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85】,充满蛊毒的体内,恶开始漫延

    风衣墨镜男人有些气急败坏地走了进来,对于这个颓废的院子他连看也没有多看一眼,然后直接推开楼门一路畅通无阻地上到了二层。

    “你来得很快。”风衣鬼面男人道。

    “哼,上面问你今天晚上这是怎么回事儿,不但损失了大量的无敌金尸,而且寻地上面想要杀的人,居然一个也没有死,并且还让元首与第一首长对上面产生了怀疑,你知道不知道这一次的错误会让我们功亏一溃的。”风衣墨镜男人一看到风衣鬼面男子便大声地质问道。

    风衣鬼面男子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依就是幽幽地道:“你来得真是太快了,按说从你今天晚上应该在的地方赶到这里,就算是开飞车也不可能在这个时间就到这里的。”

    听到风衣鬼面男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理会自己的话,风衣墨镜男人却是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往上冲,当下又上前两步,拉近了他与风衣鬼面男子之间的距离然后厉声喝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知道不知道这一次的事后果很严重。”

    “你一直在暗中监视我吧,这么多年来。”风衣鬼面男人却是也同样抬脚上前了两步,然后直面着风衣墨镜男人道。

    “我,我……”风衣墨镜男人的话语微微一滞:“这都是上面的意思,你也要明白毕竟你的手中可以掌握着三百无敌金尸,如果你动了不该动的心思,那么谁都拿你没有办法。”

    “呵呵,呵呵!”风衣鬼面男人笑了起来,当然了因为有鬼面具的存在,风衣墨镜男人根本就看不到他的笑脸,只不过却只觉得一股寒意却是正缓缓地自己自己的脚下直升到自己的心脏然后渐渐地向着自己的四肢扩散开来。

    这种寒的感觉还是他第一次遇到,一时之间他居然有些不知所措,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这样?

    心里如此的想着,但是脚下他却是已经不由己地向后连退了两步。

    风衣墨镜男人倒是退了两步,可是风衣鬼面男子却是一连上前了四步,当下两个男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被拉得极近,风衣墨镜男人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还有自己的心跳声,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说自己居然在害怕吗,怎么可能呢,自己怎么可能会害怕他呢,他们当年可是在同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的战友啊,他们当年可是可以以命相托的生死兄弟。

    但是现在自己居然会感觉到自己在害怕他。

    看着对方那自鬼面具里出来的幽幽寒光,风衣墨镜男人突然间后知后觉地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居然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与心跳声,但是他却根本听不到风衣鬼面男人呼吸与心跳。

    或者说现在自己对面的那个男人根本就不需要呼呼与心跳不成?

    这个认知让风衣墨镜男人的心脏不由得失跳了两下,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他真的没有呼吸与心跳,那么,那么岂不是说他已经不是一个活人了。

    那自己这么多年,不定时地来到这里,与他见面……

    一时之间风衣墨镜男人只觉得自己的嘴里一阵的干涩,他的喉头努力地上下动了动,可是却没有一点的吐沫可以供他吞咽的。

    “你,你……”

    “我问你,我的妻子还有孩子现在还好吗?”风衣鬼面男子问道。

    “呃!”似乎完全没有想到风衣鬼男人会问这个问题,风衣墨镜男人不由得微微一怔,然后很快回过神来,一脸堆笑地道:“好,好,好得很呢,嫂子和小侄早就已经被送到m国了,而且前几天我还有与小侄通了电话,孩子说他参加了学院的足球队,而且现在他的朋友也很多,大家都很喜欢他。对了,他还问你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他说他想爸爸了。”

    嘴里虽然说得极为流畅,可是风衣墨镜男子那风衣下的一双大手却是已经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一股微寒的感觉,他的手心居然在出冷汗。

    “你没有骗我?”风衣鬼面男子继续问道,他的声音很是平和与平静,但是就是这种平和与平静,却让风衣墨镜男人感到越发的不安了起来。

    但是无论如何现在他能做的都是要将这种极度的不安强自压在心头,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是的。”

    “哈哈,哈哈,哈哈……”看到风衣墨镜男子点头,风衣鬼面男子却是放声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很大,也许换个地方就算是他的笑声再大些也没有关系,可是在这里,在这空的鬼楼里,他的笑声却是引起了无数的回音。

    听着那“哈哈,哈哈,哈哈……”的笑声一浪一浪传来,风衣墨镜男人心里的不安却是越来越浓起来,他咬了咬嘴唇然后再次退了两步,想了想似乎还是觉得他与对方之间的距离不够安全,于是居然再次退后两步,四步的距离让他的心稍微安份了一些:“你,你怎么了,嫂子与小侄现在过得好,你这么高兴,等你们一家团聚后那你一定会更高兴的。”

    “真是没有想到,当年我们是兄弟,可是现在你却开始欺骗我。”平静的声音里带着说不尽的悲伤还有愤怒。

    “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风衣墨镜男子的子猛地一哆嗦,虽然吃惊,但是他却不相信对面的人可以知道那件事,所以他兀自嘴硬地道。

    “呵呵,呵呵,他们两个已经死了一年了吧。”

    听到这话,风衣墨镜男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完全没有一点儿的血色,怎么会,怎么会,他怎么会知道呢?

