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5】,昆虚青鸟临

    不过伽蓝这个家伙一向脸皮厚惯了,所以虽然直接被苏凌一语揭穿了,但是他的那张俊脸上居然连红都没有红一下,直接就挥了挥手毫不在意地道:“口误,口误哈,我专门为你们两个在大须弥山下举行一场婚礼,嘿嘿,嘿嘿……”

    看着伽蓝那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再听听那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声,苏凌只觉得自己满脑袋的黑线,话说现在她都可以想像得到,当那大须弥山下的喜乐声传到山上的时候,那些大中小的和尚们一个个会是怎样的表,哈哈,哈哈,也许倒是可以用一句话来表达完整:那是多么淡疼的领悟啊。

    随着他们几个人越来越接近那道岩浆地狱门,却是终于不得不暂时停下了他们的脚步,因为前面的黑色旷野上却是有着不少的沟沟壑壑,而此时此刻那大量炽的岩浆却是不断地自那地狱之门上注入到了那些沟壑之中。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那地狱之门感觉到了他们几个人的靠近,所以这才会自动自发的保护自己。

    而那些注入到沟壑里的赤红色岩浆却是迅速地便将前面的道路填满了,而且这还不算完。

    一条条赤红色的岩浆蜥蜴却是不断地自那岩浆内钻了出来,然后二话不说尾巴一摆便向着苏凌几个人扑了过来。

    对于这些东西他们几个自然是不在意,这东西杀起来真心是有些太容易了。

    可是……

    可是关键的问题却是这些岩浆蜥蜴就好像无穷无尽一般,你杀死一只,那边恨不得一次爬出来十只。

    所以杀着杀着几个人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丫的这得杀到什么时候啊。

    不要说这岩浆蜥蜴还具有些攻击力,就算这里是一群没有任何攻击力的猪,那么如这般无穷无尽的数量,他们几个也会被生生累死的。

    所以必须要想个办法才行。

    “浮屠塔!”小阎王眼珠一转便道:“我记得浮屠的塔的第九层可是装着整整一条浮屠河的水呢,浇他们!”

    “对,小凌把浮屠河里的水召出来,浇他娘的!”伽蓝也是气哼哼地道,娘的到了这里居然就让他干这种杀岩浆蜥蜴如此这般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事,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大材小用,这就是正而八经的大材小用。

    几个人听到这话,也不用谁再多说什么,当下便都向着苏凌的边靠近而来,然后几个男子背对着背将苏凌团团护在中间,让她可以腾出手来召唤九层浮屠。

    苏凌微闭上了眼睛,然后手势变化之间她整个儿的气息也跟着发生了变化:“九重浮屠出!”

    于是一尊黑色的小塔便如同一道黑色的流光一般自苏凌的眉心处飞了出来。

    苏凌等人并不知道,就在九重浮屠刚刚被召唤出来的这一刻,在昆仑山的最高峰上,有两只青色的大鸟,这两只大鸟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昆仑山上呆了多久,就算是偶尔有些登山的冒险者攀了上去,那么在他们看来这两头青色的大鸟也是石雕。

    甚至还有些人抱着这两头青色的大鸟进行合影留念呢。

    只不过这一次那两头宛如石雕般的青色大鸟的两双眼睛里却是突然间多了一抹光亮,而随着两头青色大鸟里的眼睛亮了起来,两只大鸟却是伸了伸脖子,抖了抖翅膀,居然活了过来。

    两头大鸟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居然不约而同地向着苏凌等人的方向望去。

    此时此刻黑色的九重浮屠正在半空中滴溜溜地旋转着,而随着九重浮屠的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那黑塔居然也越发的变大了起来,不过就是几个呼吸之间,那本来不足绿豆粒大小的九重浮屠却是已经变成了整整一人多高,让人只消一眼便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漆黑塔上古老的暗纹。

    “九重浮屠第九层开,浮屠水给我浇!”随着苏凌的声音响起来,那第九层的塔门却是轰然中开,然后大量的河水却是自那第九层的塔门里涌了出来,那河水呼啸之间居然带出了风雷之音。

    大量的河水此时此刻就如同不要钱一般浇在那些岩浆蜥蜴的上。

    “嘶,嘶,嘶……”那些岩浆蜥蜴一个个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声音,然后体在疯狂的扭动着,可是不管他们如何的疯狂,但是那已经被河水浇透的体却是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变成青黑之色,然后这些岩浆蜥蜴的眼中生机渐渐消褪,于是一具具本来是鲜红色的岩浆蜥蜴却是生生地凝固在了原地,只不过现在的它已经再也没有一点儿的攻击力。

