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7】,拭目以待(万更)

    女鬼这边还在纠结呢,苏凌却是再次开口了:“喂,你叫什么名字?”

    女鬼微微一怔,这一次这个红裙女子的声音听起来居然带出了几分难得的温柔之意,一时之间她倒是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苏凌,在她看来这个年轻的女人根本就不会对她这么一个厉鬼而如此温柔,难道说是自己听错了不成?

    女鬼这边还没有想完呢,苏凌却是再次开口道:“我叫苏凌!”

    “我叫红绢!”女鬼不自觉得回答了苏凌的问题。

    “很好听的名字!”苏凌微微一笑:“哦,你的事我听说过了,是吴兴淞派出来的附在何西文上的油鬼子告诉我的!”

    苏凌说的倒是一脸轻松,可是女鬼红绢听到了这话面色却是微微一变,当下她的目光急急地在何西文上扫过,待确定何西文没事儿之后这才幽幽地松了一口气,不过却还是厉声道:“那个吴兴淞居然敢这么做,他,他,他之前明明答应过我的……”

    “我可以想像得到他答应过你什么!”苏凌接口道:“不过如果他不把油鬼子附到何西文的上,他又如何可以控制何西文呢?”

    听到了这话,女鬼红绢的脸上闪过一抹复杂之色,对于这个道理她自然也是明白的,说起来听到苏凌如此说她的心里也是颇有些矛盾的,虽然是鬼,但是她却并不是一个笨蛋,她自然看得出来,现在的何西文对于她那可是无比寻常的抗拒,如果没有吴兴淞的油鬼子附体的话,那么这个男人自然是绝对不会过来见自己的。

    可是话又说回来,虽然女鬼红绢已经是一个鬼了,但是她却依就是有着一颗女人的心,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人可以着自己,哪个女人会希望自己所的人会仅仅只是因为迫不得已才会来与自己在一起的。

    不过……

    女鬼红绢想了想,接着她咬了咬嘴唇,终于下定了决心,不管怎么说,就算是吴兴淞的手段有些不妥,可是不得不说吴兴淞倒是也可以说帮着自己实现了愿望了,而且女鬼红绢更加相信只要自己可以唤回前世何西文的记忆,那么这个男人就会想起来自己才是他真正的人呢,是的,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忘记自己的。

    如此一想,女鬼红绢的脸色又恢复了测测的感觉,她抬眼看向苏凌,一抬鬼爪直指向苏凌:“你是想要阻止我们两个人吗,我发过誓不管是谁想要阻止我,那么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不会让对方好过的。”

    苏凌的脸色微变,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女鬼红绢上的气息发生了改变,而且这种改变,居然令得她都感觉到有些窒息的感觉。

    眯了眯眼睛,苏凌的左手之内黑气涌动,屠龙匕便已经握到了她的手掌之中。

    黑色的气息弥漫而出,飞快地就将苏凌整个儿体都包裹住了。

    女鬼红绢一直看着苏凌,这个时候就算是她也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个女人果然有些能耐,无怪乎自己之前感觉到十分危险。

    可是……

    暗暗地咬了一下嘴唇,有些时候就算是明知道自己的举动会成为那扑火的飞蛾,可是却还是要放手一试的。

    女鬼红绢已经下定了决心,她的一双眼睛这个时候已经完成变成了血红色,而且现在看到她此时样子的人就会发现她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眼仁与眼白的区别,完全就是血色的眼睛。

    何西文看着半空中的一人一鬼,不由得喉头动了动,他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丫的谁可以来告诉一下他,那个苏凌到底是不是人类,为毛他会感觉那个苏凌的上现在也是鬼气森森呢?

    不过这话他也就敢在心底里想想罢了,他可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

    但是他再看向介沉与步清尘的目光却是变得颇有些战战兢兢了。

    话说如果那个叫做苏凌的女人也是女鬼的话,那么这两个男人会不会也是鬼呢?

