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3】,渡世何妨男转女,百年姻缘定

    “重极,你看那个甲贺秋华的手腕!再看看那个油彩男子的手腕。”凌蕾的声音淡淡地响了起来。

    凌蕾与重极两个人隐在暗处,两双清亮的眸子正注意着这一切。

    当听到凌蕾的话之后,重极的目光便迅速地先扫了一眼甲贺秋华的手腕,然后目光在那片树叶形状的胎记上顿了顿,接着又看向油彩男子的手腕,虽然被衣袖遮住了一半,但是却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有半片叶子的形状露在外面,只不过他的手腕上却不是胎记,而是应该属于鬼纹

    没错就是鬼的纹,他特意在自己的手腕上做了一个纹,这说明什么?

    “呃!”重极的目光在甲贺秋华与油彩男子的手腕上扫来扫去,接着他也是怔怔一呆:“居然是树叶的样子!”

    “嗯!”凌蕾点了点头,然后接着她便笑了:“嘿嘿,这是人鬼恋的节奏啊!”

    “嗯!”重极也跟着点了点头:“而且还是一个男人与一个男鬼的人鬼恋!”

    两个人本来是低低地谈论着,但是现在也许是因为突然发现了这般颇有些好玩的事,所以两个人一时之间声音却是有些大了起来。

    油彩男子的耳朵动了动,不得不说这鬼的听力确实要比人的听力好很多,本来现在他的心底里就是各种的不爽。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往生而去的女子现在居然转世成了一个男人。

    他很想不相信这一切,但是他却没有办法把那甲贺秋华手腕上的那块树叶形状的胎记忽略掉。

    其实现在甲贺秋华也颇有些奇怪,这个家伙这是怎么了,握着自己的手腕不但不说话,而且居然还在这里发呆,神马况。

    但是同时他的心也跟着落下了一半,也许自己现在应该是逃过了一劫吧。

    油彩男子的脸上迅速地闪动复杂的神色,终于在听到凌蕾与重极的声音后却是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接着他放开了甲贺秋华的手腕,然后冷喝一声:“什么人,给我出来!”

    甲贺秋华与草壁天正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心底里却是微微一喜,既然有人来了,而且这人又是在青木源树海里活到这时候的人,想必应该是什么强者吧。

    接着两个人就看到凌蕾与那重极从暗处缓步走出,这两个家伙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而且举步之间却是充斥着一股悠然的惬意,似乎他们两个根本就是来度假的。

    油彩男子很明显一眼就可以看穿凌蕾与重极不是人的份,于是他的眸光冰冷再次开口了:“你们是什么……鬼?”

    “呵呵!”凌蕾一笑,然后竖起一根手指在自己的面前晃了晃:“错了,我才是鬼我是一个死鬼,而我边的这位他可不能称为鬼,他是死人或者更准确地说他是一具死尸!”

    看着凌蕾那张微笑的脸,油彩男子的心底里突然间有些抽痛的感觉,没错就是抽痛,如果,如果那个女人不轮回转生的话,那么现在是不是如这个女鬼一般呢。

    但是他很快就收敛起了自己的心神,然后继续冷冰冰地问道:“你们过来做什么?”

    “嘿嘿,没什么,本来想要看看你杀人的,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事儿应该没戏了!”凌蕾一脸可惜地道。

    听到这话,甲贺秋华与草壁天正两个人差点没把一口血喷出来,这个女人你这不是根本就是想要提醒这个油彩男子来杀死我们嘛,不带像你这样落井下石的。

    可是现在这话他们两个也就只能在心底里暗暗地埋怨几句,却还真的没有办法说出来。

    “你们,你们……”油彩男子看着凌蕾与重极然后想了想开口问道:“你们到底是谁,刚才你们两个在说些什么?”

    重极对于这种你问我答的游戏是真心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于是这个家伙居然直接盘膝坐到了地面上,同时把眼睛一闭,一切的事全全交给凌蕾来处理了。

    凌蕾也不介意,反正五根手指头各有长短,这就好像无论是人还是鬼都有人,总是有些鬼擅长这个,有些鬼擅长这个,而重极这个家伙很明显不擅长这种事:“喂,关于你的问题,我家老大可以帮你解决!”