    不应该啊,一切的事做得都极为秘密,而且就连那个女人的亲属和朋友到现在都以为她带着孩子在m国呢?

    脚步再次不着痕迹地向后移动着。

    风衣鬼面男子似乎完全没有留意到他的举动,他依就是自顾自地道:“你看现在月亮已经过中天了,新的一天开始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天是你嫂子与你侄子的忌吧。”

    风衣墨镜男人:“……”

    没错,就是去年的今天,那对母子就是他亲自开车撞死的,到现在车子撞在那对母子的上发出的巨响,还有那对母子被高高撞飞的体。

    那个美丽而且温柔的女子在那一刻她的脸上满是惊惧,她的体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几近完美的抛物线,然后她的子便重重地砸到了地面上,而且居然还弹了几下。

    接着那个孩子的子也落到了女人的子上。

    那天他并没有下车,他只是坐在车内冷漠地看着这一切,当时女人还没有咽气,她的头扭过来,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的车,满是鲜血的嘴巴在嗡动的,别人听不到她的声音,可是他却知道她在说什么:为什么?

    虽然他并不忍心,而且他一直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冷血的人,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命令罢了,因为上面的命令,毕竟他以前是一名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所以他并没有错。

    “呵呵,敢做却不敢承认,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风衣鬼面男子说着,合又向着他走了过来,两个男人之间的距离再次被迅速地拉近。

    风衣墨镜男子的脸色白了青,青了白的不断地转化着,他的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看着面前的风衣鬼面男子,他的嘴唇抖动了几下,终于点了点头:“不错的,就是我撞死的他们,但是那是我的任务。”

    “好,你的任务!”风衣鬼面男子冷冷地点了点头随口应了一声,接着他的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却是探到了自己的衣袋里,然后摸出了一根香烟,他将香烟塞到嘴里,然后手指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于是风衣墨镜男子便有些惊恐地看到自那地面上的血迹中居然缓缓地钻出来两个人影,那两道人影都有些虚幻,一个是温柔而美丽的女子,一个却是脸上带些婴儿肥的小男孩。

    看清了这两个人的样子,风衣墨镜男子的脸色却是一下难看得不行,额头上那些本来还只是细密的汗珠却在这个时候变得更大了,只是转眼之间便顺着他的脸孔不断地滑落下来。

    “老公。”女子含笑看着风衣鬼面男子,然后竖起一根手指,那手指上却是跳动着一簇绿色的鬼火。

    为风衣鬼面男子点燃了手中的香烟,女子拉着小男孩这才转头看向风衣墨镜男子:“于宇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里再见吧,虽然我很感谢你让我见到了我丈夫,但是小天还小,你不该也把他送来。”

    小男孩握着小拳头正用一种仇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风衣墨镜男子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他有些明白此时此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与小孩应该就是鬼,那岂不是说自己现在是活生生地见鬼了,虽然他是军人出,他不怕各种的坏人,甚至是无敌金尸,可是对于鬼这种东西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发怵的。

    “呵呵!”风衣鬼面男子冷笑了两声,伸手拉住自己妻子与孩子的手:“这就是你说的照顾得很好,当年在战场上如果不是你救了我一命,我也不会答应你来这里帮你上面的人看着这些无敌金尸,之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可是现在你却害得我家破人亡。”

    风衣墨镜男人本来还想要再说点什么为自己分辩两句呢,可是他才刚刚张嘴居然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话要说,难道要说对不起请原谅吗,人都已经死了,再说对不起这不是讽刺吗。

    “你知道的,这只是一次任务。”风衣墨镜男子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道。

    “啪”风衣墨镜男子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呢,他的脸上便重重地挨了一巴掌。

    不知何时风衣鬼面男子却是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冷嗖嗖的目光闪动着无穷的杀意。

    “其实你早就应该知道,无敌金尸这样的事,无论如何也不能传扬出去,而且不要说是你的家人了,就算是你在这一次任务完成之后也一定要死的。”风衣墨镜男子的脑袋虽然被打得一偏,但是他却依就是自顾自地往下说着。

    而且一边说着,风衣墨镜男子居然自口袋里取出一物,看着在他掌心的那个物会,风衣鬼面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那东西他再熟悉不过了,那居然是一个手雷。