    特别是这个叫做步清尘的男人,他明明是一个瞎子,可是在接触当中何西文却是清楚地知道着,这个所谓的瞎子绝壁会比他这个明眼人还是要灵敏与灵活许多呢,话说如此这样的种种,为毛自己之前就没有思考过,现在自己才发现。

    想着,想着,何西文只觉得自己的后背有着一阵凉风嗖嗖地吹过,当下通上下可是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咦,何西文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介沉却是扭头看了他一眼,于是开口问道,当然了介沉这货绝壁心眼儿不怎么好,这货现在根本就是明知故问的好不好,所以也完全不需要何西文回答:“何西文不用害怕,我家老大会解决掉那个女鬼的,而且我与清尘两个人都要保护你所以放心吧不会出事儿的!”

    一边说着介沉居然还抬手拍了拍何西文的肩膀。

    感觉到介沉大手上传来的温度,何西文的一颗心缓缓放下了少许,既然这个男人的手上有温度那么这个男人应该不是鬼吧,鬼不是冷的吗?

    心里这般想着,何西文却是拿自己眼角的余光向着步清尘看去,却是看到步清尘的一只手正紧紧地握着青玉竹杖,而另一只手掌却是自然地垂在体一边。

    何西文吞了吞口水,然后那缓缓地抬起自己一只手掌向着步清尘的手掌摸了过去。

    只不过何西文却根本不知道介沉眼角的余光已经将他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的,此时此刻介沉正在心底里叹气呢,唉,真是没有想到这个何西文要段有段,要长相有长相,要家境有家境,丫的这么一个钻石王老王居然是一个玻璃男,唉,只怕如果知道真相后,他老爹会跳脚,一众年轻未嫁的女人会跺脚吧。

    不过……

    介沉可是很清楚的,步清尘绝壁不会对何西文动的,因为步清尘的心底里只有一个人存在。

    终于收回了自己眼角的余光,对于何西文的纠结,介沉不再理会了,他将自己的注意力也放在了天空中那一人一鬼的上。

    此时此刻女鬼红绢的整个儿子也被一团黑气给包裹住了,不过女鬼红绢上的黑气与苏凌上的黑气相比起来明显有些松散的感觉,但是女鬼红绢上的黑气所覆盖的范围却极广。

    “女人今天在这里你就变成鬼吧!”女鬼红绢咆哮了一声,然后形一动便向着苏凌扑了过来。

    当下这一人一鬼便在半空中打了起来,不过何西文却是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出个什么明堂,因为在他的眼里就是两团黑气搅在一起罢了。

    女鬼红绢越斗越是惊心,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这么厉害,而且不管是自己上的气,尸气,死气,还是煞气对于苏凌似乎都没有什么作用一般。

    红绢自变成厉鬼之后,在寻找何西文的过程中,也遇到过不少的道士还有风水师,想要捉住她或者是杀死她,可是最后的结果不用说了,但凭着女鬼红绢现在还好好地在这里就算是不说也可以猜得出来。

    可是苏凌的笑脸却是在黑雾中若隐若现,这个女人似乎很清楚她的弱点,每一击都会让女鬼红绢觉得上一疼,那把森然的匕首就会在她的上留下一道伤口,然后大量的黑气也会不要钱一般地爆涌而出。

    要知道那些黑气可是她体里力量的源泉,现在随着那些黑气越涌越多,而她却是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体里的力量也如同潮水一般一去不复返了。

    “啊,啊,啊,你居然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女鬼红绢尖叫了起来,她不要失去力量,她不要让体内的力量完全消失,她还没有帮何西文找回记忆呢,她还没有成为何西文的新娘呢,不可以,不可以!

