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8】,我相信一报还一报

    秦墨枫的目光闪了闪,苏凌,自己姑姑的女儿,自己的表妹,不得不说现在他对于自己的这个小表妹可是越来越好奇了,甚至就连见她的感觉,都可以用迫不急待来描述了。

    “苏凌,从小是一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而这个时候飞机里却是响起了秦墨枫那充斥着冷意的声音,他说的就是他们秦家人查到的关于苏凌的一切资料。

    “秦大哥,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苏楠皱了一下眉头,现在秦墨枫所说的这些东西,他们苏家的人早就知道好不好。

    “我只是想要说一句,苏凌当真不愧拥有着我们秦家的血脉,从小在那种没有人关的环境里长大,居然还可以成为一代神医!”秦墨枫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那叫一个自豪。

    当下飞机里几个苏家人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同时无语了,什么叫做他们秦家血脉,这一切根本就是苏家的血脉在起作用好不好,这个秦墨枫还真是会往他们秦家的脸上贴金。

    可是他们几个人也知道此时此刻不是与秦墨枫争一时长短的时候,因为这个男人,绝对可以说是一个冷的男人,一个搞不好,当真会把他们从飞机上赶下去,而且绝壁不会给降落伞,更不会理会现在距离地面足足有几千米之高。

    看到几个苏家人都不再开口说话,于是秦墨枫也没有继续说话,但是他的心却是早就已经飞到a市了,苏凌,那个少女,这一次的事,他已经与秦家内部说明了,现在秦家老爷子,还有老太太一个个正等着他把人带回去呢。

    秦家的血脉必须要回归秦家。

    再说此时a市,病房内,孔先生却是抬手看了看腕上的时间,然后目光又移到了孔哲的上:“小哲啊,已经快中午了,这位苏小姐还有苏先生两个人都是远道而来,你还是先带着他们两位去吃饭吧,你妈这里有我在就行!”

    听到孔先生这么一说,孔哲也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然后对着苏凌与苏辰两个人歉意地一笑:“不好意思,是我疏忽了,现在咱们一起去吃些东西!”

    “既然如此,那么孔先生也与我们一起去吧!”苏凌却是含笑看向孔先生。

    孔先生却是连想都没有想一下,便直接摇了摇手:“不了,我不饿!”

    “难道孔先生不想听听,我为秦女士做的治疗方案吗?”苏凌淡淡地反问了一句。

    孔先生听到苏凌如此说,当下他的子微微一震,然后他缓缓地扭过头看向苏凌,虽然面前的少女脸上带着足以称得上是温润的笑容,可是那笑容看在他的眼底里却有着说不出来的危险,他的心居然生生地有些发昆。

    他想要拒绝了,可是一时之间嗓子里却是干涩非常,他居然想不出来拒绝的话语,于是当下他只能点了点头:“好,一起去吧!”

    说着,他再次小心地为上的秦暖拉了拉被子,然后又低头轻轻地在秦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只是这么一个细微的小动作,苏辰便自苏凌的眼底里看到两点火焰已经被点燃了。

    “小凌!”苏辰的动作很快一把就拉住了苏凌的手腕。

    苏凌任由着自己的哥哥握着自己的手腕,却是没有再开口了,只是她那充斥着杀意的目光却是在孔先生的背上顿了顿,然后转第一个走出病房。

    没有人知道,在苏凌离开同时,一只小鬼却是被她放在了病房里,既然找到了自己的母亲,那么苏凌自然会好好地保护自己的母亲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几个人并没有走太远,只是在医院附近,随便选了一间看起来十分干净的火锅店走了进去。

    孔哲要了一个雅间,然后便引着几个人上了二楼。

    几个人随便点了些还有菜,便一边吃,一边聊了起来。

    “孔先生的普通话说得不错!”苏辰含笑看向孔先生:“而且我听孔先生在说话的时候,还有些b市的腔调,难道说孔先生在b市呆过不成?”

    “嗯,我爸爸在b市当过兵!”孔哲却是抢先回答。

    孔先生的手中的筷子一顿,然后扫了一眼孔哲,一笑:“是啊,我在b市当过三年大头兵!”

