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7】,医院到手,我是太子女,封杀

    手指轻轻地在桌面敲了两下:“上午我会再去樱花友好健康医院!这一次,我却是要好好地与那位院长谈谈收购的问题,介沉你帮我通知亚泽哥,让他把相亲的文件准备好!”

    说着她的眸间却是掠过了一片森然的冷意,那家医院已经不能再留了,如果再继续留下来,那么势必会祸害更多的人。

    虽然明明知道,那家医院的所有权,一定不是那位院长,可是没有办法,那家医院的在工商局的法人所写明的,正是那位院长。

    第五亚泽这晚本来就没有离开青冥会所,所以听到介沉转述了苏凌的话后,当下他也没有闲着,直接就从上跳了起来,然后打开电话,便是一阵忙活。

    吃早饭的时候,当苏凌看到第五亚泽所着笔记本走来的时候,脸上却是浮起了几分歉意的笑容:“亚泽哥,不好意思,又让你忙了好久吧!”

    “没事儿!”第五亚泽也是暖暖地一笑,说实话他倒是真的很希望苏凌可以交给他更多的事做呢。

    这一次只有苏凌与第五亚泽两个人去了。

    毕竟谈生意,去的人多了也没有什么用。

    樱花友好健康医院的院长叫做马代夫,是一个地地道道的z国人,而且苏凌也着实是查了一下这个中年男人的资料,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的人本还真心不错的,如果说真的有什么问的话,那也就是他有一个嫁到r国去的小姑,而他的那个r国姑夫的名字,叫做山口秀夫。

    而这个山口秀夫却是r国山口组现在的领头羊。

    所以这事儿便有点意思了,看来这樱花友好健康医院,居然不只是涉及到了r国的阳界与政界,居然还与黑道有着如此深厚的关系。

    有趣,有趣了,山口组!

    要知道山口组可是r国最大的黑帮组织,而这个騛大夫居然与山口秀夫是亲戚。

    而且那个马代夫,他所的资料都是干干净净的,可以说他从小到大,居然连一件出格的事儿都没有干过,甚至在上学的时候都没有逃过学,而且在上大学的时候也没有牵过女孩子的手,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的资根本就可以用一个词儿来形容,那就是完美,简直就是太完美了。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苏凌最不相信的就是会真的有那么完美的人,怎么可能呢?

    越是完美,便只能说明这个人,伪装的真是太好了,而对于自己可以亲手打破这种完美,她也很喜欢做!

    苏凌一路上笑眼弯弯,但是第五亚泽却是知道,只怕这丫头现在正在打马代夫的鬼主意呢。

    “亚泽哥,那合同到时候我让你给他,你就给他!”当车停在医院门口的时候,苏凌临下车前嘱咐着。

    “放心吧,而且我连笔都带好了!”第五亚泽开玩笑着道,如果万一院长室连枝笔都找不到,那岂不是糟糕了。

    两个人一路向着那院长室而去。

    此时马代夫正一个人坐在院长室里,此时他的眉头微皱,今天他的心很不好,因为他早上才刚刚来到医院,便接到了自己小姑夫打来的电话,因为前几天他小姑夫那边运过来的那个东西丢了。

    说实话马代夫都不知道小姑夫运来的到底是什么,可是那东西居然会偷,而且在医院的监控中居然也没有任何发现。

    当他问小姑夫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小姑夫不但没有说,而且还劈头盖脸地把他骂了一顿,并且让他在七天之内把那个东西找出来。

    娘的,现在的马代夫最想干的事,就是跳脚去骂人,娘的,那个山口秀夫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靠,他到现在连那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居然还让他找回来,怎么找啊,找什么啊,擦,还真以为他是山口组的老大,便可以横行天下了,那有本事儿,他直接大张族鼓地来z国啊,看看他有那个胆子嘛。

    只怕他前脚刚到z国,后脚就得被介意杀了。

    但是那个东西……

    马代夫想了想,拿又再次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打给了自己小姑。

    “小姑,你好,我是代夫啊!”

