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9】,以天为盘,操人生死,阴尸兽傀

    黑白两色的棋子现在已经完全是处到泾渭分明的两种态势。

    一边的步清尘,介沉看着棋盘,沉默不语。

    至于阿狸却是已经早早地就把花花从苏凌的肩膀上提了起来,她不会让这个花股的小老鼠影响到自家主人的思维,现在可是关键的时刻绝对不可以打扰。

    苏凌的脸上依就是带着淡淡的浅笑:“池田先生你不觉得只要这么下棋才真的是很有趣吗?”

    “呵呵,当然了!”池田秀一也笑着:“真是没要卢到苏小姐居然可以将这盘棋之前的棋局完全打乱居然成为了现在的天极晕东一沙鸥棋阵了!”

    没错现在这盘棋已经完全由棋局变成了棋阵。

    “呵呵,那还不好!”苏凌低眉一边说着,一边又用两根手指夹起了一枚白色的棋子,而与此同时对面的池田秀一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苏凌抬眸看着池田秀一:“池田先生这一次应该你先下!”

    “我下这里!”池田秀一说着手中的黑子便已经落到了棋盘上。

    “那我就下这里!”苏凌一挑眉头,也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棋子。

    “啪,啪,啪,啪,啪……”这一次两个人的动作都是很快,整个儿草屋内静悄悄的,只是很清楚地响起那棋子放在棋盘上清脆的声音。

    “轰隆隆……”巨大的雷鸣声震耳聋地响了起来。

    “啊,你们看,你们快点看天空上!”这个时候有人又发出了一声惊呼。

    于是青木原树海内的众人一个个都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天空上,只见之前的那道裂缝已经越来越大了起来,接着居然完全覆盖了整个儿青木原树海之下,而且接着数道光华闪动,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被分割成了一个围棋的棋盘。

    与此同时众人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棋盘的那一头,一只纤纤玉手执起白色的棋子,同时还有只白净而修长但是同样也极具美感的男子的手却是执起了黑色的棋子。

    两个人同样都是出手如电,似乎他们两个下棋的时候根本就无需思考,或者说他们两个人根本就是早就已经成足在了。

    但是如此快速交锋七八次后,两个人居然同时停手了。

    “蔌,蔌,蔌,蔌……”而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却是清楚地听到周围的居然响起一片落叶搅动的声音。

    扭头看过去的时候,却是吃惊地发现整个青木原树海的树木居然都移动了起来。

    “啊,啊,啊……”惊叫声,尖呼声再次响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些树怎么会活呢?”

    “不是吧,怎么会这样呢,主办方从来都没有这么说过的啊!”

    ……

    比起之前更为强烈的恐慌之感已经袭上了众人的心头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事居然玩到了这种地步。

    草壁的脸色已经大变了:“居然有人在以天为盘,用阳棋来控制着整个儿青木原树海!”

    草壁天正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孔,然后勉强让自己安定下来:“小姐,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草壁抬头看着那天空上闪动着淡淡莹光的棋盘,她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唇,那两个下棋的人到底是谁?

    如果不把那两个人找出来,那么只要他们的棋局不结束,他们这些人就休想要离开青木原树海。

    重极与凌蕾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他们两个的嘴边便不约而同地浮起一抹笑容,那只纤纤玉手的手腕上赫赫然戴着一只青翠滴的玉镯,所以不用问他们也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除了自家老大还能是谁。

    井上丰郁一脸苍白地看着天空中的那个巨大棋盘,然后扯了扯甲贺秋华的衣服:“秋华,你的那个甲贺忍娃一共有几个?”

    “一个!”甲贺秋华直接回答。

    “你怎么只带了一个啊!”井上丰郁瞒怨道。

    “呃,你也没有说过这里居然会这么危险,而且甲贺忍娃制做起来十分困难,所以就算是我,也只被许带一个来保护自己的!”甲贺秋华一脸无辜地道。

    “好吧!”井上丰郁颇有些郁闷地点了点头,然后他的眼睛迅速地扫了一下四周,接着他把声音压得更低了:“秋华,我们两个现在与这些人分开走!”

