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4】,尸山血海阵法行,琉璃幻境

    慈急综合医院内空空的,只是其内却是有着一股**而难闻的刺激气味不断地扑鼻而来。

    “好臭啊!”阿狸嫌弃地皱起了自己的小鼻子,但是她脚下的步子却是一点也不慢,虽然阿狸很想要选择一个干净的地方下脚,但是放眼看去,这里除了灰尘就是灰尘,想要找个没有灰尘的地方下脚,绝壁会比蚂蚁打死大象这种事更难!

    苏凌,介沉,伊藤,步清尘,花花,还了阿狸几个人一路不停地向前走着,但是看来看去,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鬼怪,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除了他们自己的呼吸声与脚步声之外,便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而且有的时候他们居然可以听得到彼此的心跳声。但是他们几个人却谁也不敢放松丝毫,因为他们一个个都很清楚,安静只不过就是表象,只不过就是暂时的!如果因为安静就放松了警惕,那么接下来也就到了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在一层转了一圈,没有任何的发现,于是几个人的目光便落到了连接一层与二层的楼梯上。

    当几个人一路顺着楼梯走上了第二层的时候,这才发现,第二层之上居然赫赫然有着一个腥红色的大铁门,而且最为诡异的却是在那个大铁门上,居然还有着六个血手印,对的,没有看错,一点儿也没有看错。

    那铁门的确是腥红色的,而那上面的确是清清楚楚地印着六个血手印,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坦白来说,既然背景就是血色的,那么就算是血手印印在上面也应该看不清楚,毕竟两种红色那是完全可以融为一体的。

    可是真正的结果却偏偏不是这样的,在这里,就算是你再如何的不去注意也会发现那六个血手印居然是那么的清楚,那么的醒目,那么的刺眼,似乎那六个血手印根本就是为了他们这些人才印上去的一样,而其目的就是为了引起他们的注意。

    就算是不想去看,也会清楚地看到。

    而且那六个血手印似乎是刚刚印上去的,因为还有着不少的血液正顺着六个血手印在不断地顺着门流淌下来。

    “六个?!”步清尘皱起了眉头。

    “是啊,算是阿狸与花花这两个宠物,咱们这边正好就是六个!”伊藤这个时候也开口了。

    “如此看来,倒是一个血手印对应一个人了?!看来这里的鬼,一个个数学倒是学得不错!只不过这到底是神马意思?血手印……”介沉感叹了一句。

    阿狸与花花两个自然也听到了四个人之间的对话,于是两个家伙立马就不乐意了。

    阿狸开口了:“我才不是宠物呢,哼,你不要乱说,我与你是一样的!”

    花花虽然有嘴,但是却无法像阿狸那样做到口吐人言,于是这个小家伙只能抗议一般地挥了挥自己的爪子:“吱,吱,吱,吱……”你才是宠物,你一家都是宠物!

    只是这两兽兽的抗议,已经直接被苏凌等人给无视掉了!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这个时候苏凌的声音响了起来,于是无论是阿狸的反驳,还是花花的抗议都在这个时候结束了。

    接着苏凌,再次往前踏上了一步,阿狸,介沉,伊藤,步清尘自然也都紧紧地跟在苏凌的后同样向上踏了一步。

    “吱呀呀!”一阵牙疼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那两道血色的铁门便轰然而开。

    站在门外可以清楚地看清楚二层里面的景象,放眼整个儿二层居然是一片空空的大房间,这里面没有病房,没有桌椅,有的只是一个空间,一个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灰尘,但是却又给人一种诡异无比的空间。

    安静,这里的安静,比起一层来居然更为安静,甚至就连苏凌他们几个人都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声与心跳声了!

