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3】,慈急综合医院,十亿魂幡

    替草人,虽然这在别人的眼中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比较鸡肋的术法,可以说是很多阳师家族的子弟都不愿意学习的术法,毕竟这个术法在他们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但是不得不说,草壁天正对于替草人的应用倒是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替草人不但不是鸡肋,而且还有着很大的作用,只是那些人从来都不肯好好地花点儿心思,把替草人学到极致罢了!

    看着手中的替草人,草壁天正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冷意,既然草壁家族只是把自己当成炮灰,那么他这个炮灰也要做得有些价值才对嘛,呵呵,呵呵,心里想着,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个愉快的弧度。

    呵呵,炮灰嘛,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词,只是不知道后真正来当炮灰的到底是谁?很期待有木有啊!

    不得不说虽然草壁天正也是姓草壁的,但是对于这个家族,他却并没有什么感,对于他来这个家族他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归属感。而他的愿望没有人知道,正是毁掉整个儿草壁家族!

    手掌轻轻一用力,于是那个草人便已经生生地变成了一把草屑,自他的手中滑落到地面上。

    然后草壁天正长腿一迈,便迅速地离开了,而那地面上的草屑却也被风吹得四散开来,再也看不到一点的痕迹了。

    当然了这一切无论是草壁家族的家主草壁恒达,还是那个天才女子草壁两个人都不知道。

    “爷爷,我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应该已经有准确的子了吧?”草壁问道。

    “嗯,再有半个月的时间你哥哥就会回来的,这一次你哥哥还从y国带回来一个未婚妻呢!关于他未婚妻的事,他没有细说,只是说到时候一定会给我一个惊喜,所以我想他未婚妻的家族应该也就是那几个家族中的一个吧!”说到这里,草壁恒达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菊花了起来,看得出来,对于草壁的哥哥,那个叫做草壁辽一的男人,绝对是相当的满意了。

    “那爷爷,这一次我哥哥回来,你是不是就会宣布了?”草壁很直接地问道,要知道这可是为爷爷的草壁恒达与草壁辽一,草壁兄妹两个人在二十年前就约好的事

    没有人会想得到,在二十几年前的时候,草壁辽一与草壁两兄妹根本就是两个不足十岁的孩子呢,但是他们却已经可以与自己的爷爷,坐下来谈条件了。

    这只是因为草壁辽一从小就是一个目的极强的人,而且他也是一个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人。

    “当然了,只要辽一一回来,而且草壁鸣野与武藏悦乐完婚之后,那么我就会宣布辽一就是我们草壁家族的继承人,当然了,还有你阿,到时候你就是草壁家族的长老之一了!这些事是当年我答应过的,自然不会反悔的。”草壁恒达自然还很清楚地记得这一切。

    “嗯,如此最好了!”草壁点了点头。

    “笃,笃,笃……”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却是自外面响了起来。

    草壁恒达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这敲门声可是打断了自己的话,让他的心头颇有些不爽:“进来!”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草壁天正,他的态度依就是十分的恭敬:“家主大人,阿小姐,青木原树海那边的活动我已经报好名了,所以阿小姐,您看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出发现呢,开车毕竟也需要一点时间,如果再不出发的话,我怕等我们到了那里会迟到的,那样可是会很失礼的!”

    听到草壁天正的话,草壁却是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然后点了点头,便对草壁恒达道:“爷爷,那我就去了!”

    “嗯!去吧!”草壁恒达点了点头。

    至于小心些之类的话,草壁恒达却并没有说,因为他的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孙女就算是不小心,在青木原树海里面也可以横着走,这就是信心,虽然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个孙女出手,但是他却很是相信,这个孙女绝对不会让他失望的,z国的二十年那可不是白呆的。

    草壁天正与草壁两个人坐地车内,草壁天正的车开得即快又稳,草壁点了点头:“真是没有想到,你的车技还不错!”

    草壁天正一笑:“阿小姐夸奖了,我也就只能为阿小姐做些如此这般的小事儿罢了,真正的大事儿上,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还请阿小姐见谅!”

