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86】,夯德苗寨,诡虫君山,树知道

    充满蛊毒的体内,恶开始漫延。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之后,居然让人有种浑上下极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是有着无数的虫子正在自己的上爬来爬去一般。

    苗寨,苗人……

    苏凌与轩辕夜月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浓浓的担心,苗人擅毒可以趋虫使蛊,他们想要用那毒子金尸做什么。

    而那位面色沉的中年听到秘书小王居然连这件事都说了出来,一时之间那脸色却是越发的难看了起来:“你胡说,你胡说……”

    “是哪个苗寨,叫做什么名字?”轩辕夜月问道。

    秘书小王看了一眼面色沉的中年人,虽然对于这个男人以前的积威还是有些害怕的,但是事以至此,他已经迅速地选择了站队,那么他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叫做夯德苗寨,那个苗寨平素里与外界是隔绝,很少有人能找到那里。”

    “那你呢,能找到那里吗?”苏凌问道。

    秘书小王的脸色微变,然后嘴唇居然有些发白地颤抖了起来,过了片刻外面传来了警笛声,秘书小王抬头看了一眼窗外飞快驶来并且停下来的十几车警车,终于是一咬牙下定了决心:“如果你们可以保证不让蹲监狱,还有去苗寨可以保证我的人安全那我便带你们去。”

    “好!”苏凌想都没有想直接便一口同意下来。

    “你这个小人,你居然背叛我!”面色沉的中年男人愤怒地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提拔上来的在这种时候居然把自己卖了一个干净。

    但是他想要谩骂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呢,苏凌却是已经率先开口了:“你自己之前做的事会有人也让你说出来的。”

    “呵呵,那倒是未必!”面色沉的中年人这个时候居然笑了起来,接着他的手掌便伸到衣袋里摸索着。

    秘书小王的脸色一变:“不好,他的上有苗寨里的人给他的蛊虫!”

    不用秘书小王提醒苏凌已经按住了中年人的手臂。

    “呵呵,我是不会接受审问的,既然事败了那我认了,不过既然直接送来这么多人给我陪葬,我自然应该全盘收下的。”说着面色沉的中年人脸上居然升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而随着他脸上的笑容绽放,其半边脸上的皮居然诡异的扭曲了起来,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就要出来一般。

    “啊,啊,啊!”秘书小王看到这一幕,一张本来苍白的脸孔却是变得更加苍白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外面的警察却是也都执着枪破门而入,而其中正有之前为苏凌与轩辕夜月所救的那位中年警长。

    “来了,来了,既然都来了,那么就一起陪我去死吧!”面色沉的中年人扯动着嘴角笑着,但是却没有笑声,看着他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但是众人却听不到一点的笑声,而且他的半边脸上居然浮起了一个血红色的虫子样的纹

    “那是,那是,那是金蚕蛊!”秘书小王惊声尖叫道,然后不由己地向后连退了数步直接自己的体碰到了后面冰冷的墙壁,退无可退之后居然直接滑坐到了地面上,但是他的体却是因为极度的恐惧而颤抖个不停,那光洁的地板上也迅速地有着一滩水迹扩散开来。

    苏凌的眼睛眯了起来,她看着那出现在面色沉中年男人脸上的金蚕蛊,而那金蚕蛊居然也宛如活了一般,竟然扭动起了体,随着它的扭动,只见整个儿别墅的墙壁居然寸寸地裂开了,然后一种生有翅膀的黑色小蛇竟然飞了出来,这些黑色小蛇似乎经过训练一般,竟然飞快地封锁了门与窗,最后将众人团团围在中间。

    每一条小蛇只有缝衣针般大小,背上生着四片透明的翅膀,做完了合围与堵入可以进出的位置,它的便悬停在半空中,那四片透明的翅膀不断地拍打着,但是却让人听不到半点声音。

    仔细看便会发现这些小蛇居然没有眼睛,或者说他们不但没有眼睛而且也没有嘴巴,如果平素里遇到一种这样的小蛇,只怕都不会有人害怕或者说引起别人的注意,大家只会以为这根本就是一只再平常不过的虫子,可是在此时此刻此下,再加上如此众多而庞大的数量,众人只觉得头皮发麻,浑都起满了鸡皮疙瘩。