    “哦,代夫,怎么今天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边响起了小姑的声音。

    要知道马代夫的父母在他六岁那年便已经双双亡了,可以说自六岁以后,马代夫便是由自己的小姑一手抚养长大的。

    所以他很心甘愿地去为自己小姑做事儿,而当然了,虽然他也很明白,山口秀夫太多时候都是打着小姑的名义,让自己做事儿的,但是那又如何呢,只要他把事做好了,可以让小姑的子过得好些,那么他便已经很知足了。

    其实他一直不能理解山口秀夫为毛非得在z国开办这么一间医院,说起来这里的大夫还有护士,一个个可都是由山口组那边来按排的,起初的时候,他生怕山组会安排r国人,但是后来看到这些人的名字,还有档案之后,居然都是z国人,于是他这才渐渐入下心。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他也越来越发现,自己的医院似乎总是有些森森的感觉,而且自己的这间医院似乎自从成立之初,便每天都会死人,可以说有十个病人进入来,那么最少会死六个人。

    特是在前天的时候,有一个看牙的病人,不过才是短短的四十分钟过去,于是那个病人,居然因为拔了一颗牙,而被拔死了!

    接着他又翻阅了一下这些年医院里的所有记录,可是他居然吃惊地发现那些记录居然都是空的。

    所以他的心已经越发地不安了起来,现在听到自己小姑的话,他的眉头却是皱得更深了,他发现自己小姑的声音里居然一点精神都没有:“小姑,你怎么了?”

    “我没事儿!”那边小姑依就道。

    “不对,小姑,你到底怎么了?”他可以百分之百地断定小姑一定有事儿,难道说是那个山口秀夫给小姑气受了:“小姑是不是山口秀夫那个家伙又给你气受了!”

    “没有,你太多心了!”小姑的声音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继续道:“你别想那边,你天天把你的事做好了就行了,也不用掂记我,我在这里一切都好!”

    马代夫不说话了,但是眼底里的担心却是更浓了,小姑的声音已经满是疲惫,这当中绝对有事发生。

    “好了,代夫不说了,我还要去泡温泉呢!”小姑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就在马代夫看着电话听筒发愣的时候,门外却是响起一阵敲门声。

    “进来!”马代夫道。

    于是苏凌与第五亚泽两个人人便推门而入。

    “你们是什么人?”马代夫一看到进来的居然是一对陌生的年轻男女,于是忙放下手中的电话,一脸正色地问道。

    “马代夫,马院长?”苏凌含笑问道。

    “不错,我就是马代夫!”马代夫点了点头:“你们两位是?”

    “哦,我叫做苏凌,这位是第五亚泽,是这样的,我们想要办一间私人医院,但是您现在也看到了整个b市现在可是寸土寸金啊,就算是我们有足够资金搞到足够大面积的地皮,那么也不是理想的位置!”

    苏凌倒是直接开门见山地便开口了。

    第五亚泽心里却是暗暗好笑,这个小凌啊,做事儿永远都是这样,干净利落,很少拐弯抹脚的,但是却真的很让人喜欢。

    “苏小姐,第五先生,你们想工开医院是很好,但是这儿与我有什么关系呢?”马代夫摊开双手,脸上有些不高兴了:“而且我每天都很忙,所以对不起了,两位门在那里,不送了!”

    “呵呵!”苏凌的股依就是稳稳地坐在沙发上,她笑眯眯地看着马代夫,脸上的那副表别提有多真戾了:“马院长,你很忙,你每天都在忙什么呢?”

    说着苏凌脸上的笑容却是更浓了:“难道是在忙着如何杀人,你们医院里死亡的概率现在都已经超过百分之六十了,马上就要达到百分之七十了,如果一间杀人医院,我真的不觉得这里还有什么继续下去的理由!”

    “你胡说,你这根本就是诽谤!”马代夫怒了,他的那张脸上,现在都已经青了:“我要打电话报警!”

    一边说着,马代夫一边还真的气愤愤地拿起了电话,便准备拔号,其实他的心却已经提了起来,这个极秘的数字,这个叫做苏凌的女子为什么会知道?