    草壁没有说话,但是目光却是在草壁天正的上停顿了片刻。

    不得不说现在在草壁的心底里,对于草壁天正的印象还算是有些提高,但是提高归提高,草壁天正的命运在草壁的心底里早就已经固定了。

    不得不说草壁天正的用处真的说起来,绝壁要比草壁鸣野小很多,毕竟草壁鸣野还是武藏家族未来的女婿呢,等到利用完武藏家族之后,那么草壁鸣野便也被用尽了最后一点点的使用价值,然后就可以从真正意义上的进行抹杀了。

    只是此时此刻,车内的两个人无论是草壁还是草壁鸣野却都不知道现在还有两个人也开着车,飞快地向着青木原树海的方向驶去。

    车内是两个年轻的男子,一个男子长眉修目,长得极为干净俊美,但是此时此刻他的目光却是始终都盯在那个正在开车的眼镜男子上,如果现在苏凌他们几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在这里的话,那么立马就会认出来,这个眼镜男可是他们的熟人了,正是山口组的军师,井上丰郁。

    而那个一直含脉脉看向他的男子,苏凌等人便不认识了,那个男子却是甲贺家族的秋华少主。

    “秋华,你不要老这么看着我,那样的话,我会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开车的?”井上丰郁看了一眼甲贺秋华一眼,言语中颇有些无奈,但是这种无奈却是饱含着几分宠溺之意。

    甲贺家族那可是r国自历史上就极为著名的忍者家族。而这个甲贺家族也是未来井上丰郁的目标之一,所以对于甲贺秋华他是绝对不会说半点责怪的话的!

    忍者,对于所的r国人来说,他们与武士一样,都是英雄,而且还是一个极为神秘的英雄团体。

    在德圣太子时代,便是忍者开始出现的时代,但是那个时候忍者还不能被真正地称之为忍者,而且是时代不同,对于忍者的称谓也不同。

    如飞鸟时代被称为“志能便”;奈良时代被称为“斥候”;战国时代被称为“乱波”;江户时代才被称为“忍者”。

    而也就是在江户时代时,各大忍者家族崛起,但是同样的这些忍者家族也纷纷为r国的各大势力服务,如六角氏,筒井氏,细川氏服务。

    但是后期各大忍者家族则臣服于当时的天下霸者织田信长,这一时期的忍者家族得到了极快的发展,同时有两大忍者家族却是成为了忍者界的霸主,其一就是以甲贺万谷为首的甲贺家族,其二就是以伊贺锷隐为首的伊贺家族。但自源平合战以来,这两大家族便是不共戴天的世仇,毕竟两个家族各为其主,天天里尽是些你杀我,我杀你的游戏,所以不成为仇人才怪呢。

    两族互相斗争了四百年,直到初代服部半藏与两族签下了停战协定,才开启了两族之间和平共存的局面。

    之后直到德川幕府的时代,甲贺家族内人才倍出,居然可以与当时有着“御用忍者”之称的伊贺家族分庭抗礼。

    当时r国战国时代名列忍者真田十勇士之首的猿飞佐助便是出自于甲贺家族。

    于是甲贺一族的忍术便被称为甲贺流。

    可以说无论是甲贺一族还是伊贺一族,其内的子弟与族人都不只是这两个姓氏,但是其家主一职却注定都要由具有着甲贺与伊贺血脉的杰出子弟来担任。

    而这一代甲贺家族的家主继承人便是这位甲贺秋华。

    不得不说这个甲贺秋华虽然长得看起来似乎有些文文弱弱的感觉,可是他却是一个真正的忍法天才,今年他不过才刚刚过了二十五岁,但是他的忍者修为,却已经让整个甲贺家族都达到了瞠目结舌的地步。

    但是所有人都想不通的就是,这个年轻有为的未来家主,居然会将整个儿一颗心都扑在井上丰郁的上,娘的,一个男人居然会喜欢上另一个男人,这,这,这绝对壁是一件很让人淡疼的事。但是家族里的人又不能用这一点来约束甲贺秋华,因为这小子对于家主之位的兴趣还没有对于井上丰郁的兴趣大呢。

