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交易,事儿越来越大了

    闻大师的眼睛跳了跳,看着那凭空出现的两根手指,他的心也跟着跳了起来,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可以破开这里的阵法?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实力?难道这竟然是传说中的凌空虚渡不成?

    但是传说永远只是传说,传说应该是不可以变成现实的!

    闻大师在惊讶的同时,心也跟着慌了起来,莫名的慌乱与不安。

    同样惊讶的还有庄老大,他看着那两根莹白如玉的手指,微滞之后,便寒声问道:“谁?”

    “庄老大先不要急!”随着一个好听的女声响了起来,一个红裙女子却是款款地自那虚无之中渐渐地升起了子,接着这个红裙女子却是脚步一抬,直接迈了出来。

    女子的脸上带着温润的淡笑,一头黑色的长发随意在披在脑后,她的那张小脸,颇为精致,就好像是刚刚自云朵里移出的明月。

    随着女子一笑,这布满鲜红色的房间里,却似洒满了一地的月华。

    但是这抹月华却很快就被打破了,因为紧随着她的后,又走出来一个一脸痞笑的年轻男子,不得不说这脸痞笑,倒是破坏了男子五官的美感。

    而在这个男子的手中却是提着一个透明的灵体,一看到那道灵体的样子,庄老大的眼睛里却是闪动着危险的寒芒。

    居然是司马笑嫣,先不说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们却正好把司马笑嫣送到了他的手上,不管那个女人是灵体还是真人,他都会有办法好好地炮制那个女人,让她受尽折磨!

    “老大,那两个家伙我让他们留守!”介沉却是看也没有看其他人一眼,而是直接来到苏凌的边道。

    “嗯!”苏凌点了点头。

    闻大师这个时候可以看到了苏凌与介沉两个人的样子,一时之间他的嘴巴可是大大地张了起来,这,这,这两个人他认识。

    特别是这个红裙女子,就是这个女子,居然可以用脚步来控制他的心跳,这个女人,怎么会来到这里?

    心里想着,闻大师的子不由得又缩了缩,而且还将头低了下去,这两个人与自己绝对不是一路人,所以还是减少些自己的存在感为好!

    而这个时候蓝伊也一样看到了苏凌与介沉,于是他的眼底里闪动着浓浓的兴奋之意,他们来了,他们来了,他们居然真的来了。

    蓝伊那颗高高提起来的心脏在这一刻终于缓缓放下了,他知道既然苏凌与介沉来了,那么司马笑溪便应该没事儿了。

    真是没有想到,这两个人居然有这样的修为,相形而较下,自己所会的那些东西却是已经变得不值一提了!

    只是当蓝伊的目光落到那个被介沉提在手中的透明灵体上的时候,却是目光再次发生了改变,因为他赫赫然看清楚了,那个灵体不是司马笑嫣又是哪个?

    “你是什么人?”庄老大一边再次问道,一边面色不善地更紧地握住了自己手中刀。

    此时他的目光有些狰狞,对于庄老大来说,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他放弃报仇的念头,没有任何人可以在他的眼皮底下把他的仇人救走!

    “庄老大,我叫苏凌,很高兴认识你!”苏凌一笑,向着庄老大伸出了手。

    “我不高兴认识你!”庄老大却是生硬而且冷淡地道,当然了,对于苏凌的友手伸手,却是被他真的给无视掉了,美女又如何,就处划把全天下的美女都加起来,也比不上他妻子的分毫。

    “呵呵!”苏凌一笑,却是不以为意,但是她的眼波却是轻轻一转,便落到了闻大师的上:“呦,倒是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又遇到大师了,大师这两天过得可好?”

    闻大师讪笑了两声,这个女子要不要有这么好的眼神,自己都已经极力缩减存在感觉了,可是却还被她看到了:“还好,还好!”

    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心底里闻大师却是在跳脚呢,他过得好什么啊,从那天遇到苏凌几个人之后,他似乎就没有顺当过。

    现在看来那天吠檀多神庙搞不好就是他们放的!

    而且那天苏凌给他留下的意印可谓极深,他巴不得不再遇到这个女子,因为在他的直觉里,只觉得到遇到苏凌准没好事儿,可是,可是这天下事却往往都是事与愿违,唉,这运气……说多了都是泪!