    凌蕾在说这话的时候可是信心满满,虽然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家主人能不能促成这场人鬼恋,但是她对苏凌却有着满满的盲目信心。

    “……”油彩男子看着凌蕾的那双眼睛已经渐渐眯了起来:“你们还有老大?”

    “呃,我们是叫她老大,但是实际上来说她是我们的主人,她很强大,很美丽,我相信她一定可以帮你的!”凌蕾自信满满。

    而一边的甲贺秋华与草壁天正两个人再次对视了一眼,怎么凌蕾与重极两个家伙居然还有主人!

    要知道之前重极的战斗力他们两个可是有目共睹的,所以重极在他们两个心目中的定义就是很强,真心是很强的!

    这么强的一具活尸体,那么他的主人又得有多强,才可以真正地压制住他呢?

    至于凌蕾的实力却是被他们两个直接无视掉了,这个女人自从进入到青木源树海里一直都没有出过手,想来应该不是很厉害!

    于是油彩男子的目光便落在重极的上,而且还停留了好一会儿。

    油彩男子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凌蕾却也不着急,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她有的是耐心她同样也等得起。

    “你,你们的主人现在在哪里?”终于油彩男子开口了。

    重极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就算是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但是凌蕾脸上的笑容却是绽放了开来:“你等着我现在就通知老大!”

    再说苏凌那边现在是真的没有什么事儿了,不过苏凌,介沉,步清尘,阿狸,池田秀一几个人正一边向着青木源树海外围走,一边聊着天。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苏凌的脚步却是一顿,接着她笑了:“池田先生对不起了,我们现在暂时恐怕不能离开了!”

    “哦,有事儿?”池田秀一挑了挑眉头一脸兴趣浓浓地问道。

    “嗯!”苏凌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在介沉,步清尘还有阿狸的脸上轻轻扫过:“那凌蕾让我们过去一下!”

    “我和你们一起去!”池田秀一这个时候也跟着道:“反正我出去也没有什么事儿。嘿嘿,嘿嘿,有闹不去这不是我的风格!”

    介沉颇为鄙视地看了一眼池田秀一,他就奇怪了,这个男人长着这么好一副皮相可是为什么居然这么没皮没脸呢,他们这边儿根本就没有任何想要邀请这个男人的意思,可是这个男人居然自己巴巴地往上送。

    “那就一起去吧!”苏凌却是直接点了点头。

    老实说自从池田秀一的那滴鲜血进入到了她的体里,于是她便与池田秀一有了这样与那样的联系。

    那种感觉现在她还说不出来,但是她却知道池田秀一是可以信任的。

    “凌蕾就在那里呼唤我的!”苏凌抬手向着西方一指!

    “哦,那里啊!”池田秀一点了点头,他的目光闪了闪,但是却并没有说话。

    几个人的速度都不慢,所以凌蕾他们几个倒是没有等太久。

    当苏凌,池田秀一,介沉,步清尘,阿狸几个人出现之后,甲贺秋华与草壁天正的心里却是颇为激动,对于苏凌,介沉,步清尘他们两个不了解,更不知道他们的份与实力,但是他们两个却是知道池田秀一的,虽然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交,但是一个可以统治整个儿土御门的男子会是一般人吗?

    既然这个男人来了,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他们两个人便已经不会死了!

    话说到目前为止这两个男人还在是生还是死这个问题上纠结着呢。

    毕竟有生的机会,绝对没有人喜欢去死。

    可是虽然池田秀一才刚刚现出来,他们两个的目光便已经巴巴地饱含了恳求之意地看着池田秀一,但是后者却根本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们,而且后者摆出来的样子就好像是他这一次只是来看闹的!

    没错,池田秀一这一次还真的就是来看闹的!

    “老大!”重极在苏凌出现的那一刻便已经站了起来,然后恭敬地向苏凌打着招呼。

    凌蕾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也变得真实了起来:“老大!”

    “嗯!”苏凌含笑点了点头,这两个家伙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重极的实力果然很强!