    “呵呵,那你打吧,让警察来好好查查你这医院里为什么会连拔个牙都可以拔死人吧!”苏凌一边说着,一边还催促着:“打呀!”

    马代夫深深地看了苏凌一眼,然后放下手中的电话,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然后双手叠在小腹处,背靠了在椅子上:“你说吧,想要多少钱?”

    “我想要,刚才就已经告诉你了,我要的就是这里,这间医院!”苏凌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侧的第五亚泽:“亚泽哥,把那份转让文件让他签了!”

    “嗯!”第五亚泽点了点头,然后取出那份文件放在马代夫面前的桌子上,同时还微笑着解释了一句:“马院长,这份文件一式两份,请签字吧!”

    “我不会签的,因为这件事我根本就不同意!”马代夫一脸冷笑,在他看来这两个年轻人,根本就是仗着家里有点靠山,而跑到自己面前胡闹来了:“而且我这间医院那可是由r国合资的!”

    “那又有什么关系,这间医院现在可是在你的名下,所以只要你签了字,那么这里自然就是我的了!”苏凌一脸理所当然的道。

    “小丫头,b市里的大家族多了去,我也见过不少,但是像你这么嚣张的,我倒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啊!”马代夫这个时候居然还摆出了一副长辈的脸孔。

    “像你这样的z国人,帮着r国人来杀害自己的同胞,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苏凌笑眯眯地反驳道。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杀过人啊!”马代夫气急了,他现在发现这个少女真的不是一般的气人啊,往往这个少女才说了一两句话,自己便已经气得不得了。

    “呵呵,亲手杀死,与间接杀死有多大的分别吗?”苏凌说着,站了起来,她走到马代夫的办公桌前,微俯下子,与马代夫对视着:“你午夜梦回的时候,是不是总是一的冷汗,而且总觉得在房间里有有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你,所以你每晚睡觉都是必须要开着灯睡才会觉得安稳啊?”

    “你,你,你怎么知道了?”听到苏凌如此说,马代夫只觉得自己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我怎么知道?”苏凌笑了,然后她直直地看着马代夫:“我当然知道了,因为在这家医院里,除了你与那些病人,还是活人外,其他的人都不是活人!”

    轰隆隆……!

    马代夫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在这一刻完全地爆炸了,什么叫做这家医院里,除了自己与那些病人外,都不是活人?

    那不是还有医生,护士,对了,还有那么多的护工呢?

    那些如果个个都不是人,那又是什么呢?

    马代夫的脸色更难看了:“你,你,你胡说!”

    其实第五亚泽也没有想到,苏凌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他也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一时之间他也有些吃惊,但是对于鬼,他之前已经见识过了,所以很快心神便已经平稳了。

    “你真是一个可怜的大白痴,那些医生,护士,护工,一个个都不人,准确地说他们一个个都不是活人,只是尸体,活着的尸体!”

    一股森森的寒气自马代夫的心底里升了起来,不得不说,他现在真的是没来由地害怕了,可是,可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兀自强硬地道:“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你,你一定是在骗我的!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根本就是没有鬼,我告诉你,我可是无神论者!你这种小把戏是骗不到我的!”

    “行了,白痴,我现在已经和你说了这么多废话了,已经浪费不少时间了,所以现在你还是把这份文件快点签了吧!”

    苏凌说随意地打了一个响指,于是马代夫立马便感觉到自己的体在这一刻似乎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体,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当下马代夫的心底里升起了一股不好的感觉。

    于是他便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右手,主动便拿起了桌上的笔,然后左手飞快地翻动着转让文件在其上找到自己应该签名的地方,然后迅速地写下自己的大名,当然了,两件他还是记得很清楚的,居然一份都没有落下。

    看着马代夫签完了名字,于是苏凌笑眯眯地拿起一份文件,翻了翻:“好了,那么马院长谢谢你了,我们的交易非常成功,这样吧,今天下午我的人就会过来接手这间医院了!”

    马代夫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你,你,你这根本就是强盗的行为?”

