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4】,只想安静地做一个美男子

    “嗯,我明白了!”安倍清水点了点头,然后紧紧地咬住牙关,疼痛他从来都不怕!

    甲贺秋华目不转睛地看着小阎王手中的安倍清水的灵魂还有安倍久美子的灵魂,老实说现在他真的是很有此紧张!

    没法不紧张啊,那可是他生生世世两百多年的恋人啊。

    草壁天正这个时候走到了甲贺秋华的边,他抬手在甲贺秋华的肩膀上轻轻拍了几下:“兄弟,没事儿,一定不会有事儿的!”

    “嗯!”甲贺秋华点了点头,是啊,一定不会有事儿的,必须不可以有事儿!

    苏凌颇有些担心地看着小阎王,现在这个家伙上有伤,但是为了帮助自己居然要融合两个灵魂,虽然这两个灵魂都是安倍家族的,可是……

    目光闪了闪,苏凌的手掌一翻,于是一把银针便已经出现在她的手上。

    众人的目光被苏凌的动作所吸引,介沉,步清尘,池田秀一,起司,三煞,重极等一个个都没有说什么,虽然池田秀一并没有见过苏凌为鬼治病的时候是不是会有银针,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是满满地笃定。

    而那边草壁天正,甲贺秋华,花花,阿狸,凌蕾几个家伙却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但是接着苏凌便以实际行动为他们解除了疑惑,她的玉手轻轻一抖,于是那把银针便直接飞了出去,于是众人只是看到一团白光,在出之后居然自动分成了两股,然后一半刺入到了安倍清水的灵魂上,一半刺入到了安倍久美子那残缺的灵魂上。

    “啊!”安倍久美子那残缺的灵魂这个时候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但是随着她的惨叫声响起来,她残缺的灵魂上那最后一点点的意识便已经消失了。

    于是小阎王的大手中,安倍久美子的残缺的灵魂与安倍清水两个人的灵魂却是缓缓地开始进行融合了。

    如此小阎王赞赏地挑眉看了一眼苏凌。

    但是得到的却是苏凌的一记白眼。

    于是小阎王扯着嘴角笑了起来,他知道苏凌还在生自己的气,生气自己受了伤,也没有告诉她,生气自己伤得这么重居然没来找她。

    对于这种关心,小阎王的心里自然是甜滋滋的。

    “秀一!”看到两个灵魂的融合过程虽然很缓慢,但是不管怎么说还算是顺利,于是苏凌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她来到了池田秀一的边:“安倍家族未来的家主人选是谁?”

    苏凌的问题一来,池田秀一便已经明白了,于是他笑了:“这个安倍久美子就目前来看,也是安倍家族推出来的嫡系,但是同时被推出来的还有一个叫做安倍上炎的男人,他是安倍久美子的哥哥,那个男人虽然狠,但是却不足为虑!”

    “据我所知安倍家现在掌权的那些老头子,一个个最看好的就是一对孪生姐弟,姐姐叫做安倍明美,弟弟叫做安倍明悟,据说当年这对姐弟出生的时候,整个天空都是挂满了彩虹,哦当年那个盛景,我还看到过呢,那彩虹居然有七道之多,而且同时百鸟飞临安倍家族一起鸣叫!”

    池田秀一说着眨巴了一下眼睛:“而当年安倍家族的老祖宗安倍晴明在出生的时候,也是满天的彩虹而且只有六道,但是这对姐弟却有七道,那可是比之安倍晴明还要更多了一道,你说说安倍家族如何能不重视这对儿姐弟呢!”

    说到这里池田秀一居然笑得一脸灿烂夺目,但是那笑容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在兴灾乐祸。

    “六道彩虹一代宗师,七道彩虹为祸天下,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安倍家族的人不知道吗?”苏凌颇为奇怪,而且至于引来百鸟鸣叫的事,她可以预见,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欢快的鸣叫吧,那根本就是灾难的提醒、

    “嘿嘿,这个道理,你懂,我懂,清尘懂,还有小阎王懂。至于其他人,嘛……嘿嘿没有人懂,哦,对了还有一点那些七彩虹每一道居然都有八彩!”池田秀一说着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浓了。

    “唉,那看来想要让这个新的安倍久美子掌控安倍家族可是会费好大的力气啊!”苏凌叹了一口气,七道彩虹,每道八彩。

    这根本就是两个没有人的魔头嘛!