    “老大,是这个家伙找你有事儿!”凌蕾一边说着一边一指油彩男子,然后眨巴了一下眼睛转头看着油彩男子语气里颇有些不满意:“喂,你小子到底叫什么名啊,真是没有礼貌想让我们帮忙居然不说你自己的名字!”

    接着凌蕾又对油彩男子道:“这位就是我的老大,她的名字叫做苏凌!”

    油彩男子本来还以为可以让重极与凌蕾两个家伙奉为主人老大的,会是一个极为强大的存在,而且阳界如果是强大的存在,那么几乎都已经是垂垂老朽的样子,可是现在一看到苏凌,他的目光可就有些不好看了,这个女人也太年轻了一点儿吧,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四岁的年纪。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他的脸上还涂满着油彩,众人就看到他的脸色真心不怎么好看。

    “喂,你们这是在玩我吗?!”油彩男子低低地咆哮了起来。

    “他们没有在玩你!”苏凌淡淡地开口了:“不错我就是他们的老大!”

    池田秀一这个时候接口道:“嗯,嗯,也是我的老大!”

    当下甲贺秋华与草壁天正两个人只觉得脑子里一阵“咔嚓嚓”的雷电轰鸣,什么,什么,什么,这,这,这根本就是一个足以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堂堂土御门的门主大人现在居然说他是这个年轻女人的手下,这简直就比世界末更让人觉得惊悚。

    不过两个人很快又对视了一眼,然后心渐渐地平复了一下,一定是池田秀一在开玩笑,是滴,是滴,这一定是一个玩笑,嘿嘿,还别说这个玩笑真心是有些可笑啊。

    “你虽然不是一个活人只是一个活鬼,但是现在你却陷在劫当中!”苏凌对于油彩男子那探究般的目光根本就是视若无睹,她只是一眼便可以看出来这个男人的问题到底存在在哪里:“虽然你的灵魂寄宿在树当中,但是以你这么年找了那么多的替死鬼来看,你其实应该早就已经可以解脱了,可是你却并没有离开,因为在你的心里你害怕!”

    “我……”油彩男子张了张嘴:“我,我,我才没有害怕呢,再说了也没有什么事儿是值得我去害怕的!”

    “你当然地害怕了,因为你害怕你轮回转世之后遇不到你心中的那个人你会怎么办,你害怕如果你真的找到了那个人,但是他却已经不认识你了,你又应该怎么办?”

    苏凌这一连串的话,当真是字字句句都已经进入到了油彩男子的心里。

    “老大,老大……”这个时候凌蕾却是悄悄地来到了苏凌的边,然后压低声音:“老大你看看他的手腕,再看看那边那个甲贺秋华的手腕!”

    听到了凌蕾的话,然后苏凌的目光迅速在两个男人的手腕上扫过,于是微微愕然之后她便笑了。

    真是没有想到那个被油彩男子心心念念记挂着的女子,在轮回转世到现在居然成为一个男人。

    不得不说只怕无论是谁遇到这样的事都会觉得很淡疼吧,这简直就是老天爷的一个玩笑一样。

    “你是在纠结这事儿吗?”苏凌含笑继续问道。

    “是!”油彩男子点了点头,既然对方已经看穿了,那么他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了:“他现在不但是一个男人,而且他也忘记了当年我们之间所有的记忆!”

    “不会的!”苏凌摇了摇头:“呵呵,那个印记里便有着她当年与你一起的点点滴滴,我可以帮他回忆起当年的一切,可是现在的问题却是你还想不想和他在一起?”

    油彩男子握了一下拳头,目光中颇有些痛苦的意味:“想啊,但是我现在就算是想又能怎么办,已经做不到了!”

    “呵呵,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事儿是做不到的,只要看你肯与不肯了!”苏凌说着目光在油彩男子的脸上定了定:“你应该也是阳师家族的人吧!”

    “嗯,我是安倍家族的人,我的名字安倍清水!”男子直接道:“而且我已经死了三百年了,也就是说我在这个青木源树海里已经徘徊了整整三百年了!”

