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8】,孽胎是

    当两个昆仑胎只剩下半个头部的时候,小阎王体内所有的旧伤都已经痊愈了,苏凌的双手一抬一收,于是那原本位于两尊昆仑胎之上的金针便又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

    “大黑,二黑。”苏凌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两个昆仑胎的根还在,你们两个就留在这里吧,用你们自的灵力来滋养昆仑胎,待到昆仑胎成熟之时便是你们两个化为龙飞升之际。”

    不得不说苏凌如此这般的安排对于大黑与二黑却是最好的安排了。

    “而且花花,昆仑灵猴,阿狸他们也可以与你们一起。”

    苏凌知道自己以后的道路并不会好走,所以她想要为跟随在自己边的众兽找到一个最好的去向,而这培育昆仑胎之事儿却是最好的大功德,绝对可以成就众兽。

    “不!”还不等大黑说话呢,二黑便直接摇了摇头:“我不要离开,我要随你一起去地府,大恩不报就算是我化龙飞升也不会心安的。”

    话说现在二黑你不过就是一头骨龙罢了,你确定你那副骨头架子里真的有心吗?

    大黑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话说他对于苏凌之前的提议是真的很动心滴说,但是听到了自己弟弟的话,他也是昂然一笑:“我也随你一起去地府,就像二黑所说的一般,大恩不报心不安。”

    既然大黑与二黑都已经如此说了,苏凌便也明白自己再怎么劝这两个家伙也是没有用的。

    “小凌!”伽蓝这个时候来到了苏凌的边,他看着那还留有半个头的两尊昆仑胎,一脸正色地道:“小凌把这两个昆仑胎收入到九重浮屠里吧,在那里应该也可以蕴生他们。”

    听到了这话,苏凌的眼波微微一动,伽蓝说的没错,自己完全可以将众兽也收入到了九重浮屠内,这样众兽也可以用他们自的灵力滋养昆仑胎,而且有了九重浮屠的帮助,那么这两个昆仑胎应该可以更快的成形还有成熟。

    于是苏凌心念微动之间,那两尊昆仑胎还有大黑,二黑,还有起司,三煞四兽便都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而做完了这一切,苏凌这才挥手取下了小阎王上的金针。

    “小凌!”才刚刚恢复自己体的行动能力,小阎王便迫不急待地一伸手便将苏凌揽入到了自己的怀里,他将她抱得是那么紧,苏凌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小阎王的体正在轻轻地颤抖着,他在害怕。

    苏凌能感觉到小阎王应该是害怕会失去自己吧,唉,这个男人啊。

    在心底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苏凌抬手轻轻地在小阎王的背心处拍了几下:“放心,我没事儿的。”

    小阎王定定地看着苏凌额头上的罪印,那罪印的的颜色很深。

    心疼地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苏凌额头上的罪印,小阎王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这个女人在为自己牺牲,为什么会这样,难道都是因为那个混蛋的关系吗?

    小阎王在心底里愤怒地咆哮着。

    “冥,我真的没事儿。”看着男人那纠结的脸孔,苏凌再次很认真地道:“而且现在昆仑胎就在我的九重浮屠之内,到时候当两个昆仑胎再次成形,然后成熟之后,也会有我的一份功德,到时候这罪印就会完全消失的。”

    苏凌说得很是轻松,但是小阎王的脸色却依就是一脸的郑重,他看着女子那双清亮的眸子,终于一低头却是狠狠地吻到了女子那抹芳唇之上。

    男子的吻充斥着无尽的纠结还有心疼,但是更多的却是责怪,没错小阎王就是在责怪苏凌,在没有经过他许可的况下,居然就擅自为他作主。

    要知道在他的眼里,苏凌绝对要比他,还有整个儿地府更为重要。

    这个吻十分的漫长,苏凌只觉得自己的唇都有些发疼了,可是小阎王却依就是不可放开过,他的大手紧紧地扣在女子的后脑上,阻止着她想要离开的想法。

    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苏凌只觉得自己的脑海里一片空白,而且自己甚至都忘记呼吸之后,男人这才放过了她。

    “呼,呼,呼……”苏凌的子有些绵软无力地靠在男人怀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小阎王的手臂依就是紧紧地环在她的纤腰之上:“小凌,这样的事不要再发生了,你可记得。”