    “喂,小凌为毛一定要保留安倍家族呢,你可以在r国重新建立一个新的阳家族,至于现在的四大阳家族毁了又如何?”池田秀一道。

    苏凌很认真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把池田秀一打量了一番:“你小子真的是r国人吗?”

    “当然,当然是了!”池田秀一点了点头,然后接着又笑了起来:“只不过对于我来说,现在的份神马都是浮云,而我所做的一切出发点注定都是你!”

    这句话听起来倒是像极了表白,就连那依就纵着两个灵魂融合的小阎王都不由得挑了挑眉,这小子不把话说得这么暧昧能死啊,你没有看到现在正主在这里站着呢吗,这根本就是红果果的挑衅行为。

    小阎王现在没有办法停自己手上的动作,不过起司与三煞两货却是直接走到了池田秀一的面前,然后一双猫眼,一双狗瞳纷纷带着无尽的不友好盯在池田秀一的上。

    不过对于这种无声的威胁,人家池田秀一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他看着那边的小阎王洒然一笑:“喂,小凌你怎么会选了这么一个小气的男人,你说说你就算是选我,选清尘都比那个男人强吧!”

    “行了,秀一你就别胡说了!”步清尘的声音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而且他也走到了池田秀一的边,然后老实不客气地抬手在池田秀一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再胡说小心以后没人待见你!”

    听到这话,池田秀一居然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嗯,嗯,是啊这事儿还是很重要的,嘿嘿,那我就不再胡说了,你们刚才就当做是一阵风吹过了耳朵!”

    草壁天正的嘴巴抽啊抽,话说这还是那个土御门的如清水出芙蓉一般的池田秀一吗?

    如果现在有人看到他这副样子,听到他这种语气,那么会不会觉得这个池田秀一根本就是有人假扮的啊!

    池田秀一,在r国不管是不是阳界内,都是一个充满着传奇色彩的男神,而且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一群女人的追捧尖叫还有各种的示

    可是他却始终都是一派温润如玉般的笑容,待人接物温文有礼,但是同时却也是无比的客气疏离。

    难道说此时此刻的池田秀一才是真正的他吗,在公众场合出现的那个,根本就是他的伪装!

    想到这里草壁天正不由得又看了一眼池田秀一,不得不说男神虽然听起来很好听,但是那种时候的池田秀一给人的感觉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感,让人只可远观不敢靠近的存在,他的浑上下都充满了各种神秘。

    可是现在这个池田秀一居然看起来就好像是隔壁家的大男孩儿一般!

    “喂,小正正你为何会用如此含脉脉的眼神来看我啊,难道说你对我一往深吗……?”但是这个时候池田秀一的声音却是传入到了草壁天正的耳朵里。

    于是草壁天正的子华丽丽地颤抖了一下子,对于池田秀一的手段,他还是很清楚的,这个男人虽然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副无害的样子,但是他却通过其他的途径知道,当年这个男子之所以坐上了土御门门主的位置,那可是以一种近乎于狠辣无的铁血手段击杀了一切反对他的人,还有他的那些竞争对手。

    当时池田秀一的理由很简单只有两点:第一点就是死人是不会反对自己的。第二点就是死人是不会与他竞争的!

    所以现在面对池田秀一对自己露出来的笑容,在他看来那根本就是恶魔的微笑。

    “小凌啊,这个小正正我觉得你应该好好地考虑一下,话说他的胆子真心是太小了,你看看我才和他说一句话,他就已经吓成这样子了,这样的人真的能帮到咱们吗,还有这样的人咱们真的有用吗?”