    当一听到安倍清水这个名字的时候,甲贺秋华的整个儿子都如被雷击中一般,他怔怔地呆坐在那里,手腕上的那个叶子胎记似乎动了一下,接着一幕幕往事的回忆却是如流水一般涌入到了他的脑海里。

    终于甲贺秋华的眼睛里有些湿润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三百年前的时候自己居然是一个女子,而且自己误入到了青木源树海里,便与当时被家族丢到青木源树海里的安倍清水相识了,于是那段子里两个人相依为命。

    其实更准确地说是那个时候为女子她处处都要依赖着安倍清水,可是没有安倍清水的保护只怕她在那青木源树海里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但是鬼树图坦特罗突然间的觉醒,却是成为了他们两个人的恶梦,首就是为了救自己,安倍清水一把推开了自己,然后他却被鬼树牢牢地缠住了。

    但是就算是安倍清水在那种况下救了自己一次,可是自己却没有办法逃过第二次的噩运。

    于是他们两个人同时成为了两个寄宿在鬼树内的灵魂,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推移,他们两个人已经互许意。

    就这样子过去了一百年,安倍清尘对自己说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他是阳家族的天才,所以他的灵魂要比自己的灵魂更强,而自己如果再不找到替死鬼的话,那么自己早早晚晚都会魂飞魄散的,所以虽然不舍,但是安倍清水还是亲手为自己抓来一个替死鬼,让自己从此摆脱了鬼树图坦特罗的束缚,让自己得以获得解脱。

    于是那个时候的自己在就要轮回而去的时候,对安倍清水说她愿意生生世世等待这个男人,而彼此之间相认的标记就是她手腕上的那个树叶胎记。

    甲贺秋华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树叶胎记,心底里的复杂却无法言喻的,没错,虽然之前他与井上丰郁两个人之间看起来各种暧昧,但是,但是那是因为他是有着其他目的,从实际上来讲,他真心不是一个玻璃啊!

    可是,可是……

    甲贺秋华现在真心是各种的纠结,各种的淡疼。

    “甲贺秋华现在你已经想起了三百年前的种种,那么现在我来问你,你是不是还愿意接受安倍清水呢?”苏凌的声音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甲贺秋华倒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苏凌会如此开口问自己,当下他微微一怔,但是很快他便恢复了平静。

    甲贺秋华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为何自己活了这么多年,无论是对于何种风万种形形色色的女人都动不起任何真真意,原来,原来事居然是这样子的,坦白来说根本就是因为他心有所属,只不过是他不记得罢了,但是现在记起了,不得不说那份感虽然中间已经出现了二百年的断层,但是甲贺秋华却清楚地明白着那份感就如同沉年的酒一般,越发地让他没有办法忘怀了。

    于是甲贺秋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呵呵,我愿意!”

    三个字,三个简简单单的字,却是直接让安倍清水的眼中泪水翻滚,他知道发现在甲贺秋华的份与地位可以说出这三个字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不行,不行,这,这,这……”安倍清水连连摇头:“不可以的,我不可以让他成为众人口中的笑话,而且他现在不是甲贺家族的继承人吗……”

    “我说可以就可以!”苏凌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再次响了起来:“现在安倍清尘既然甲贺秋华已经说出他愿意了,那么你愿意为了他而转世成为一个女子吗?”

    安倍清尘一时之间完全呆住了,他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了,他呆呆地看着苏凌。

    苏凌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渡世何妨男转女,柳枝轻拂玉壶冰!而且我保证我可以让你做到成功地转世!”

    “可是,可是!”安倍清水对于苏凌的话虽然很动心,但是他还是有些疑虑的:“我现在就算是立刻转世,但是我也不过才是一个刚出生的女婴啊!”

    没错,安倍清尘说得一点儿也没错!

    但是苏凌张了张嘴还没有来得及把话说出来的呢,一个男子的声音却是自虚空中响起:“这件事就由我来搞定吧!”

    随着声音,一个长发飞扬,眉刀裁,目光朗星,清隽绝伦的同时又带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天上地下唯一他独尊气质的白袍男子,居然直接自虚空中走了出来。

    “……”苏凌的嘴巴张大了,她又惊又喜地看着这个突然间出现在自己前的男人。

    “鬼医大人!”

    “鬼医大人!”