    苏凌的面色沉静,她没有任何犹豫地再次抬脚向前迈出,于是只是一步便进入到了门内。

    接着伊藤,介沉,步清尘,阿狸亦是如此。

    但是立马众人便发现,就在这一步迈出的同时,一股浓浓的腐臭之味便扑鼻而来,而且眼前的景象也迅速地发生了变化。

    苏凌看着眼前,只是一瞬间便已经变成了尸横遍野的地狱,她的脸色依就没有任何的变化。

    只是此时此刻苏凌却发现她的后,介沉,伊藤,步清尘,阿狸,甚至一直趴在自己肩膀上的花花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想一想进门前的那六个血手印,苏凌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一下,她知道只怕这整个儿二层便是一个阵法,每一个进入到慈急综合医院的人,都会被这个阵法感知,同时在他们走上二层的时候,二层血色铁门之上便会出现进入者人数的血手印,当然了不只是人,就连动物也会计入这个数量当中。

    苏凌的眉头终于微微皱了一下,没有办法,她是真的有些担心,对于介沉,步清欢,阿狸这两人一兽,她倒是不用太如何的担心,可是伊藤与花花她却真的有些担心。

    阵法既然将他们统统分开,那么想必就是需要他们每一个人独自过关了。

    但是伊藤本对于这些阳术法的掌握,说实话真的没有,他的功夫虽然很好,但是功夫好与过这种阳关卡有什么关系吗?绝壁半点没有。

    而再说花花那个小家伙,到现在连人言都不会说,这阵法她过得去吗?虽然那个小家伙也有点小本事儿,可是小本事儿在过这种阵法的时候,便有些不够看了!

    苏凌一时之间心思百转,但是很快她便将这些念头抛到了脑后,她很清楚,只要自己可以尽快地通过这个阵法,那么自己才可能想出办法去帮助其他人。

    此时此刻如果自己再不静下心来,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危险呢。

    眨巴一下眼睛,苏凌游目四看,自己的头顶上已经出现了一弯冰冷的弯月,那弯月居然也是诡异的血红色,冷冷地散发出红芒。

    而自己的脚下却全都是凝固的,还有不少没有来得及凝固的鲜血。

    抬脚前继续走去,脚下便不断地传来“啪叽,啪叽,啪叽……”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可是有些尸体是浮到血液之上,有些尸体却是沉在血液之下的,苏凌倒是很想要施展虚空之术,但是在这个阵法里,虚空之术似乎完全用不出来。

    一脚踩到了一具尸体之上,苏凌的体微微摇晃了两下。

    没有办法,血液已经完全将那具尸体淹没了,从上面看,根本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一脚踩下去,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脚掌踩碎人体的触感。

    前方不远处是一座完全成尸体堆起来的万仞高山。

    而尸山下却是有着一段完全由尸体浮在鲜血上,铺筑而成的浮桥。

    苏凌的目光微微闪了闪,然后几步之间便已经踏到了那尸体浮桥之上。真真是走过不少的桥,但是这种尸体浮桥,苏凌却还是第一次遇到,果然什么事儿都有第一次啊!

    虽然苏凌的体并没有多少份量,但是当她的双脚落到那尸体浮桥之上,却是可以感觉到脚下的浮桥却是一时之间有些浮浮沉沉的。

    还好苏凌的平衡一向不错,无论那浮桥是如何的摇晃着,但是苏凌夜就是稳稳地一步一步继续向前走去。

    “哗啦”一声破水之声传来,接着一只苍白的手掌便自尸体浮桥之下伸了出来,向着苏凌的小腿抓来。

    苏凌冷哼一声,接着手掌微微一翻一时之间黑气涌动,屠龙匕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手掌中,随手一钊,那只苍白色的手掌便应声而断,飘落到了鲜血的海洋之内。

    没错,就是一片鲜血的海洋,斩断了那只手掌之后,苏凌一抬头,才发现这里的空间居然再次扩大了几倍,同样的那座尸山也再次变得更大更高了,而在尸山之外,除了自己脚下尸体浮桥之外,居然完全都是一片鲜红的血液海洋。

    弯月依就不断地散发着幽冷的红芒,但是此时此刻看上去了,却是给人一些妖异的感觉。

    苏凌的眉头轻蹙,那头顶上的弯月,似乎就好像一只血色的眼睛,正带着几分讥诮之意看着自己,这种感觉,无论是谁都会觉得颇为不爽。

    “哗啦,哗啦,哗啦……”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接二连三的破水之声不断地响了起来,于是一只一接着一只的苍白手掌不断在自鲜血海洋还有尸体浮桥下伸出来,那些手掌之上没有丝毫的血色,而在苏凌距离那些手掌有些距离的时候,看起来那些手掌的动作还是比较僵硬的,可是一旦当苏凌与之稍微靠近些的时候,那些手掌一个个就仿佛活了一般,宛如扑火的飞蛾似的,向着苏凌扑过来。