    女鬼红绢的形一动迅速地向后退去,而与此时同时她的一双鬼爪却是不断地点在自己的上点在她上的伤口附近,让自己上的伤口可以快点愈合。

    不过对于女鬼红绢的退避,苏凌却是并没有追上去痛下杀手,现在这个女鬼红绢还有些作用,毕竟她今天晚上来到这里最主要的目要却是要进行钓鱼,而这个女鬼红绢就是她苏凌的鱼饵。

    女鬼红绢颇有些狼狈地看向苏凌,此时此刻苏凌体外面所环绕的黑气却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屠龙匕也被苏凌收回到了自己的左手掌心之内。

    看着红裙女子淡淡地看向自己的眼神,看着那女子一脸似笑非笑的表,女鬼红绢便只觉得自己的心头一阵心闷,她不甘心,一切的事她与吴兴淞本来都已经安排得好好的,一切都已经妥妥当当了,只要何西文到了这里,那么他就会注定死在水里,然后他就会变成鬼,就会与自己完婚,这可是她百年的期盼了,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关键的子里居然会出现这么一个红裙女子。

    “你,你,你居然坏我的好事儿!”女鬼红绢紧紧地捂着自己口处的最大的伤口,现在她也发现了苏凌的手中之前所握的匕首似乎很不一般,那匕首割伤了自己的体,可是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却是根本没有办法让伤口愈合。

    看着这个样子只消再过一会儿,她会失去所有的力量。

    听着女鬼红绢的质问,苏凌依就是淡淡地笑着,她抬头看了看那夜空:“吴兴淞到底想让你来做什么,那个黑龙噬灵阵你所起的是什么作用?”

    听到这个问题,女鬼红绢先是一怔,但是很快她便大声地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会问这个问题,哈哈,哈哈,哈哈,没错我对于那个黑龙噬灵阵很重要,哈哈,哈哈,哈哈,但是到底是什么作用,我绝对不会告诉你,有本事儿你就去猜啊,哈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类呢!”

    女鬼红绢虽然在笑,但是她的眼底里闪动的却是无与伦比的怨恨。

    “你不说那么就跟我走吧,我想失去了你,那么那个吴兴淞也会很苦恼的吧!”苏凌笑眯眯地道。

    “哼,想得美!”女鬼红绢说着她眼中的血色红芒却是变得更红了起来,而且那血色的红芒居然还有些扩大的趋势,没错就是扩大着,那血色居然不过只是片刻的时间便已经扩散到了女鬼红绢的整个儿体上,血色将她的体完完全全地覆盖住了,接着女鬼红绢的子居然化为了一道红色的流光径直向着地面上的何西文扑了过去。

    这个男人可是她心心念念了百多年的人,她不要失败,她已经等得太久了,今天就算是让她在这里魂飞魄灭了,她也要得到这个男人,她也要成为这个男人的鬼新娘。

    只是她的动作虽然很快,但是却还是快不过介沉与步清尘。

    苏凌的子依就是停在半空中,她目光清冷地看着女鬼红绢的举动,根本就没有想要出手的意思。

    看着那已经在自己的眼前不断放大的女鬼脸孔,何西文的脸色白得连半点血色都看不到了,他的子在颤抖着,一股寒意与一股绝望浮上了他的心头,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就在何西文清楚地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掌正向着自己的面门抓过来的时候,介沉却是一把就揪住了何西文的肩膀上的衣服,然后一提,形一动之间,便已经退出了女鬼红绢的攻击范围。

    而这个时候一只通体碧绿色的青玉竹杖却是直接刺穿了女鬼红绢的体。

    “啊!”女鬼红绢不由得大叫了一声,接着她的体便被青玉竹杖重重地钉在地面上,动弹不停。

    女鬼红绢可以感觉到自那青玉竹杖之上,似乎有着一道又一道的电流在不断地涌入到自己的体里,让自己的体又酥一麻,居然连抬一下手指的动作都很难做得到。

    “你这个卑鄙的人类!”血色的眼瞳恨恨地盯着步清尘,女鬼红绢那尖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扑通!”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却是何西文再也没有办法撑住自己的双腿了,他终于一股毫无形象地坐到地面上,大口大口在喘着粗气,没错他从小胆子就很小,诸如鬼片,恐怖片之关的电影电视剧他都是不看的,就是怕看了会一连好多天睡不着觉,可是今天晚上他居然看到了活生生的鬼,而且还是一个红眼睛的女鬼。