    而且风衣墨镜男子又将自己上的风衣解开,双手抓住衣服向两边展开,在他的风衣里面赫赫然挂满了手雷,粗粗计算一下,绝对不少于三十枚。

    “这就是我今天晚上的任务,你,无敌金尸还有这座鬼楼都不应该再存在下去了。”风衣墨镜男子道。

    “你以为你能杀了死我?”风衣鬼面男子却是淡淡地道:“你记不记得我总是告诉你这里有鬼的。”

    风衣墨镜男子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对方居然还在执着于这个问题。

    “因为这里真的有鬼!”一边说着,风衣鬼面男子居然一抬手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鬼面具。

    “啊!”风衣墨镜男子不由得惊呼出声,那是怎样的一张脸,或者说那根本就不是一张脸,那只是一张白板,完全没有五官存在。

    “你,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风衣墨镜男子吃吃地问。

    “三百具尸体,每天的尸气有多少你知道吗,这些尸气对于尸体来说不算是什么,但是对于活人来说却是再毒不过的毒药了,而我其实早在一年半前就已经死了……”

    风衣鬼面男子再往下说什么,风衣墨镜男子都已经听不到了,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不断地响起雷鸣的轰轰的声音,他只是看着那张平板的脸孔上,嘴巴一张一合的,但是却不知道再往下他说的是什么了。

    “爸爸杀了他吧,为我们一家人报仇。”小男孩的声音响了起来。

    风衣墨镜男子终于回过神了,他咬了咬牙就算是死他也要完全任务,否则的他的家人与朋友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可是就在他想要拉响手雷的时候,一阵轻笑声却是自窗口响了起来:“呵呵,呵呵,真是没有想到十年前赫赫有名的战斗英雄于宇居然会堕落到如此地步。”

    接着便是那年久失修的楼梯发出一声让人牙酸的“吱,吱,呀,呀……”声,随着声音,一个年轻的红裙女子,还有一个白衣青年走了上来,在女子的怀里还抱着一只绿色眼睛的小黑猫,而那个白衣青年的肩膀上却是蹲着一只正在打呵欠的黑色小狗。

    一看到这两个人,那女人与小孩儿两个人的脸上不由得都露出了笑容,然后两个人飞快地上前两步,异口同声地道:“鬼医大人。”

    风衣鬼面男子听到这个称呼,先是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红裙女子,然后这才走了过来,声音里难得充满着感激地道:“鬼医大人,谢谢你,将我的妻子与孩子送过来,否则的话我到现在还被他们蒙在鼓里呢。”

    “鬼医大人。”小男孩拉着苏凌的手,一脸恳求地看着她:“鬼医大人,我和妈妈知道爸爸做了很多错事,可是鬼医大人可不可以原谅爸爸啊,他也不想的,可是我生了病,需要很多钱,所以爸爸才会这么做的,鬼医大人求求你了……”

    苏凌微微一笑,抬手揉了揉小男孩的脑袋:“呵呵,放心吧,这一次你和你妈妈帮我一个大忙,我一定会帮你爸爸这个忙的。”

    听到苏凌这么说,小男孩与女人的神色都放轻松了下来,他们有些欣喜地看着苏凌,然后又扯着风衣鬼面男子一起谢谢苏凌。

    风衣墨镜男子看着大家现在似乎没有什么人再注意自己了,便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那推开的窗子,然后他居然飞快地踏出两步然后纵便跃出了窗户。

    不过就在他的子才刚刚跳到窗户外的时候,一只手掌却是飞快地自窗子里探了出来,然后扣住他的手臂,带着几分寒意的声音同时响起:“这么急着走做什么,我们还有好多话要问你呢。”

    这个叫做于宇的男人倒还真是一个硬骨头,无论你怎么问,他就是昂着脑袋一声不吭。

    “喵呜!”起司眨巴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叫了起来。

    三煞也在一边不断地抬着自己的爪子。

    “这个人就交给你们两个,让他带着我们去找他背后的那个幕后黑手。”

    “放心吧鬼医大人。”起司与三煞异口同声地答应着。

    然后苏凌,轩辕夜月,风衣鬼面男子,女人,孩子这两个人三个鬼便走下了楼梯。

    至于二楼上那不断传来的惨绝人寰的凄厉的叫声却是充耳不闻。

    “鬼医大人,我知道这段时间我带着那些无敌金尸做了不少的错事儿,特别是今天晚上更是伤害了不少的人,这些事是我干的,便让我一个人承担吧。”风衣鬼面男子对苏凌道,虽然之前自己的妻子与孩子为自己求,他都听到了,也听到苏凌知道他们了,可是,可是为军人他知道做错了事儿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去地府吧,小阎王让你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便行了,而且那些无敌金尸的灵魂我也都取出来了,你便正好将他们也一起送到地府去吧,进了地府他们便可以进入轮回,如此也可以算是你的功德一件。”苏凌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装盛着三百灵魂体的光球交给了风衣鬼面男子。

    男子感激地看了苏凌一眼,然后再三道谢过这才将光球接了过来。

    不用问他也知道了,地下室里所余的那些无敌金尸应该已经都被鬼医大人毁掉了。

    几个人正说话音,黑白无常却是悄无声息地自房间里最黑暗的角落走了出来:“鬼医大人,她们两个的时间已经到了。”

    “嗯!”苏凌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黑白无常问道:“青冥最近好吗?”

