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武士弗拉明戈

    紧张的汗水从额间滑落,悄悄渗入了眼眶之中,让羽佐间正义的视线模糊了起来。

    但是全部心神都已经灌注在了少年上的羽佐间正义,却根本没有关心这些事的闲暇。少年看不见青色血管的白皙颈侧,与横在颈上倒映着寒光的利刃已经夺走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此时紧张的心跳声与颤抖的呼吸声交织,在昏暗橙色路灯照应出的诡谲的气氛下,显得异常清晰甚至可以侧耳听见。

    羽佐间正义怎么也无法理清思路,事究竟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一步的!

    为什么他会如此碰巧地碰到后藤英德口中的在逃杀人犯?为什么伊格尼兹会悄悄跟在他后一起出来?为什么杀人犯惊慌逃窜出去的方向刚好是少年所在的地方?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利刃就横在伊格尼兹的颈侧,好似刹那之间就能带走少年的生命一样!

    压抑着极端的恐惧,羽佐间正义强作镇定地对挟持着少年的歹徒说道:“你将他先放开可以吗?我什么也不会做的……我可以当成什么都没有看见……”

    “呸,真当我这么好骗!”不眠不休逃亡了十多天的杀人犯双眼中早已经布满了血丝,长时间绷紧的神经也让他的精神状态到达了崩溃的临界点,随时都会因为外界的刺激而暴走,“你刚才在追我?认出我来了?想抓住我送给那群该死的警察?!我告诉你,别想!”

    眼看着颤抖的刀尖随着杀人犯绪激昂的动作而上下晃动,距离少年的颈侧只有厘米之距,羽佐间正义刹那有种刀尖是在自己心中上晃动戳出一道道伤痕的错觉。陷入恐慌的平面模特一时间彷徨地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只能徒劳地一次又一次拜托着杀人犯手下留人。

    “不……你先放开他可以吗?我什么都不会做的,真的,拜托你别伤害他……”

    焦急得像是锅上蚂蚁一样了的羽佐间正义在原地僵硬着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的任何一个动作都会刺激到杀人犯,让已经杀人如麻了的他再随手带走一条人命。

    『为什么我非要做什么武士弗拉明戈呢?』陷入了恐惧与懊恼中的羽佐间正义第一次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质疑,『如果我早早放弃武士弗拉明戈的话,现在尼兹根本不会遇到这种危险的吧!』

    如果他没有固执地非要将武士弗拉明戈的事继续下去的话……

    如果他听从了后藤的劝告,为了躲避杀人犯而夜晚不再出门的话……

    如果尼兹没有跟着他一起出来的话……

    如果他没有因为妄想抓住杀人犯而去追他的话……

    如果杀人犯没有刚好跑到尼兹那个方向的话……

    那少年是不是就不会陷入现在的危机了呢?

    短短的几秒时间内,羽佐间正义的脑海中就疯狂闪过了一条又一条将他压迫得快要窒息的『如果』——而着无数『如果』所指向的,正是他没有变装成武士弗拉明戈出来、少年也没有悄悄跟着他出来、更没有遭受到生命威胁的平静夜晚!

    但是,这个世界最为残酷的地方,就在于永远不会有『如果』,『如果』永远只能是无力的假设。

    不断滋生的后悔如同毒蛇一般狠狠噬咬在了羽佐间正义的心脏上,让他一遍又一遍地拷问着自己为什么非要在有杀人犯逃窜过来的危险时候出门?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后跟着他悄然而来的少年?为什么发现杀人犯之后第一反应不是报警而是不自量力地想要抓住对方?

    为什么……为什么他想抓住杀人犯的正义行动,会导致出现在少年命悬一线的况?!

    “太逊了、真是太逊了!说出这样丢人的话来,你还配自称为正义的英雄吗!”

    在羽佐间正义不断放低姿态拜托、甚至可以说是恳求着杀人犯放过少年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挟持以后一直没有开过口的少年竟然语出惊人地对羽佐间正义发出了斥责之言。

    “你不是正义的英雄吗?将恶人反派打倒,将人质解救出来不是英雄的职责吗?你现在还在傻站着干什么,赶快把这个一汗臭的咸湿大叔给我踹飞啊!”