    男人并不是在与她商量,这只是一次通知。

    对上男子那些发红的眸子,苏凌的心却是微微有些发疼,于是她淡笑着点了点头。

    见她答应了,小阎王却是再次低头用自己的唇轻触了触苏凌额头上的罪印。

    罪印,他的小凌从来都不是罪人,所以这罪印根本就不应该落在小凌的上。

    那个混蛋,那个混蛋,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家伙。

    “走吧,我之前可是答应了西王母要去处地狱之门那边处理孽胎的事呢。”

    苏凌看着大家道,她一向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虽然明白在这件事上,西王母有算计的成份在,但是既然答应了,那么她便会做到。

    一行人这一次倒是轻车熟路,很快便来到了之前那处地狱门的所在。

    “你们大家在这里等着我就好了,我自己穿过地狱门就行了。”苏凌看了一眼地狱门,她可以感觉到那具所谓的孽胎就在穿过地狱门不远的位置。

    “你们大家在这里等着就好了,我和小凌两个人过去便足够了。”小阎王现在可是说什么也不肯与苏凌分开的。

    众人本来是想要和苏凌一起过去的,但是现在听到小阎王如此说,再看到小阎王那扫向他们的眼神带着各咱的警告,很明显小阎王是想要与苏凌独处一会儿。

    所以他们这些人自然也不能如此没有眼色地非要与小阎王还有苏凌两个人一起同行。

    于是大家便只能点头答应在外面等着。

    小阎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苏凌却是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边的男人,唉,话说她怎么一直都不知道小阎王居然会是一个如此幼稚的男人呢,你说说你都已经活了多少年了,居然还这么孩子气。

    两个人便在众人的注视下很快步入到了地狱门内。

    地狱之门故名思议就是连接人间界与地狱的入口。

    其实准确来说地狱之门是不应该出现在人间界的,而与地狱相连的应该是地府与冥界才对。

    但是有些时候却会因为某些特定的原因而导至地狱之门会出现在人间界。

    两个人穿过地狱之门,看到的却只是一片火焰的荒漠。

    “这里就是地狱吗?”苏凌眨巴着眼睛,话说眼前这一幕,与她之前所想到的地狱里的景象倒是有些不同,而且她居然没有看到任何的地狱亡灵。

    “呵呵,这里不过就是边缘地带罢了,而那些进入到地狱里的亡灵,都是被直接送入到地狱的深处,所以在这种边缘地带是根本不会有亡灵出现的。”小阎王却是看出了苏凌的心思然后直接道。

    “哦!”苏凌点了点头:“孽胎在哪里呢?”

    在外面的时候她明明感觉那孽胎距离这里很近的。

    “别急,那孽胎是活的。”小阎王却是微微一笑,然后一边说着话,一边却是直接将苏凌揽入到了怀里,然后用唇温柔地在苏凌的耳边蹭了几下。

    “冥,你干什么?”那又湿又又旁痒的感觉让苏凌觉得颇有些不自在。

    “小凌,我你。”小阎王却是如同没有听到苏凌的抗议一般,却是再次将一口气喷到了她的耳朵上,于是苏凌的耳朵只是在瞬间便已经变成了粉红色。

    “小凌,小凌,别再让你自己受到伤害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会心疼的,我宁可这罪印是加诸在我的上,也不愿意看到它在你的上出现。”

    苏凌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呢,那一个接着一个的吻却是不断地落到了她的脸上。

    那吻如同狂风骤般的密集而急切。

    但是当终于碰触到苏凌的嘴唇时男人的急吻却是终于云住风歇了,他只是在那抹芳唇上缠绵辗转。

    这个男人只怕阻止其他人进来的时候,便已经想好了要占自己些便宜。苏凌在心头无奈地想着,她虽然很想推开男人,可是一想到刚才男人那可怜而且又心疼的声音,于是她便也只能任由着男人的吻越发的深处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燃烧的火焰人却是突然间自苏凌的后升了起来,那火焰人的形有些臃肿,一双眼睛里布满着浓密的血丝。

    当看到苏凌与小阎王相拥在一起的时候,那双血红色的眼瞳里却是划过了一抹寒意,然后那臃肿的人形却是飞快地伸出大手向着苏凌的后心抓了过去。

    但是就在他的手掌即将碰到苏凌背心的那一刻,苏凌与小阎王居然同时消失了。

    “……”臃肿的人形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击居然会落空,当下他不由得微微一怔。

    而这个时候头顶上却是传来了一阵呼呼的风响,人形抬头看去,却是看到小阎王的拳头扑面而来,那呼呼作响的拳风居然吹开了他脸上的火焰,露出一张清俊的脸孔。

    “你是……”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