    “告诉你们这些黑色的小蛇可是飞蛇蛊,哈哈,哈哈,你们这里的人没有一个可以逃得出去的。”面色沉的中年男人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居然是万分的得意。

    刚刚冲进门的那些警察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回过神来的时候,居然就被一层长着翅膀的小黑蛇给围住了,而且那些小蛇看起来也都是很诡异的样子,一时之间一个个也有些呆住了,这是神马况。

    中年警长虽然额头上也有些汗水,但是毕竟之前经历了近距离接触无敌金尸的事,所以他对于苏凌还有轩辕夜月两个人倒是有着不小的信心,他沉声道:“大家放心只要有这两位在,我们都不会有事儿的。”

    说着中年警长还看了一眼苏凌与轩辕夜月,虽然眼前的况与之前的无敌金尸不尽相同,但是中年警长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对苏凌还有轩辕夜月充满了信心,他就是觉得这两个人一定可以解决眼前的这种局面。

    “你脸上的不是寻常的金蚕蛊,而是金蚕王吧!”苏凌的目光淡淡地自那些警察脸上扫过,这些人虽然还是很紧张,但是听到了中年警长的话却是安定了不少。

    苏凌很快将目光再次落到面色沉的中年男人脸上,或者准确地说是中面色沉的中年男人脸上的金蚕王上:“只不过这金蚕王可不是那么好控制的。一个不小心它就会反噬,而反噬的后果……”

    苏凌那清清淡淡的声音拉得很长,这种语气语调听在别的耳朵里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听在面色沉的中年男人耳里却是大不一样,终于他的体颤抖了一下,脸色也在这一刻有些青白,只不过片刻之后他居然紧紧地咬着牙,然后闭上了嘴巴,摆出一副任由苏凌自说自话,他都不准备理会的架式。

    金蚕王在他的脸上又微微动了一下,于是那些会飞的黑色小蛇居然同时向前近了几分。

    “你说如果现在我把这金蚕王从你的上取出来会如何?”苏凌似乎完全没有看到那些黑色的小蛇的动静,居然伸出一根青葱般的手指在那金蚕王的上点了点。

    “啊!”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红裙女子的胆子居然会这么大,中年男人腾地睁开眼睛,他瞪着那双泛着血丝的眼睛不敢相信地瞪视着苏凌:“你,你居然敢动它?”

    “嗯!”苏凌很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笑眯眯地道:“是啊,我这个人一向胆子很大!”

    一边说着,她居然真的伸手扣住了金蚕的体。

    那金蚕王很明显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子被一只纤纤的小手给抓住了,于是金蚕王的体扭动的速度居然更快了。

    至于那些黑色的小蛇则随着金蚕王体的不断扭动时进两分时退两分,倒是把冲进别墅来的警察吓出了一冷汗。

    此时房间里最最淡定的人就要必轩辕夜月了,他眨巴着眼睛看了看似乎没有自己什么事儿了,于是他居然直接走到旁边空着的沙发上一股安安稳稳地坐了下来。

    众人的嘴角一抽,心里同时道,大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定。

    “你,你不可以这么做!”面色沉的中年男子伸手扣住了苏凌的手腕,然后道:“你不可以这么做。”

    “我为什么不可以这么做?”苏凌笑眯眯地反问道,而随着声音她的手上略一用力居然生生地将那只金蚕王自男人的脸上提起一段距离,倒是将男人的脸皮拉出很长。

    “啊!”随着金蚕王的挣扎越来越厉害,男人的脸色已经完全青白了起来,而且脸上豆大的汗珠子不要钱般的不断滚落。

    看着男人脸上那跳动的肌,苏凌的笑容却是更浓了:“既然你把你房子里的这些飞蛇蛊都召出来了,那么你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下场,毕竟就算是我们这些人人手一把苍蝇拍也拍不过来你说是不是,而既然有这么简单的解决办法我自然是需要的。”

    “不可以,元首是绝对不会让你杀我的!”中年男人厉声道,只不过他的声音虽然大,但是怎么听都给人一种色厉内茬的感觉,想必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底气。