    好吧,他到现在都没有昏过去就已经很不错了。

    “陈京,陈京,我是你的红绢啊,你,你,你怎么可以忘记我呢?”女鬼红绢看着何西文脸上那害怕的表,而且还有当他听到陈京这个名字眼底流露出来的茫然,女鬼红绢的心里酸涩得难受到了极点,她的眼里有血泪流出,在她那张惨白的脸孔上,流下了两道红痕,一时之间倒是令得她的那张脸看起来更吓人了。

    “陈京,陈京,你,你,你怎么可以忘记我呢?!”女鬼红绢的眼睛里又是悲怆又是绝望。

    “啊,啊,啊,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什么陈京,你,你是鬼,我是人,你,你,你不要再来找我了!”何西文的声音里带出几分颤音,他是真的很害怕。

    “我的确是鬼,但是我就算是魂飞魄灭我也一定要成为你的新娘!”女鬼红绢说着,她的声音却是变得异常坚定起来,而这个时候在她的额头上居然浮现出一个符咒的图形。

    那是一道如同双蛇交颈一般的图形,那双蛇居然是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惨绿色。

    在这个符咒自女鬼红绢的眉心浮现而出的时候,苏凌,介沉,步清尘三个人的脸色同时变了。

    惨绿色的纹理开始自女鬼红绢的皮肤表面不断地浮现出来,不过只是几个呼息之间那些惨绿色的玟理便已经覆盖住了女鬼红绢整个儿体,不得不说现在的她看起来倒是让人多了几分恶心的感觉。

    绿色的风自女鬼红绢的体周围不断地鼓动着,而随着这绿色风的鼓动,那支深深将女鬼红绢钉在地面上的青玉竹杖却是在随着风大力的颤动着。

    只消片刻功夫,青玉竹杖便已经被风吹飞了出去。

    步清尘双手一招,青玉竹杖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

    而这个时候女鬼红绢却是缓缓地站了起来,此时她的脸上满是狞笑地看着苏凌:“女人,哈哈,哈哈,怎么样没有想到吧,我的上还有这样的符咒,哈哈,哈哈,不管你有多强,但是现在你注定要死在我的手上了!”

    而这个时候不远处一道正在向着这个方向奔来的黑色影却是突然间露出了笑容,接着这道黑色的影却是抬头向着天空看了看,然后兴奋地握了握拳头:“太好了,太好了,那个蠢女鬼终于激活那道符咒了,哈哈,哈哈……”

    黑色的影低笑了两声,接着他的动作却是更快了起来。

    他可不会让女鬼红绢浪费掉她体里那符咒的能量,那些能量可是他为黑龙噬灵阵所准备的。

    苏凌看着一脸嚣张的女鬼终于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红绢我知道你在黑龙噬灵阵里扮演的角色了,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是为了给那黑龙噬灵阵画龙点睛之鬼!”

    女鬼红绢对于苏凌的话一点儿也不吃惊,很明显对于这一点她是早就知道的。

    “不过红绢你到底知道不知道画龙点睛的后果是什么?”苏凌继续问道。

    “魂飞魄散!”女鬼红绢道:“但是那又如何,只要可以做陈京的新娘,无论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心甘愿的!”

    “呵呵!”苏凌扯了扯嘴角,但是却并没有任何笑容流露出来:“不错你都是心甘愿,说实话红绢对于你的痴我真的很感动,可是红绢你知道不知道那双蛇龙目咒种在体内的时候只有满足几种况才可以做得到,那就是在你还是一个人类的时候,而且必需是在与你发生关系的时候,在发生关系的时候你就要死亡,然后灵魂化鬼游百年的时候才可以养熟这个符咒!”

    听到这里女鬼红绢的子一颤,她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苏凌:“不,不,不,你在骗我,你在骗我!”

    “我没有骗你!”苏凌说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阳年阳月阳阳时出生的女子吧,按说女子的体为,所以在这种时辰出生的女子极少,但是正所谓是阳极为至,用你的体与灵魂种下极的符咒却是最好的选择!”