    “分开走?”甲贺秋华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

    “是啊!”井上丰郁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背包,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甲贺秋华背上的背包:“我们还有我们自己的事呢,和这些在一起是不可能的!”

    听到了这话,甲贺秋华的目光有些古怪地看着井上丰郁,话说之前的时候他不是也开口主动要与其他人组队吗?怎么现在又不了。

    “咳,咳,咳……”井上丰郁自然也看出来了甲贺秋华的意思,于是他轻咳了几声:“我现在才发现,这些炮灰根本就是拖后腿的!”

    “好吧,听你的!”甲贺秋华的目光闪动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秋华最好了!”井上丰郁一笑,然后两个男人便不约而同地在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况下,不断地向着人群外退去。

    那个戴着面具的女子与那个走出影的男子两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他们看着天空中那个巨大的棋盘,其目光中却是幽深更重了。

    而这个时候大家也看清楚,那个之前一直在影中的男人,他的脸上居然涂满了各种油彩。

    说白了现在那货根本就是一个大花脸儿,只怕就算是熟人站在他的面前,都看不出来他到底是谁。

    “咦!”这个时候草壁天正却是眨巴着眼睛吃惊地道:“甲贺秋华与井上丰郁那两个人怎么不见了?”

    听到了他的声音,大家这才发现,可不是吗,甲贺秋华与井上丰郁两个人居然同时失踪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两个去哪儿了,没有人知道。

    “哼,走就走吧!”草壁冷哼了一声。

    虽然甲贺忍娃那东西她是真的很感兴趣,但是对于那两个男人居然会悄悄离开,她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满的。

    不过这些都没有关系,甲贺忍娃等到自己离开这个该死的青木原树海之后,她会想办法从甲贺家族那里搞到甲贺忍娃的,当然了还有甲贺忍娃的制作方法。

    想到了这些,草壁的脸色却是露出了一抹清冷的微笑。

    重极与凌蕾两个人这个时候却如同两个看戏的人一般,目光清冷地看着面前这些慌乱的众人。

    “重极,凌蕾,我们几个看来需要达到一个统一战线了!”草壁这个时候却走到了重极与凌蕾两个人面前。

    凌蕾有些好笑地看着草壁:“统一战线,神马意思?”

    “呵呵,我,草壁天正,重极,还有你,当然了如果那两位朋友也同意的话,我们六个人就一组,我相信只要我们六个人联手那么一定会找到那两个下棋的人!”说着草壁冷冷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天空中那正在下棋的两个人的手。

    “这个我不感兴趣!”那个戴着面具的神秘女子这个时候开口了:“我这个人喜欢独来独往!”

    说着这个女人居然长发一甩,然后居然直接迈开脚步头也不回地向着那些已经完全停下来的树木之内走去了,那树丛里依就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草壁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女子的背影,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如此不给自己面子。

    但是很快她就收回了目光,然后扭头看向一脸油彩的男子,等着对方的回答。

    “对于找人这种兴趣我没有!”男子也是摇了摇头,然后居然向着戴面具女子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他用他的行动表明了,他对找人没有兴趣,但是他却对追人很有兴趣。

    “那你们两个呢?”草壁这个时候看向重极与凌蕾两个人。

    “可以!”重极倒是很干脆地应了下来。

    于是草壁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微笑。

    “我们,还有我们,求求你们一定要把我们也带上啊!”这个时候那些图闹来参加活动的众人一个个可是都围了过来。

    本来在这些人的眼中的无论是那个戴面具的女子还是那个一脸油彩的男子,亦或是拿出了甲贺忍娃的甲贺秋华都是强者,可是却没有想到这才是多大一会儿功夫,那三个强者居然走了。

    如果他们再不加快行动,这边的四根最后的救命稻草再走了,那他们这一次只怕就会小命交待了。

    这个时候的草壁就好像女王一样,她的脸上带着几分讥诮之色:“把你们也带上?”

    “是啊,是啊!”众人连连点头:“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只要你们可以把我们带上安全地离开这里,无论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

    “是,是,是,都答应!”

    草壁的目光闪了闪,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好!”