    接连两个疑问句自然也被草壁天正听到了,可以说他差点儿没有吓得心脏停止跳动,他不是胆子小好不好,而是你池田大人真心太可怕了。

    “那个老大,我没事儿,我真的没事儿,而且我的胆子一向都很大的!”草壁天正忙为自己分辩了两句,话说他可不想被池田秀一给人道毁灭了。

    “呵呵!”池田秀一却并没有理会草壁天正,他依就是含笑看向苏凌:“小凌,这个家伙交给我可好,我可以好好地调教一下他,让他的胆子可以大一点!”

    “嗯,随意!”苏凌直接点了点头。

    于是草壁天正便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一个事实,居然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他就被自家的老大给森森地卖了,而且还是卖给了自己最最害怕的人。

    调教……这个词儿现在怎么听着都是无比的恐怖。

    可是,可是他能够拒绝吗?

    话说很快他便发现了,这个问题自己根本不用去问,因为从池田秀一脸上的笑容便已经得到答案了,那就是绝壁不可以。

    “小正正快来给我们说说现在草壁家族的况!”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池田秀一却是一脸花事妖娆地向着草壁天正招了招手。

    草壁天正只觉得自己是一阵头皮发麻,但是却还不得不忍着如此这般的各种不适,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事槽牙走了过来:“是!”

    “那就说吧!”似乎很清意草壁天正的反应,于是池田秀一的声音也更加温柔了起来。

    “现在池田家族的明面上的家主继承人叫做草壁鸣野,他的未婚妻就是武士家族之一的武藏家族内的大小姐武藏悦乐,可是之前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那位武藏大小的五官居然移位了,变得好丑,于是草壁鸣野便想要将这个女人推给我!”

    “只不过这事儿被家主否决了,而且还把草壁鸣野关了起来,接着就是草壁小姐回国!”说到这里草壁天正想起来了,这可是一个很关键的事:“小姐和她的哥哥从小就被养在国外,小姐是在z国长大的,而她的哥哥草壁辽一却是在y国长大,而且听家主说这一次草壁辽一回来,还会带回来一个份很不一般的未婚妻!”

    “y国?”池田秀一的目光亮闪闪的:“小凌啊,现在我真的很后悔,我怎么就一直老老实实地呆在r国呢,我怎么就从来没有想过去找你呢,你看看这么多年来我在r国呆得很无聊,这种子真的是又呆板又无趣!”

    草壁天正在池田秀一一开口的时候,便已经很识趣地把自己的嘴巴闭得严严的,现在听到池田秀一如此说法,却是真的很想要狠狠地翻上几个大白眼,这个男人,这个丰神如玉的男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无耻啊,你难道真的会很无聊吗,没事儿杀杀人,杀杀鬼的……

    不过池田秀一似乎知道草壁天正的心里在想什么,当下他的目光却是毫无预兆地就转移到了草壁天正的上。

    这一道目光似乎具备着足以洞悉一切的洞察力,于是一股森森然的感觉便迅速地袭上了草壁天正的心头,好吧,好吧,他可以说现在他真的好想哭嘛,自己什么都没有说便被这个男人盯上了,而且看这架式根本就是不能说也不能想!

    可是,可是有时候种种想法也不是自己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吧?

    此时此刻草壁天正是真的觉得自己的未来堪忧啊,当然了,还有着所谓的调教呢?

    “唉!”但是这个时候池田秀一却是叹了一口气:“唉,小凌你知道吗,其实我真的只是想安静地做个美男子,可是,可是面对小凌的事,我是绝对不会拒绝了,所以这个家伙就交给我来好好地调教吧,我想有的时候美男子也是需要一些激与干劲儿的!”

    起司,三煞两货同时捂眼望天,心说这位老兄你不自恋会死吗,美男子……

    好吧,你的确是一个美男子,但是你也不用自己这么美滋滋地说出来吧,再说了这里的美男子还少嘛。

    看看小阎王大人,那可是一个大大的帅哥。

    再看看那边还有介沉,步清尘,重极哪个不是帅哥。

    往近的说,无论是甲贺秋华还是草壁天正这些家伙长得都不错啊。

    当然了,还有我起司,还有我三煞,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大帅哥!