    女鬼红绢紧紧地咬着嘴唇,她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相信苏凌所说的话了,没错,她死亡了然后变成鬼之后,她便发现在自己的眉心处似乎多了点儿什么东西一般,但是因为心中的怨恨她一直都没有太过于留意,直到遇到吴兴淞后,她才知道双蛇符咒的存在。

    只不过当时虽然她也问过吴兴淞关于她体内双蛇符咒的事,可是吴兴淞却不过只是一句他也不知道那东西是怎么出现在她体里的话给打发了。

    如果,如果这个红裙女子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么,那么……

    女鬼红绢狠狠地握了一下拳头,那么吴兴淞就是在骗自己了,他知道但是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

    “哈哈,哈哈……”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大笑之声却是响了起来,接着一道男子的黑色影出现在了半空中。

    这个男子的样子长得倒是颇为英俊,但是他的眼睛细长,眉细且弯,一张薄唇,唇角下拉,倒是尽显柔与狠。

    “吴兴淞!”女鬼红绢的嘴里唤出了这个男人的名字。

    “呵呵,红绢太好了你终于激活了双蛇符咒!”吴兴淞的眼睛亮晶晶的,那看向红绢的眼神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定一般。

    女鬼红绢瞪视着吴兴淞:“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实话?”

    “呵呵,那些事本来就是你最痛苦的回忆,所以我不想让你回忆起来!”吴兴淞冠冕堂皇地道。

    不过吴兴淞的话音才刚刚落下,苏凌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吴兴淞,吴大师,真是久仰大名,却不想到今天我们会在这里见面,又是这样的环境。”

    “呵呵,苏凌神医,哎呀说实话我可是老早之前就想要见见你了,我吴兴淞一直都没有忘记我师傅就是死在你的手里。”吴兴淞的眼睛弯了起来,他现在虽然在笑,但是那目光却是如同毒蛇一般。

    “呵呵,师傅?他是你师傅吗?”苏凌笑眯眯地反问:“百余年前你可以在强女干红绢的时候,在她的体内种下双蛇符咒,你又怎么可能需要师傅呢?”

    听到这话,女鬼红绢的眼睛立马瞪大了,她不敢相信地看着吴兴淞:“是你?”

    “怎么可能是我呢?”吴兴淞一脸无辜地摊开了双手,他缓步向着女鬼红绢的方向走去:“红绢我们两个已经相处有一段不短的子了,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呢?!”

    “不,不,不,你不要过来!”女鬼红绢不自觉地向后移动了两步。

    “好,我不过去。”吴兴淞的脸色依就是一片笑意,但是布满笑意的眼底却是掩饰不住的狠,天知道现在他有多想把那个坏了自己好事儿的叫做苏凌的女子生生撕成碎片,那个女人居然敢坏自己的好事儿,那么她就已经有了取死之道,而且对于这个女人的灵魂他可是早就好奇加垂涎了,如果这个女人的灵魂可以落到自己的手上,那么可是会有大用处的。

    当然了……

    想到这里吴兴淞的目光又在介沉与步清尘两个人的上微微转了一圈,这两个男人的灵魂也很不错,呵呵,呵呵,看来今天晚上的收获绝不会小了。

    “红绢!”不过吴兴淞的目光很快便又再次集中在了女鬼红绢的上,他知道现在无论自己多想收获那三道灵魂,可是现在对于他来说最重要还是先要搞定女鬼红绢:“我不会骗你的,而且苏凌这个女人不过就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那么一说罢了,她又拿不出任何证据。”

    “谁说的。”苏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当下吴兴淞与女鬼红绢的目光,当然了还包括介沉,步清尘,何西文三个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苏凌的上。

    却是看到苏凌右手轻轻一动,于是无影镜飞出:“这是无影镜,从这里可以看到百年前那天所发生的一切。但是却需要借红绢与何西文的两道气息一用!”