    凌蕾很看不惯这样子的草壁,要知道现在他们可是四个人的联合,真的遇到什么事儿也是需要他们四个人一起出手的,可是草壁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和任何商量,好像她就是他们四人小队的队长一样。

    草壁天正也就算了,那个小子一路看来根本就是一个小跟班的,没有任何的发言权,但是自己与重极呢。

    重极看了一眼凌蕾,然后抬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不用理!”

    说着重极的目光却又看向草壁天正,老实说重极觉得这个草壁天正真的是很不简单的一个人,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不一般,但是从头到现在他却一直都在隐忍着,也没有出过手一切都是向着草壁看齐,把这个女人推到了众人的面前。

    好一个有心机的男子,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众人都知道,但是有太多的人却又抵挡不住去做出头鸟的惑。

    再说甲贺秋华与井上丰郁两个人已经跑出好远了。

    “呼,呼,呼,秋华我不行了,咱们还是休息一会儿吧!”井上丰郁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怂了。

    “呼!”甲贺秋华微微平复了一下呼吸,跑步这种事对于他来说还是小意思,但是看看已经平伸着四肢像条死狗一般的井上胡郁他却也不得不点了点头。

    现在就连井上丰郁的背包也在甲贺秋华的上。

    “秋华你的体力真好!”井上丰郁嘴里这么说着,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天空中的那个棋盘在看:“你说那两个下棋的男女到底是谁啊?”

    “不知道!”甲贺秋华摇了摇头,然后一脸苦笑着道:“这两个人可真的是一双素手把整个儿青木原树海都给搅浑了!”

    “呼,呼,呼,呼……”井上丰郁喘了好一会儿气,这才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把手伸向甲贺秋华:“把包给我!”

    甲贺秋华忙把手中井上丰郁的包递给他,可是井上丰郁却并没有去接,而是指着甲贺秋华背上的包:“你的!”

    “哦!”甲贺秋华明白了,于是忙把自己背上的包拿下来递给井上丰郁。

    打开背包,于是马蓉蓉的半铜像却是出现在两个人的眼前。

    甲贺秋华的目光闪了闪,却并没有说话,井上丰郁却是目光闪亮地盯着马蓉蓉,然后一抬手把马蓉蓉嘴上的毛巾拿了下来:“马蓉蓉现在我们已经到了青木原树海,快点告诉我,那两个魂幡被你藏到什么地方了,快说,快说!”

    马蓉蓉眨动了一下眼睛,目光有些冰冷地看着井上丰郁然后声音也是同样的冰冷:“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马蓉蓉如果你不说出来的话,那你信不信我可以让马代夫死!”井上丰郁自然知道马蓉蓉的软肋就是马代夫。

    “呵呵,很可惜你做不到!”马蓉蓉冷笑着看着井上丰郁,现在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和这个混蛋演戏,想必马代夫边的那些朋友已经拿到了那两个魂幡,而且他的那些朋友也向自己保证过他们会保证马代夫安全的。

    虽然他们不过只是说了短短几句话,可是马蓉蓉却十分相信那几个人都是说到做到的人。

    而这个时候草屋内,苏凌才刚刚拿起一枚白子她的眉头却是轻轻一皱,然后她的眼波流转,看向步清尘与介沉两个人。

    两个男子点了点头,然后二话不说他们两个便站了起来,直接走出草屋。

    池田秀一的脸上却依就是挂着礼貌的微笑:“苏小姐现在让他们两个人出去,你就不怕他们陷在阵里出不来?”

    “呵呵,不是还有我在这里呢吗!”苏凌的话音未落手中的白子便已经落到了棋盘上,于是一时之间青木原树海之内却是风怒号,那林间无数的落叶却都已经被那狂风卷着飞到了半空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片碧绿色的树叶却是飞舞在步清尘与介沉两个人面前,在这狂风中,这两个人一叶却是平静地向前行进着,似乎他们三者之间已经自成了一片天地。

    “好一招仙人指路啊!”池田秀一说着手中的黑子却是向着棋盘上落下去。

    “想要变阵!”苏凌的笑容不变但是眉宇之间已经有了些许的冷意:“池田秀一只怕你变不了了!”