    甲贺秋华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这边,因为此时此刻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定格在安倍清水的灵魂上,虽然安倍清水一直都没有叫出来,但是看着他的灵魂不断地剧烈颤抖了,不用问甲贺秋华也可以想像得到,那绝对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疼痛。

    而本来这个男人根本不需要承受如此之疼,可是,可是他为了自己居然把这一切的痛苦都咬着牙关自己来扛!

    现在的甲贺秋华心头一片酸涩,眼睛里早就已经是潮湿得就要滴泪了,可是,可是他却吸了吸鼻子强行忍住。

    真是的,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真正在被感动过了,他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寡薄义的人,可是当年垤安倍清水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不是寡薄义,只是自己所有的义都早就已经给了安倍清水。

    随着时间的流失,现在小阎王手中两道灵魂已经融合了一半。

    “小凌,取出你的银针!”小阎王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苏凌。

    苏凌二话不说,一抬手一股吸力自手中爆发出来,然后那些银针便直接被吸了出来,于是两道灵魂继续融合那一半。

    “甲贺秋华!”不过苏凌却是转眸看向甲贺秋华然后开口道:“你应该很清楚你们甲贺家族不过是一个忍者家族,而安倍家族却是一个阳家族,现在的安倍清水必须要撑控安倍家族,当然了你很明白就是因为这一点我们才会动手帮助你们两个,所以你想不想成为可以帮得上安倍清水夺取安倍家主位的一个助力呢?”

    苏凌的话成功地让甲贺秋华的脸色变了数变,他看着苏凌沉声道:“老大,我很想!”

    甲贺秋华不是笨蛋所以他自然明白自家的老大绝对不会说出无的放矢的话来,她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说明老大是真的有办法。

    “好!”苏凌其实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笃定甲贺秋华一定会答应,没办法这就是的力量,而且这两个人之间的都已经整整持续了三百年的时间了,他不答应才怪。

    “老大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那请老大告诉我!”甲贺秋华颇有些迫不急待!

    池田秀一笑了:“呵呵,小凌你是在打那个家伙的主意不成?”

    “嗯,你又知道了!”苏凌看着池田秀一微笑着,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会猜到自己的心意的。

    “当然!”池田秀一一点头,然后却是一脸正色地对甲贺秋华道:“你小子现在得好好想想清楚,要知道到时候你的痛苦与现在的安倍清水绝对会不分上下的,或者比安倍清水的痛苦更强!”

    听到这里甲贺秋华笑了:“我不怕,只有这样我才可以真正的理解清水的痛,只有这样我才可以真正做到与清水同甘共苦!”

    只是到现在为止众人都不知道苏凌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不过小阎王却是目光微微一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接着他的脸上了然地一笑。

    而步清尘虽然是的个瞎子,但是他却似乎是这里所有人当中最懂苏凌的那个,所以他也是淡淡地微笑着。

    “甲贺秋华,我现在会把这里的树图坦特罗融入到你的体里,会很痛,但是融合之后你就会拥有图坦特罗的力量!”苏凌终于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好!”甲贺秋华郑重地点了点头,树图坦特罗的威力他已经见识过了,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树这个混蛋他又怎么会与安倍清水两个分开两百年呢,而且也是因为树这个混蛋,安倍清水居然整整做了三百年的鬼,而自己却也做了一百年的鬼。

    但是只怕树图坦特罗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居然会有融入到自己体里的一天。

    “我会抹掉图坦特罗所有的意志!”苏凌又道。

    “小凌,你只砍下一半的树就可以了,否则的话这个家伙不在了,那么这片青木源树海岂不是也会不复存在,那样太可惜了!”池田秀一却是一脸可惜的地道:“要知道这片鬼林可是一块宝地啊!如果没有了,那也太可惜了。”

    对于池田秀一的说法苏凌自然明白,在r国这里不少阳师需要用到鬼魂的时候,特别是需求量大的时候,都会来到青木树海里。

    于是略一思考,苏凌点了点头:“好,没有问题!”