    说着苏凌也没有征求红绢与何西文的意建,直接双手向着这一人一鬼所在的方向虚空一抓,当下两道气息便被她抓在手中,然后向着无影镜里一投。

    于是本来漆黑一片的无影镜里便泛起了如同水波一般的光纹,随着光纹涌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一道光幕自无影镜里了出来。

    里面的主角正是一个女子,看到那个女子的样子众人不用问也知道那就是百年前的红绢,寻个时候她还不是鬼,她只是一个漂亮的女子。

    然后街角涌出来的几个粗壮男人,将女子捂住嘴巴,制住双手扯到了一处没有人居住的破院子里。

    不过在这个破院子里却是正坐着一个男人,看得出来他已经在这里等了许久了。

    当这个男人抬起头的时候,大家都看清楚了,除了上的衣服还有头型外,根本就是活脱脱的吴兴淞本人。

    接着便是一个女人惨痛的死亡历程。

    当第二天女子的尸体被发现后,一个年轻的男子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他小心地用上衣服将女子的赤果的体包住,然后小心地抱着她的尸体离开了小院,男子一直都没有哭,只是在嘴里不断地喃喃着:“我们回家!”

    可是当男子才刚刚回到自己的家里时,便直接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在看到那个年轻男子出场的时候,何西文的体狠狠地颤抖了起来,因为那个年轻的男子居然与他一模一样,而且心中也有着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告诉着他,那个男人就是他,没错他就是他,他们两个本来就是一个人。

    看着那个年轻男子眼底里流露出来的深深伤心,何西文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他可以感觉到陈京对于红绢的感到底有多深,到底有多重。

    画面在这里便消失了。

    红绢的脸上一片血泪,她的一双眸子温柔如水般的自何西文的脸上扫过,此时她的厉色尽消。

    似乎感觉到红绢的目光,何西文缓缓地抬起头,当下这一人一鬼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

    这一刻何西文居然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何西文居然不知不觉地向着红绢的方向迈动了脚步,这不是谁在控着何西文的体,而是何西文自己的行为。

    步清尘握了握手中的青玉竹杖,他想要阻止,可是终于还是没有忍心出手。

    介沉也是抬了抬手,但是他的手也终于垂了下去,不得不说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对于这对恋人,也不会阻止的。

    “陈京!”看着走向自己的男人,女鬼红绢不由得喃喃出男人前世的名字。

    “红绢,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何西文的满脸都是泪,此时此刻女鬼红绢那张依就是有些恐怖的血色眼睛还有诡异的青色纹理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他只知道这是一个很值得自己去的女人。

    因为已经回忆起了前生的一切,所以何西文自然也知道,那天自己生病了,红绢是去给自己抓药去了,但是一走红绢便再也没有回来。

    而当他再看到红绢的时候,女子却是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在抱回红绢的尸体后,他便一直吐血,一直吐血,吐了三天三夜后,他也随着红绢而去了。

    但是却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一个成为了厉鬼,一个却是再次轮回转世,相见不识。

    苏凌看着红绢与何西文,终于微微地闭了一下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吴兴淞却是动了,他的动作极快,就在苏凌,介沉,步清尘,还有红绢微微有些失神的时候,他却是直接冲到了何西文的边,然后一把就扣住了何西文的天灵盖。

    “吴兴淞你想要做什么?!”红绢厉声问道,但是此时此刻她的声音里却是有些色厉内茬之意。

    苏凌暗暗地跺了一下脚,暗怪自己怎么会忘记一边对这一切虎视眈眈的吴兴淞呢。

    “呵呵!”吴兴淞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白牙:“谁也不要动,你们四个人不管谁只要动一下,那么我就会直接拍碎他的脑袋!”

    吴兴淞一边说着,一边扯着何西文的子与几个人拉开一段距离。

    何西文却是一反之前的胆小,现在他的脸上很是平静,丝毫没有半点为自己小命担心的意思,他的目光依就是看向那女鬼红绢:“死就死吧,红绢我死了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你不是说今天晚上就要做我的新娘吗,那么吴兴淞你就拍死我吧!”

    “呵呵!”吴兴淞大笑了两声:“真是没有想到,你何西文居然是一个种儿,可是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做那种乘人之美的好事儿,所以在我这一掌拍下的时候,我会直接将你的灵魂拘起来,哈哈,哈哈,还想要结婚做梦吧!”