    “我是强盗,那你是什么,你是刽子手嘛,帮着r国人残杀z国人的刽子手吗?”苏凌的话语如刀,深深地刺入到了马代夫的心里。

    “我没有!”马代夫忙又为自己分辩了一句。

    “没有?你说这话你自己都不信吧!”苏凌在说话间便已经回到了第五亚泽的边,然后将手中的文件交给第五亚泽:“亚泽哥,我们回家!”

    “好!”第五亚泽含笑点头:“不过绝尘现在应该还没有找齐人手呢吧?”

    “没关系,我已经与医学院那边联系过了,他们会送过来一批人!”苏凌道。

    不管怎么说,她苏凌都是医学院的骄傲,而且现在就算是学医,也不是个个都可以被分配的,所以其中还有是不少的学生,找不到出路,所以苏凌这个请求,医学院领导那边自然是一口答应了。

    当第五亚泽与苏凌两个人走到院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苏凌的脚步却停住了,但是她并没有回头:“马代夫,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姑姑应该已经死了!”

    “不可能!”小姑那可是马代夫心底里的逆鳞,再加上本来他就对苏凌十分不满,而现在这个苏凌居然敢诅咒他的小姑,真是太可恶了!

    “从你小姑嫁到r国后,除了电话,你可见过她,当你主动提出想要去看她,或者想让她回来一趟的时候,她是不是都以各种理由来推托呢?”苏凌淡淡地说完了这句话,于是便与第五亚泽离开了。

    走在森森的走廊里,第五亚泽的目光却是不断地自两边的科室窗户处扫过:“咦,现在大白天的,怎么这医院里居然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是没有,而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那些儿家伙已经跑路了!”苏凌冷冷一笑:“他们不傻,知道这里可是z国的地盘,不是他们的主场,如果真的斗起来,说到底还是对他们不利的!”

    “那,那个马代夫怎么没有走呢?”第五亚泽问。

    “弃子!”冷冰冰的两个字从苏凌的口中吐了出来。

    再说自第五亚泽与苏凌两个人离开后,马代夫还真的是很仔细地回想着刚才苏凌临离开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所说的那番话,不错的,自从自己的小姑嫁给山口秀夫之后,自己也不过就是与小姑通电话。

    每每自己提出来想要去r国看小姑的时候,却无一例外都被小姑给以种种借口拒绝了,当然了就算是自己想让小姑回来看看,也是同样的被小姑拒绝了。

    之前他还没有觉得不对劲儿呢,可是现在听到苏凌所说之后,他的心底里一股不安却是扩大了起来,难道说小姑真的出问题了不成?

    可是,可是自己才刚刚和小姑通过电话啊,那声音绝对没有错,那声音正是小姑的声音啊。

    于是他忙再次抓起电话,按了一下重拔键,可是这一次听到的提示却是对方正忙请稍候,就这么一等,居然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可是那边的正忙,依就在继续着。

    于是马代夫只觉得现在自己真的是心焦气燥,于是他推开办公室的门,想要走出来透透气。

    可是这么一出来,他便立马发现,整间医院里现在静得出奇,就连掉地上一根针的声音以听得清清楚,不要说是病人了,就算是医生,护士,护工,居然都不见了。

    “人呢,人呢,有没有人啊,快点吱一声,让我听到!”马代夫一边在走廊里跑着,一边大声地叫着,可是除了他自己的回音外,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似来。

    “呃!”突然间马代夫的脚步停住了,他想起来了,似乎妇产科的病房里还有些住院待产的孕妇呢。

    于是马代夫便又是一阵风似的跑到了妇产科的病房,但是推开门,看到的,依就是空空如野,除了一张张铺得平平整整的病外,其他任何人都没有。

    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感,袭上了马代夫的心头。

    小姑,小姑,难道说小姑真的出事儿了不成?