    接着苏凌也准备动手了。

    “小凌我来帮你!”知道抽出一部份的鬼树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所以步清尘这个时候开口了。

    “嘿嘿,小凌我也来帮忙,反正我一直都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但是池田秀一却先步清尘一步来到了苏凌的边。

    步清尘于此也不介意,只是轻轻浅笑着,缓步走到了苏凌的边。

    至于介沉,重极等人却都没有作者,毕竟这种事对于他们来讲是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步清尘与池田秀一两个人各伸出一只手掌贴在苏凌的后背上,于是两个人体内两股强大的力量便直接注入到了苏凌的体里。

    苏凌微微有些愕然,因为她居然吃惊地发现,步清尘与池田秀一两个人的力量进入到自己的体里后居然可以完美地与自己体内的能量融为一体,而且那种水相交融的感觉就好像他们本来就应该是一体的一样。

    苏凌的头微微动了一下,她的目光分别落在两个男人的脸上,但是她却吃惊地发现两个男子的面色都是极为平常似乎本该如此一般。

    “小凌,抓出鬼树的力量吧!”步清尘的声音这个时候却在苏凌的耳边响了起来,苏凌一点头她也明白现在不是自己再想其他事儿的时候,于是她定气凝神然后双手在地面上一拍,鬼树一直都是藏地底的,只是一拍之下,苏凌的双手便已经深深地探入到了地面之上。

    “吼,吼,吼,吼……”接着整片大地都已经剧烈地摇晃了起来,随着一阵摇晃,同时一声声愤怒与不甘的嘶吼声却也跟着不断响了起来。

    “你们几个后退!”苏凌看到因为地面的晃动,已经有有些站不稳的其他人于是忙开口道。

    当下介沉便一挥手提起了草壁天正,然后形一动便向着远处而去,至于起司,三煞,阿狸,花花几个家伙也同样紧紧跟上了介沉的脚步。

    至于甲贺秋华他的子却被池田秀一把抓住,然后池田秀一看了一眼步清尘两个人根本都不用言语的交流,仿佛他们两个人的默契就是天生的一般,步清尘伸出另一只手与池田秀一两个人分别拉住了甲贺秋华的一条手臂。

    黑色的树终于被苏凌生生地从地下给抓出来一部份,一块黑绿色的有些虚幻的影子被提了起来。

    “吼,吼,吼,吼……”也许是因为苏凌的动作真的刺激到了这株树了,于是树的吼叫声却是更响了起来,与此同时整个儿青木源树海里也跟着沸腾了起来,一个个亡灵出现了,一个个尸兽傀,一个个树人就好像是那鱼网内的鱼儿不停地自地面上冒出来,然后这些家伙们便直接向着苏凌,步清尘,池田秀一还有甲贺秋华四个人的方向直扑过来。

    没错,现在就是树图坦特罗怒了,没有办法不愤怒,你说说看谁好好地呆着但是居然被人生生地扯出一块来,然后告诉你忍着,我现在就是想要从你的上割块下来,会不生气的,再说了树图坦特罗似乎也不需要诸如神马减肥之类的。

    苏凌看都没有看那些东西一眼,她的双手紧紧地扯着树图坦特罗,她的脚掌却是在地面上重重地跺了一下,接着她整个儿便迅速借力向着半空中跳了起来。

    于是这一次顺势一扯,当下居然把树的体生生扯出一大块。

    “吼,吼,吼!”既然已经意识到不好了,于是树图坦特罗的愤怒便更加地压制不住了,他大吼着,然后青木源树海内的地面此时居然如同海洋一般地翻腾了起来。

    “小凌,那个图坦特罗要出现了,你要小心些!”小阎王手中的安倍清水与安倍久美子两个的灵魂现在已经完成了大半,但是这种融合灵魂的事,却是越到后面便越困难,而且虽然安倍久美子的残损灵魂已经失去了意识,但是越到最后她的反抗却是越强烈,似乎她也很明白自己如果再不反抗那么就只有成为别的灵魂一部份的命动了。

    如此谁都不会心甘。

    安倍清水的灵魂颤抖也是越来越剧烈了起来,他现在真的是很痛苦,虽然现在他却依就是紧紧地咬着牙关着,但是他只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不住了,这种痛苦远远地超过了他的想像。

