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5】,新娘潭

    第二天很快就到来了,虽然何竟严之前已经一口答应下来了,但是为一个父亲,他的心里依就是十分紧张,他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用商量的口气问道:“西文,要不就先算了,我们别冒那个险了,大不了爸爸送你出国呆一段时间再说如何?”

    何西文看着自己老爸那在一夜之间似乎又苍老了许多的脸孔,他在心底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但是脸上却露出了让何竟严放心的笑容:“爸,这种事躲是躲不过的,从小你不是就教我,遇到事不要去躲,而是应该积极地面对吗?”

    何竟严一滞,没错这话就是自己教给儿子:“可是现在不是此一时彼一时吗,人能和鬼斗吗?”

    “爸!”何西文很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然后以同样认真的口气道:“爸,对于我们人来说出国就可以逃避一些东西,可是我想对于鬼来讲应该没有国界这一说吧!”

    一句话,何竟严便不再说什么了,是啊,儿子说得没错。如果这些鬼没有国界一说,那么只怕让儿子离开了苏凌他们的保护范围反而更是害了儿子。

    “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那我也只能支持你了!”见依就是无法说服自己的儿子,何竟严也只能点了点头:“但是在抓鬼的时候,我要和你在一起。”

    “不行!”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一个声音来自于何竟言的边正是何西文所说。

    而另一个声音却是刚刚走进来的介沉:“何先生到时候你会与伊藤在一起,他会保护你的安全。而且如果到时候你不听他的安排,那么他可以随时出手打晕你。”

    何竟严张了张嘴,想要抗议的,不过介沉却是继续道:“这可是为了你儿子何西文好,一旦那个女厉鬼出来,我们又要保护你儿子,又要抓鬼,根本没有时间顾及你,而且如果你突然间冲过来,鬼拿你当人质怎么办?所以你到时候可千万别给我们添乱。”

    好吧,虽然最后那句话听得何竟严心头有些不爽,但是却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话说他活了几十年,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自己会给人添乱。

    “那个,苏小姐呢?”何竟严看了看介沉的后,并没有苏凌还有其他人的影,于是忙问道。

    “哦,我家老大正继续审问油鬼子呢!”介沉道。

    果不其然,此时此刻在苏凌的房间里,她的手掌上泛着一层白色的火焰,她笑眯眯地看着那个已经将体团成一团而且已经瑟缩到墙角的油鬼子。

    “那个,那个你要做什么?!”油鬼子恐惧地看着苏凌手上的白色火焰,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火焰是什么火焰,但是直觉却告诉他,如果他这副小板沾到一点点火星,那么绝壁就会是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呜,呜,这个女人为毛会这么恐怖呢。

    “喂,你还有什么没说的?”苏凌晃了晃自己的手掌。

    步清尘与伊藤两个人看到这一幕,却是不断地抽着嘴角,尤不得他们不抽嘴角啊,现在的场面着实是太有视觉冲击力了,看苏凌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正在良为娼的混蛋,而再看看那个油鬼子,分明就是一副楚楚可怜的小媳妇样子。

    “我,我,我真的把知道的都已经说了。”油鬼子瑟瑟地道。

    “哦,这样啊。”苏凌说着,那只手掌却是一下子就伸到了油鬼子的面前,当下那白色的火苗一飘,差点就烧到油鬼子。

    当下这个家伙一跳,音调因为太过于害怕都已经变了:“那个,我说,主人让我在今天下午六点之前把何西文带到新娘潭去!”

    新娘潭这是x港所拥有的天然湖泊之一,而且也是一个平素里几乎没有什么人敢去的地方,至于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那里闹鬼。

    据说在古代的时候,有一个结婚的队伍抬着新娘,吹吹打打地经过新娘潭的时候,正好遇到山洪爆发,所以整个儿结婚的队伍都被冲去了,当然了也包括那个新娘子。

    而更为诡异的就是这些人的尸体却一直都苦寻不到。

    再之后如果再有什么新娘子从这里经过都会莫名奇妙地就从花轿里跳到新娘潭里去。

    所以这所谓的新娘潭的含意就是终结阳间新娘,让你到间做新娘。

    看来那个女厉鬼会选择那里也着实是花了一番心思。

    特别是新娘潭的周围是群山环拱,而且其上绿树茂盛,晚上六点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阳气渐渐地褪去,取而代之的却是越来越浓的气。

