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55】,被晾到高山流水

    于是妖娆的心便森森地不美好了起来,本来她还以为只要自己说出自己有关于鬼医苏凌的事要告诉韩弦,那么这个男人便会立马迫不急待地赶来见自己,可是却没有想到对方不但没有在第一时间赶过来,甚至都没有让人来招待自己。

    难道说,难道说……

    韩弦已经不再在意鬼医苏凌了吗?妖娆的脑子在飞快地转动着,如果他真的不再喜欢鬼医苏凌了,那么这一次自己倒是有些主动送上门,然后羊入虎口的味道了。

    妖娆的心终于有些忐忑不安了起来,她现在甚至有些后悔如果之前自己听发阿故的话先在薨城内寻一个地方住下来,再说其他的事儿,毕竟,毕竟先住下来,自己也可以慢慢地打听,或者直接换个份混入到这城主府里来,便可以打探出来韩弦现在是不是依然喜欢着鬼医苏凌了。

    可是世界上终究还是没有后悔药的,无论是阳间还是地府都找不到后悔药的。

    妖娆有些不安地站起,走到门口向外看了看,虽然明面上这个厅外没有任何人,但是她却可以感觉到在这大厅的周围的暗处可是有着不少的人存在着,只怕自己一有什么异动那些存在便会第一时间冲出来制住自己。

    仔细地估量了一下自己手,妖娆还是果断地放弃了硬冲出去离开城主府的想法。

    于是时间一分一分地流走了,妖娆暗暗地计算了一下时间,已经整整过去了三个小时了,可是不要说是韩弦了,就算是这府里的人,她也没有再看到半个。

    心底里那最后的一抹淡定也彻底消散了,妖娆抬手在自己的额头上抹了一把,却是一把冷汗,她心头的不安越发的扩大了起来,那个韩弦为什么还不来呢,他让人将自己带进来,然后又将自己晾了这么久,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这个答案没有人可以告诉妖娆,既然这是她自己选择的,那么无论是何种结果都必须要由她自己来承担。

    书房内,韩弦正一脸闲适的捧着一本兵书看得津津有味,似乎他已经将妖娆的事完全忘得一干二净了。

    天色已经黑了,而府里的下人们也端来了汽腾腾的晚餐。

    “大人!”管家立在韩弦的面前开口道:“大人,今天夫人带着美妍小姐出府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哦!”韩弦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便再没有了下文,对于楚慈他真的没有什么感,当初如果不是看在楚慈与鬼医苏凌长得有那么几分相似,他都不会点头娶她。

    而且本来就是楚慈先喜欢他的,在楚江王面前又闹出了一场自断鬼经的戏码的,如此楚江王这才不得不着自己去娶那个女人。

    本来那个女人说什么只要能嫁给自己,那么无论自己怎么对她都无所谓,可是婚后那个女人居然还想要得到自己的心,哼,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女人,她也不好好地看看她自己,配吗?

    想到这里韩弦的眼底里却是划过了一抹冷意,然后他抬起眼皮看了看面前的管家,又开口问道:“还有其他事儿吗?”

    管家怔了一下,他虽然知道自家大人对于夫人一直都很疏离淡漠,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家大人在听到夫人整未归的事上,居然连问都没有问一句。

    但是这种事儿,可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于是他又道:“大人,前厅里的那位客人……”

    “不用管她!”韩弦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先晾着那个女人吧!”

    说着韩弦却是勾了勾唇角,对于女人他自问还是很了解的,他与这个叫做什么妖娆的女人根本连交集都没有,可是这个女人却跑到自己家的门口说知道鬼医苏凌的事

    他韩弦可没有自大到认为天底下的女人都应该围着自己转,所以那个叫做妖娆的女人来到这里必定是想要用她知道的关于鬼医苏凌的事和自己做个交易罢了。

    所以虽然韩弦真的对妖娆要带给自己的消息十分好奇,但是他却并没有急着现在就见她,他知道如果自己表现得越是急切,那么只怕那个女人的胃口也就会越大。

    他讨厌胃口太大的女人。

    于是妖娆可就真的苦壁到了极点,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明明是下午来的,可是一直等到天色大黑了,居然也没有见到韩弦的影子,而且这还不算,居然也没有人想过自己也是要吃晚饭的,自己也会口渴喝水的,甚至她想要去厕所……

    妖娆才刚刚走出前厅的门,于是两道黑色的人影,便夹带起一道风声挡在了她的面前。

    “这位小姐还是请在这里耐心地等会儿吧,我家大人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就会过来见你了!”

