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22】,既然来了便出来吧

    听到了伽蓝的回答,几个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不应该再继续帮忙了,如果解不开森罗封印,那么苏凌岂不是就得……

    到时候只怕就算是苏凌的灵魂完整了也会……

    大家的心现在就算是想不纠结也没有办法做到。

    “喂,这是小凌的心意,你们一个个都给我专心点儿!”伽蓝自然是也感觉到大家心中的想法,然后他不由得再次哇哇大叫了起来,形象啊形象,现在伽蓝绝壁敢说自己的仙人形象可是碎了一地:“你们要相信小凌,还有你们要相信小阎王,即墨青冥那个家伙可不是你们能想像得到的,咱们做不到的事,他却不见得做不到。”

    一听到即墨青冥这个名字,众人的眼睛不由得全都一亮,是啊,还有小阎王呢,只要小阎王在那么苏凌就不会有问题。

    而且现在起司与三煞两货已经去冥界找小阎王去了,相信只要小阎王知道苏凌有难,那么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的。

    现在他们除了寄希望在那个男人的上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而且再加上看到伽蓝那一脸笃定的样子,于是几个人的心头也是越发的安静了下来。

    于是那森罗封印的纹路便在几个人的齐心合力之下生生地自伊藤体内给拔了出来。

    “嘶,嘶……”那大张着的蛇嘴,不断地吐出鲜红色的蛇芯,看起来倒是骇人的。

    伽蓝一脸厌恶地扫了一眼这封印纹路,然后也不知道这货从哪里摸出一个石印来,然后高高举过头顶直接照着那蛇头便重重地砸了下来。

    “……”于是这一截的森罗封印纹路便被直接砸到了趴到了地面上,居然一动也不动了。

    “咦!”很明显伽蓝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砸居然会这么管用,一时之间他不由得歪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中。

    那是一块黑色的不过巴掌大小的石印,那石印上刻着一些就算是伽蓝自己也看不懂的古怪花纹,一直以来这方石印便在大须弥山上束之高阁。

    不过……

    伽蓝皱了一下眉头,话说自己下山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拿这个东西啊,那么……

    突然间伽蓝想起来在自己下山的时候,师傅可是拉着自己说了不少的话,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师傅把这方石印放在自己的上,那个老头儿没有和自己明说,应该是担心自己依就是不认可这方石印吧。

    而这个时候伊藤却是已经自半空中下来了,他立在介沉的边,此时也是颇有些惊喜地看着伽蓝手中的那方石印。

    “这个东西应该可以帮助小凌解决这最后的森罗封印吧?”池田秀一有些惊喜地道。

    “嗯,应该可以!”轩辕夜月的声音里也满满地都是喜悦。

    介沉靠在伊藤的上,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那双眼睛却是眨也不眨地看向伽蓝。

    “嗯,应该可以。”伽蓝点了点头:“我们再拉出来一条试试看。”

    听到他的建议,于是几个人倒是齐心合力地再次拉出了一条封罗封印的纹路,然后伽蓝依就是高高举起那方黑色的石印,然后重重落下,于是这一道森罗封印的纹路依就是如同之前那条变成了趴窝蛇了。

    几个人如法泡制,接连除掉了七条森罗封印的纹路,而这个时候苏凌却是开口了:“伽蓝把这石印给我。”

    “好!”伽蓝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便将手中的黑色石印放在了苏凌的手中:“还有灯油,以及打开九重浮屠的所有东西。”

    “好。”伽蓝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苏凌也微微闭上了眼睛。

    于是随着两个人心念转动之间,于是两个人集齐的用来打开九重浮屠的所有的宝物便都浮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九叶玉莲花、降妖伏魔剑、金黄玉如意、金龙护法杖、香炉聚宝鼎、龙象梵天钟、八部天龙幡、金刚韦陀杵、迦蓝香云盖这九样围绕在苏凌的头顶。

    因为之前,苏凌已经得到过无骨舍粒与深海砗磲菩提子在两宝合一的况下真正地激活了九重浮屠,所以这一次她需要做的就是一次打开九重浮屠的所有制。

    苏凌缓缓地张开眼睛,然后伸手接过那滴灯油,将灯油涂在黑色的石印上,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中,她居然直接用双手紧紧地握住了那石印,直接向着浮在自己头顶上的九宝抛去。

    那黑色的石印就好像具有什么强大的吸引力一般,居然直接便将那宝吸覆在了一起,然后光华闪动之间,那九宝连同黑色的石印居然同时在众人的眼前消失了。

    苏凌依就是保持着平躺的姿势,但是九色的霞光却是不断地自她的口处散发出来,那光华闪动之间一道黑芒却是冲天而起。

    “九宝归位,九重浮屠塔开!”苏凌的双手在前不断地变化着手印,随着她的声音低喝而起,于是众人只看到一尊黑色的小塔自她的体内浮出,那小塔共有九层九门,随着每一件宝物的飞入,便会有一层塔门被打开,而当九宝尽数没入其内之时,九重浮屠九层之门却是已经尽数打开,而这个时候那方黑色的石印却是如同飞燕归巢一般居然直接落到了九重浮屠塔的最顶处。

    “那居然是浮屠之巅。”伽蓝吃惊地道,自己的师傅居然瞒了自己这么一件大事儿,看来等这里的事完结了之后,自己倒是需要好好地和那个老家伙聊聊天了,这么大的事儿不告诉自己这个做弟子,真的是太说不过去了。

    咳,咳,害得自己还各种地担心苏凌,早知道这方黑色石印便是那浮屠之巅,那么自己之前心不是也可以好好地放松一下了嘛。

    “给我收!”苏凌再次低吼出声,于是众人便看到覆在苏凌上那些黑色的森罗封印纹路居然如同水蛇一般,竟然全都被收入到了浮屠塔内。

    而做完了这一切,那浮屠塔却是又化为了如同微尘大小直接掠入到了苏凌的体里。

    “小凌,太好了,你没事儿了。”介沉一脸开心地看着苏凌。

    苏凌缓缓地站直了体,她的目光微转看向介沉头上的白发,青丝变华发,这个人还不到三十岁,便为了自己搞得如此苍老。

    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谢谢你!”

