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2】,地府四城,色鬼阿故

    轩辕夜月却是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道:“嗯,这个时间去说不定还能赶上地府的晚饭呢,哦对了,展扬你听说过吗,只要吃了地府的饭,那么便会永远地留在地府了。”

    听到轩辕夜月这话,苏展扬的眉头却是皱得越发的紧了,他的目光不由得有些沉地向着轩辕夜月看了过去。

    轩辕夜月却是一脸不解地对上了苏展扬的眼神,然后摸了摸鼻子问道:“怎么了?”

    苏展扬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又再次仔仔细细地用自己的目光在轩辕夜月的脸上逡巡了几遍,待发现对方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神色上的变化时,这才在心底里幽幽地松一一口气,应该是自己多心了吧。

    如此想着苏展扬的一颗心不由得放了下来,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那夜月我们走吧!”

    再说此时此刻苏凌等人却已经到了地府之内。

    地府内的众人对于苏凌倒是极为熟悉,毕竟苏凌可是他们一直以来都极为尊重的鬼医大人,现在看到鬼医大人回来了,地府内的众人无不是欢欣鼓舞,而再一听说苏凌边的几个美丽的男人都是她的朋友,于是伽蓝,步清尘,池田秀一还有伽楼罗几个人也是得到了很是烈的欢迎。

    但是地府内的众人比如说是陆判,比如说是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等人却是一个个都用着各种古怪的目光看向小阎王。

    话说小阎王大人,你让鬼医大人带着这么多的美男下来,而且看那些美男的样子每一个似乎与鬼医大人关系都不浅,你这样子真的好嘛,你真的确定你这不是在给你自己找敌吗?

    当然了这些歪歪他们也不过就是在心底里想想罢了,谁也不会多嘴多舌地拿出来说。

    但是收到了他们那种种古怪的目光,小阎王却是如果没有看到一般,他相信苏凌,他更相信自己,小阎王有着绝对的自信,除了自己天底下再也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如此这般地配得上苏凌了。

    没错,在这种时候没有自信的男人,绝壁算不得是好男人。

    苏凌含笑看着众人,特别是如同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之流的,要知道之前苏凌还是地府鬼医的时候,可是与他们走得最近了,而且就算是在阳间的时候,他们也是帮过苏凌不少的忙,所以这几个家伙也是暂时无视了自家主子那种种来的眼刀,都围到了苏凌的边,问这问那的。

    “最近地府的况怎么样?”小阎王看了一眼依就是一脸凝重的陆判。

    陆判为人子极为沉稳,而且生谨慎,听到小阎王如此问,他忙答道:“回小阎王大人,现在的况很不好,几路反叛的鬼王已经夺了地府四城。”

    “哪四城?”小阎王的面上依就是波澜不兴,早在他决定前往阳间去救苏凌的时候,他便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离开后的地府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有自己的领导只怕叛军也会越发的嚣张,而现实的况却还要比他想像的好些,在他想来叛逆的鬼王联军应该会连寻地府八城,现在却只有四城,难道说他们那边也出了意外不成?

    陆判在心底里暗暗地赞叹了一句,小阎王果然是小阎王听到这种不好的消息居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如此心足矣成就大事儿。

    当然了如果陆判知道了小阎王此时心底里的所想,那么只怕他也会大呼一句,小阎王大人难道你是把我们这些人当成死鬼不成吗?

    嗯,没错是死鬼不是死人。

    谁让他们这是在地府中呢,要知道阳间的人虽然称自己为人,而称地府里的一切存在为鬼,但是在地府中他们这些鬼的自称依就是人。

    毕竟他们曾经都是活在太阳下的人嘛,所以对于人这个称呼还是没有半点排斥的。

    这个意思也就是说鬼对于人的称呼没有排斥感,但是如果你跑到阳间来,冒冒失失地叫某个人为鬼,那么你就等着被彻底拍灰吧。

    “攻下的是地府的薨城,冥城,幽城还有山城。”陆判道为。

    一听到这四个城,小阎王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一下,要知道这四个城可并不在一起,而且还是分散得很开,可以这说么在这四个城里,每拿出两个城中间都会有不少的其他城池相阻隔着。

    那几个混蛋的叛王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得不说那几位叛逆鬼王这一招,小阎王还真是有些不难理解,要知道如此一来,只要他调动地府大军那么便可以分别将这四座城池包围,然后切断他们的一切供给,接着再各个击破。