    “唉,我最讨厌麻烦了!”苏凌叹了一口气,没错,她一直都很讨厌麻烦。

    接着她的形便迅速地动了起来,于是一道红色的闪电,便迅速地自那尸体浮桥上闪动了起来,苏凌的动作极快,每每当她的影掠过,于是便有着大量苍白的手掌被斩断,然后浮于那鲜红色的血海上,随着海面潮起潮落,只消片刻之后,那整个儿海面便已经铺满了白花花的一片苍白手掌,看起来倒是颇有些尉为壮观的感觉。

    终于苏凌走过了尸体浮桥,来到了尸山之下,这里的腐臭之味却是更重了起来,如果不是苏凌现在的体质是半人半鬼的体质,那么只怕单就是这些难闻的气味中所蕴含的尸毒,她都会受不了。

    尸体浮桥上的尸体,每一具很完整,看起来似乎是刚刚死亡没有几天的尸体,但是这尸山之上的尸体却已经完全不同了,这里的尸体绝大多数都已经腐烂了,有些尸体上面还有着大量的白色蛆虫,而有些尸体却是真接露出森白的骨头。

    “该死的阵法,没事儿搞得这么脏!”苏凌低低地诅咒了一下这个阵法,但是她的心底里却是又对自己破阵之后有些欺待了,因为对于这些阵法,如果没有阳界的人或者鬼来纵的话,那么就是一件法宝在纵着这个阵法。

    而凭着此时此刻,自己进入到阵法后所感觉到的一切来说,苏凌可以断定,这应该就是一件法宝,或者说是法器,在纵着这一切,一旦当自己破掉阵法,那么这个法器便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好处,收获,一直都是我的最!”苏凌一边喃喃着,一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血色弯月,其嘴角处的笑容却是更浓了起来:“会是你吗,血月!~我很期待啊!”

    不知道为什么,当苏凌说出血月两个字的时候,苏凌居然感觉到天空中的那轮血月,似乎好像颤抖了一下。

    缓缓地收回了目光,苏凌抬起脚,准备踏出自己尸山之行的第一步,但是她的脚都已经抬起来了,可是她却突然间又笑了起来,于是她再次抬头,依就是看向那轮血月:“或者我应该说这个阵法应该是你血月与一个魂幡两者相互配合而形成的!”

    血月这一次可是生生地接连颤抖了几下,这一次空中血月的动作十分明显。

    苏凌的眉头挑了挑,而接着她便看到,血月周围那本来黑漆漆的天空中,居然也冒出一个个红色的星辰,那些红色的星辰一闪一闪的,就好像是一只只血色的眼瞳,正在眨啊眨的看着自己。

    苏凌不再说什么了,而是举步向着尸山之上坚定地迈了出去。

    脚踩在尸体,总是有些不稳,毕竟那些尸体,有些还是会在你踩上去的时候,滑动或是转动一下。

    而且尸山之上冒出来的那些手掌,也开始蜂拥地向着苏凌而来。

    尸山上所冒出来的手掌与那血海中的手掌却是不同的,如果说血海中的手掌只是死人手,那么现在尸山上的手掌却是完全没皮没的白骨之手。

    看着那一个个苍白的白色骨爪向着自己不断地抓来,其上的骨节极为分明,而且在那不断地张握之间,却是还可以清楚地听到那骨节的“咯咯咯……”声。

    苏凌再次在心底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如果这样的场景被那些喜欢拍鬼片的导演看到了,是会被真的吓到呢,还是立马欢喜地跳起来呢,也许是应该会吓到尿吧!

    纤长的手指在在屠龙匕上轻轻一弹,于是那屠龙匕,便立马弹出无数的虚影,当下一道道冰寒的刀光便迅速地向着四周扩散开来,于是随着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来,那些白骨手掌便都应声而断。

    但是那些刀光却并没有因为白骨手掌的断裂而消失,那些刀光片刻之后便又回到了苏凌的边,然后不断地围在她的体外,盘旋回转着。

    “咯咯,咯咯,咯咯……”又是一阵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便看到在这座尸山之上,又是一层的白骨手掌如同雨后笋般,欢快地长了出来,只是这一次的白骨手掌一个个居然都直接自那尸山中脱离了起来,接着那一个个白骨手掌,便当下如同狂蜂浪蝶一般,那披天盖地地向着苏凌扑了过来,看那架式,似乎不把苏凌生生地淹没在白骨手掌内,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当然了,一批白骨手掌飞跃了出来,于是第二批白骨手掌便再次在尸山之上,风吹又生了,如此反复,源源不断!

