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4】,岩浆流动地狱门

    当轩辕夜月的双眸再次睁开的时候,其内的沧桑之感便已经然无存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只属于轩辕夜月的淡然与优雅。

    “你把那老家伙的残魂给炼化了。”小阎王开口问道。

    轩辕夜月微微摇了摇头:“不是我炼化的,而是重楼前辈自行将他的残魂崩解然后与我的灵魂融为了一体。”

    “嗯!”小阎王点了点头,这还真的就是轩辕重楼的处事风格:“那他都说什么。”

    “重楼前辈说我们要去的地方必须生穿地狱门,而我们需要的东西就在地狱门的另一头,但是他要我们穿越的时候小心些,千万不可以真的将地狱之门打开。”轩辕夜月的音调虽然不高,但是听在众人的耳朵里却是将他们的脑子震得轰隆隆做响。

    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地狱之门只不过是对这道山谷的称谓罢了,怎么还真的搞了一个地狱门出来呢。

    轩辕夜月看着众人脸上那变化的神色却是在心底里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好吧他不得不承认在他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是很吃惊的,不过现在他的心已经平复下来了。

    “走吧!”苏凌沉声道:“你应该知道那道地狱门的位置了吧。”

    “嗯!”轩辕夜月点了点头:“大家跟我走吧。”

    说着轩辕夜月便在前面带路直接奔着那低矮的茅草屋而去。

    推开门几个人先后走了进去,这茅草屋内的面积并不是很大,只是他们几个人站进去便显得格外拥挤。

    轩辕夜月扭头看了一眼人一个没少都进来了,这才开口对着最后进来的伽蓝道:“把门关上。”

    “哦!”伽蓝点了点头,然后便随手关上了房间。

    而这个时候轩辕夜月却是在房间里看似胡乱地摸了一下,不过片刻之后他的手上便多了两块红色的石头,而且那两块红色的石头上居然还刻着两组诡异的发图纹。

    轩辕夜月没有说什么,只是又抬手在发墙壁上摸了起来,然后当他手掌顿住之后,却是道:“清尘帮我把那两块石头塞进来。”

    那墙壁看起来平平整整似乎并没有什么凹陷之处,可是现在轩辕夜月两只手停留的地方很明显是有些古怪的,因为当他把手放在上面的时候,大家竟然会看不到他的手。

    步清尘握着那两块红色的石头也不多说什么,直接走到轩辕夜月的边,然后便将两块石头按到了轩辕夜月手掌所放的地方。

    于是众人只听到一阵清脆的“咔,咔,咔……”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他们脚下的地面便一圈圈地亮了起来,这整个儿茅草屋的地面居然是一个阵法,而那两块红色的石头很明显就是激活这座阵法的关键所在。

    几个人倒是都没有什么吃惊,既然那个叫做轩辕重楼的老家伙安排下了这一切,想必他早就已经窥视到了什么,再加上这里还有轩辕夜月在,所以安全问题上大家倒是没有谁担心的。

    接着众人只觉得脑子一晕,眼前一花,然后他们的体似乎便已经离开了地面。

    这个过程并不是很长,不过就是片刻之间罢了,很快的几个人便只觉得他们的双脚已经踩在石地之上,而与此同时还感觉到一股极为炽的高温正一波一波地向着他们袭了过来。

    张开眼睛,几个人这才吃惊地发现,他们现在居然正在一片黑色的旷野之上,这里的地面完完全全都是如墨一般的漆黑,再也没有其他的颜色了。

    而那高温的源头却是在黑色旷野的尽头赫赫然有着一个巨大的直立而且完全是赤红色的大门,那大门紧紧地闭着,而且最让人吃惊的就是那闭合的大门居然不是用咱们通常理解中的制作大门的材料所制。

    看着那不断地流动着的鲜红色的粘稠液体,几个人也不由得抽了抽嘴角,那不是岩浆又是什么呢。

    “小凌,小阎王,这里就是真正的地狱之门,而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地狱之门的那头。”轩辕夜月沉声道。

    地狱之门……

    看着那岩浆滚动的大门,苏凌的目光闪动,地狱之门之后是什么她不知道,不过在苏凌想来,这道地狱之门的后面,是真正地狱的可能并不高,因为真正的地狱里绝对没有办法拥有着可以供昆仑胎生长的环境,甚至就是暂时寄放都做不到。

    “呼!”轻轻地吐出一口气,苏凌与小阎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个人便手拉着手,倒是也不看其他人,便就那样一步一步地向着那地狱之门走去。