    可是那几个家伙并不是没有脑子的存在,他们一定是有所图谋,可是他们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呢。

    “哎呀,哎呀,哎呀鬼医大人,鬼医大人我想你了,我老想你了,我想死你了,我老想死人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欢脱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而听到这个欢脱的男声,伽蓝,步清尘,池田秀一还有伽楼罗几个人倒是没有感觉到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家伙有趣的,但是他们四个人却是很快就发现,围在苏凌边的地府众人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一个个都忍不住嘴角直抽,然后一个个脸上的表也是变得极为古怪。

    特别是其中的几个女子,更是急急地对苏凌说一声报歉,然后便忙捂着脸匆匆地离开了。

    话说这货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呢,人未至声先至,然后居然还有如此大的威力。

    而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小阎王也是嘴角抽了抽:“这货怎么会在这里的?”

    陆判那一向淡定的脸上这一刻也是出现了裂痕:“小阎王大人,这个真是一个意外,这个混蛋本来是一路追着妖娆去了平城,可是在您才离开没有多久妖娆却是又回来了,所以这个混蛋也回来了。”

    一听到妖娆这个名字,小阎王的额头上很明显垂下了一条又粗又长的黑线,娘的一个不让人省心,两个还是不让人省心的,妖娆这个家伙现在回到这里干嘛。

    而这个时候随着声音的临近,众人却是看到一个大约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子,上却是穿着笔的西装,一双皮鞋擦得油光发亮,往脸上看,伽蓝却是直接一口笑喷了出来,话说这个男人明明看起来应该算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吧,可是这货却偏偏长着一张很是讨喜的娃娃脸儿,话说这脸和这子搭配在一起真心很有违和感的好不。

    而步清尘,池田秀一,还有伽楼罗三个人在愕然之后却是面面相觑,话说一个二十多岁的子,却顶着一张十三四岁的孩子脸儿,话说这货是不是小阎王在心血来潮的时候,直接将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与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男子首分离之后,然后随意组合而成的产物呢。

    而这个时候这个违和感很浓的小子却是已经直接面不改色地分开众人来到了苏凌的,而且这个家伙居然还直接笑眯眯地张开了怀抱,很明显这个家伙是想要给苏凌一个大大的拥抱。

    小阎王的目光一寒,这个色鬼居然想要打小凌的主意。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黑白无常两个人却是同时动了,不得不说黑白无常两货在一起多年,所以早就已经心灵相通了,在这种突发事件的时候,两个人完全都不需要沟通神马的,直接同时出脚,于是两只大腿便同时落到了这货的小腹与口处,于是众人就看到一发人形炮弹却是直接升空,然后飞到距离众人远远的地方呈抛物线型落下。

    不过干完了这一切,黑白无常两个人的脸上却是没有一点的歉意,甚至就连其他地府人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的意外神色,似乎这一切都本该如此一般。

    步清尘,池田秀一,伽蓝还有伽楼罗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说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存了,看起来似乎众人都很不待见这货啊。

    “哎呀,哎呀,老黑老白我和你们两个家伙没完,居然敢偷袭我!”而这个时候远处的男子却是已经直接从地面上被他砸出来的大坑里跳了出来,然后居然再次雄纠纠气昂昂地如同一阵风一般地冲了回来。

    话说这货的速度绝壁是真的很快。

    牛头与马面两个对视了一眼,刚才黑白无常已经在鬼医大人面前出了风头了,那么这一次的风头也是时候轮到他们两个了,于是这两个家伙居然主动走出人群,然后向着那个男子冲了过去。

    “喂,不带这么玩的,老牛老马,咱们可是朋友啊,你们不带这么插朋友刀子的。”男子的脸有些发绿了。

    牛头与马面两个家伙却是冲着男子一笑:“刚才你不是已经被老白和老黑插过刀子了吗?”

    潜台词就是他们两个能插,那么我们两个自然也可以插了。

    于是男子再次被踢得飞了出去。

    “小凌那个家伙是谁啊?”伽蓝一脸好奇。

    “色鬼阿故!”

    ------题外话------

    注,此章中色鬼阿故由群内故人兄弟客串,大家一定要给咱家故人捧个场啊!

    已经到了地府了,那么这一卷接下来的故事便都会在地府展开。

    烧麦还是不行,今天已经是输液第四天了,大夫说第四天应该就会好转和有效果了,可是烧麦还是吐,还是拉血,喂云南白药居然都止不住肠道出血。

    唉……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