    苏凌的脸色依就没有任何的变化,不得不说这种小小的场面,倒是还真的比不过她在地府万年所看到的那些极具震撼力的场面呢。

    那些白骨手掌虽然来势汹汹,但是它们还没有来得及近到苏凌的前呢,便已经直接被那些刀光斩成了白骨碎片。

    可是依就还是有着无数的白骨手掌,不断地自尸山冒出来,然后接着便如同雨点一般地向着苏凌而来,但是它们的结局依就是与前面的那些白骨手掌前辈们别无二致,纷纷化为白色的骨头碎片。

    苏凌的步子并不快,她走得很慢,毕竟刀光碎骨那也是需要时间的。

    于是随着她每一步迈出,在她的脚下周围,便会很快落下了一层厚厚的骨头渣子。

    时间不大,苏凌的脚下已经完全铺就出来了一条森然的白骨之路,而这条白骨之路随着她继续往上走,也开始向着那尸山之顶蔓延而去。

    黑发,红裙,寒芒,白骨,尸山,血海,乌天,弯月,红星!

    远远地看去,这种场景,足以让太多人的心跳停止了,这是一个怎样诡异的画面啊。

    随着苏凌距离尸山之顶越来越近了,而那些白骨之手却是也更加疯狂地扑了过来,似乎就好像是一群蜂子正在拼命了守护着自己的巢一般。

    但是再如何的拼命,在这种绝定实力的碾压下,一切的疯狂都已经变成了徒劳。

    苏凌终于登上了尸山之顶。

    于是那些白骨手掌便如同退潮之水一般,迅速地散去了!

    看到了,看到了,苏凌清楚地看到在最顶上的一具已经完全变成白骨的尸体,赫赫然插着一面小旗,那小旗通体赤红,但是其外却是包裹着一层黑色的雾气,不过在那具白骨尸体的脖子上居然戴着一条金黄色的链子,那链子倒是没有引起苏凌的注意,她的目光自小旗上移开便直接落到了链子的吊坠上,那吊坠居然是一个血色的月亮,而此时此刻那血色的月亮吊坠正不断地闪动着微弱的血色光华,与头顶天空中的那轮血月却是遥遥相对。

    果然正如自己先前所想的一般。

    苏凌几步便来到了那具白骨旁,一伸手先把那个血月吊坠的项链摘了下来,然后随手在虚空中画了一个符咒,接着将那符咒按到那血月之上,于是只是瞬间的功夫,那血月上的尸气便已经完全消散了,与此同时,头顶的天空上,那血色的月亮也跟着消失了。

    将血月项链收了起来,然后苏凌又拔起了那个小旗,接着她的俏脸微微一变,这小旗居然不是那个十亿魂幡,这小旗只是安倍通宇当年用的魂幡,虽然其内的魂魄已经过亿了,但是距离十亿之数却是远远不如。

    虽然微微有些失望,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吧!而且这个魂幡的威力也很不错,绝对不容忽略的!

    想了想,苏凌心念一动之间,便将这面安倍通宇用过的魂幡收入到了无影镜内,于是天空中的那些红星也同样消失不见了,连一枚都不再存在。

    接着苏凌眼前的空间便完全发生了扭曲,在她的眼里,这个空间居然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五色斑斓的万花筒一般。

    而苏凌自己却是在这个万花筒世界之内。

    尼玛,居然破了一个阵法,又是一个阵法。

    苏凌不叹了一口气,这应该也可以说是一种车轮战吧,唉,果然是谁的主场,谁就可以厚着脸皮地耍些赖皮啊。

    终于当万花筒的转动停止了,于是在苏凌的面前居然出现了一相光怪陆离的世界,这里没有天,没有地,有的只是一个夹在上下两层玻璃一般物质中间的空白世界。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苏凌现在明白了,他们几个人走入的世界根本就是一个阵中阵。

    丫的!苏凌握了一下拳头,眼瞳里却是少有的多了一分火,她猜到了,无论之前自己遇到的血月还是那个安倍通宇用过的魂幡,这两个法器充其量应该都是那十亿魂幡的手下吧。

    法器居然也知道收小弟!

