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8】,让人淡疼无比的强悍,七夕快乐

    “啪!”的一声响,妖娆的子重重地砸到了色鬼阿故面前地面上,飞溅起来的尘土呛得阿故直咳嗽。

    “咳,咳,咳……”阿故一边大声地咳嗽着,一边一歉意地伸手打算扶妖娆起来:“妖娆对不起,我伸手接你的,可是却没有想到……”

    阿故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呢,却是被妖娆抡起拳头然后一拳头重重地轰在了阿故的下巴上,于是伴随着阿故的惊呼声,他的体便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向着天空倒飞而去:“妖娆我知道打是亲,骂是,不打不骂是祸害,你打我打得越疼,让我飞得越远,也就是说明你越是在乎我,亲亲的妖娆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了!”

    苏凌眨巴着眼睛看着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的阿故,再听着他那远远传过来的声音,不由得抽了抽嘴角,话说阿故这小子还真是……

    真是块胶皮糖,绝对的!

    不过不要说是人了,就算是鬼,也很少有这样扛打的存在,而且居然还有着那种百打不挠的精神。

    果然是……真的……一种让人淡疼无比的强悍!

    “走!”而小阎王此时此刻对于这里的一切却是完全地视而不见,他一把抓住了苏凌的小手,看也不看妖娆一眼便向着薨城的方向而去。

    “小阎王大人!”妖娆只觉得自己的眼泪就在自己的眼眶里打着转转儿,她的声音哀怨无比,为什么,为什么小阎王大人居然连看都不肯看自己一眼,为什么小阎王大人的眼里只有苏凌一个人。

    不管阳间的时代如何发展,但是地府里只要小阎王愿意那么他可以娶很多的妻子,而且只要是小阎王可以看上的女鬼,无论是谁只怕都会满心欢喜地嫁给小阎王大人的,可是,可是这么多年来小阎王大人的眼里除了苏凌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了。

    以前苏凌在地府里,那也就没有什么,可是苏凌都已经离开地府那么久了,妖娆也使出了浑的解数,但是却依就是不能让小阎王多看自己一眼,凭什么,凭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老天爷为什么要如此这般的对待自己。

    “啊!”妖娆忍不住大呼一声,然后双手恨恨地抓起了地面上的泥土,向着小阎王与苏凌两个人离去的方向抛去。

    “妖娆,妖娆,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一时之间没有看到我,所以担心了,害怕了,嘿嘿,不用担心我,我怎么会有事儿呢!”而这个时候色鬼阿故却是又带着一脸欢脱的笑容跑了回来,看着色鬼阿故那一脸得瑟的样子,妖娆只觉得自己的嘴角狠狠地抽了几下,如果,如果小阎王大人有色鬼阿故对自己一半这么好,她便知足了,可是,可是……

    可是天底下并没有那么多的可是。

    如果小阎王是阿故的话,那么妖娆只怕也不会动心。

    其实鬼也是一种很有趣的生物呢。

    小阎王牵着苏凌的手,一路向前走着,而他们两个人也很快就发现了,色鬼阿故还有女鬼妖娆两个人也飞快地跟了上来,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女鬼妖娆却是并没有再直接冲过来,而是与色鬼阿故两个远远地吊在小阎王与苏凌的后。

    苏凌微微一笑,然后看着小阎王道:“冥,看来妖娆这一次倒是学聪明了。”

    “哼!”小阎王颇有些不爽地哼了一声,话说这种事无论换了是谁心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明明他打算得很好,这一路可是自己与小凌两个人难得的独处时间,而且也终于把伽蓝,轩辕夜月,池田秀一,步清尘,伽楼罗那几个讨厌而且缠人的家伙给打发掉了,但是却没有想到妖娆与阿故两货居然会不远不近地吊在自己的后面。

    小阎王现在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就好像正被一只猫用爪子不断地抓着挠着,这种感觉让他都想要真的好好地吼两嗓子,问问那个妖娆,她到底看上自己哪里了,自己改行不行。

    太特么的淡疼了。

    小阎王在心底里暗暗地吼了两嗓子,郁闷,心各种的不美好。

    现在小阎王与苏凌两个人已经走上一条蜿蜒而崎岖的山路,在山路两边长满了茂盛的苍天大树。

    其实真的说起来地府的景致倒是与阳间的差不多,而且地府可没有阳间的那么多工业废弃物,所以也没有所谓的环境污染什么的。

    所以在苏凌看来地府的景色要比阳间更美,更好。

    两个人很快便转过一个大弯,而在路边一株足以遮天蔽的大树却是将那粗粗的树杆横伸过了这条道路。

    小阎王看着那浓密的树叶,心头却是一动,然后他也没有说话直接环住了苏凌的纤腰,然后足尖轻轻一点地面,他便已经带着苏凌直接跃到了大树上,子往浓密的树叶里一藏,气息一敛,倒是绝对不会有人发现的。

