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8】,死亡倒计时

    苏凌很快便在李家为李家的一位长老治疗了一下体,当然了诊费依就是照收的,这一点又让李家还有君明家族的一些年轻人有些不满,在他们看来既然苏凌与李端阳与君明御加与苏凌是认识的,那么就不应该收钱的!

    不过他们的话却是没敢说出来,苏凌的脸上至始至终都是带着几分微笑,虽然疏离却也不至于让这些桀骜的年轻人闭嘴!

    步清尘在他们的眼中不过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瞎子罢了,他们自然更不放在眼里!

    但是那介沉虽然脸上摆着痞子般的笑容,可是那双眼神却是如刀子一般不断地自那些人的脸上扫过,坦白来说那眼神真是生生地把脸皮都给刮得生疼!

    再加上还有一个伊藤,这个男人虽然长得不错,可是却通向外散发着冷气,而且在那冷气中居然还透露着几分的血腥感觉!

    “咕噜!”一个李家的年轻男子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他敢打保票这个男人绝对杀过人,他的手上绝对有人命的!

    平素里他们胡闹一下没有关系,但是一旦真的遇到这种敢动手要人命的主儿,他们也没有那个胆子过去招惹!

    “他睡一觉就可以了!”苏凌交待了一句便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

    李端阳的脸上有些为难,今天苏凌既然是上门就诊的,那么大可以帮着把家族里的这些人都治好再离开的,可是……

    他这话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只要是苏凌决定的事那么是不会轻易更改的!

    “小凌我们回去吧,今天酒店里有客会到的!”步清尘这个时候微笑着道。

    “嗯!”苏凌点了点头,脸上倒是没有任何吃惊!

    倒是听到这话的介沉与伊藤两个人微微愕然,不过两个人都是聪明人,连想了一下今天的况便都笑了,到底是谁,他们还是可以猜得出的!

    何竟严坐在酒店的大厅里,虽然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但是他周的气压却很是有些低,那个所谓的神医居然还没有回来!

    “爸爸!”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在他的后响了起来,接着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快步走了过来!

    “西文,你怎么来了?”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何竟严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爸爸,我听说你带着来找一位神医看病,正好这两天我也是有些舒服,所以就想陪陪您和,然后顺便让神医也帮我看看!”何西文一笑道!

    “哦,你不舒服了?”听到这话何竟严的目光忙仔细地打量起了自己的儿子,平素里他太心一直都没有留意,现在他才发现何西文的那双眼窝微微有些低陷,而且白眼仁内布满着血丝,眼睛周围泛着一圈青黑色!

    如此再加上一张苍白如纸的脸孔,说起来还真是有些骇人!

    “你有没有请吴大师帮你看看?”何竟严立马担心地问道,现在他看到自己的儿子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儿子是不是被鬼上了,而他口中的吴大师自然就是吴兴淞了!

    “找了,可是吴大师说我这不是那种事儿!”何西文说着打了一个呵欠,这段时间他的体似乎很差,也很容易累,但是躺在上却是天天都睡不着觉,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敢睡,因为只要他一闭上眼那么他就会做恶梦,各种的恶梦,梦里有太多的鬼伸手想要抓他!

    “那有没有去医院看?”何竟严再次关切地问道,虽然平素里他工作很忙,所以对于家人一直都有些忽略,可是何西文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再过几年他还是要接自己班的!

    “去了,可是大夫什么也没有查出来!”何西文又接着道:“所以才想着看看这位神医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儿!”

    “嗯,那就一起吧!”何竟严点了点头!

    父子两个人正说话间,苏凌,介沉,伊藤,步清尘四个人却已经进了酒店的大门,不过四个人却好像并没有看到何家父子一般,直接就向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何竟严的贴秘书忙拔腿就要追过去,但是却被何竟严阻止了:“既然是神医,那么我们就应该有个态度,走吧西文推上你咱们上去!”

    “是,爸爸!”何西文点了点头,只不过此时此刻的何竟严却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嘴角却是微微掀了掀,勾起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当父子两个人推着何老太太一路来到了苏凌所住的房间,倒是极为顺利就被让了进去!