    不得不说,有了这个想法,苏凌的心里对于那还没有见过面的十亿魂幡可是越发地期待了起来。其实她都有些怀疑,那十亿魂幡是不是都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器灵了,要不然这个家伙也太变态了!法器变态你听说过吗?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这间所谓的慈急综合医院,在成为一个真正的鬼楼之后,十亿魂幡还没有被藏这里呢,否则的话苏凌都会认为,这慈急综合医院之所以会成为一个鬼楼,都是十亿魂幡的功劳呢。

    “吱,吱,吱吱……”就在这个时候,苏凌居然听到前面传来了一阵惊恐的叫声。

    那是花花的声音!

    苏凌的心底里悚然就是一惊,那只老鼠出了什么事儿了?

    当下她忙举目细看,却是看到花花那小小的子正瑟缩地蜷成了一团,一双绿豆般的小眼睛里满满地都是恐惧之意,而且那小小的子此时此刻正颤抖的厉害。

    花花这是怎么了了?苏凌不知道,但是她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个花花不是她的幻觉,那是真实存在的花花,换句话说,她现在已经走入到了花花进入的阵法内。

    于是苏凌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了,她直接迈开脚步走入到了这似乎由两层玻璃夹起来的空白空间中,接着在她的体周围,便出现了一片接着一片的尸山血海,赫赫然就是她刚刚走出的那片世界,不过此时此刻,苏凌却是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她现在只是很想知道,花花看到的到底都是什么。

    当下苏凌的右手食指缓缓抬了起来,向着花花的方向,那么隔空轻轻一点,于是苏凌眼前的一切瞬间便发生了改变了。

    在那四面八方居然泛起了点点五光十色的光彩,同时一个英俊的男子的脸孔出现了,那个男子的脸孔虽然英俊非凡,但是他的眼里却是涌动着浓浓的讽刺。不知道为什么,苏凌只是一看到这个男子的脸孔,虽然英俊非凡,但是她却直接自心底里升起了一股浓浓的厌恶之意,是的,她很讨厌这个男人,虽然从来都没有见过面,但是就是讨厌,没来由的讨厌!

    男子的手中托着一只与花花同样的白色老鼠,只是那只老鼠的股上没有一朵黑色的花花,那个家伙的体上是完完全全的通体雪白。

    而接着男人那刻薄的声音也不断地响了起来:“呸,你这个体不纯洁的家伙,根本就不配成为我们神宗的圣使,你与你的那个垃圾主人一样,你们两个都是残次品,你们两个根本就不配留在神宗!”

    苏凌的眼底里浮起了冷意,虽然明明知道这个男子不过就是花花心底里最深处的投影,但是苏凌却也明白,这个男子应该是真实存在的,想来应该也正是因为他与他手中的那只白老鼠,所以步清尘与花花两个才会去往大青山深处的吧。

    “吱,吱,吱,吱……”听到男子提及自己的主人,花花却是怒力地抬起小脑袋看着男子叫了起来,花花可以不为自己申辩,但是她却必须要保护着沐清尘。

    “啪!”但是这个时候男子却直接抬起了一只脚,重重地踢到花花弱小的子上,只是一脚,便将花花的子高高踢飞了起来,一口鲜血自花花的嘴里喷了出来,只是眨眼之间,花花那小小的子便被她自己的鲜血完全染红了。

    “吱,吱,吱!”当花花的子再次落到地上的时候,她居然还是坚地昂起头,一双绿豆般大小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却是浓浓的愤怒,她冲着男子大声地叫着,虽然每叫一声都会有一口鲜血涌出来,但是花花却没有放弃。

    男子厌恶地看了一眼花花,然后抬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白老鼠:“你才是圣使,这个残次品,还是清理干净的好,就由你自己去清理掉霸占你位置的残次品吧!”