    “你们两个是来把司马笑嫣送给我的吧!”庄老大的目光再次落到灵体司马笑嫣的上。

    “也是,也不是!”苏凌淡淡地道。

    “什么意思?”庄老大抬眼向着苏凌看去。

    “哎呀,这红色的灯光却是让人真心感觉很压抑,介沉换个正常的灯光!”苏凌的眉头微皱。

    庄老大的脸色更沉了,现在在他看来,介沉与苏凌两个人根本就是来找自己麻烦的。难道说他们真的以为奇门中的人,就可以横行无忌吗?

    介沉的两指只是捏在一起打了一声响指,于是那红色的灯光立马跳动了几下,只是几下,便直接变成了正常的光线。

    闻大师的心中一喜,在他看来之前那个阵法正是因为灯光的关系,而现在既然灯光改变了,那么这阵法自然也就被破除了。

    于是他立马暗暗捏起了手诀,可是却没有想到,依就没有用,那阵法居然没有被破除,难道说自己之前所想都是错误的不成?

    于是闻大师的眼帘低垂,眼底一片骇然,一片骇然,事怎么会这样呢?

    “这里我的地盘,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庄老大现在看着苏凌的目光越发凶恶了起来:“虽然我不愿意招惹奇门中人,但是却也不代表,我真的怕了你们奇门中人!”

    “庄老大,我只是想要帮你们一个忙,帮你们了结这桩恩怨!没办法,我这个人一向都这么善良!”苏凌直接说明了来意。

    “了结?!”庄老大挑了挑眉毛,然后哈哈一笑:“好啊,只要你让我杀了那个叫做司马笑溪的女人,还有把这个女人的灵体给我,那么就算了结了!那么我就承认你是一个善良的好人!”

    “司马笑溪是无辜的,她没有动手!”苏凌述说着一个事实。

    对于苏凌会知道一切的事,庄老大并没有任何吃惊:“我的儿子,我的妻子也是无辜的!而且在这里一切我说了算,这里的游戏规则由我订!”

    说着,他又看了看苏凌:“如果我说的那两件事,你做不到,那么就不要在这里多管闲事儿了!”

    “我本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可是没有办法这对姐妹花,与我边的一个人有些关系,而且这个叫做司马笑嫣的,还与另一个人的命息息相关,所以……”

    “所以也就是说你一件也不做不到!”庄老大怒了,他大声地咆哮着。

    “我可做到一件事,那就是让你与你的妻子还有孩子继续相守!”苏凌吐出一记重磅炮弹。

    庄老大:“……”

    闻大师:“……”

    阿树:“……”

    虎哥:“……”

    司马笑溪:“……”

    蓝伊:“……”

    司马笑嫣:“……”

    只有介沉的脸色如常,并没有感到任何吃惊,这事儿对于自家老大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你,你,你说什么?!”沉默了片刻,庄老大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苏凌。

    “我说我可以让你与你的妻儿继续相守,过完这一生!”苏凌又重复了一遍。

    “你,你可以复活他们?”庄老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一颗心也跟着呯呯地跳了起来。

    “不是复活!”苏凌摇了摇头,虽然她可以使死人复活,但是庄老大的妻儿却已经死去整整五年了,如果想要复活的话,她的确可以做到,但是那么做完的后果却是太严重了。

    毕竟那样一来,便打扰了阳两界的平衡。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涮我玩呢吧!”庄老大只觉得自从这个红裙女子那么华丽丽地走了出来,倒是把自己的一颗心甩得时高时低,这种感觉让他真心很恼火。

    “我可以借司马姐妹两个人的手,让他们两个变得两具活着的尸,而且既然这事儿是我揽过来的,那么我可以保证你,不会受到尸上的气侵蚀,让你们一家三口可以继续过完余下的人生,而且你的妻子与你的儿子两个都会忘记他们其实已经死了!”

    “当然了,只是你与你的妻子以后不会再有孩子了,还有你的儿子虽然可以长大娶妻,但是却也不可以有孩子!”

    庄老大的目光闪动,不得不说苏凌提出来的这个条件于他来说真的是很人的:“你的条件就是放过她们?”

    “呵呵,算是吧,只是让你把她们交给我!”苏凌道:“不知道庄老大觉得我定的这条游戏规则如何呢?你有没有兴趣?”

    庄老大听到这话,不由得再次看了看苏凌,他听明白了,这个女子并没有说她会放过这司马姐妹,只是让他把这两女交给她罢了,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其实虽然重极说司马两姐妹的事不用苏凌管了,可是如果真的放手不管,却无论如何都有些说不下去,再者苏凌真心觉得庄老大还算是一个重义,恩怨分明的汉子。

    所以这事儿,既然自己遇到了,那么她不介意去趟一趟这一浑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事儿做!

