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8】,君心似我心

    小阎王一直都没有休息,他一直在等着苏凌的回来,而至于其他的人,一个个显然也很清楚,小阎王与苏凌两个人已经着实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所以想必当苏凌回来之后两个人一定很想要好好地聚一聚了。

    而众人便也没有谁会那么不开眼的想要当电灯泡的。

    房间里十分安静,小阎王一个人静静地背靠着靠枕坐在上,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拿出来一本书,正在认真地翻看着。

    当苏凌出现在房间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静谧的一幕,男子如玉般的脸孔上正带着浅隽的微笑,那淡淡微笑着的眼因为女子的回来而微微转动了一下于是男子的眼眸里便只有这个女子一个人存在了。

    看着男子那满是芬芳的脸上,苏凌的嘴唇却是轻轻地抿了一下,她一向不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但是就算如此她却依就是很敏锐地可以感觉到小阎王的苍白还有那淡淡的虚弱。

    “凌!”小阎王自是看到了苏凌眼底里闪动着心疼,当下他放下了手中的手卷,形一动便已经飘然而来到了苏凌的面前,抬手轻轻地捋起女子的一缕秀发。

    “你,你把衣服脱了!”苏凌吸了吸鼻子,一脸严肃地看着小阎王,这个男人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护自己呢。

    小阎王却并没有如想像中那般听话,他含着笑长臂一伸便将苏凌的子拥入到了自己的怀抱里:“凌,我想你了,真的好想好想!”

    那低沉的嗓音就好似沉年的老酒一般,听在人的耳朵里便会醉在心里。

    苏凌的心微微一颤,这个男人啊真的是太了解自己了,只是一句话便直接引动了自己的绪,不过苏凌的眉头却在下一秒的时候皱了起来,淡淡的药味冲入到了她的鼻孔里,令得她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于是苏凌二话不说直接退出了小阎王的怀抱。

    “凌,你怎么了?”小阎王捕捉到苏凌的脸上居然带着几分怒意。

    “安息,枫香,苏合,桑螵蛸,斑蝥,蟾酥,蕲蛇,僵蚕,没药……”每当一个药名从苏凌的口中吐出来的时候,小阎王都会看到女子的那张俏脸便会更暗一分。

    “小凌!”小阎王突然间有些心虚地想要低头去吻住那张人的红唇,可是却没有想到苏凌的动作居然更快,只是一伸手便已经扯开了他的衣服,露出那包得严严实实的白色纱布。

    苏凌看了一眼小阎王,直接将人按坐在一边的上,然后便不再去看他,只是翻手取出了把银质的小刀,三两下之间便已经将小阎王口的纱布割开了。

    小阎王的嘴角抽了一下,本来他还想要再说点儿什么呢,但是一看到现在苏凌的这番举动,他便明白了只怕小凌现在是真的很生气,否则的话她断断不会用这种近乎于粗爆的方式将自己上的纱布取下来,于是他非常明智选挨自己还是先好好地闭上嘴巴。

    苏凌看着小阎王上的伤口,一双眸子却是飞快地闪动了几下。

    那伤口看起来应该是用什么利器划出来的,居然直接从左划到右腹,而且那伤口的向着两侧翻开着,其内却是有着七彩光芒闪动着,但是如果仔细去看才会发现那七色的光芒实现上每一种似乎都是与一道黑色相混合着。

    不得不说这个伤口很是有些诡异,但是看在苏凌的眼底里却似乎有些很熟悉的感觉,特别是那七彩的光芒,她真的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只是现在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不过……

    苏凌的目光幽深了几分,一双眸子里寒芒涌动:“即墨青冥你伤得这么重居然不知道来找我,你真是可以啊……”

    这番话说得可是近乎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令得小阎王脸上却是迅速地布上了讨好的笑容:“小凌,我,我这不是太忙了吗……哎呀!”

    小阎王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便被一声惨叫取代了。

    苏凌的只是伸出一根手在他的伤口按了一下,小阎王的额头上便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知道疼了!”苏凌一边说着,一边翻手取出自己的银针,还有一些药棉。

    “小凌我知道错了!”小阎王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如果再不认错的话,那么只怕一会儿苏凌定会让自己再吃些苦头的,于是他现在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低头认错了。

    “哼!”苏凌冷哼了一声,但是心里终究还是因为小阎王的伤而心疼不矣,于是接着她的口气便放软了许多:“这是谁伤的你,怎么会这么重?”