    一边说着,苏凌一边抬手向着池田秀一轻轻一弹当下一道指风弹出。

    池田秀一的形一动,倒是神态自若地闪过了那道指风,不过他却长发一甩,口中轻喝出声:“来而不往非礼也!”

    于是他那宽大的衣袖却是向着棋盘上拂了过去,这个家伙居然想毁了这盘棋,一旦棋毁那么现在这些依就在棋局中的人势必无一幸免都会死。

    这种生死无关修为,无关现在他们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就算是死人也可以再让其死一遍。

    苏凌双手向前一抓,动作快如闪电只是眨眼之间便已经握住了池田秀一的双腕:“不可毁棋!”

    “那可未必啊!”池田秀一目不转睛地看着苏凌,而这个时候一只小木人却是正池田秀一的后转了出来:“嘻嘻,我最喜欢下棋了!”

    一边说着,这个小木人却是直接从池田秀一面前的棋盒里拿出一枚黑色的棋子。

    “吱,吱,吱!”花花扭动着自己的花股,向着小木人就冲了过去,丫的这个东西给她花花大小姐当玩具还不错。

    “我讨厌老鼠!”小木人倒是没有防备所以一下子就被花花扑了一下正着。

    当下花花在上,小木人在下……

    阿狸眨巴着一双美目看着面前这颇有喜感的一幕。

    “讨厌的老鼠你下去,你下去!”小木人愤怒了。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花花得意地对着小木人一顿叫,她的意思大家都明白,她是在说:不下,不下,我喜欢木头。

    这还没有说错,老鼠嘛那可是需要磨牙的,而木头正是最好的选择!

    “呵呵!”池田秀一却只是看了一眼小木人,然后又扭头看向苏凌:“苏小姐以为制住了我的双手就可以了吗?”

    “呵呵!”苏凌微笑着看向池田秀一也不说话。

    阿狸拼命地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红衣女子与白衣男子,不得不说她居然觉得这种场面真是该死的好看!

    而接着池田秀一却是一抬脚当下他的脚便直接踢到了放棋盘的桌子上。

    于是棋子,棋盘还有桌子同时被踢了起来。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天真的人!”苏凌的双手依就紧紧地握着池田秀一的手腕,然后直接来了一个借力,接着她的长裙一甩,于是无论是那桌还是那棋盘,还有那些黑白棋子居然直接被平移了出去。

    当三者再次落下的时候,整个儿棋局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变化。

    池田秀一挑眉一笑,接着他的双手向上一震,于这一男一女两个人倒是在这间草屋里对打了起来。

    红裙翻飞,白衣舞动,这一红一白两色交织在一起真的是无比的绚丽,无比的好看!

    “天呐,好美啊!”阿狸现在已经完全忘记了那两个人可不是什么友好的关系,这货居然双眼已经泛起了粉红色。

    花花用爪子拼命地按着小木人,然后同时还抽出些时候一脸鄙夷地看向阿狸:“花痴女人是没药医的!”

    对于草屋内的战斗,介沉与步清尘两个人却是不知道,两个人在那片碧绿叶子的带领下,动作却是极快,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便来到了甲贺秋华与井上丰郁两个人的所在。

    而此时此刻井上丰郁却还正撅着股各种的威胁恫吓着马蓉蓉。

    “你们来了!”马蓉蓉只是一眼就看到了一谪仙气质的步清尘还有一脸痞笑的介沉,于是他开口了。

    “……”井上丰郁一头雾水地看着马蓉蓉,有些没搞明白这个女人到底在说什么。

    “你们是谁?”甲贺秋华看着步清尘与介沉问道。

    “是的我们来了!”介沉向着马蓉蓉点了点头。

    “事办得可顺利?”马蓉蓉又问道。

    “托您的福很顺利!”步清尘这个时候也开口道。

    “那就好,那就好!”马蓉蓉连连点头,那张铜色的脸孔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那你们还来这里做什么,很危险的!”