    苏凌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呢,她的手便已经按到了介沉的口处。

    “不要!”介沉心头一惊,刚想要再说些什么,却是已经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生机之力却是正由苏凌的手心里源源不断地注入到自己的体里,介沉想要后退,他想要躲开,但是苏凌的手掌却似乎具有着吸引力一般,竟然让他无法移动半步。

    “小凌你才刚刚恢复这对你不好。”介沉苦涩地道。

    “我不会有事儿的。”既然现在浮屠塔已经完全打开了,苏凌现在可以感觉到自己体里的况绝对是大好,她的实力正在水涨船高。

    片刻之后众人就看到介沉的一头白发已经变成了灰色,然后又由灰色变成黑色,这一切居然只是在短短的半刻钟之内便已经进行完毕了。

    苏凌的脸色虽然依就是平平淡淡的,但是众人却能感觉到她心底的焦急。

    “小凌怎么了?”轩辕夜月问道。

    “还有人要来。”苏凌淡淡地道,然后她的目光便又转到了苏辰与秦墨枫两个人的脸上:“两位哥哥,你们先带着大家进入到我们青凌会所的地下室里,那里的阵法加持,会保住大家平安的。”

    虽然不知道到底还有谁要来,不过苏辰与秦墨枫两个人却是齐齐地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了出去,只要小凌活过来了,那么他们便也可以放心了。

    “伊藤,你怎么和介沉一样傻呢!”这个时候苏凌的目光才落到了伊藤的脸上。

    听到女子的责备声,伊藤却是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只要她好好的,那么他无论怎么样都没有关系,而这也是他唯一可以为这个女子做到的事

    “伊藤,介沉你们两个现在立刻去房顶上,花花已经把那只神宗的圣使白玉给生吞了,你们两个现在带着阿狸,花花,还有昆仑灵猴也去地下室,那里的安全便全都交给你们了,一切拜托。”

    两个男子本来并不想要离开,但是一听到苏凌所说的最后四个字,于是两个男人也明白,只怕这一次到来的“客人”不是那么好对付,而苏凌却是将她所有在意的人的安全交到了他们两个人的手上。

    “嗯,放心吧!”介沉与伊藤也飞快地离开了。

    于是整个儿大厅里再次恢复了宁静。

    “呵呵,怎么样,伽蓝哥,夜月还有秀一你们三个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会会那位‘客人’呢?”苏凌含笑问道。

    “呵呵,当然愿意了。”轩辕夜月,池田秀一两个人相视一笑,在开启借命大阵的这段子他们可是已经结下了很深的友谊。

    而伽蓝在一边却是一脸的激动:“小凌你居然叫我哥哥了,你居然叫我哥哥了?”

    “你不就是我哥哥吗?”苏凌微笑:“虽然名字已变,但是我还是我不是吗?”

    伽蓝吸了吸鼻子,强迫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他知道苏凌只怕已经想起来了,太好了,太好了,这个妹妹居然还认他。

    而这个认知同时也让伽蓝豪气大涨:“我会与你并肩而战的!”

    当年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妹妹,这一直以来都是伽蓝心底的最疼,现在好不容易寻回了妹妹,他一定会好好地保护她的。

    “大黑,二黑,你们两个呢?”苏凌抬眸看着大黑二黑问道。

    “一起。”大黑,二黑两兄弟同时开口道。

    “好!”苏凌笑了,那张绝美的脸上就好像绽放出了一朵美丽而妖异的蔓陀罗:“那么清尘你呢?”

    一听到苏凌提及步清尘的名字,轩辕夜月不由得呆了呆,步清尘不是已经死了吗?

    “浮屠塔开,一切皆有可能。”苏凌像是读懂了轩辕夜月的想法。

    随着苏凌的声音落下,一朵红色的小花却是自苏凌的上飘落而出,然后便在众人的眼前飞快地旋转着,接着一个一袭绿衣的男子便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男子的上是一袭湖绿色的长袍,一头乌黑色的长发,自然地垂在腰间。那发丝之间却是露出一张清隽出尘的面容。

    男子静静地笑着,那笑容温润而带着几分让人心酸的感动,就如同刚才荷叶上那滴露珠,一滴透明的露珠,纤尘不染。

    这不是步清尘又是谁呢?

    “清尘!”轩辕夜月吃吃地看着这个男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九重浮屠一开,居然可以直接让步清尘重现人间。

    步清尘的目光缓缓地自大家的脸上扫过:“我回来了。小凌谢谢。”

    “你我之间何需言谢。”苏凌微微一笑,她的目光在步清尘那双满是神彩的眸子上微微顿了顿,这个男人终于可以看到了,不过接着她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凝,然后开口道:“既然来了,那么就出来吧!躲躲藏藏不是你的风格。”

    ------题外话------

    解释两句,游游和我家的狗狗得瑟,于是很不幸的右手被狗给咬了,所以没有办法不得不又断了几天,咳,咳,而且还需要打五针的狂犬疫苗,我能说我很淡疼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