    “谁说我会杀你啊?”苏凌脸上的笑容格外温柔,只是这份温柔看在男人的眼里却是带着些森然的冷意:“哦,我一直都没有做自我介绍,其实我是一个医生,而且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医生,相信我,我真的有活死人白骨的本事,所以我可以让你活很久。”

    说着苏凌猛地甩开了男人抓着自己的手腕的大手,然后手上突然加大力度,众人便看到那只赤红色金蚕王竟然活生生地被苏凌自中年男人的脸上给扯了出来,扬起一片血花飞溅同时伴随着中年男人凄厉的惨叫。

    而随着金蚕王的离体那些会飞的小黑蛇却似乎疯了一般,居然向着中年男人飞了过来,或者说它们的目标是中年男人脸上的那个刚刚取出金蚕王的伤口。

    接下来众人便看到了自有生以来极为难忘的一幕,无数的小黑蛇振动着翅膀便如同一道黑色的水流一般居然全都自中年男人的伤口里钻入到了中年男人的体内。

    “啊,啊,啊……”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中年男人的子已经自沙发上滑到了地面上,他的体在不断地痉挛着,不断地翻滚着,但是现在无论他如何痛苦,无论他如何的挣扎都无法阻止那些黑色小蛇的进入。

    中年男人的体在迅速地变大着,毕竟凭借着刚才他的体,想要容下这里全部的黑色小蛇是不可能的。

    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对于中年警长他们来说却似乎过了一段极为漫长的时间,当最后一只黑色小蛇进入到中年男人的体里后,大家这才发现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看起来足足有四五百斤的巨型胖子,而且那青紫色的皮肤被胀得鼓鼓的,居然还隐隐可以看到他皮下有黑色小蛇在蠕动着。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想办法把他带回去交差了,哦,如果他不想回答问题的话,那么便可以给他喂点雄黄,他应该很享受的。”苏凌含笑对中年警长道。

    “啊,哦,哦!”中年警长这才回过神来,然后忙点头答应。

    至于他们如何将现在这个巨型胖子弄出去,那便不是苏凌关心的问题了。

    轩辕夜月站了起来,然后随手拎起秘书小王,看着他那轻松的样子似乎他拎起来的不是一个大活人,而只是一个随的手提抱罢了。

    “那个……”看着两个人,哦不,看着三个人想要离开,中年警长忙道:“那个,那个如果那些小蛇再出来怎么办,还有如果他的皮碰了怎么办?”

    这的确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没关系的,那些小蛇进去之后他的皮也会变得十分坚硬,你现在就可以打他几枪,绝对打不透的!”苏凌一边说着,一边随意地拿起桌的茶叶罐,然后把里面的上等的好茶叶倒了个干净,将金蚕王装了进去。

    “……”一群警察听了苏凌的说法,只觉得自己的嘴角抽得更厉害了。

    “不信你们看!”苏凌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向着巨型胖子的口便狠狠刺了过去。

    “……”

    众人目瞪口呆地发现那刀刺到巨型胖子口,居然无论如何也刺不进去半分了。

    这皮果然如同苏凌所说的很坚硬。

    随手丢了水果刀:“哦,他的生命应该可以维持四十九天的样子,第五十天他如果死了,一定要用大量的石灰掺黄雄把他包起来,最外面用水泥封住就行了,这样那些蛇就不会再出来害人了。”

    一票警察眼睁睁地看着苏凌三个人走出了别墅,然后目光又落到那个巨型胖子的上,话说如何把这个家伙移出去真是一个大难题,门是肯定走不了了,窗户似乎也是有点小。

    中年警长想了想,然后拿出手机打出去:“快点给我们找个建筑队让他们过来拆房子。”

    ……

    b市接下来的事便与苏凌无关了,她也轩辕夜月只给家里人打了一个电话报了一下平安,然后便拎着秘书小王向一号首长借了一架军用飞机直飞西江。

    西江是苗人生活的地方,那里面有着大大小小众多的苗寨。

    而按着秘书小王的说法,那个苗寨所在是一个叫做诡虫君山的地方。

    诡虫君山在地图上根本就无法找到。

    “那个地方我也找不到!”秘书小王有些为难地道:“我们去的时候是有人在一个叫做浔坊村落有一个叫做诡头的男人,是他带着我们去的。”