    “我们答应了一个朋友,一定会带你回去与他团聚!”介沉说着却是向着井上丰郁的方向迈了一步:“答应朋友的事儿一定要做到!”

    井上丰郁现在自然也认出来了介沉与步清尘:“你们,居然是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一边说着他居然一边又动作迅速地将马蓉蓉铜像塞到了背包里。

    “井上丰郁,我们不是来找你的,只要你将你手中的那个背包给我,那我们两个现在就离开!”介沉道。

    “不,不,不,绝对不可能!”井上丰郁说着居然将背包紧紧地抱在怀里:“秋华快点儿,你的甲贺忍娃呢,快点把那个娃娃拿出来干他们两个!~”

    但是一直以来对井上丰郁言听计从的甲贺秋华这一次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

    “喂,甲贺秋华你怎么了,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井上丰郁的眼睛瞪了起来,颇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甲贺秋华:“你快点啊,快点啊!”

    但是甲贺秋华却是含笑看向步清尘还有介沉两个人:“这个人还请两位交给我!”

    “没问题!”介沉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踏出,几步之间便忆苦走到了井上丰郁的面前,不顾他的挣扎一把就提起了装着马蓉蓉半铜像的背包。

    甲贺秋华这个时候却看了一眼步清尘,但是他却没有说话。

    于是在井上丰郁的哀号声中,步清尘与介沉两个人背起装有马蓉蓉的背包,迅速消失了。

    “秋华,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井上丰郁一把揪住了甲贺秋华的衣服,大声地质问道。

    “呵呵,井上丰郁!”甲贺秋华这个时候却是冷笑着一把就掰住了井上丰郁带着黑色指环的手指。

    “啊,啊,啊,好疼!”井上丰郁惨叫了起来:“你,你,你快放手,疼啊!”

    但是甲贺秋华此时看向井上丰郁的时候,那双眼睛里却是闪动的无尽的恨意,他直接从腰间摸出一把短刀,然后二话不说一刀便斩下了井上丰郁的手指。

    “为什么,为什么?!”井上丰郁盯着甲贺秋华:“为什么?!”

    “很简单,我需要在这枚戒指,但是这枚戒指想要得却必须要讲究一个天时!”一边说着甲贺秋华一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上的巨大棋盘:“今天正好是最好的时机!”

    一边说着甲贺秋华一边取下了那枚戒指,然后把井上丰郁的手指随意丢到地面上,同时又将那枚戒指到了自己的手指上。

    “啊!”井上丰郁紧紧地捂着自己流血的手指,然后脚步有些蹒跚地走向自己的断指,只要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那么说不定自己的手指还可以接上。

    但是就在他弯腰准备拣起自己断指的时候,一只脚却是踩在了断指上。

    “甲贺秋华你断了我一根手指,然后又抢走了我的戒指,我什么都没有说,现在你还想怎么样?”井上丰郁大声地吼了出来。

    “井上丰郁你不会忘记了秋月吧!她可是死在你的手里的,你说我这个做人家哥哥的怎么会不在乎呢!”说这话的时候男子的脸上满满地都是微笑,但是这道微笑看在井上丰郁的眼里却是已经成为了索命的冷。

    他的子瑟瑟地打了一个哆嗦:“你们,你们两兄妹之间的关系是很不好吗?”

    “呵呵,谁说的!”甲贺秋华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当下手中的短刀便已经缓缓地刺入到了井上丰郁的口上:“秋月得了绝症,所以她才会行实这么一个计划让你可以更相信我对你可以抛弃所有的一切!”

    “秋华!”低头看了一眼那柄依就在慢慢地向着自己体里插入的短刀,井上丰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那,那现在我只有一个问题,那个戒指到底有什么用?”

    “这个?!”甲贺秋华晃了晃自己戴着戒指的手指:“很简单这个戒指是一个钥匙!”

    “钥匙?”井上丰郁一怔又接着问了一句:“什么钥匙!”