    接着又是两个声音同时响地起来,一只黑猫与一头黑狗同时扑到了苏凌的边。

    “吱,吱,吱,吱……”花花可是老鼠,就算是她的份再怎么是什么狗的圣使可是她的真实份都只是一只货真价实的老鼠好不好。

    所以一看到居然有只黑猫过来了,花花一撅股便只接将脑袋钻入到了苏凌的黑色长发里。

    但是这货绝对属于顾头不顾腚的那种,脑袋倒是藏起来了,可是带着一朵黑花的股还有尾巴可是依就露在外面呢。

    “喵呜!”起司的嘴巴扯动,仰头看着那白花花的老鼠股,一双绿色的猫瞳里闪动着浓浓的举趣,话说只怕这天底下猫都绝对不可能不对老鼠感兴趣。

    其实说起来花花对于一般的猫,绝对是不会害怕的,否则的话之前时候在山口组的时候,她也不会拳打脚踢了一群猫,可是当起司出现的时候,这只黑猫那通的气场,让她的一颗心都在颤抖着,于是花花便很清楚地明白一个事实,那就是这只猫绝壁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只怕到现在自己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小小鼠命就会心落猫口了。

    而三煞却是鼻子动了动,然后眯着眼睛,他的目光却是落到了阿狸的上:“好臭,鬼医大人,你怎么捉了一只狐狸精!”

    “我才不是被捉来的呢!”虽然狐狸见到猎狗都是会掉头就跑的,可是阿狸却是九尾狐,而且现在她也明白呆要呆在自己的老大的边,那么这头让她有些忌惮的黑狗便不会把自己怎么样,所以这货居然一扬头,一脸自豪地道:“我是被老大给钓上来的!”

    “呃!”三煞一怔,然后他眨巴着一双狗眼如同看白痴一般地看向阿狸:“那个被钓上来就那么值得自豪吗,而且你发为你是鱼吗,居然还会主动去咬钩,哎,一直都听说狐狸是很聪明的,现在看起来居然只是谣言!欺骗太强了!”

    于是现在就轮到阿狸哑口无言了,话说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呢。

    “冥你怎么来了?”苏凌含笑看着小阎王,对于自己边的几个兽兽如何互动,她都已经顾不上了,当这个男人出现的那一刻,她的眼睛里便再也容不下任何其他人存在了。

    “想你了!”小阎王的嘴唇一勾,长臂一伸便将面前朝思暮想的人儿直接揽到了怀里。

    可是苏凌却很快推开了小阎王的体,然后认认直真地打量了一下他的脸孔,接着苏凌的眼睛眯了起来:“你伤了?而且还不斩!”

    “……”小阎王眨巴了一下眼睛,他就知道这样的事儿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瞒得过这个小女人,于是他直接点了点头:“嗯!”

    “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开始受伤的时候不来找我,为什么要拖!”接着苏凌就爆发了。

    她是鬼医,对于伤势,她根本就不需要像别人一样,必须要脱掉衣服之后通过检查才可以确定,她不用,这些其他医生的手段,她一概都是不需要的!

    小阎王苦笑了一下,他看着苏凌那张已经布满愤怒的俏脸,他就知道这事儿一旦被苏凌看破了,她就会生气,唉,事果然如此。

    不过小阎王自己也很清楚,如果自己再继续拖下去,那么苏凌到时候的火气只怕更大。

    但是这个时候苏凌却将目光转到了起司与三煞的上。

    当下那两货立马猫狗之躯一震,杀气啊,绝壁是赤果果的杀气啊,这一刻他们两个才发现为什么小阎王会如此好心,回到阳间来会鬼医大人,居然也会直接将自己两个带来,摆明了就是要用他们两个来帮忙转移鬼医大人的怒火吧。

    于是两货忙把脑袋垂得低低的,虽然这事儿不是他们的错,要知道这事儿从小阎王大人受伤那天开始,他们就已经磨破了嘴皮子的劝,可是他们一个猫一个狗怎么可能劝得过堂堂的小阎王大人呢。

    “说吧,冥是受伤有多久了?”苏凌冷冷地问道。

    “好久了!”起司忙道。

    于是苏凌的眸光更冷了一分,这叫什么答案,看来以后自己还是对起司不可以太过于仁慈啊,居然敢敷衍起自己来了。

    起司还没有想到自己从现在开始便已经行走在了倒霉的路上。

    “那个鬼医大人,应该是您正在救您母亲的时候!”三煞忙道,具体时间他有些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那阵子苏凌在忙些什么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嗯,为什么不快点通知我?”苏凌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想了,可是小阎王大人不让!”三煞说着,又抬上有看了一下苏凌:“那个鬼医大,我,我只一条狗!”