    “安倍清水现在甲贺秋华那边也要开始融合树的力量了,他的痛苦不会比你更少的!你如果不住,那么他也一定会支撑不下去的!”这个时候小阎王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虽然小阎王的声音不大,而且语调也很平静,但是这个声音落到安倍清水的耳朵里,却让他的子狠狠地震了又震,接着安倍清水的眼睛便睁开了。

    此时此刻他的眼睛里布满了鲜红的血丝,他有些不敢相信地向着甲贺秋华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男子正被池田秀一与步清尘两个人抓着手腕,而且甲贺秋华似乎也感觉到了安倍清水的目光,当下他平静地看了过来,接着却是灿然一笑。

    而这个时候青木源树海的正中心位置的地面却是赫赫裂了开来,接着一株巨大的,黑色古树却是直接冲天而起。

    黑色的枝蔓迅速地遮盖了整个儿的青木源树海,一股强大的气却是自那树上扩散出来。

    “人类,你太过份了,我都已经躲开你了,可是你居然还不肯放过我!”一个苍老而又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不是不放过你,我只是需要你的一部位力量给他罢了!”苏凌倒是很坦地回答。

    “呃!”树图坦特罗倒是没有想到苏凌的答案居然是这样的,难道说这个女人不是为了把自己完完全全的抽出来才这么做的吗。

    不得不说这个树图坦特罗到现在为止依就是对于苏凌之前使用的银色流火很是畏惧,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况下,他真的不想与这个女人反目。

    毕竟那么一来一个搞不好他就会直接吹灯嗝

    “你,你说得是真的?”树图坦特罗小心地又问了一遍。

    “没错!”苏凌一边说着,一边又看了看被自己提出来这个一部份树,然后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些应该就够了!”

    一边说着,她居然心念一动,屠龙匕出现在她的边。

    “停,停,你先住手!”树图坦特罗一看到屠龙匕出现了,便立马反应过来这个女子到底想要做什么,话说减肥的方向有很多,抽脂也是很好的,你可是真的犯不着割的吧:“那个,那个你们把那个男人交给我,我可以把我自己一部份力量给他,但是你们可不能再吓我了,我的胆子很小的!”

    听到树图坦特罗的话,几个人不由得均觉得一阵无语,不管怎么说你丫的也活了太多年了,而且长得这么大的个子,现在居然说你的胆子很心,难道胆子与体的比例成反比不成?

    “好,我相信你!”苏凌知道这个家伙没有理由骗自己,于是她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了一眼侧的步清尘与池田秀一两个人:“把甲贺秋华给他!”

    “好!”池田秀一与步清尘两个人同时一点头,然后便将手中的甲贺秋华向着树巨大的体抛了过去。

    单就是这么一个动作,可是差点儿没把正在进行灵魂融合的安倍清水给吓得叫出声来。

    树图坦特罗还是一个说话算话的家伙,他直接飞出一条黑色的树枝便将甲贺秋华的体卷住,然后又一根黑色的树枝伸来,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就刺入到甲贺秋华的后心。

    “呃!”这种破体而入的疼痛让甲贺秋华不由得闷哼出声。

    安倍清水现在已经完全顾不得自己的上也很疼,只是瞪大着一双眼睛紧紧地盯在甲贺秋华的上。

    还好并没有任何的鲜血流出,而接着甲贺秋华脸上的痛苦之意却是越发地浓重了起来。

    树图坦特罗的能量在不断地灌入到甲贺秋华的体里。

    疼,疼,现在甲贺秋华只觉得自己的体就好像量个气球一般,正在不断地被这些刚刚进入到体里的能量给胀大着,这一刻他甚至都有些怀疑,如果,如果真的这么一直灌注下去,那么自己是不是就会爆体而亡呢。

    疼,真的是好疼!