    此时此刻他的口处,鲜血已经如同泉水一般在往外涌着,可是这个男子很明显对于钥匙的事比自己的生命更关心。

    甲贺秋华的眉头皱了起来:“你?”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的井上丰郁与甲贺秋华所了解的亍上丰郁真的是有很大的不同,按说这个男子现在叫着放过他,他不要死,他不想死,这才符合他的格呢,可是……

    脚步轻轻一动,甲贺秋华向后退了几步,可是这个时候井上丰郁却是突然间向前一冲,居然用自己带血的手掌紧紧地握住了甲贺秋华的手腕:“你还没有告诉我答案呢,你不能走,你不可以走!”

    “哼!”甲贺秋华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自己的心底里居然会升起一股浓浓的不安之感,于是他冷哼了一声,强压下心头的不安,狠狠地将那把短刀再次插得更深了,然后拔出来,再插进去,如此反复了十几次,终于当井上丰郁已经完全没有了气息,甲贺秋华这才提着短刀,迅速地跑开了。

    一阵风吹过,地上的枯叶却是打着旋地飞到了井上丰郁的边,然后落到他的上,他的脸上,他的血液上。

    无神的眼睛大大地睁着,似乎依就是无法相信那把刀刺入到了自己的体里。

    没有人看到这个时候一道黑色的影子却是直接从井上丰郁的体里钻了出来,接着只是一闪便消失了。

    再说草壁,草壁天正,还有重极,凌蕾四个人在这段时间可谓是遇到了太多诡异的事,至于那些本来想跟在他们四个人边可以保住自己小命的众人,也早就被他们当成了炮灰,死得干干净净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只要继续向着这个方向走应该就可以走出青木原树海了!”草壁说着抬手向前一指。

    草壁天正看着前面眼底有些东西一闪而过,但是他却马上开口道:“只要小姐做出决定那我一定会遵从!”

    对于草壁天正的回答草壁显得很满意,她点了点头,然后目光一闪看向重极与凌蕾:“你们两位呢?”

    “我觉得这个方向不好,我不要走!”凌蕾摇了摇头,然后回头向着自己的后指去:“我选这个方向!”

    那个完全相反的方向,草壁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要知道她可不喜欢有人质疑她。

    但是她却还是不甘心地又问向重极:“你呢?”

    “呵呵,我们两个是一起的,所以我必定要支持她的,既然她选了那边,那我们就往那边走!”重极一笑。

    “你!”草壁气得脯一起一伏:“你们两个怎么能这样,咱们四个不是早就说好了,联合在一起,你们,你们现在这就是想要打破咱们四个人的联合!”

    “之前是说过联合啊,可是我们也没有选你做队长!”凌蕾挑了一下眉毛,然后继续道:“这一路上所有的方向都是你选的,但是事实是什么呢,我们大家都有目共睹,事实就是相信你选的方向,所以大家就都死的干干净净!”

    草壁的目光冷了下来。

    但是对于她的目光凌蕾却是视而不见:“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只要我和重极跟着你往那个方向走,怕是要不了多一会儿我们两个都会死吧,哈哈,哈哈,没错我们的确是死人!”

    听到这话之后,果然不出意外,无论是草壁还是草壁天正两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任何意外的表,很明显他们早就知道了。

    “但是就算死人也未必会愿意再去死一次!”凌蕾笑眯眯地道:“不过你们这种一次都没有死过的人,才真正地应该去尝尝什么叫做死亡的滋味!”

    话音落下,凌蕾便不再去看草壁一眼了,她转对重极道:“我们走吧!”

    “好!”重极点了点头,他们两个之所以会被老大派来这里就是为了收集这里的气,煞气还有气。

    因为这三种气对于他们两个人而言绝对是大补之物。

    看着重极与凌蕾两个人迅速消失的背影,草壁可是气得一张俏脸都有些变形了。

    没错正如凌蕾所说的一样,她刚刚所指的方向上的确是有问题存在着。

    因为那里她用自己的鬼眼居然可以看到这片青木原树海里所有的气都向着那个方向的某个地方不断地汇聚了。

    可以说如果没有鬼眼就算是死人也不可能会看到。

    现在草壁的心里最是好奇的就是那个方向到底有什么东西居然可以吸引这么多的气呢,也许会是什么意外的宝贝也说不定。

    可是,可是重极与凌蕾两个人走了,也就是说没有人再给自己当炮灰了!