    所以一旦家族的那些长老们,约束甲贺秋华的话,这小子只怕会立马脱离甲贺家族。

    这,这也许应该叫做冲冠一怒为蓝颜吧。

    而且甲贺家族里虽然早就有人想要暗中刺杀井上丰郁,毕竟忍者家族本来天生就是干这种事儿的,可是却无一例外都被甲贺秋华给斩杀了。

    这个未来的家主就是用这种血腥的手段来告诉家族里的那些人,如果谁再敢动井上丰郁半根毛发,那么他就敢血洗整个儿甲贺家族。

    所以现在整个儿甲贺家族上上下下,对于他们两个男人的事儿,绝对不敢吱一声。

    而且现在甲贺秋华都已经知道自己的妹妹甲贺秋月就是死在井上丰郁的手上,可是他居然没有半点想要责怪或者怨恨井上丰郁的意思,似乎自己的妹妹死了也就死了,根本就是一件无所谓的事

    现在当甲贺秋华听到井上丰郁如此说之后,当下他便笑了起来,这个男人一笑起来,居然要比他的妹妹甲贺秋月笑起来时候的样子更加的明媚,更加的灿烂,当真就是如同那秋天的明月一般:“可是我无论怎么看也看不够啊,丰郁你知道吗,我就是喜欢看你,越看就越觉得喜欢,我觉得我已经完全不能自拔了!”

    如果此时此刻在甲贺秋华面前的人是一个女人的话,那么这个女人一定会觉得很幸福。

    不过井上丰郁的心里现在也是极为的舒服,要知道井上丰郁的野心极大,他要的可不只是山口组那么简单,他想要更多,更多,而这个甲贺秋华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里面缺根弦,居然会喜欢上自己,而且还自己到了死去活来的地步,那么,那么一旦甲贺秋华成为了甲贺家族的家主,甲贺一族的大权便也会落在自己的手中。

    如果自己可以控制甲贺家族所有的忍者,那么……

    一想到这里,井上丰郁不由得当真是有些心花怒放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未来可是有着太多的美好在等着自己呢,真的是太好了!

    心里越想越开心,于是井上丰郁脸上的笑容却是也越发的浓郁了起来。

    看到井上丰郁脸上的笑容,甲贺秋华却是也笑了起来,一时之间他那双明亮的眼睛却是笑成了一条缝,让人看不到其内的流华,只是他的一缕目光却是在井上丰郁手指上的那枚不起眼的戒指上扫过,但是很快就移开了,井上丰郁根本发现不了。

    “哦,秋华,你帮我把后面的箱子打开!”得意了好一会儿,井上丰郁却是这才想起来自己去青木原树海的最终目的,如果不是主办方要求不可以单人而入,必须要组成两个人以上,五个人以下的队伍,他也不会把甲贺秋华拉来。

    当然了,这一次拉来甲贺秋华也是因为井上丰郁对于自己还是很有几分自信的,他相信甲贺秋华就是上了自己了,而且已经到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地步了,所以他不会出卖自己。

    再加上这一次他所要图谋的事却是极为危险,带着甲贺秋华在边,那么他自己的安全系数也会高一些,而且井上丰郁可是很确定一点,那就是如果真的遇到了危险,甲贺秋华绝对是会舍救他的。

    就是因为有着这份自信,所以井上丰郁才敢于将这个秘密曝露在甲贺秋华的面前。

    甲贺秋华听到了井上丰郁的话,却是显得十分开心,要知道在他上车的时候,就看到在车后座的位置上,放着一个黑色的箱子,当时他还好奇地问井上丰郁,那箱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可是井上丰郁当时却并没有告诉自己。

    现在他居然主动让自己打开箱子,这岂不是说明他很信任自己的吗。

    于是甲贺秋华当下便欢快地打开了箱子,然后当看清楚箱子里面的东西时,甲贺秋华却是低低地呼出一声:“啊!”

    那里面赫赫然居然是一个女人的半铜像,当然了,这绝对不是甲贺秋华发出惊呼的原因,真正吓到他的却是这个女人的半铜像,她的嘴巴居然在不断地蠕动着,似乎正在不断地咒骂着什么。

    一个活了的铜像,你说说这能不吓人吗,就算是甲贺秋华的心态再怎么抗打击,这一刻也是出了一头的冷汗。

    “别怕,亲的!”井上丰郁忙先开口安慰了一句甲贺秋华,同时还腾出一只手掌,在甲贺秋华的手背上拍了几下:“没事儿的,一切有我在呢,而且如果那箱子里真的有危险的话,我也不会让你去打开啊,我怎么会舍得呢!”