    更准确地来说岩浆蜥蜴已经死了而且还是彻底地死透了。

    九重浮屠内的浮屠河水似乎无穷无尽一般,不过是短短的半刻钟时间,这片黑色的旷野便已经完全被河水给覆盖住了,而刚才还逞凶的岩浆蜥蜴也都再也没有了一丝生息。

    但是这还不算完,苏凌的眉头一扬,双手之上手印再次变化,然后那奔腾咆哮的浮屠河水却是如同一条水龙一般,怒吼着向着那岩浆地狱门而去。

    “哐”的一声巨响,水龙与岩浆地狱门重重地轰砸在了一起,水火相交“嘶,嘶,嘶……”的声音不断地响了起来,接着大量的白气自那水火之间升腾而起。

    第一轮攻击之后,岩浆地狱门并没有任何的黯淡,而浮屠河水也一样并没有半点的减少。

    苏凌的唇角微勾,然后水龙再次凝成,于是那硕大的龙便又第二次向着岩浆地狱门攻击而去。

    而接下来第三条水龙成形,第四条水龙成形,第五条……

    而这一条接着一条的水龙,便如同龙绵不绝的海浪一般,不断地向着岩浆地狱门发动着攻击。

    “嘶,嘶,嘶,嘶……”的声音不绝于耳,那升腾起来的白雾,现在都已经快要将这片黑色旷野完全覆盖住了。

    赤红色的岩浆地狱门上的颜色终于黯淡了下来,而且那流动的速度也渐渐地缓了。

    但是那粗壮的水龙却依就是虎虎生威,不断地向着岩浆地狱门砸来。

    “唳,唳……”就在这个时候两声清脆的鸟啼却是响了起来。

    苏凌,小阎王,伽蓝,伽楼罗,轩辕夜月,步清尘,池田秀一几个的抬头向着天空看去,却是看到两头青色的大鸟正拍打着翅膀向着这边飞过来。

    远远看去那两头青色的大鸟便如同两片青色的云彩一般。

    当真是应了那首诗:移将北斗过南辰,两手双擎月轮。飞趁昆仑山上去,须臾化作一天云。

    “这是什么鸟?”池田秀一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青鸟,但是凭着直觉他却感到这两头大鸟的不凡。

    “这是青鸟!”步清尘道。

    “嗯!”轩辕夜月点了点头接着补充了一句:“这是昆虚青鸟!”

    “昆虚青鸟?”池田秀一不解地又反问了一句。

    “秀一,昆仑山的深处住着西王母,其为人头豹,在她的边有两只青鸟守护,西王母与东王公分别掌管着凡间男女登引之事。”苏凌淡淡地道。

    “那也就是说这两头青鸟便是来接小凌的了?”池田秀一这一次听明白了。

    “我也不知道他们所为何来,但是应该不是来接我的。”苏凌摇了摇头,还有一句话她并没有说出来,就算是这两头青鸟真的是为自己而来,那么她也不会就跟着登引离开的,因为她还有太多的事没有解决。

    “唳,唳……”随着青鸟的啼叫声,两头青鸟却是很快便已经拍打着翅膀落到了几个人的面前。

    那两对闪动着精芒的鸟瞳先是打量了一下众人,然后这两只青鸟却是首先向着小阎王施了一礼,然后居然直接口吐人言道:“西王母座下青鸟见过地府小阎王大人。”

    “嗯,回去后代本王向西王母问好。”小阎王点了点头。

    然后两只青鸟点头应下,便又分别向伽蓝与伽楼罗两个人问了好。

    然后两青鸟这才将视线落到了苏凌的上:“恭喜斗数之主可以完美地控九重浮屠,不知斗数之主这一次来到我昆虚所为何事?”

    “过此门,寻昆仑胎。”苏凌直接道。

    一听到昆仑胎三个字,两只青鸟的脸上却是微微一变,要知道昆仑胎对于昆虚来说可是极为重要,但是又想到西王母之前的命令,两只青鸟很快便恢复了正常:“西王母有言,只要是斗数之主的要求都要我们尽量尊从,既然斗数之主想要昆仑胎,那么想必是有大用处,既然如此几位便随我们两个来吧。”

    听着这两头青鸟的意思,竟似那昆仑胎根本就不在地狱之门内。

    两头青鸟自然是看出了众人心底的疑虑,于是便解释道:“此门内早年的确是有一昆仑胎,只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昆仑胎已经不能再称做是昆仑胎了,而应该称之为祸胎。”

    “而斗数之主既然需要昆仑胎,那么那祸胎自然是不可以的。”

    听到了这话,苏凌却是松了一口气,话说她倒是真的没有想到西王母居然会那么大方,直接将昆仑胎给自己,不过不管对方到底有什么要求,只要可以得到昆仑胎,那么自己都会答应下来的。

    “只是西王母有言,祸胎再有几年怕是就会凝灵长大,界时只怕整个儿昆仑都会因为祸胎的出现而变得血雨腥风,所以还请斗数之主在得到昆仑胎后除掉祸胎。”

    ------题外话------

    我是存稿君,出现的时候吼两嗓子,今天游游就会回来了,但是需要下午近傍晚的时候才会到达,所以明天的更新不会这么早了,因为存稿木有了,而某个很懒的游游,一向是更的娃纸,所以亲们一定要淡定啊,淡定。

    还有此章中所提到的西王母,昆虚青鸟,东王公等请见《山海经》。

    此章所引用的诗句出自出自:《华阳吟三十首》作者:白玉蟾年代: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