    秘书小王一提到诡头脸上居然浮起几分惧怕的意思:“那个男人的上到处都是纹,而且那些纹都是各种各样的虫子,很可怕也很恐怖。”

    “那咱们也先去浔坊村吧!”苏凌在地图上飞快地找到了浔坊村的位置。

    浔坊村虽然不小,但是却也没有适合飞机降落的地方,于是他们几个人没有办法只能任由着飞机降落到了西江军区。

    西江军区的领导倒是很地接待了苏凌,轩辕夜月还有秘书小王三个人,没有办法绿装现在全国各大军区都很出名,可以说所有的军区都想要与绿装的创始人苏凌拉上关系,如此一来复员就业,军属的安置问题便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而且西江军区这里的战士还都是边防战士,他们可是真正戍边守卫疆土的人,不得不说在所有的战士之中边防战士是最辛苦的,而他们的家属也同样是最辛苦的。

    西江军区的领导早就知道了苏家也是军政之家,所以也没有说太多的客话,直接便非常恳切地请求苏凌的绿装可以不可以分给他们西江军区一些名额。

    看着几位领导那期待的样子,苏凌一笑:“绿装成立本来就是为了解决军人的后顾之忧,我还是那句话既然他们已经为了保家卫国流了血流了汗,那么我便绝对不会再让他们流泪,放心吧西江军区的退伍军还有军属的安置工作我们绿装包了!”

    现在苏凌名下的青冥集团扩大速度很快,在苏楠,秦墨枫等人的运作下已经扩展到了海外,所以也需要大量的人员,而且现在青冥集团旗下还有专门的人材培训基地,接收的退伍老兵还有军属都会先安排到培训基地进行各种专业培训,当然了这些都是带薪的,经考核合格后便会分派到集团旗下的各个公司各个岗位上。

    不得不说绿装无论哪方面的待遇都是一流的,倒也吸引得太多人想要进入绿装,可是绿装却至始至终秉持着一个理念,那就是他们是为军人是为部队解决后顾之忧的,所以想想进入绿装的只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军人,军属。

    而且在知道西江还有着不少的烈士遗孤之后,苏凌居然又立刻给第五亚泽打了电话,让他与其他人商量一下成立一个绿装慈善基金,专门用于烈士遗孤还有烈士父母的赡养,同时成为绿装养老院,绿装儿童村,让那些烈士的父母,还有他们的孩子老有所依,幼有养。当然这些都是面向全国所有军区的。

    西江军区的领导们,一个个也没有想到苏凌居然会答应的这么痛快,而且不但答应了,居然还同时要成立绿装慈善基金,还有绿装养老院,绿装儿童村。

    不得不说直到苏凌,轩辕夜月还有秘书小王三个人开着军区领导借给他们的军用吉普向着浔坊村的方向而去。

    说实话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苏凌之前答应的那些事,是不是浮光掠影。

    可是让西江军区领导没有想到,第二天上午绿装的负责人王朝杰便坐飞机赶到了西江军区,并且直接与西江军区的领导们签订了一系列的相关协议。

    西江军区的司令员齐念先紧紧地握住王朝杰的手感动地道:“谢谢王总,谢谢你们绿装。”

    王朝杰微微一笑:“这本来就是我们绿装成立的终旨,还有昨天苏董事长给我们打完电话之后,我们已经收购了位于b市郊区的一家养老院,还有一家孤儿院,硬件设施都还不错,而且环境也很好,所以苏董事长让我这一次把西江的烈士遗孤还有烈士的父母都一并接过去,而且今天我们的第五总裁正在联系相关部门,把周围的土地买下来,进行扩建。”

    齐念先与边的几位军区领导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绿装的办事效率居然会这么高,当下齐念先的大手再次与王朝杰的手掌握到了一起:“谢谢,谢谢,我代表所有的军人谢谢你们绿装,谢谢,太感谢了,你们真是帮我们大忙了,放心我们军区会派出专机将烈士的遗孤还有父母送到b市的,以后绿装如果在西江地区有任何的事,都可以来找我们,只要不违反原则,我们西江军区都会鼎力相助!”