    于是马代夫已经再也顾不得其他的,他一溜烟地跑出了医院,发动车子直奔着飞机场而去,不管那么多了,他现在就要直飞r国,他一定要看到自己的小姑之后才可以安心。

    风绝尘怎么也没有想到,昨天苏凌不过才说说会把樱花友好健康医院拿下来,但是今天便已经拿到手了,他呆呆地看完第五亚泽递给自己的那份转让合同,看着那上面马代夫的亲笔签名,他的嘴巴却是无论如何也合不上了。

    “下午让介沉与清尘和你一起去,他们两个人会在医院里布置一些阵法!”苏凌却是不管风绝尘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反应过来,反正她却是先把自己想要交待的事都交待清楚了:“亚泽哥,你陪我去一下天市吧!”

    “好!”第五亚泽点了点头,天市距离b市极近,开车的话,两个小时便到了:“小凌是想要去找康健德?”

    “是啊,那个家伙不是在一个商场哪保安吗?”医凌笑了:“咱们去看看他,如果他过得真不错,那也没有必要非得让人家加入绿装,可是如果不好的话,那么就要来绿装了!”

    苏凌与第五亚泽两个人的动作极快,当下收拾了一下就准备走了。

    “吱,吱,吱……”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花股的小白老鼠花花却是已经跳到苏凌的上,一阵乱叫。

    步清尘笑了:“小凌,花花想要和你一起去!”

    “不行!”苏凌摇了摇头:“我这一次可是去办正事儿,怎么能带她呢!”

    花花委屈了,什么叫正事不能带她啊,话说昨天晚上在那个鬼地方,那不也是叫做正事嘛,不也一样带着她花花嘛,话说她花花还是有用的啊,绝对不是白吃饭的!

    “花花,你和清尘一起去,那里更需要你,明白吗,你现在可是好钢,必须要用在刀刃上!”苏凌一边说着,一边还在花花的小脑袋上拍了两下。

    谁都希望自己有用,谁都希望自己可以初具夸奖,当然了花花也不例外,于是苏凌这么两句没有诚意的夸奖,却是让花花一时之间心花怒放啊,当下这货二话不说又重新跳回到步清尘的肩膀上,然后一边“吱,吱,吱……”地叫了几声,一边手舞足蹈地比划了一通,那意思就是,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上大忙的。

    ……

    天市的华联超市外,一个粗壮的中年汉子,却是正着一保安制服,站在门口处。

    汉子的年纪不是很大,也就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但是却有着一张黝黑的脸膛,还有着一强键的肌

    这一切都没有关系,可是这个汉子的其中一只左眼上却是带着一个黑色的眼罩,很明显,这个有伙根本就是一个独眼龙!

    于是这个粗壮的汉子看在众人的眼里便有些狰狞可怖的味道。

    看着那些纷纷绕开自己的众人,汉子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他的心底里却是在苦笑着,自从自己失去了一只眼睛后,自己在别人的眼里似乎就成了怪物了。

    其实他的心底里有多么渴望自己可以被人用正常的眼光看着啊,可是,可是那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女人的惊叫声,孩子的痛哭声,还有一阵急促的刹车却是响了起来。

    “啊!”汉子不由得大吃一惊,于是他忙用自己的独眼看了过去,却是发现,一辆红色的宝马却是紧紧地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儿边停下了,虽然没有撞到孩子,可是却将孩子吓得哇哇大哭,而孩子的母得也吓得一脸苍白。

    “吱!”宝马车的门打开了,一个打扮时尚漂亮女朗从内走了出来,一华丽的长裙,一脸精致的妆容,可是她自出来之后,居然连看都没有看一眼那对母子,直接踩着一双高跟鞋从那对母子边走过。

    “这位小姐!”没有哪个做母亲的,眼睁睁地看到车子吓到自己的孩子还可以无动于衷的,这位母亲也是一样。

    可是这个女子却根本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直接走向旋转门。

    “小姐,请等一等!”独眼的中年保安这个时候却挡在了这个时尚女朗的面前:“小姐,你把那个孩子碰到了!”

    女子的脚步停住了,她高昂着头,不屑地看着面前的男子,然后抬手指着男子的鼻子道:“走开,你不过就是一个看门狗罢了,凭什么挡我?”