    而在他们的后,轩辕夜月,池田秀一,伽蓝,伽楼罗,步清尘五个人也一样没有任何犹豫,也是跟在小阎王与苏凌两个人的后一起向着那地狱之门走去。

    黑色的旷野面积极为巨大,而且其上却是寸毛不拔,居然连一点点的绿色都找不到。

    很明显这片黑色旷野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般萧条的样子正是因为那地狱之门的存在。

    这般高温之下只怕除了烈火莲那样的珍奇药材才会生长吧。

    想到这里苏凌的心头一动,便不断地向四下里看去,满心期待地想要看到一株烈火莲,呃,她这个人并不贪心,不用太多,只消一株便可以了。

    可是最后还是让苏凌失望了,这里的环境虽然极适合生长烈火莲,但是这里却是连半株烈火莲都没有。

    而随着他们这一行人距离那地狱之门越来越近了,而所能感觉到的高温也是越来越强烈,还好几个人都不是什么普通人,所以倒没有什么不适应。

    只不过他们也会出汗,只不过那汗还没有从皮肤下流出来,便已经被这样的高温给蒸发得干干净净了。

    小阎王紧紧地拉着苏凌的手,两个人都可以感觉到手心里的汗水,但是却谁也没有放手。

    “小凌,我们加快速度如何?”小阎王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那几个正紧紧地跟在他们后的男人,然后对苏凌提议道。

    苏凌颇有些无奈地抬眼看了一眼小阎王,话说这个男人怎么现在越来越幼稚呢,居然想要摆脱大家,真是不知道应该说他什么才好了。

    一看到苏凌那一脸无奈的样子,小阎王脸上的笑意却是更浓了,既然苏凌没有拒绝,那么也就是说她是默许了。

    可是就在小阎王想要加速的时候,伽蓝的声音却是了起来:“小阎王,话说我记得你们地府里应该也有一处岩浆界啊,那里好像也有着这么一道门。”

    伽蓝的声音并不是如何的确定,时间太久了,他记得也不是那么清楚。

    小阎王的眼光闪了闪,伽蓝不提这事儿他还真的就忘记了,现在经伽蓝这么一提醒,他才想起来话说好像真的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只不过那岩浆界已经被自己的父亲老阎王大人关闭了近万年的时间了,而平素里自己对于这些事也不怎么关心。

    所以如果没有伽蓝的提醒,他真的想不起来了。

    而且……

    小阎王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了起来,因为此时此刻他居然从那道地狱之门上所流动的岩浆中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那是只属于地府的气息。

    伽蓝自然捕捉到了小阎王的脸色变化,于是他的脸色也是变了变,他拉近了自己与小阎王之间的距离,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低地道:“不会是那个家伙干的吧?”

    小阎王没有说话,但是那眼底里却有着无边的翳正在蕴酿着。

    伤害他,他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可是居然还想要伤害苏凌,那么就太不可原谅了。

    不过那个家伙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手下留了。

    当年的份,已经在那个混蛋一次又一次的处心积虑中消磨殆尽了。

    小阎王现在是真心觉得自己很累,而如果他不想继续这么累下去,那么就不得不狠下心肠。

    伽蓝看着小阎王眼神的变换,多年的朋友他自然明白小阎王心境的变化,也明白这一次只怕他是真的下定决心了。

    于是伽蓝道:“这一次咱们两个一起联手干掉他。”

    小阎王的目光一转,落到了伽蓝的脸上。

    “看我做什么,伤害我妹妹的人,我是不会放过的。”伽蓝白了小阎王眼:“只不过到时候你可别手软就行。”

    “我不会手软的!”小阎王的声音依就是低沉的,但是其中却有些沙哑的感觉。

    “你们在说什么?”苏凌看着小阎王与伽蓝两个人在那里嘀嘀咕咕的,可是自己却还偏偏听不清楚。

    “哈哈,没事儿,我们两个正在说等到所有的事都完结了,你们两个人的婚礼应该在B市办一次,然后再在大须弥山办一次,最后再在地府办一次才行。”

    苏凌一脸怀疑地看着伽蓝:“伽蓝哥你确定大须弥山上可以办婚礼的?”

    一句话伽蓝哑口无言了,是啊,大须弥山上除了他这么一个留头发的,其他的人可都是和尚,办婚礼?那自己还不得被师傅给生生地拍得满头是包!

    ------题外话------

    我是存稿群,明天一早游游会从鄂尔多斯坐班车回来,应该会在明天的傍晚时分到家!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