    “既然如此,朝杰就先谢过了!”王朝杰笑着道,他能感觉到自己边这些军区领导那感动的眼神。

    说实话自从加入绿装以来王朝杰每天都很忙,也很累,有的时候他甚至忙到两天两夜都不合眼的地步,但是他每一天过得都很充实,他觉得自己活得真的很有意义,他见了许多的老兵,特别是不少当年参加过抵抗入侵略者战争的老兵,那些老兵们的困窘生活,还有他们质朴的言语,让他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的震撼着,他越来越发现苏凌当初决心成立绿装是正确的,他越来越觉得绿装应该壮大再壮大,只有绿装壮大了,才可以帮助到更多的老兵,更多的烈属。

    在西江军区,王朝杰整整呆了七天的时间,这七天他每一天都忙得团团转,同样的这七天里,在b市的第五亚泽,风绝尘,马代夫,严钰,冷天择,展凌风几个人也没有闲着,他们大量的收购土地,同时还要将不断从西江送来的烈士遗孤还有烈士的父母安置妥当,检查体……

    当第七天傍晚,王朝杰坐上军区的飞机,他要带着最后一批孩子与老人同回b市。

    整个儿西江军区所有的战士都没有休息,他们列着整齐的方阵看着王朝粟。

    “齐司令员这是……”王朝杰看着这阵势有些诧异地问。

    齐念先道:“这可不是我的命令,这是他们知道之后自己自动自发想要为你送行!”

    “绿装谢谢,绿装谢谢……”一声声宏亮的声音响彻在天空,看着那齐齐举起的手掌,看着那一双双坚定的眼神,王朝杰的眼神湿润,他的声音沙哑:“谢谢,绿装也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因为有你们在,我们才可以过上安稳的子,相比你们对于祖国和人民的付出我们绿装做得还太少太少……”

    “绿装谢谢……”齐念先将王朝杰送上飞机,然后退后了几步也大声地道,在他的后西江军区的所以指战员同样出声喝道,然后向着王朝杰敬出一个最标准的军礼!

    ……

    而这个时候苏凌,轩辕夜月还有秘书小王却是已经在浔坊村转悠了整整五天的时间了。

    说起来还多亏军区借给他们的是军用吉普车,否则的话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开进这大山里来,就算是这样,他们还不得不步行翻过了两座山头。

    苏凌与轩辕夜月两个人倒是没有什么,秘书小王却是差点累成了狗。

    浔坊村虽然并不是十分的闭塞,但是却也很是排外,一听到他们打听诡虫君山,还有诡头这个人的时候,便直接转过头无视他们。

    “小王,当时你到底是在哪里与诡头接的头?”苏凌无奈地看着小王。

    小王也是一脸的苦笑:“我,我,我就是在这里啊!”

    虽然过去的时间也不短了,但是浔坊村却并没有什么变化,小王一边说着一边指着他们边的苍天古树道:“他就在坐在这大树下等我们的。”

    苏凌与轩辕夜月扭头看向那株大树,小王却是嘟囔着:“咱们总不能去问大树吧?”

    轩辕夜月一笑,然后抬脚走到大树下,将自己的手掌缓缓地贴在大树的上,片刻后他又将耳朵贴在树杆上。

    “……”秘书小王满脑门子黑线,不是吧,自己刚才不过就是那么随口一说罢了,他可没有想过要真的去问大树。

    但是苏凌却是微笑地看向轩辕夜月。

    时间不大,轩辕夜月走了回来:“小凌,那个叫做诡头的人已经好久没有来浔坊村了,而且这个浔坊村就是诡虫君山的前站,这里的人都是从夯德苗寨里走出来的!”

    小王的嘴巴张大了,他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轩辕夜月,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居然真的可以与大树说话,天呐,谁来给他解释一句,这两个人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之前活捉了金蚕王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可以听得懂大树说话……

    这个世界一定玄幻了,还好秘书小王自打认识了苏凌与轩辕夜月两个人,他发现他的心脏居然都变得强悍了不少,所以当发现轩辕夜月居然会与大树通话时,他也没有晕倒。

    “知道诡虫君山怎么走了吗?”苏凌问道。

    “嗯!”轩辕夜月一抬手,晃了晃刚才自己折下来的一枝树枝,笑眼弯弯:“树知道!”