    其中一个人声音冷硬地开口了。

    妖娆现在真的很想要问问这个家伙,自己已经在这里等了那位韩大人几个一会儿了。

    “你们走开!”妖娆气哼哼地道。

    可是对于女人的脾气,两个黑衣人根本不理不睬,依就是挡在妖娆的面前。

    “我,我,我……”妖娆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自己的口一时之间不上不下的,这叫一个难受:“我要去厕所!”

    妖娆没有办法了终于吼出了一句。

    可是两个黑衣人居然还是不肯让开,而这个时候另一个人开口了:“还请这位小姐先忍耐一会儿!”

    好吧,上厕所都得忍耐,妈的,这群混蛋!

    现在的妖娆可是恨得牙根直痒痒,但是她却偏偏又无可奈何。

    如果此时此刻阿故在她的边话,那么她完全可以对着阿故发脾气,对着他大喊大叫,甚至一巴掌把阿故拍飞出去。

    可是……

    就连妖娆自己都没有发现自从阿故没有和她一起来到城主府,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想起阿故了。

    两个侍卫让她回去再等一会儿,这一次倒果然只是一会儿,一个干净干练的中年女人却是走了进来,在这个中年女人的后跟着老实憨厚的女子,而在这个女子的手中赫赫然提着一个便桶。

    “就放在这里吧!”才刚刚一进门,那个干练的中年女子便开口了,同时手向着门边的方向指了指。

    于是那个憨厚的中年女子便将手里的便桶的放在了门边,接着也没有说话,便直接退了出去。

    “这位小姐,我家大人现在还有急事儿需要处理,所以就麻烦小姐再等一会儿,如果小姐需要方便的话,那么……”下面的话这个干练的女人没有说,但是却直接抬手指了指那个便桶,然后就抬脚向外面走去。

    “喂,你等等……”妖娆忙叫道。

    可是干练的中年女子脚下的步子居然连停都没有停一下,似乎她完全没有听到妖娆的声音一般。

    妖娆看着那个便桶,心里现在可是有着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啊,韩弦,你这个王八蛋……

    她现在也只能在心底里亲切地问候一遍韩弦的祖宗八代。

    对于这个便桶她很不想用,可是现在已经由不得她去选择了,妖娆算是看明白了,人家韩弦摆明了就是不让她走出这个前厅,所以自己只有三个选择:第一,尿裤子。第二,随地大小便。第三使用便桶。

    咳,咳,妖娆毕竟都长这么大了,第一个和第二个选择,她自问没有那么厚的脸皮,还是做不到的,所以便也只能硬着头皮选择了第三个。

    于是安静的前厅内,很快便响起了高山流水的声音。

    ……

    一夜便就这么在妖娆无比的淡疼中过去了,她本来以为到了第二天早上,韩弦怎么着也应该来见自己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不要说是早上了,就算是到了中午,韩弦都没有出现。

    妖娆现在真的有一种很想要挠墙的感觉。

    但是万般无奈之下,她只能再继续等下去。

    书房内,韩弦却是正闲适地靠发沙发上,闭目养神,脑子里却是转着刚才管家的话,楚慈那个女人到现在都没有回来,那个女人到底瞒着自己干什么去了。

    韩弦很有自信,他相信在薨城里绝对不会有人有如此大的胆子,敢绑架自己的女人。

    虽然他不在意楚慈,但是他却很在意如果楚慈真的出事了,楚江王那边的反应。

    “大人!”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仙儿姐进来!”韩弦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

    随着他的声音,一个干练的中年女人手里拿着一卷东西走了进来,如果此时此刻妖娆也在的话,那么一定会认出来,这个叫做仙儿姐的干练中年女人正是昨天带着人来给她送便桶的女人。

    “大人,我在夫人的房间里发现了这个。”仙儿姐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纸卷递到了韩弦的面前。

    “这是什么?”韩弦很少会碰楚慈的东西,当下他坐直体,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头,这才接过那个纸卷,然后缓缓地展开。

    那是一幅画,画上是一个女子,当韩弦的目光一落到画上的女子上时,韩弦整个儿人脸色都变了。

    ------题外话------

    写这章的时候,突然间发现自己似乎也有些恶趣味了,哈哈,哈哈,妖娆妹纸可千万不要对号入座鸟!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