    甲贺家族的一切他还没有得到呢,所以适当的哄哄甲贺秋华还是应该的,而且不得不说这个男人不只是实力强悍,而且如果可以好好地让这个男人为自己服务,也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而且只消这个男人一笑,那么dj市上流社会的那些女人们一颗颗芳心都会立马碎一地的!

    “呼!”甲贺秋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神,虽然声音好不容易恢复了正常,但是他的脸色却依就是有些苍白:“丰郁,这,这,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是活的呢?”

    “呵呵,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山口组的山口秀夫早就与安倍家族合作,而且可以说现在安倍家族的种种计划都是由山口组出面搞定的。”

    “而这个女人,就是山口秀夫的女人,她不是r国人,她是z国人!”

    甲贺秋华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个铜像女人的嘴巴里,居然被塞进了一块毛巾,所以他才明白,刚才这个女人应该是想要发出声音,但是却发不出来罢了,却是把自己吓坏了,当然了,还好她是发不出来声音,否则刚才就尖叫出声,那自己只怕会吓出心脏病来的。

    “这个女人的上有一个极大的秘密,似乎她们马家在zr战争的时候,曾经救了一位在z国极为出名的道士,而那个道士当年也是与安倍家族的安倍通宇大师一战之中负伤的!”

    “那个时候安倍通宇大师之所以会去z国,则是因为战争的关系,所以z国大地上有着太多的怨气,死气,还有怨魂,他正是为了这些东西才去的!”

    “但是那个道士却在与安倍通宇大师一战中,拼着两败俱伤,而重创了安倍通宇大师,同时还夺走了安倍通宇大师的招魂幡。”

    “当安倍通宇大师回到r国的安倍家族后,很快就死亡了,可是他在临死的时候,却是交待安倍家族的后代,无论如何一定要想尽办法夺回他的法器,那个招魂幡,而且他还说当年那个道士的修为其实并不如他,但是那个道士的手中居然也一个魂幡,而且还是传承了足足三四千年的魂幡,那魂幡内的魂魄已经多达了十亿之数!十亿魂幡这可是一个至宝,无论谁可以得到,都可以一下子拥有大量的怨魂为其做事!”

    “所以安倍通宇大师还交待下,不但要找到他当年的招魂幡,还要得到那个道士手上的十亿魂幡,到时候安倍家族便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可以横着走,而且就算是去了尸鬼界,那么安倍家族也一样可以称雄称霸的!”

    “哦,这么厉害啊!”甲贺秋华的嘴巴张开了,要知道忍者家族与阳流家族可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家族,他们所走的道路更是连交集都不会有一个的。

    “是啊!”井上丰郁点了点头,此时此刻他的那双眼睛里可是精光四:“亲的,你好好想想,如果这两个魂幡掌握在我们两个人的手里,那将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景像呢?”

    甲贺秋华看着井上丰郁,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却是闪烁了几下,然后一笑,他的脸色依就是淡淡的,而且眼底里也没有精芒出,似乎在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关心的只有面前的这个叫做井上丰郁的男人罢了。

    “只要是丰郁想要做的事,那么我都会支持的!”

    “秋华,我真是死你了!~”井上丰郁很清楚,甲贺秋华最喜欢听的就是自己这么说,虽然这种话他很想对一个女人说,毕竟男人对男人说这种话,真心是有些恶心,可是说了也不会少块,同时还可以哄得甲贺秋华更加死心塌地对自己,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大不了自己就把边的甲贺秋华想像成一个女人嘛,而且他男扮女装的样子自己也不是没有见过,那可当真是一个惹人怜,惹人心疼的女子,那一刻他还想过,为什么甲贺秋华不真的是一个女人呢?

    这个时候甲贺秋华的眼睛转了转,然后接着问道:“那,那,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青木原树海里便有那两个魂幡了,可是,可是那魂幡不是应该在z国的吗?”