    “嗯!”苏凌点了点头,然后便不再理会三煞了,却是一抬手直接拎着花花的尾巴把这货从自己的肩膀上拖下来。

    “吱,吱,吱,吱!”花花大叫出声,意思誻主人啊,主人啊,花花很听话,花花很好的,所以主人,主人你千万千万不可以把花花喂猫的,话说花花可以帮得上主人很多忙的,绝对比做猫粮更划算!

    但是鼠语还是听不懂的。

    苏凌一甩手,当下便把花花丢到了起司的背上。

    当下起司愣了,而花花却呆了。

    “花花从现在开始这只黑猫就是你的座骑,他可是敢不听话,那么便让他绝食七天,一次绝食七天!”苏凌淡淡地做出了决定。

    起司的两个猫耳朵立马耷拉下去了,话说自己似乎并没有招惹到鬼医大人啊,就是刚才那个回答不是很好,但是,但是鬼医大人你也不用生这么大的气吧,让他堂堂的幽灵猫去给一只老鼠当座骑,这脸儿绝壁丢到姥姥家去了。

    可是,可是现在起司倒是想奋起反抗,但是不就算是用股想也知道反抗的结局最终还是自己倒霉,所以起司只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好吧那只该死的老鼠,老子把笔帐记到你的头上了!你给老子好好地等着吧!

    花花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于是这货立马就得瑟起来了,居然在起司的背上又是翻跟头,又是头手倒立,而且居然还手舞足蹈地跳了一典不知名的舞蹈:“吱,吱,吱,吱,吱,吱……”

    这话的意思就是:哈哈,哈哈,本鼠妞终于有座骑了,哈哈,黑猫你就好好等着本鼠妞的各种疼吧。

    但是花花在得意地之时,根本就没有想过起司的确是一只猫,但是同时他还懂得多门外语,比如说人言,比如说狗语,至于鼠语也在起司的掌握之内。

    所以花花未来的子,已经足矣期待了。

    “好了,小凌你先别生气了!”小阎王哄着苏凌:“那个,咱们还是先把这两个家伙的事解决掉吧!”

    “嗯!”苏凌给了小阎王一记,你给我等着的眼神,然后点了点头。

    一边的甲贺秋华,还有草壁天正两个家伙老早之前便已看呆了,话说这是什么况,那一人一狗一猫居然是从虚空中走出来的,这,这,这叫什么境界啊,炼虚还神吗?

    不,不,不,不像,似乎比那还要更强大无数倍。

    而且那猫那狗还会开口说话。

    等等那一猫一狗刚才居然叫这个红裙女子为鬼医大人……

    两个人现在只觉得脑子里一下子被塞了太多的东西所以一时之间已经反应不过来了,乱哄哄的。

    “你是阎王大人?”油彩男子感觉到小阎王上那种那让他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于是他已经猜出了这个男子的份了。

    “我是小阎王!”小阎王看着油彩男子安倍清水:“刚才这里又死了一个女子叫做安倍久美子,可是按着我们地府的生死薄记载,她其实应该还有五六十年可活,所以现在如果你选择渡世男转女,我可以把安倍久美子的记忆还有她那本来就已经破损的灵魂全都融入到你的灵魂里,到时候你就是安倍久美子,同时你的灵魂因为也融入了一个女子的灵魂所以你不会对她的体感觉到任何的别扭!”

    听到了小阎王的承诺,安倍清水的心已经激动得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了!