    而鬼特别是厉鬼在气浓重的地方那么他的实力也会更强。

    新娘潭。

    苏凌在心底里念叨了一句这个地名,然后一把抓起油鬼子丢入到了无影镜里,这个家伙真的没白叫做油鬼子,当真是油滑的紧,审问他就跟挤牙膏似的,挤一点他说一点,只怕就算是现在他还有不少的事没有告诉自己呢。

    而且在无影镜内,油鬼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对于自己无影镜里的那些鬼,苏凌还是了解一些他们的子,不把油鬼子揍到满地找牙那绝对不会了事。

    “伊藤你在酒店里保护何竟严,一定要做到寸步不离。介沉,清晨带着何西文我们现在就动去新娘潭。”说完了这句话,苏凌一转便率先走出了房间。

    在她的后,介沉,步清尘,还有何西文三个人紧紧相随。

    虽然何竟严还是想要再说点什么,但是却是张口无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四道影转过了转角,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从繁华的市区到新娘潭着实有一段距离,车子是由何西文开的,毕竟他对于x港的路线可是极为熟悉。

    眼看着时间距离六点越来越近了,可是车速却是越来越慢,到了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x港的道路上车也多了起来,没法子在z国各地都是有早高峰与晚高峰。

    不过初时就算是龟速但是至少还可以感觉到车是动弹的,可是当拐了一个弯后车子居然一动也动不了了。

    介沉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他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了,再堵也不至于堵到这种地步。

    时间不大介沉回来了:“老大,前面有一个辆大货车侧翻了,所以我们只能改道了。”

    听到这话,何西文的脸上却是一片苦笑,改道,现在看看前后左右都是车,都被堵到了这里,想要改道那绝对是天方夜谭。

    “何西文你没有恐高症吧?”苏凌却是突然间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嘎!?”何西文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想不明白去新娘潭与自己是不是有恐高症有什么必要的联系,但是虽然如此,何西文还是道:“我没有恐高症!”

    就在何西文的话音才刚刚落下的时候,车一震,接着何西文便感觉到自己的车子居然正在上升。

    这是怎么回事儿?

    何西文忙放下车窗,探头向外看去,并没有吊车什么的。

    “啊!”于是一声惊呼自何西文的嘴里响了起来,既然不是人力所为,那么是不是那个厉鬼现在就已经来找自己了,虽然他一直表现得很淡定,但是坦白来说那是为了安抚自己的父亲,他的心里真的紧张的。

    “别慌,继续开你的车就好了!”苏凌的声音在他的边响了起来。

    “哦!”何西文看了苏凌一眼,然后又扭头看了看坐在后面的介沉与步清尘。

    却是看到这两个人的脸上也是一片淡淡的神色,似乎这一切他们早就知道一般。

    明白了,这车突然间腾空而起,应该是苏凌他们三个人的杰作吧。

    有了这个认知,何西文的心渐渐地平静了。

    于是车子虽然悬在半空中,但是却依就是向前飞快地行去。

    在地面上至少还需要沿着公路走,可是在这半天空中,却完全不需要,直接笔直地向着新娘潭的方向而去,这可是最近的距离。

    到达新娘潭的时候,介沉看了看手表,刚刚五点三十分。

    “走吧,新娘潭还在里面一点!”苏凌看了看前面的山路对三个男人道。

    “嗯!”于是三个男人应了一声,四个人便走上了山路。

    起初的时候何西文还可以勉强跟得上这三个人的脚步,可是不过才五分钟之后,他便再也跟不了,不要说介沉了,就算是苏凌这个比自己要小上几岁的女子,还有步清尘这个眼睛有问题的人,他都跟不上。

    “唉,我来帮你吧!”介沉的脚步停住了,他拧着眉头看了看何西文,强行按下自己想要说几句大少爷还真是大少爷,这么几步山路就已经不行了。

    何西文感激地点了点头,本来他以为介沉会扶着自己走呢,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直接就将自己扛到了肩膀上,然后大步流星飞快地追上了苏凌与步清尘。

    何西文一阵无语,自己堂堂一个正常的男人,被另一个男人扛在肩膀上,这如果被一些狗仔队拍到了话,那明天一早肯定会上头条!

    ...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