    听到了男子的话,他手中的那只白老鼠,眼里却是升腾起了兴奋与残忍的目光,然后那只白老鼠却是形如同一道白色的闪电一般,飞快地向了花花,与此同时他锋利的牙齿,还有那尖锐的爪子同时都亮了出来,他要杀死花花。

    但是就在这只白老鼠即将扑到花花边的时候,一只青玉竹杖却是突兀地伸了出来,只是一杖,便将那只白老鼠打飞了出去。

    “吱!”那只白老鼠惨叫一声,体重重地撞到了一边的柱子上。

    男子看了一眼那只被打飞的白老鼠,但是却并没有上前,他的目光只是落到了那抹绿色的影上,那道影只是静静地停在花花的边,然后小心地将花花抱在手中。

    “步清尘!”男子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但是却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你居然敢打飞咱们神宗的圣使,你知道不知道这可是很严重的!”

    “知道又如何?!”步清尘小心地自怀里取出一枚药丸,然后放到了花花的口中,接着他才转过头,用那双完全没有焦距与神彩的双眼看向男子。

    看着步清尘那纯美得如同荷尖露珠般的脸孔,男子的眼底里却是闪过了一抹贪婪之色。

    苏凌的眸子眯了起来,她自然看出来那个男子的心思了,尼玛那个王八蛋居然对步清尘起了不应该起的心思。虽然现在这一切只是幻影,但是苏凌却明白,这些都是步清尘与花花亲经历过的一切!

    她的心里升起了愤怒,如果这个男子现在在自己的面前,她敢肯定自己一定会生生地撕碎他的。而这个时候苏凌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很讨厌很讨厌这个男人的原因了!

    “步清尘,我对你的心意你应该清楚的,只要你,只要你陪我一晚,那么今天的事,我就可以不计较!而且我也可以不让那个花股的小白老鼠被毁灭!如何?这个交易对你来说真的很划算,而且以后你与这个小老鼠在神宗里也会得到我的照顾,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了,而且,而且我也会很温柔地对你!”男子说着居然缓缓地向着步清尘靠近而去。

    步清尘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他很讨厌这个男人,可是他也不想要让花花有事儿,现在的他该何去何从?

    花花的眼睛睁开了,但是此时那个男人还有步清尘谁都没有注意到,此时花花的眼底里却是闪动着无尽的寒意与决绝。

    接着花花的体便直接自步清尘的手掌中跃了起来,然后一口狠狠地咬到了男子的耳朵上。

    锋利的牙齿迅速地刺穿了男子的耳朵,血顺着花花的嘴角不断流下来!

    如果平素里,以现在花花的重伤之体,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地咬到这个男人的耳朵,但是现在男子已经完全沉迷在步清尘的绝世容颜中,于是这一口倒是咬了一个正着。

    “哎呀!”男子疼呼出声,疼痛迅速地就冲散了男子的理智,他大声地叫了起来:“步清尘,这只老鼠死定了,哼,她死了,你就算是不愿意,我也能得到你!而且我要你一直都属于我一个人!”

    一边说着,男子一边拼命地挥手抽打着花花本来就重伤的体,他现在心里已经发狠了,他要打死花花,妈的,居然咬自己,就算是死了,他也要把这个垃圾老鼠的尸体喂猫!

    步清尘的脸色极为难看,接着他手中的青玉竹杖却是狠狠地向着男子抽了过来。

    “啊!”当下男子的惨叫声更响了,他紧紧地用手护住自己的关键部位,脸都已经变成了猪肝色。现在的他再也顾不上自己的耳朵了!

    苏凌暗暗地在心底里叫了一声好!

    只凭着那一下的力度,那个男子这辈子某方面的功能就被彻底废掉了,真是没有想到,温润如玉的清尘居然还有这么强悍的一面。

    接着一群人冲了进来,很快便将步清尘还有花花带了出去。

    幻像到此便彻底结束了,苏凌一把抓起花花那小小的子,屈起手指在她的小脑袋上弹了一下:“小家伙,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就不要再想起来了,一切的噩梦都已经结束了,至于那个家伙,哼,以后我们总会遇到的,到时候我给你和清尘出气!”