    “呵呵,呵呵!”井上丰郁笑了:“z国不是有句话说得很好嘛,叫做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女人叫做马蓉蓉,她来到r国,便把那两个魂幡藏到了青木原树海里!”

    “哦!”甲贺秋华这一次听明白了,他点了点头,看向井上丰郁一笑:“我明白了为什么你这一次会邀请我参加这个活动了!”

    井上丰郁也笑了:“怎么,难道你不开心了,其实我这也是为了让咱们两个有一个独处的机会嘛!”

    甲贺秋华的眼帘低垂,一双修长的手掌却绞在自己的小腹上,看起来似乎因为井上丰郁并不是单纯地想要与自己独处而有些不开心。

    “秋华,别这样!”井上丰郁这一次可是伸长了脖子把自己的嘴巴凑了过来,然后在甲贺秋华的脸上亲了一口:“看看我都亲你了!而且这一次我们一起开心才是最最重要的,那两个魂幡什么时候取都行!”

    甲贺秋华的眼帘轻轻抬了起来,一双微微泛着几分潮湿的眼睛看向井上丰郁,然后扯动着嘴角道:“嗯,我其实开心的,因为井上君这可是第一次约我!我是真的没有想到!”

    “不是早就说好了吗,不要叫我井上君,叫我丰郁!还是说秋华也希望我叫做甲贺君呢?那样不好,我不喜欢,那样一来岂不是显得我们两个太生疏了!”井上丰郁道,他还是很了解甲贺秋华的,他更知道甲贺秋华一旦叫自己为井上君,那也就说明他是生气了,而现在自己还不能惹他生气。

    “嗯,好的丰郁!”甲贺秋华绝对是一个很好哄的男人,他点了点头,然后又颇为奇怪地道:“既然这个马蓉蓉是山口秀夫的女人,那么这个消息他想必也知道了,可是为什么,他会让你来取那两个魂幡呢?”

    “哈哈,哈哈,哈哈!”听到这个问题,井上丰郁却是得意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秋华啊,山口秀夫当然不知道这么多的事了,哈哈,哈哈,那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笨蛋,虽然现在山组名义上是由他领导的,可是山口组的大权早就已经握在我的手上,而且山口组与安倍家族的合作,也是我一手促成的,而这一次也是因为我请来了一个高手,对马蓉蓉施展了读魂之术,所以我才知道这个消息的!”

    “高手?”甲贺秋华一怔:“难道是安倍家族的人不成?”

    “当然不是了!这个消息如果让安倍家族的人知道了,哪里还有我们的份儿呢,呵呵,我虽然与他们合作,但是我可不是他们的手下!”井上丰郁说起这事儿的时候,脸上可是分外得意,对于他自己来说,这绝对可以算是他的得意之作:“嘿嘿,那是我费尽心思才找到的一个高手,她不属于任何势力,她就是一个野修!”

    “那,那这么大的秘密被她知道了,那……”甲贺秋华有些担心。

    毕竟魂幡这种东西,刚才听井上丰郁提起,似乎很厉害,而且便是连安倍家族都极为动心,想必那个所谓的野修也会很动心吧。

    毕竟活人是不会保守秘密的,真正可以保守秘密只有死人,但是即使井上丰郁没有说,那么这个所谓的野修应该还活着。

    “呵呵,秋华你不用担心,那个人绝对不会说出去的,而且现在她在山口组绝对不会离开,也不会与外境联系!”说到这里,井上丰郁的眼睛里却是更亮了。

    当下他的眼前不由得再次浮现起那个白裙女子妖娆的段,美丽的样子,还有那触感柔美的体,单就只是想一想他体的某个部位居然再次有了感觉。

    昨天夜里,井上丰郁可是与那个所谓的野修翻滚了整整一夜,直到今天他与甲贺秋华出发的时候,那个野修这才沉沉睡去。

    呵呵,呵呵,那个女人已经迷上自己了,她又怎么可能会出卖自己呢,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叫做恋中的女人智商为零。

    而井上丰郁却也发现,自己也同样对那个女人深深地着迷了。想他井上丰郁也有着很多的女人,但是却没有哪个女人如昨夜那个女人一般,可以给自己那种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啊,不得不说那种感觉真的是太过于美妙了,美妙到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在仙境了。

    尤物,那个女人绝对无愧到这两个字。好精致,好美好的尤物啊!