    目光微微一转,草壁看到了草壁天正,虽然这个小子与自己同属于草壁家族的一员,但是如这种废物根本就不配成为草壁家族的一员,既然如此便让他死得有点价值吧。

    心里这样想着,草壁的脸上笑容却是更浓了起来:“天正我们走吧!”

    “是,小姐!”草壁天正点了点头,于是两个人便向着刚才草壁所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草壁天正这个人看起来还是很厚道的,居然一直走在草壁的前面,这样一来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危险,那么倒霉的人也只能是草壁天正,然后草壁还有时间可以逃开。

    草壁看着前面草臂天正的背影,心底里没有感动只是鄙夷,在她看来草壁天正真的只是一个白痴,阳界是不讲感,只讲实力,你的实力不行,那么你注定就要死亡的。

    还有如果你讲感的话,那么你也是要死亡的,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道理相信所有阳界的人都知道。

    但是突然间草壁天正的脚步却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后的草壁冷冷地问道。

    “小姐,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草壁天正小心地回答。

    “什么啊?”草壁的语气有些不耐烦,在她看来这应该是草壁天正胆小的借口罢了。

    “小姐好像是狼!”草壁天正道。

    “狼,不可能的!”草壁一摇头:“青木原树海里根本就没有狼这种生物!”

    一边说着草壁一边推开前的草壁天正,接着她便看到了前方的丛林里居然有着十几双闪动着的绿色幽光。

    “那是眼睛?!”草壁的脸色微变。

    “吼!”随着她的声音才刚刚响起来,就听到一声吼叫响起,接着一道人影从树丛里扑了出来。

    那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他们之前队伍里的人,可是,可是这些人他们两个记得很清楚早就已经被他们当成是炮灰死掉了。

    不过,不过再仔细地看看这些人已经不能再用人这个字来称呼了,因为他们现在一个个动作僵硬,而且还是用手与脚同时在地面上奔跑。

    “这是尸兽傀!”草壁惊呼出声。

    尸兽傀故名思议就是用饱含着气的尸体,向其内注入野兽的灵魂,而形成的一种傀儡。

    这种傀儡,没有思维,不知道疼痛,而且动作迅速敏捷,发动攻击不死不休。

    有人说那还不如直接作野兽的尸体做成傀儡就好了,还省得需要抽出兽魂。

    但是想要将大量的野兽尸体带入到某个特定的地方可是极为困难,不过如果引入一批人,然后再让这批人死,如此才是最好的办法。

    这些尸兽傀的眼睛里跳动着绿色的火芒,只是他们一个个的目光却只集中草壁一个人的上。

    很简单就是因为这些人在临死的时候都很清楚是草壁把他们当成是炮灰,他们是带着对草壁无比的怨恨死去的。

    再加上他们死亡的时间不长便被制成了尸兽傀,所以对于草壁的怨恨根本就没有消除。

    “草壁天正你必须要保护我!”草壁虽然为人自大了些,但是却还有些自知之明,她很清楚单凭着她自己想要摆脱这些尸兽傀,根本就是做梦,而现在唯一可以帮助她的人只有草壁天正一个人。

    “是,小姐,我一定会保护你的!”草壁天正说着便闪来到了草壁后。

    草壁的心微微放下了一些,在她想来如果草壁天正可以拖住这些尸兽傀,那么自己便可以迅速地逃离这个地方。

    而草壁天正如此死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后却突然传来一股极大的推力。

    “啊!”草壁体在她的惊呼声中,直接扑向了那些尸兽傀。

    “草壁天正你居然敢害我!”草壁不甘心地扭头瞪着草壁天正。

    “呵呵,草壁家族从来没有拿我当人看过,你也一样,所以我自然不会为你当炮灰的,祝你好运!”说着草壁天正便已经迅速地逃离了这个地方。

    “啊!”而接着一头尸兽傀锋利而冰冷的爪子却是已经刺入到了草壁体里!

    ------题外话------

    万更一周了,打劫模式启动,快点大家都主动些把票票给我交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