    声音还没有落下呢,苏凌边的世界便又发生了变化,只见一条条硕大的火龙,不断地咆哮着,纷纷从上从下钻出来,一双双如同灯笼一般大小的龙目,恶狠狠地盯着苏凌,然后张开那炽的大口向着苏凌扑了过来,眼看着苏凌就要被那火龙给吞噬了。

    “吱,吱,吱,吱……”本来苏凌的话才刚刚让花花的绪得到了几分安定,但是这一刻看到眼前的景,花花立马乍毛儿了,那本来柔顺的白毛,现在居然一根一根地直立了起来。

    花花害怕了,她可不想变成一只烤老鼠,呜,呜,呜,丫的这个该死的主人,居然还不快点走,呜,呜,平素里她不是很精明的一个人吗,怎么现在居然傻了呢,难道要花花抛弃主人自己走不成?

    不行啊,花花做不到啊。

    看着花花那急哄哄的样子,苏凌脸上的笑容却是更浓了,她抬手再次在花花的头上弹了一下:“小家伙,这里是琉璃幻境,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是当你把这些幻境当成真实的,那么这里的一切就都变成了真实的!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对于这些眼睛可以看到的东西做到视而不见,因为他们都是假的!”

    “吱,吱,吱,吱……”但是苏凌的话却依就是没有让小花花安定下来,反正更让她着急了,怎么可能会不着急呢,主人,主人,你把这里当成是假的了,可是,可是花花一直都当这里是真实的,所以所以,主人,主人,不行,不行偶没有办法把这里当做是假的,你快点带我跑吧,看着那些火龙,我就眼晕!

    苏凌一笑,随手将花花塞到了自己的衣袋里,然后她的脸上带着几分微笑向着前方淡定地迈开了脚步。

    如果此时此刻在对面有一个人的话,那么他就会吃惊地看到,在这个琉璃幻境中,一个美丽而清冷的少女,正淡然地向前走着,而在她的后,一条又一条的火龙不断地向她扑过来了,甚至更有些火龙,居然直接张着大嘴,一口将少女吞了下去,然后少女的影便会完全地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是那张牙舞爪的火龙。

    只是吃惊还没有来得及结束呢,少女的影便又再次出去了,她的脸上依就是带着淡淡的笑容,步履缓缓间便又已经踏出了火龙的嘴巴,接着就会发现,她的上,无论是黑发,还是红裙上居然都没有半点儿的火星儿。

    苏凌便就这样在火龙的咆哮中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这才步出了这片琉璃幻境,再回头看去的时候,那片琉璃幻境居然已经轰然崩塌了,那幻境此时居然就如同无数的琉璃碎片一般,带着点点的光彩,向着四下里飞散了开来。

    苏凌的双手缓缓地伸向了前方。

    接着便看到那些琉璃碎屑,似乎收到了什么牵引一般,居然向着苏凌的手心上汇聚而来,一片,两片,三片……

    随着那些琉璃越聚越多,终于当最后一片琉璃碎屑飞到苏凌的手心中,一阵光芒闪动,居然化为了一枚琉璃指环。

    苏凌笑了笑,看来这枚琉璃又是那十亿魂幡的小弟,她现在真的是很有些好奇,那十亿魂幡到底有几个小弟,当然了那个家伙的小弟绝对是越多越好,只要自己收服了十亿魂幡,那么它的那些小弟自然也是都属于自己了,嘿嘿,嘿嘿,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苏凌真的是很有些小贪心!

    一边想着,一边试探着想要把这枚琉璃指环在自己的手指上,可是无论苏凌如何努力,指环永远都没有办法上。

    果然这些小弟对于那十亿魂幡倒是极为言听计从啊!

    苏凌想着,却是将琉璃指环也同样收了起来,然后她低头看了一个衣袋里的花花,这个小家伙刚才已经因为把那琉璃幻境当成真实的,而消耗尽了所有的精力与体力,现在正在自己的衣袋里呼呼大睡呢。

    接下来自己又应该去属于谁的幻境了?

    苏凌抬起头看着自己边的空间再次变成了万花筒的样子,她的嘴角却是噙着一抹笑意!

    苏凌相信,当她通过了六个人的所有幻境关卡,那么便是她与十亿魂幡见面的时候了!

    ------题外话------

    月票,月票,大吼两嗓子求月票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