    甲贺秋华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他担心一旦自己真的叫出声来那么一定会影响到安倍清水对于安倍久美子的灵魂融合,他不可以让安倍清水分心。

    血自甲贺秋华的嘴唇上流了下来,流过他那白晳的下巴,在其上烙下一道血色的印记。

    不过很快甲贺秋华便发现自己的体居然开始主动吸收这些能量了,于是这些新注入到体内的能量便迅速地向着自己体晨的每一寸经络,每一个细胞里涌了过去。

    但是当这些能量进入到经络,进入到细胞里时,却是好像突然间变成了一把把锋利的刀子般,居然在不断地刮割了起来。

    意识似乎已经渐渐地变得有些不清不楚了,但是却始终都留着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支撑下去,因为自己还要与安倍清水在一起呢,他们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特别是安倍清水为了自己居然可以悍然舍掉他自己本来的男儿,心甘愿地在这一世变成女子也要和自己在一起。

    而且现在还有小阎王大人,鬼医大人,池田秀一,步清尘这么多人的出手相助,如果自己真的没有住,那岂不是浪费了大家的这片心意了。

    不行,不行,我要住。

    下唇已经被甲贺秋华自己咬得血模糊了,但是因为有新的能量已经开始在甲贺秋华的体里运转起来,所以那嘴唇居然开始有了恢复了迹象。

    安倍清水的灵魂融合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了,现在他的灵魂与安倍久美子的灵魂只差一点点便完全融合了。

    可是就这么一点点,安位久美子的灵魂反抗得却是更强烈了。

    “小阎王大人,我只融便这么多就好了,那一点点的安倍久美子的灵魂我不要再融合了!”安倍清水很快就已经下定了决心,因为他也发现了现在甲贺秋华的意识有些散乱。

    “你可知道这样的后果那可是很严重,你既然融便了安倍久子美子的灵魂,如果现在她的灵魂有问题,那么你融合之后的新灵魂也是有问题的!”小阎王倒是没有去劝安倍清水,他只是把实告诉给安倍清水而矣,毕竟大家无论是谁都有选择的权利。

    “我明白!”安倍清水点了点头:“而且小阎王大人反正这个安倍久美子的灵魂也是不是完整的,所以再少一些应该也没有什么大事儿!”

    “现在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大事儿,但是在以后你就会感觉到这事儿真的不怎么小!”小阎王大人再次道。

    “嗯,小阎王大人谢谢您,但是我还是选择现在结束融合!”安倍清水斩钉截铁地道。

    “既然你决定了,那么好吧!”小阎王一点头,然后手掌如刀,直接就把安倍久美子的那一点点还不肯与安倍清水融便的灵魂给毁掉了。

    于是那一块灵魂碎片便很快被风吹走了。

    可以说那么一小块灵魂碎片的未来都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了,必定就是毁灭,因为它没有记忆,没有意识,而且也没有可以轮回转世的机会。

    “呼,呼,呼,呼!”安倍清水深深地呼吸了几口,虽然为鬼这么多年,已经完全不需要呼吸,但是安倍清水一直都以活人的标准在要求自己,所以虽然做鬼很多年,但是他还是一直保抢救无效丰呼吸的习惯。

    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已经不是那么疼了,于是安倍清水便迅速地来到了甲贺秋华的边:“秋华,秋华我是清水啊,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听到我的声音,秋华我已经融合完了安倍久美子的灵魂,我都成功了,所以你更要成功啊,我就在你的边,我在看着你,我在等着我,亲的别让我等的太久!”

    此时甲贺秋华只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被强大的痛苦所团团包围了,他左冲右突想要找到一个出路,可以让自己摆脱这种痛苦,可是无论他怎么做最后的结果都是徒劳无功。

    不行了,不行了,我已经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我真的不行了。我失败了!

    甲贺秋华的心底里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不过就在他想要彻底放弃的时候,安倍清水的声音却是似了进来。

    清水!这两个字对于甲贺秋华来说就好像是一记强心剂。

    不能放弃,无论如何我都不可以放弃,我要坚持,我要坚持,我清水还在等着我,他已经等了我两百年的时间,我不可以让他失望,所以我要坚持,我要成功!

    ------题外话------

    小游子今天早上五点就起来码字了,所以才会更得这么早,亲们,看在小游子如果勤奋的份儿上,是不是应该鼓励一下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