    甲贺秋华的目光闪动,看着井上丰郁那与平素里不同的目光,他的眼帘却是再次低垂了下来,只是他的嘴角却是不知为何,居然似有意似无意地勾了一下。

    “呜,呜,呜……”听到这两个男人说了这么多,马蓉蓉却是用力地扭动着一下脖子。

    “呵呵,怎么了,马蓉蓉你是不是忍住想要说什么了?”井上丰郁收回了自己心底里的思绪,然后将目光转移到马蓉蓉的脸上。

    马蓉蓉的眼睛瞪得圆圆的,那眼底里的愤怒却是丝毫不加以掩饰。

    “秋华,听听她想要说什么啊,一会儿等到了,咱们还得依靠她呢!”井上丰郁对于马蓉蓉的目光却是恍如未见一般。

    “好的!”甲贺秋华一把就扯出了马蓉蓉口中塞着的毛巾。

    “井上丰郁你这个卑鄙的家伙!”马蓉蓉的嘴巴才刚刚一恢复自由,于是她便已经大骂了起来:“我真的想不明白,上山秀夫那个男人怎么会看不出你的狼子野心!”

    “哈哈,哈哈,很简单,因为山口秀夫吃了我的毒啊,难道你不觉得我就好像毒药一样吗?”井上丰郁说着,却是再次得意地大笑了起来。

    只是此时此刻得意万分的井上丰郁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在在r国dj市郊外,一处极为森的地方,却是开来了一辆黑色的商务七座车。

    当车门打长的时候,从里面走出来的却是一个红裙女子,两个年轻的男子,还有一个手中持有一根绿玉青竹杖的漂亮瞎子。

    “吱,吱,吱……”而且在那个女子的肩膀上居然还趴着一只花股的小白老鼠。

    “哼,该死的臭老鼠!”随着声音,从车内又跳出一头股上长着九条毛茸茸大尾巴的白色小狐狸,如果有人在这里,只怕会吓一跳,因为这只狐狸不但会口吐人言,而且居然还长着九个尾巴。

    不用问了这几个人正是苏凌,介沉,伊藤,步清尘,那两兽便是花股白老鼠花花,还有九尾妖狐阿狸!

    “阿狸,你从马蓉蓉的记忆中探查到的那两个魂幡现在就在这里吗?”介沉看着白毛狐狸问道。

    “嗯,嗯,我阿狸才没有说假话呢!”阿狸一扬头:“如果没有得到确定的消息,你觉得我会费那么大的心思,把那个白痴的井上丰郁用幻术迷住了,让他昨天晚上自己和自己翻滚了整整一夜!”

    “嗤!”听到这话,于是介沉,步清尘,还有伊藤三个人都没有绷住,话说这事儿啊,着实是有些绷不住了。

    而且这个阿狸的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想到这么一个办法,把那个井上丰郁却是好好地捉弄了一番,单是想想,几个人都觉得好笑得不行!

    话说那种事儿,自己和自己要怎么翻腾啊?

    “呵呵!”苏凌抬头看着面前这栋森森的楼房,其上还赫赫然有着几个斑驳的大字:慈急综合医院。

    慈急综合医院是r国一间极为有名的医院,更准确地说这里其实是r国有名的鬼楼。

    慈急综合医院本来是个很大的医院,有很优良的医生资源和各种优秀设备。

    但是后来院长和医护人员共谋,开始随便给来这里看病的患者开膛手术,然后趁机拿走他们的新鲜内脏,泡在化学药品里再进行出售从而获得暴利!

    同时还把那些枉死去的患者的尸体装在大木桶里,放在医院地下的太平间内,而久而久之后,那些枉死的患者们的灵魂就会出现,然后杀杀医生什么,挖挖护士的心脏,剜剜院长的眼睛神马的。

    那个时候整间医院里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处处都是惨叫声,而且医院的整个地面都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了,人一踩上去都是粘粘的,滑滑的。

    最后还是r国的几大阳师家族联手将这间医院中最大的那个恶鬼除掉,但是那一次后几大阳师家族的高手却也个个都受到了重创!