    苏凌歪头看着小阎王:“你把话和妖娆说清楚多好,省得还得这么躲她了。”

    小阎王一脸的无辜:“我已经和她说了N多次了,而且我可以保证N大于等于五十次。”

    其实小阎王对于妖娆还真是无耐的,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也不会觉得头疼。

    苏凌眨巴着眼睛问道:“可以送她进轮回啊。”

    没错,喝了忘婆汤之后,妖娆便不会再记得她对小阎王的感表了,然后进入轮回,那么她便会有新的生活的,新的记忆,还有新的感

    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办法了,可是苏凌却不明白小阎王为什么不用呢,这里可是地府,这里当家做主说了算的人就是小阎王。

    苏凌才不会相信小阎王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小阎王一脸的苦笑:“妖娆有点特殊,如果不是她自愿的,那么就算是我也不能强行让她进入轮回。”

    苏凌的目光依就停留在小阎王的上,并没有移开,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小阎王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嘴巴动了动刚想要说点什么,而这个时候下方已经响起了色鬼阿故的声音。

    “妖娆你干嘛生我气啊,我也是为了你好……”

    “阿故!”妖娆的声音里有着压制不住的怒火:“我干什么都轮不到你来管,还有我要去追小阎王大人,你拉着我干嘛!”

    色鬼阿故的声音里满满地都是无奈:“妖娆,小阎王大人现在想要与鬼医大人独处,难道你看不出来嘛,你又为什么偏偏要去打扰他们呢,小阎王大人可以对你忍耐再三,但是如果你接着冒犯鬼医大人的话,那么只怕小阎王大人就不会只是把你拍飞那么简单了!”

    不得不说色鬼阿故的脑子里除了好色这两个字居然还有些干货。

    听到那小子如此振振有词了一番,就算是苏凌都想要狠狠地给这小子点上三十二个赞,他说得可是一点儿都没有错。

    “我就是不想给苏凌机会让她与小阎王大人独处!”妖娆的声音里满满地都是咬牙切齿的味道,听到这话,苏凌毫不怀疑,如果真的给妖娆一个机会,这个女鬼只怕会恨不得生生地从自己上咬下几声来。

    于是苏凌用眼光询问小阎王:妖娆是属什么的?

    难道是属狗的不成?嗯,很有这个可能。

    小阎王摇了摇头:不知道。

    对于这种事儿,他才不会关心呢,特别妖娆又不是他的谁。

    而色鬼阿故听到了妖娆的话,却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但是那抓住妖娆手腕的手上却是更加重了几分力道。

    妖娆自然是感觉到了,当下她的脸色一变,语气也是冷了起来:“阿故像是不是觉得你被抽飞不疼是吧,要不要我再抽飞你几次看看!”

    阿故深深地看了一眼妖娆眼底里却是涌动着坚定:“妖娆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你都已经是我的妻子了,而为一个男人,保护自己的妻子也是应该的,所以我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自取灭亡,真的听我一句劝吧,不要再试图挑战小阎王大人的极限了,好吗?”

    阿故的话里话外都透露出一股发自于内心的关心,妖娆不是笨蛋她自然也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一时之间她居然有些愣住了,她呆呆地看着阿故,看着面前的这个所谓的色鬼,这一次她居然从这个家伙的眼底里看到的是认真与专注。

    如此的两个词语居然会出现在阿故的上,妖娆在恍神之后,却是觉得有种想要发笑的感觉,一个在地府扬名那么久的色鬼,怎么可能会对谁认真和专注呢,这真的是太可笑了。

    于是妖娆用尽全的力气甩掉了阿故的手:“阿故,鬼医大人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居然让你肯这么花大力气来勾引我,哈哈,哈哈,但是阿故你自己好好地看看你自己吧,你哪里有值得我妖娆看上眼儿的地方,哼,滚吧,滚去告诉苏凌,她找你施用美男计可是最大的错误,除了小阎王大人,别的男人对我一概没用。”

    树上的苏凌翻着白眼,话说她有毛线时间找阿故施展美男计吗,还有居然还想让冥施展美男计,妖娆倒还真的看中她自己的。

    而当苏凌抬头向着小阎王那边看过去的时候,却是发现在这浓密的树叶当中居然还有一双眼睛!

    ------题外话------

    七夕快乐,有没有大吃一顿呢。

    马上就到鬼节了,鬼节那天群里游游发红包啊,大家一个个都做好准备去抢啊,不知道鬼节是哪天的妹纸,自己查历了!反正游游不说,哈哈,哈哈,谁抢到,谁这一年的运气爆棚啊!咳,咳,时间也不说,哈哈,哈哈,哈哈,我是好银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