    秘书小王眨巴了几下眼睛,话说那树枝他无论怎么看都很普通好不。

    苏凌却是点了点头:“那我们就继续走吧。”

    而这个时候却是自不远处的土墙后面却是一道黑影一闪,便飞快地消失了。

    这一切秘书小王自然是没有看到,但是却根本逃不过苏凌与轩辕夜月的眼睛,两个人当下对视了一眼同时微微一笑。

    其实自从他们进入浔坊村之后周围便一直都有人跟着他们。

    三个人向着浔坊村的正西方行去,那边是通往苗山深处的,而且有许多地方据传说还是地,说是那里只能进不能出,活人进去后便再也没有能够出来的了。

    这倒是与b市的鬼楼有着几分相似。

    但是对于这些也许普通人会感到害怕,但是对于苏凌与轩辕夜月这样的人来说根本就是无所谓。

    只不过三个人才走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便看到前面一群凶神恶煞一般的苗家大汉正拦在道路上,那一双双眼睛盯在他们上,似乎想要将他们的上盯出数个血洞来。

    “那个,苏小姐,轩辕先生,这……”秘书小王有些战兢兢地道,他很清楚一旦这些土著的苗人不想让他们通过,或者想要做点什么,就算是当地政府也没有办法阻止,再说这里儿根本就没有政府部门的人员,就算是他们想要打电话报警也没有用。

    小王虽然心里对苏凌还有轩辕夜月有些信心,但是还是害怕,他的双腿都有软了。

    “没事儿!”苏凌抬手在小王的背心上拍了一下,只是一下小王便觉得一股莫名的勇气自自己的体里升了起来,他居然不害怕了。

    “那个麻烦让让!”这胆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了,小王居然三步并做两步地走到了那些苗人的前,然后道:“麻烦让我们过去。”

    “你们是什么人?”为首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苗人壮汉他一抬自己的大巴掌便直接扣在了小王的脸上,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的大手还真是不小,五指张开居然便可以将秘书小王的脸完全覆盖上。

    “那个,那个我们是来找人的,我都已经说过了我是来找诡头的。”小王说着居然一巴掌打掉了壮汉的手掌,然后瞪着眼睛道,却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的脸上已经留下了五个漆黑的指印。

    “我们就是来找人的!”苏凌这个时候踏前两步,然后随手取出一枚药丸塞到小王的嘴里,然后清冷的目光直视着苗人壮汉:“随手下蛊你们也不太不将人命放在眼里了。”

    “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们居然折断了我们的圣树,就应该受到惩罚!”那个苗人壮汉恶狠狠地指了指轩辕夜月手中的树枝,然后一挥手,当下那群苗人便呼啦一下子将三个人团团围在了中间。

    “神树?”苏凌好笑地挑了挑眉:“它虽然是你们浔坊村里最古老的树,但是应该还不是神树吧,让我来猜猜看,你们嘴里真正的神树其实应该是诡虫君山吧,或者更冷确地说应该在那里的夯德苗寨里。”

    “你,你怎么知道?”为首的苗人壮汉呆了。

    小王叹了一口气,这些人许是一直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刚才那些话不过是苏凌诓他们呢,现在好了刚才的猜测都得到了证实。

    “诡虫君山那不是你们这些外人可以去的地方!?”为首的苗人壮汉很快回过神来了。

    “怎么不可以外人去呢,我之前就去过,还是诡头带我去的呢!”秘书小王大声地道。

    轩辕夜月看了一眼苏凌,心里却是暗暗地好笑,一旦秘书小王体内刚才由苏凌灌注进去的那股气消失了,这小子回过神来还不知道会后怕成什么样呢。

    “那个时候是那个时候,现在不行,现在诡虫君山外人是不可以进入的。”苗人壮汉道。

    “吼,吼,吼,吼……”而周围的苗人男子们却是跟着齐声吼喝起来。

    “为什么?”苏凌问。

    “没有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苗人壮汉依就是直着脖子道。

    “可是我偏偏就要进去!”

    ------题外话------

    昨天手疼,没法码字,今天补上,一会儿还有一更!请大家留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