    苏凌,介沉,步清尘三个人的脚步微微错了错,动作极为细微,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不会有人感觉到他们三个人的动作。

    可是就算是他们三个人已经十分小心了,但是却依就是听到吴兴淞的声音响了起来:“苏凌,介沉,步清尘你们三个难道没有听到我的话吗,你们是真的想让何西文死吗?”

    苏凌的脸色微变:“我们没有动。”

    红绢这个时候急急地开口了:“吴兴淞到底怎么样你才可以放开陈京?”

    “哈哈,哈哈,红绢你应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而且你可是我从百多年前就一直准备好的,现在你居然来问我想要做什么,是不是很可笑!”

    听到了吴兴淞的话,红绢没有任何犹豫,她直接点了点头:“好,没有问题,现在我就去为你的黑龙噬灵阵点睛。”

    “不要,不要。”何西文这个时候叫了起来:“不要啊,不要啊,红绢你现在瞪大眼睛看清楚,我是何西文我不是陈京,我不是你前世的人,所以你不要为了我这个相干的人去死,不值得!”

    红绢笑了,她笑得很甜:“陈京,真好,你还是像当年那样关心着我,你不想看到我受任何委屈,你知道吗,我真的是好你,为了你我可以做一切。”

    “不要,不要,刚才苏小说过了,如果你去那就会魂飞魄灭的,我不要你魂飞魄灭,红绢听话,听话啊,不要做傻事儿。”何西文大声地道。

    吴兴淞根本就没有想要阻止何西文的意思,他了解红绢,他知道红绢的子外柔内刚,而且为了救何西文,红绢一定会去献的,而且还是心甘愿献的。

    要知道如果这个为黑龙噬灵阵画龙点睛的鬼是心甘愿的那么此阵的威力就会大增。

    “无论你是何西文还是陈京你都是我的人!”红绢说着笑了起来,只是她虽然在笑着,但是她眼里的血泪却依就是不断地涌出来。

    何西文此时也是泣不成声。

    “苏凌谢谢你,”红绢含笑转向苏凌向着她深深地弯了一下子:“请你一定要护他周全。”

    苏凌点了点头:“我会的。”

    听到这话,吴兴淞却是冷哼了一声,现在何西文可是掌握在他的手里,如果他不想那么任何人都别想从自己的手里救出何西文。

    红绢的目光又落到了吴兴淞的脸上:“我恨你,如果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你。但是现在请你遵守你的承诺。”

    “呵呵!”吴兴淞一笑:“放心吧,到时候我会放了这个男人的。”

    “那就好。”红绢再次点了点头,接着她深深地看了一眼何西文,便扭过头,纵一跃向着那黑龙噬龙阵飞快而去。

    “红绢,红绢……”后传来的却是何西文撕心裂肺的声音。

    红绢紧紧地咬着嘴唇,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很想要回头再看一眼那个男人,可是她却不敢回头,她怕自己的决心会动摇。

    苏凌的眼神深沉,一阵风吹过红色的裙摆在这夜色中绘出了一道红色的弧线,一道又一道接着却又被夜风吹散。

    随着红绢接近了黑龙噬灵阵,那黑龙噬灵阵似乎也有所感觉,居然自其上探出数十道的如同触手一般的东西直接缚住了红绢的体,然后生生地将她拉入到了黑龙噬灵阵中。

    而在这一刻,红绢眉心上的双蛇符咒却是绿芒大作,与此同时她皮肤上的绿色纹理居然如同蛇一般的蠕动起来,随着那些绿色纹理的蠕动,红绢的体很快就完全变成了绿色。

    这个时候红绢的体一动,被生生地转了过来,这令得下面的众人可以清楚地看到红绢那双血红色的眼睛。

    何西文已经叫不出声音来了,他悲痛地看着那双血色的眼瞳,心里的痛苦就如同海浪一般,在一下一下地冲涮着他的心房。

    “哈哈,苏凌一会儿你就会与x港一起死了!”吴兴淞得意地道。

    “是吗?”苏凌微微一笑:“我看未必。”

    “哼,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题外话------

    今天万更补昨天断更之过!

    ...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