    “哦,那孔先生没有留在b市吗?”苏辰继续问道。

    “没有,我又没有什么本事儿,所以就回老家了!”孔先生直接道。

    “那不知道孔先生也秦女士两个人是在哪里相识的?秦女士也是b市的人吗?”苏凌这个时候夹起一块放在锅里,然后抬眸看向孔先生。

    “不,她是a市人!”孔先生直接道:“我们两个是世交,而且又是邻居,可以说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所以我退伍回来,我们就结婚了,本来小子过得不错,唉,谁能想得到,居然天降横祸!”说着孔先生居然还重重叹了一口气。

    看着他脸上的那黯淡的脸色,不知道的人只怕都会以为他说得是事实呢。

    苏凌一笑:“那孔先生为什么没有想到带着秦女士去b市看看呢,要知道b市的大夫可是很多,而且很好,那个时候在秦女士刚刚受伤的时候,就去b市,说不定秦女士也不会在上躺了二十几年?”

    “是啊,我想那个时候说不定还真的可以救醒秦女士呢!”苏辰也立马附喝道。

    “唉!”听到苏凌与苏辰两个人的话,孔先生叹了一口气,然后道:,然后道:“那个时候小哲还小,而且家里也穷,唉……”

    说到这里孔先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声音顿了顿,这才继续道:“是我对不起我妻子!”

    说着他居然潸然泪下。

    “爸!”孔哲看了一眼孔先生,眼底里有些心疼闪过:“爸,你别这样,我这不是把苏小姐请来了吗,有她在,我想妈妈一定会没事儿的!她一定有办法可以让妈妈醒过来的!”

    “嗯,嗯,是啊,苏小姐那一切就拜托你了!”孔先生一边说着,一边接过孔哲递过来的餐巾纸在眼睛上擦了擦。

    “孔先生还有小哲可以放心,一切交给我就是了!”苏凌点了点头,然后她又眨了几下眼睛看向孔先生,又继续道:“孔先生,不瞒你说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孔先生!”

    “请说!”孔先生道。

    “孔先生有没有做过什么昩良心的事儿?”苏凌说着,那双眼睛却是眨也不眨地盯着孔先生。

    本来孔先生刚刚端起面前的茶水,想要往嘴里送呢,可是现在听到苏凌的话,当下他的手狠狠地一抖,那茶水便直接洒到了他的手背上。

    “哎呀,爸爸,你这是怎么了?”孔哲忙伸手拿出孔先生手里的茶杯,然后抓起餐巾纸,迅速地将孔先生的手背上的茶水擦干,然后心疼地看了看,这才长长吁了一口气:“还好,茶水不烫了!”

    说着孔哲又看向苏凌,这一次他的目光明显带着几分不满:“苏小姐,我孔哲请你过来是请你为我母亲治病的,而不是请你来针对我父亲的!”

    “呵呵!”苏凌对于孔哲的语气倒是一点儿也不在意,她的目光依就是盯着孔先生:“小哲你别生气嘛,我之所以会这么问,只是因为我听说有很多人都是因为做过亏心事儿,所以家里的人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当下孔先生的手再次狠狠地抖了几下,他的心里已经明白了,只怕这个苏凌与苏辰他们两个人已经知道秦暖的真实份了,唉,这个孔哲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早知道自己当年就不应该为了怕秦暖醒来后一个孩子都不见,会伤心,而把小哲带了出来。

    可是现在这位孔先生却没有地儿可以买后悔药。

    “苏小姐,我没有做过亏心事儿!”孔先生抬起头,微微眯着眼睛与苏凌的目光对视着,虽然他已经尽量让自己的目光平静下来,但是他的额头上的冷汗却是不断地涌出来,然后沿着他的脸孔向着下巴处汇聚而来。

    “呵呵!”苏凌一笑,只是那笑声怎么听怎么别扭:“是吗,如果孔先生真的没有做过亏心事儿那么就好,我苏凌一向相信一报还一报!”

    “小哲,我吃好了,你陪着这两位远来的客人慢慢吃,我先回去!”孔先生拿起一张餐巾纸擦了一下嘴,然后站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苏小姐,我很尊重你,而且我也是真心请你来为我母亲治病的,放心在你治疗完毕之后,诊费多少,我不会少你一份的,但是请你也尊重一下我的父亲!”孔哲看到自己父亲离开了,当下颇为不满地对苏凌开口了。

    “呵呵!”苏凌看着孔哲微微一笑,既然已经确定这小子就是自己的孪生弟弟,苏凌自然不会生气:“相信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了!不过到时候只怕你会比我更愤怒!”

    孔哲眨巴着眼睛看着苏凌,一头雾水,他不明白苏凌为什么会这么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