    “小姐,那个孩子的母亲喊你!”中年保安道。

    “哼,那关你什么事儿,再说了我不认识他们,我还说他们是碰磁儿的呢!”女子说着,下巴抬得更高了。

    “咦,她不是最近老上电视的那个吴笑笑吗?”因为两个人的争执,这里已经引起来周围人的注意,当下便有人认出了这个女子的份。

    “可不嘛,你没说我还没有想起来呢,现在一看正是吴笑笑,真是没有想到,明星不过就是这个素质啊!”

    “咳,这叫做大牌!”

    ……

    只是周围人倒是认出来了,可是这位独眼的中年保安却并没有认出来,他还是执着在挡在女子的面前。

    “妈的,你个二百五,你到底有没有认出来我是谁,快点给我让开!”吴笑笑飞扬跋扈地道。

    “请你放尊重点儿……”

    可是独眼的中年保安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呢,那个吴笑笑却是直接一抬手,于是只听到“啪”的一声,吴笑笑的手掌便重重地打到了中年男子黑脸上。

    “妈的,不过就是一个不知好歹的瞎子,居然也敢挡老娘的道,你不是还有一只狗眼嘛,你倒是把那只狗眼擦亮些,好好地看看我是谁,我是吴笑笑,我是大名星!”

    汉子的一张脸此时却是一阵青一细红,他的独眼里虽然有些愤怒,但是他却在强行压着自己的火气。

    “啪,啪,啪,啪!”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红影闪过,接着一只白生生的小手,却是狠狠地抽到了吴笑笑的脸上,一连抽了四下。

    第五亚泽颇为同地看了一眼吴笑笑,这个女人啊,居然犯到小凌的手上了,而且还让小凌从头到尾看到了一切,要知道在青山镇的时候,小凌为了老兵王轩,那可是生生打残了一票人,这个吴笑笑以后的未来他已经可以想像得到了。

    “你,你是谁,你居然敢打我,你居然敢为了一个独眼瞎子打我!”吴笑笑终于看清楚了,打自己的人,居然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年轻,还要漂亮的女子,当下她便直接尖锐的叫了起来。

    “我打的就是你!”苏凌冷冷地道。

    “你,你凭什么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吴笑笑尖叫道。

    “你是谁,我没有兴趣知道,但是我知道你打他,那是你打他的回礼!”苏凌说着一指自己后的中年独眼保镖。

    “哼,他是你什么人,他是你的姘头不成?”吴笑笑嘲讽地大笑道:“真是没有想到,你小小年纪,口味还真重啊!”

    “啪,啪,啪,啪!”又是四下重重地抽到了吴笑笑的脸上,这一次抽她的不是苏凌,而是第五亚泽,在他看来,这个吴笑笑真是欠抽,居然敢说小凌。

    于是吴笑笑的一张脸可就精彩,已经由之将的妆扮精致,变成了现在的猪头样子。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大家看看那个男人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说不定他们是某国的特务呢!”吴笑笑这个时候已经快要疯了,所以当下也口不择言了起来。

    第五亚泽几乎都想要笑出声音来了,接王轩他们被扣了一顶大帽子,这一次来接康健德,好嘛又被扣了一顶帽子,话说现在他都已经有些期待去接铁岩的时候,会被人再扣个什么样的帽子呢!

    听到吴笑笑的话,周围的那些看闹的人一个个也低低地开始议论了起来。

    毕竟独眼壮汉,在电视里绝对都不是什么正派的角色。

    “他叫康健德,是b市军区的退伍老兵,他的那只眼睛也是在边境局部小战争的时候,为了掩护战友而失去的!”苏凌的声音有些冷,她的目光更光,如刀子一般,落在吴笑笑的上:“他是z国的一级战斗英雄,他用他的鲜血捍卫着我们和平的生活,可是看看你,你算是什么东西!”

    苏凌的厌恶地看着吴笑笑:“不过就是一个唱歌词的戏子罢了,真真是只长了一个商女的势利脑子!亚泽哥,你应该认识那娱乐圈的人吧,替我转告给他们一句话!”

    第五亚泽一笑,然后点了点头:“我认识而且还认识得不少呢,这个吴笑笑,我听一个哥们提起过,她应该是辉星娱乐公司旗下的歌手!”