    “苏小姐!”何竟严直接开口道:“今天冒昧前来打扰了,不过还请苏小姐可以为我的母亲与儿子诊治一……”

    何竟严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却是看到坐在苏凌边的那个穿长衫的英俊男子这个时却是形一动,动作太快了,他的眼睛居然没有捕捉到,当他再看清楚的时候,却是发现这个穿长衫的男子却是已经站在距离自己儿子大约两米远的地方,而且他手中的青玉竹杖却是正点在自己儿子的眉心处!

    “你……”何竟严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居然会出现如此的变故,忙想要开口喝止,但是步清尘却是先他一步冷冷地开口了:“出来!”

    此时此刻步清尘那没有任何焦距的眼瞳里却是闪动着森然的冷光!

    “你,你,你想要做什么?”何西文的脸色被这么一吓却是更白了,而且额头上都有汗渗出来,现在他一动也不敢动,眉心因为被那青玉竹杖指着的关系,居然有些冰冷的麻痒,但是他却笑不出来,因为他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的居然是杀意,明明是一双无神的眼睛,明明应该是一个瞎子的,可是,可是现在那双眼睛在他看来却是真的很吓人!

    这个人是真的想要杀死自己!何西文在心底里想着!

    “苏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何竟严开口了!

    一边的何老太太也怒了:“这是什么神医,居然敢如此对待我的孙子,我们走!”

    “等等!”这个时候苏凌却是冷冷地开口了,老实说对于何竟严还有何老太太她倒是并不喜欢,这两个人的上都有着一股盛气凌人的架式,似乎无论何时何地他们永远都是高人一头的存在!

    不过就算是这样子,有些话她也是需要说的:“现在让他跟你们回去没有问题,但是我要提醒你们两位,他的生命只有三天了,当然了,如果你们找到其他人可以将他体里的东西出来那么他还可以继续活下去!”

    苏凌淡淡地声音让何竟严与何老太太两个人子一震!

    要知道x港这些有份有地位的人,虽然一个个嘴上说得好听都是无神论者,但是个个都是很相信阳鬼神风水之说的!

    “不可能!”但是接着何竟严却是立马摇头否认道:“吴大师给西文看过的,吴大师说西文没事儿!”

    “呵呵!”苏凌笑了:“好了,清尘算了,让他们离开!”

    苏凌的笑容很淡,而且在话音落下的时候,她的子也款款地站了起来,同时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那就请吧,不过何先生下次再来的时候请先交纳费用,而且还希望何先生在下次来的时候先考虑清楚令公子的命值多少钱,到时候你就带多少钱来吧!”

    听到了这话,何竟严的脸色极为难看,不过这个时候何老太太却是气愤愤地道:“走,西文我们走!”

    步清尘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青玉竹杖。

    “呼,呼!”何西文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如果不是顾及到个人形象问题的话,只怕他早就一股坐到地上了!

    “西文!”何老太太又扭头招呼了一声!

    “我来了!”何西文应了一声,然后抬脚向着何竟严与何老太太的边走去,但是他的目光却是落到了步清尘的上,眼底里掠过一抹深深的忌惮!

    只不过当这一家三口推开门的时候,却是正看到马中义的一张笑脸,马中义顾不得和何竟严打招呼,却是忙高声向着房间里打招呼:“神医,苏神医,我老婆的命可是值钱的,在我的眼里根本就是无价之宝,只要苏神医能治好她,要多少钱我马中义就给多少钱,就算是苏神医要我的中义帮,我也给了!”

    马中义的嗓门不小,而且又是与何家人距离太近,当下倒是把何家三口人震得耳膜嗡嗡直响!

    “粗俗,俗不可奈!”何老太太重重地拍了拍自己轮椅上的扶手!

    “嘿嘿,何老太太我本来就是一个粗人自然粗俗了!”马中义也不介意一边继续笑着,一边小心地扶着自己的妻子走了进去!

    不过就在何家三口人已经步出门的时候,步清尘的声音却是幽幽传来了:“三后的下午六时整,你儿子就会死,而且是遇水亡!从现在开始你可以为他进行倒计时!”

    何竟严的子一震,死亡倒计时!

    不过他的脸色却是更难看了,这些人居然敢如此诅咒自己的儿子!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