    羽佐间正义完全没能想到,在生命受到危险明晃晃的刀子距离大动脉不过几厘米的时候,伊格尼兹竟然还能面不改色地说出天方夜谭一样的话来。

    ……是啊,这不正是特摄片里面早已经用烂了的桥段吗?穷凶极恶的歹徒挟持了人质来威胁英雄,但是正义的英雄却抓住对方的破绽漏洞一击击倒了歹徒,成功将人质纠结出来,大欢喜happyend。

    明明是梦境中几度梦见大发神威维持正义的场景,怎么真落到他上了的时候,他却只感受到了如坠冰窟浑血液都要冻结了一般的森寒呢?

    如果真的是英雄的话,这分明就是大展手的绝好机会啊……

    可惜,他不是英雄。

    再怎么用武士弗拉明戈的幻想来维持儿时至今未泯的梦境,也无法改变羽佐间正义只是一个普普通通人类青年的事实。他既没有超人的超能力,也不会奥特曼的变,发不出奇怪的线打败敌人,也用不了异能将少年从歹徒的挟持中拯救出来。

    他只是个,看见喜欢的人受到生命威胁就被吓得六神无主,只能恳求着施暴者高抬贵手的,普通人罢了。

    即使羽佐间正义潜意识里面也有着『武士弗拉明戈的幻想终究会有破裂之时』的清楚认识,但是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天会以这样残酷这样暴虐,以将他的幻想撕裂露出其中血淋漓的现实这一方式到来。

    在他喜欢的人被杀人犯挟持了的时候,沉醉于正义英雄美梦中的他才终于认识到了,他只是一个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手脚冰凉连反抗意念都提不起来的普通人罢了。

    任何过大的动作都有可能刺激得杀人犯一个手抖割破了少年的脖子……在这样的认知下,羽佐间正义甚至连报警的念头都提不起来,只能用苍白的语言一遍遍拜托着对方。

    无能为力的他,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啊。

    少年不知天高地厚的发言狠狠刺激了神经敏感的杀人犯,让他瞬间狂躁了起来,将刀刃直接到了少年脖间的肌肤上,神色凶恶地大声喊着:“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谁也救不了你,我现在就能杀了你!”

    “如果多少次我都会再说,正义的英雄会打败你,不过一个难看的小喽啰杂兵而已!”即使刀刃已经划破了外层的皮肤,但是少年依然毫无惧色坚定不移地口吐出了相信之言,“武士弗拉明戈会逮捕你,立刻!”

    连续不眠不休地逃窜了十多天,又险些被刑警逮捕,杀人犯的精神早已经到达崩溃临界线,被少年这么一刺激更是直接暴走了起来,“给我去死啊!!!”

    双眼血红的杀人犯发出了意义不明地吼叫声,然后利落地一刀划破了少年颈间白嫩的肌肤,斩断了皮肤与血之下的大动脉……

    “不、不要——不要啊!!!”

    羽佐间正义如同疯了一样地冲上去,以超越百米短跑冠军的速度瞬间到达了少年的面前,将被杀人犯一刀割破喉咙以后随手松开的少年体接住,仓惶地想用手捂住少年颈上骇人的伤口,阻止那源源不断往外流出的白色血液。

    原来,伊格尼兹的血真的是如同牛一样洁白的颜色啊。将少年冰冷体圈在怀中的羽佐间正义甚至还隐约嗅到了,那渐渐蔓延开的香味……

    因为视线角度的关系,杀人犯并没能看见少年颈上被他一刀划出来深可见骨的伤口,也没有看见与常人截然不同的血液。因此并未意识到自己杀了一个非人类的杀人犯先生毫无压力,冲着少年和抱着少年的羽佐间正义恶骂了几句之后,扔掉沾着白血液的短刀就转跑开了。

    “……鱼唇的地球人,别哭了。”通常来说人类被割破了喉咙是不可能再说话的,但是有着白色血液的外星少年却依然能够开合着嘴巴说出清晰的话来,“看起来很逊啊,明明是正义的英雄,却只会在这里掉眼泪,太差劲了……”

    羽佐间正义怀中的少年软软抬起手来,似是想要拂去对方眼眶中不断滴落的泪一般,最终举到一半却又无力地垂了下来。

    “还在傻愣着干什么……快去、追那个杀人犯啊……你不是、正义的英雄,武士弗拉明戈吗……”

    这是,将羽佐间正义半衣服都染成洁白色了的少年,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

    这也是,羽佐间正义穿着武士弗拉明戈的衣服,所存在着的最后一个夜晚。

    从此以后,白色的牛,与武士弗拉明戈,变成了这位平面模特此生再也无法面对的两个区。

    武士弗拉明戈,在那个外星少年以血液将地面染白的夜晚,就随之一起死掉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搞基是为了毁灭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