    甲贺秋华这个时候也笑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那不知道小阎王大人我应该如何回报呢?”安倍清水就处划再怎么兴奋,他的脑子还是很清醒的,他知道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忙,这无论是于他还是于甲贺秋华来说都是一个大恩

    “呵呵!”小阎王幽幽地一笑,然后抬手一指苏凌:“很简单,她是我的未婚妻,我之所以会决定帮你,也是因为她想要帮你,但是你和你的男人却需要认她为主,以她的意志来做事儿,你做得到吗?”

    小阎王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安倍清水还没有说话呢,那边的甲贺秋华却已经率先开口了:“我同意!”

    安倍清水本来就是担心这事儿自己可以同意,但是甲贺秋华的份毕竟是甲贺家族的继承人,他会同意吗,可是甲贺秋华却直接先于自己答应了。

    于是安倍清水感激地看了一眼甲贺秋华,然后也不说话,直接手指一抬,当下一滴青绿色的血液便已经弹到了苏凌的面前:“主人这是我的魂血请你收下!”

    接着安倍清水又走到了甲贺秋华的边。

    两个人之间根本无震用言语进行交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明白对方的心意,于是甲贺秋华微微一笑,当下便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安倍清水的手指轻轻一掐,于是甲贺秋华的体里也飞出一滴同样的青绿色的魂血。

    “我,我,我也愿意!”草壁天正这个时候出声了。

    没办法啊,他现在根本就是不得不发出声音,如果他再不出声的话,那么知道了这么多事儿,他根本就不敢保证自己可以活着离开这里。

    不得不说草壁天正还真的是一个很懂得看形势的家伙。

    “你是草壁家族的人?”苏凌收下了安倍清水还有甲贺秋华两个人的魂血,魂血在手,那么如果安倍清水还有甲贺秋华两个人敢背叛苏凌的话,苏凌可以直接利用这两滴魂血而毁掉他们两个的灵魂,让他们两个还没有来得及死亡,便直接落的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主人,他就是草壁家族的人,但是草壁家族的人一个个眼神似乎都不怎么好!”甲贺秋华这个时候却是笑了起来:“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草壁天正才是草壁家族隐藏得最深那个!”

    “不用叫我主人,就叫我为老大吧!”苏凌看了甲贺秋华一眼。

    “是,老大!~”甲贺秋华露出一口小白牙,叫老大比叫主人顺口多了。

    重极与介沉两个人一听到之前小阎王提及安倍久美子的名字,于是两个人带着起司与三煞,当然了还一个小白老鼠花花,便去寻找安倍久美子的尸体去了。

    苏凌看了他们一眼,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她边的这些家伙们还是真心很给力,不用说便知道自己需要他们做什么。

    “那如果我答应你,会有什么好处?”苏凌笑眯眯地看着草壁天正问道。

    “老大,如果这一次我可以活着出去,那么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成为草壁家族的家主,到时候只要主人,哦不,到时候只人老大一声令下那么我就可以为老大动用草壁家族的力量!”草壁天正直接道。

    “嗯,好,那希望到时候你不会让我失望,我苏凌的边从来不需要无用的人!”苏凌说着一抬手自己从草臂天正的上取来一滴魂血。

    要知道以前的时候她从来都不用魂血这种东西的,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的手上还是有些东西可以制约这些家伙为好。

    时间不大,介沉与重极两个人居然还真的把安倍久美子的尸体找到了,虽然这具尸体已经有些不成样子了,但是这些对于苏凌与小阎王两个人来说都是小意思了。

    小阎王的手掌直接一抬,于是安倍久美子尸体内那已经不完整的灵魂便直接被他吸了过来,接着他的另一个手掌却是吸向了安倍清水。

    两个灵魂都被小阎王抓在手中,然后他二话不说双手直接向一起一合,于是两个灵魂居然同时挣扎了起来,很明显这两道灵魂很排丈被合而为一。

    “安倍清水现在开始你会有些疼,如果忍受不住你可以叫出声来!”小阎王的声音响了起来,但是他的动作却一直没有停。

    “嗯,我明白了!”安倍清水点了点头,然后紧紧地咬住牙关,疼痛他从来都不怕!

    ------题外话------

    小阎王又出现了,那么妹纸们,票票快点砸下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