    于是这间慈急综合医院就被废弃了。但是据说就算是现在进入到这里都可以看到那些之前死在这里的患者,还有医护人员,而且更有人看到这里面有些医护人员,正手捧着那些新鲜的人体内脏走来走去,还有人看到一些枉死的患者却是手中提着医生的人头在这里飘来飘去。

    总而言之这里现在就是一个实打实的鬼屋。

    “好强的煞气啊!”步清尘感叹了一句。

    “嗯,我倒是觉得这里最适合藏那两个魂幡了!我敢说青木原树海那里面的煞气绝对没有这里的重!”介沉却是扯出一个笑脸。

    “是啊!”苏凌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因为马蓉蓉把那两个魂幡藏在这里,那么只怕她无论把魂幡藏在哪里,都会很快就被r国的那些阳师发现,毕竟那浓郁的煞气就是藏不住的。

    只有这里的煞气才可以真正的掩盖住两那个魂幡上的煞气。

    “不过,老大,你让他们两个去参加青木原树海的活动没事儿吧?”伊藤还是有些担心。

    “放心吧,至少他是很强的!”苏凌对于自己的安排还是很有信心的:“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主人!”这个时候阿狸却是跳到了苏凌的面前:“主人,你可告诉他们两个一声,那个该死的叫做井上丰郁的家伙,他的命必须要留给我才可以!”

    说着阿狸又握了一下自己的爪子,恨恨地哼了一声:“哼,居然敢让我看到他那么恶心下流的样子!污了本姑娘眼的男人,绝对不可以放过!”

    虽然昨天夜里的一切不过都是阿狸的幻术所化,但是没有办法啊,那个完全由幻术所化的女子也是阿狸的样子,所以井上丰郁做的那些事,绝壁是属于阿狸不能容忍的。

    “咦,不是说狐吗?”介沉却是好奇地上上下下把阿狸好一通打量。

    “放!”阿狸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谁说狐,让他站出来,让我看看,娘的敢不敢当着本姑娘的面儿说!”

    “哈哈!”看着介沉与阿狸这一人一狐在斗嘴,其他的三个人却是笑了起来,就连花股的小白老鼠花花也是用爪子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巴笑了起来。

    “不过我记得你们九尾狐每长出一条尾巴都必须要活吞九十九个男人的心脏才可以的,呃,我看看你丫的现在可是正好九条尾巴!”介沉一边说着,居然一边还伸手在阿狸的九条尾巴上拍了几下。

    “哼,你丫的什么也不懂,就别说,不懂装懂那就是没文化的!”阿狸现在可是快把肚子吃炸了:“你知道不知道,九尾妖狐也是分天生还有后天的,本姑娘我就是天生的九尾妖狐,也就是说我这九条尾巴可是天生的,从生下来的时候就有的,可是后天的九尾妖狐才是靠吞人心形成的!”

    说完了这话,阿狸这才高高地翘着自己的九条尾巴,然后优雅地迈着狐步向着慈急综合医院里走了过去,只是她的优雅却并没有维持太久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介沉居然又说了一句话:“粉色的菊花!”

    于是阿狸的优雅是真的再也没有办法维持了。

    于是一记中指甩给介沉,你丫的真是一个淡疼无比的猥琐男人。

    这一刻就连一直都与阿狸唱反调的花花也同样鄙视了一下介沉。

    但是介沉才不在意呢,他的本质是什么啊,痞子!一个痞子说说菊花又怎么了,那绝壁是很正常的事好不!

    看着两个兽兽的样子,苏凌与伊藤还有步清尘三个人也笑了起来。

    于是阿狸只能一脸郁闷地放下一条尾巴挡住自己的关键部位,但是心底里却是恨恨地暗骂,介沉,本姑娘一定要画个圈圈诅咒你!

    于是一行四人两兽便走进到了慈急综合医院内。

    ------题外话------

    猜猜看,小凌派谁去的青木原树海。

    万更开启了,亲们把月票都留给我!这可是动力啊!

    扫肓:

    初代服部半藏服部保长

    第二代服部半藏服部正成

    第三代服部半藏服部正就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