    “告诉那个圈子里的人,这个叫做吴笑笑的玩意儿,我要封杀,同时告诉他们,我苏凌就是b市苏家与秦家的太子女!”

    要知道苏凌还真的从来都没有借用过苏家的名头在外面做威做福过呢,可是这一次她却要好好地用用自己的这个名头!

    “呵呵!”第五亚泽笑了:“好的,没有问题,而且我还会告诉他们,你可不只是苏家与秦家的太子女,同样的你还是第五家族与冷家的太子女!”

    说着第五亚泽就真的掏出了手机,拔打了一个号码,然后他直接与对方说了几句什么,便挂断了电话:“小凌,好了!”

    康健德呆呆地看着这对年轻的男女,他一直都没有搞清楚,这对形如电的年轻男女到底是什么哪里冒出来的,而且自己并不认识他们,可是他们却直接护住了自己了,而且还因为自己把那个吴笑笑给打成了猪头,现在居然又要封杀。

    不过当听到苏家的太子女的时候,康健德明白了,这位一定就是苏明扬司令员的那位刚刚认回来的亲侄女。

    再说吴笑笑整个儿人现在也呆住了,刚才苏凌与第五亚泽说的话,她也听得很清楚,什么,什么,b市秦家,她倒是不怎么清楚,毕竟秦家不过才刚刚回归b市不久。

    但是苏家,第五家族,冷家,她可是听说过的,而且她的经济人也告诉过她,在b市有几个家族的人绝对不可以招惹,当然了,可是可以交好的话,那么自己一定可以大红大紫。

    其中便有苏家,第五家族还有冷家。

    可是,可是,这里不是b市啊,这里可是天市,怎么这位苏家的太子女居然会跑到天市来呢,而且自己的刚才居然都说了些什么,自己居然说这位太子女与那个独眼有,有,有……

    吴笑笑现在可顾不上自己脸疼了,她的心都已经乱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要知道七天以后她便在b有一个演唱会要参加啊……

    就在这个时候吴笑笑的手机响了。

    拿起电话,却是看到来电的正是自己的经济人。

    才刚刚接通,吴笑笑便被一阵怒喷:“吴笑笑,我早就告诉过你,你别太狂,怎么样,现在圈子里的几个大佬同时下令,封杀你了,妈的,我当时的眼神怎么那么差,选谁不好,居然会选中你,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也不要再找我!”

    说着,也不等吴笑笑开口,电话便已经被挂断了。

    吴笑笑看着自己手中的手机,一时之间真的是不知道应该做何种反应才好了。

    当她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苏凌,第五亚泽两个人已经将康健德引到了轿车上,而苏凌也正准备上车呢。

    于是吴笑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当下她忙飞跑过去,在苏凌刚刚迈上一条腿的时候,一把抱住了苏凌的另一条大腿,然后可怜兮兮扬起自己的一张猪头脸:“苏小姐,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求求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保证再也不犯了,苏小姐,都怪我,都怪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苏小姐求求你,不要封杀我,当明星是我从小的梦想!”

    苏凌冷漠地看着这个女子,她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的温度,红唇轻启:“那关我什么事儿!”

    吴笑笑怔住了。

    是啊,她吴笑笑如何,关人家苏凌半毛钱关系啊。

    可是吴笑笑依就是没有放手,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继续恳求着苏凌:“苏小姐,求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就放过我这一次吧,求求你了,苏小姐!”

    苏凌的眉头皱了起来:“很抱歉,我苏凌从来都没有怜香惜玉的习惯,而且这一次你居然还侮辱了我的朋友,那么这就是你应得的代价,而且吴小姐,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不过只是一个开始罢了,所以我祝福你,以后的子可以尽地愉快嚣张!”

    吴笑笑傻了,手也在不知不觉中放开了。

    于是苏凌冷笑了一下,坐回到车里,扬长而去!

    ------题外话------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求票的小行家,快把月票投给我,一边走一边叫,今天的月票你投了吗,快投,快投,快快投!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