    那伤只要再深一此,只怕小阎王的肚子都会被人剖开了。

    “呵呵,伤我的那个家伙现在比我还惨呢,虽然当时没有死,但是现在应该是活不成了!”小阎王却是扯着嘴角笑了起来。

    “你啊,怎么不知道小心些呢!”苏凌一边说着,一边飞快地抬手将几根银针刺入到了小阎王的体里。

    “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事儿的!”小阎王说着一只大手却是抚上了苏凌的俏脸,他的一双眸子含脉脉地道:“有你在,我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有事儿的!”

    苏凌吸了吸鼻子,她的鼻子有些发酸,眼底里也有些潮湿,于是她便没有抬眼去看小阎王,而是直接用手中的银刀向着那七彩光芒包裹着的腐刮了下去,一下一下又是一下。

    每一刀下去,小阎王上的肌都会忍不住颤抖一下,他的一双大手也紧紧地抓住了下的单,虽然他不是人,虽然他是小阎王,但是他也会疼的。

    怎么也没有想到,小阎王上那七彩光芒包裹住的腐居然都已经几乎要深入骨骼了。

    苏凌的手微微有些发颤,她是真的不忍心看到小阎王这般痛苦,可是她是一名医者她很清楚现在如果不这么做,那么等待小阎王的就是死亡。

    这个七彩光芒的主人她记下了,她苏凌从来就不是什么大度的人,正相反她可是一个很记仇的人。

    汗水不断地从小阎王的皮肤下渗出来,特别是他的手臂上,那些汗水顺着手臂流下来,很快便将单打湿了大片。

    苏凌的神色专注而认真,她手上的动作很快,但是却绝对不会落下任何一点儿的七彩腐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就连苏凌都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忙活了多久,终于她长出了一口气,放下自己手中的银刀,然后却是抬起手掌紧紧地贴在了小阎王的背心上。

    于是一股涓涓的暖流便进入到了小阎王的体里,这股暖流带着一种异样的生机,只不过眨眼之间小阎王的伤口处便生起一阵麻痒的感觉接着小阎王就看到自己的伤口居然正在以一种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

    “小凌,你……”小阎王想要阻止苏凌的动作:“你不可以这么做,我的伤口过段时间就会长好的,你不用浪费你体内的这些能量的!”

    “那些七彩光芒有些诡异,虽然已经除掉了七彩腐但是你的伤口周围生机却是已经少到了极点,所以你的伤口没有了三年五载是别想愈合了!”苏凌说着手掌却是根本就没有挪动分毫。

    小阎王张了张嘴还想要再说点什么,可是苏凌却先一步打断了他的话:“你是不是想要说对你而言三年五载不过也就是小意思,忍一忍就过去了,可是我却会心疼!”

    苏凌的声音本来还是清冷的,可是说到最后那几个字的时候却是已经带出了低低的涩意。

    小阎王不再说什么了,只是他那双足以敛光月辉与星辰的眸子里却是闪动着无边的义,苏凌对于他的心他又如何没有感觉到呢。

    伤口在迅速地恢复着。

    但是苏凌的那张俏脸却是变得苍白一片,她的额角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她的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那双纤细的手臂已经有些微微的颤抖了,但是她却依就不肯撤手拼命地压榨着自己体内最后那些为数不多的能量。

    小阎王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背心处那双小手的颤动,他的眼底里几抹湿润的光芒在闪动着。

    伤口终于完全愈合了,只余下一抹淡粉色的痕迹。

    苏凌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然后她抽回手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接着苏凌又在小阎王的背上拍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如以往一般,所有的银针都跳回到她的手掌中,直到苏凌拍了第五下,这才将之前刺入到小阎王体上的银针统统收回。

    “凌!”小阎王的体这个时候才终于恢复了自由,于是他回,心疼地将苏凌抱在怀里。

    “不,会碰疼你的!”苏凌却是惊呼一声。

    “笨蛋,我的伤已经好了!”小阎王心疼地看着苏凌那张苍白的小脸,低头在她同样苍白的唇啄了一下,然后体贴地道:“我抱着你,好好睡一会儿吧!”

    苏凌含笑看了看小阎王,然后在他的怀里点了点头。

    苏凌的双眸合上了,她的嘴角却是勾出一个笑意。

    既然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