走,你全家都被拐走!”

    绘麻:……我全家不还是包括你么←_←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搞基是为了毁灭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