    一句话倒是黑白无常两个家伙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了,两个家伙对视了一眼,然后还是白无常开口道:“回鬼医大人,小阎王大人最近好的,就是,就是事有些太忙了。”

    看着两个人那有些勉强的表,苏凌便也明白只怕这两个家伙是言不由衷,于是她目光闪了闪道:“嗯,那你们两个人先把他们带回去吧,我会尽快把我这里的事处理完,回地府的。”

    “太好了,鬼医大人!”黑白无常听到这话,两个人当下都高兴起来了,如果,如果鬼医大人可以回到地府,那么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一大助力。

    于是黑白无常两个人便带着那一家三口离开了。

    “小凌,你怎么知道他的妻儿在地府呢?”轩辕夜月一直都没有搞清楚这个问题。

    “我也不知道。”苏凌摇了摇头,然后看着轩辕夜月那疑惑的眼神然后道:“他的妻子和孩子是青冥派黑白无常带过来的。”

    再多余的话已经不用说了,很明显小阎王虽然在地府很忙,但是对于自己的人他还是一直都很关注的。

    轩辕夜月没有说话。

    而二楼上的惨叫声也终于停止了,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一猫一狗直接丢下来一团东西。

    “鬼医大人,他已经招了!”

    轩辕夜月看了一下那不似人形的团,嘴角狠狠地抽了抽,这一猫一狗的手段还真是……啧,啧,啧!

    “既然如此那就将这个家伙交出去吧,至于他后那个家伙我们还是先去拜访一下吧!”苏凌笑眯眯地道。

    ……

    华丽的别墅中,一个面色沉的中年人正冷冷地坐在那里。

    边的秘书时不时地拔打一下手机,然后再走到窗边向外看看发,相比起那个中年人的沉稳来说,这个秘书倒是显得有些沉不气了。

    “小王,坐下吧。”中年人看了一眼自己的秘书,然后道。

    “是,可是,可是……”秘书小王应了一声,可是股还没有沾到沙发呢,便又站了起来:“我再给于宇打个电话,按说他应该处理完了。”

    “不用了,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只怕于宇是回不来了。”面色沉的中年人道。

    “……”听到这话秘书小王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他有些惊慌地道:“那怎么办?”

    “他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反审训这是他的专业课,而且当时他的成绩还是优秀。”中年男子沉声道。

    “呵呵,副元首对于于宇倒是很有信心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声却是自房间里响了起来。

    中年男人还有秘书小王两个人同时一惊,然后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是正看到一男一女正缓步自二楼的楼梯上走下来。

    二楼上什么时候有陌生人的,上面的保镖为何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呢?

    而且一楼的保镖呢,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动作呢?

    秘书小王的目光闪了又闪:“来人啊,有人想要对副元首不利。”

    可是他的声音虽然很大,但是那些保镖却还是没有一点儿动静。

    秘书小王心知不好,于是他忙走了几步挡在副元首的前道:“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你居然敢来行刺副元首。”

    但是很快的秘书小王便被白衣男子直接一挥手就好像赶苍蝇一般挥到了一边。

    “哼,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知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副元首依就是深沉地问道。

    “我来就是问你一个事儿,xx市应该给你送来过一对母子的无敌金尸,那个孩子似乎还没有来得及出生呢,他们现在在哪里?”苏凌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副元首一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红裙女子居然会知道这事儿。

    “各位我。”苏凌似乎没有听到副元首的问题。

    “我,我不知道。”副元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然后道。

    “呵呵,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而这个时候窗外却是响起了警笛声,元首与第一首长的动作倒是真快。

    “我说,我知道,我说了之后请你们帮我求求,我,我也是不由己!”秘书小王这个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

    副元首怒瞪着小王:“你敢!”

    秘书小王虽然在看向副元首的目光有些瑟缩,但是很快他便一脖子道:“我可不想给你赔葬!那对母子金尸被他送给了一个苗人部落,对了那个部落还给了那对母子金尸一个评语,用苗文写的,我专门找精通苗文的人翻译了下,意思是:充满蛊毒的体内,恶开始漫延。”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