    “好,我同意!”庄老大点了点头,只要可以让自己的妻儿陪在自己的边,那么他有什么做不到的呢,但是这个时候庄老大却又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于是他再次问道:“我的妻儿,如果那样的话,会不会影响他们转世投胎?”

    “不会,他们在活着的时候被人制成无敌金尸,特别是你的孩子,还没有出世,就落得这样的结局,他们的怨气太重了,所以只怕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去间!”苏凌叹了一口气。

    “什么!?”庄老大的眼睛瞪圆了:“你,你还没有……”

    “放心,既然我答应了你,那么就一定会尽快找到他们两个的灵魂的,至于她们可以放在你这里当人质!”苏凌说着一指司马笑嫣与司马笑溪两个姐妹。

    “好!”庄老大现在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所以他点了点头。

    闻大师站在一边,将庄老大与苏凌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于是这个时候他开口了:“庄老大,这个司马笑溪还有那个蓝伊,可都是我们之前与你谈好的!你怎么可以又将那两个人给她呢?”

    闻大师倒是不想开口,可是事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他不得不开口了!

    “老子现在就是后悔了!你想怎么样?”庄老大连看都没有看一眼闻大师,便直接开口道。

    一句话把闻大师可是噎得够呛:“庄老大,你这么做,会后悔的,不管怎么样,你总是要为你的那些兄弟们想想吧!你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生生死死跟了你五年的兄弟们,一个个死于非命吧!”

    一边说着,闻大师一边又看向阿树,虎哥等人:“你们听到了吧,你们的庄老大现在想要抛弃你们,你们……”

    闻大师的嘴巴张着,还没有说完呢,庄老大却是已经腾腾地几步走了过来,然后大手直接就掐住了闻大师的咽喉,让他说不出话来,那嘴巴只能徒劳无功地一张一合,就好像是离了水的鲶鱼一般。

    “庄老大,这个人,我也要了!”苏凌抬手一指闻大师。

    介沉会意,这个时候已经走了过去,然后将手按到了庄老大的手上。

    “可以!”庄老大看了介沉一眼,然后一笑,迅速地放开手,扭头看向苏凌。

    “这具尸,放着也是放着,不如暂时借我用用!”苏凌这个时候又指了指地上的那个木箱子。

    庄老大依就是点了点头,这些人,还有这些东西,于他来说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只要他的妻儿可以回到他边,就算是活着的尸,也无所谓。

    苏凌打开箱子,看着里面那仿佛如同沉睡一般的罗小娟,然后一把抓住旁边的司马笑嫣,然后将她丢到了尸之上。罗小娟尸内的灵魂根为虚弱,所以根本没有力量反抗司马笑嫣的灵体!

    “姐姐!”司马笑溪大叫了一声,可是当她对上庄老大的那双冰冷的眼睛里,却是又讷讷地闭上了嘴巴,她不敢看那个男人,她不敢。

    “你们,你们想要怎么样?”闻大师这个时候缓过一口气来,然后看向苏凌问道。

    “不怎么样,只是需要你带个路,我要救一个人!”苏凌淡淡地道。

    “我不会给你带路的!”闻大师立马摇头,他知道一旦被自己后的那位知道自己居然敢背叛,那么自己的下场一定会比死更凄惨。

    所以闻大师才会想也没有想一下,便直接拒绝了苏凌。

    “呵呵!”苏凌一笑。

    介沉却是一把扯住闻大师的衣领子,脸上的痞笑灿烂了起来:“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吗?”

    闻大师伸长了脖子:“你们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带路的!”

    “呵呵!”苏凌低笑着走到了闻大师的边,二话不说,直接抬起手放在闻大师的后脑上,然后闻大师的子当下便一阵颤抖,接着他只觉得一股冰冷的寒意却是直接钻入到了他的脑子里。

    一时之间他的脑子似乎都已经不会运转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闻大师的思维只停留在这一步,便已经被生生地凝固住了。

    苏凌的眼睛微闭,她现在正在静静地读取着闻大师的记忆,这一招还是上次小阎王来的时候,传给自己呢,却是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好用。

    庄老大,还有其他人一个个的下巴早就已经掉到地面上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叫做苏凌的女子居然可以做到这一步,话说这还是人可以达到的地步吗。

    而庄老大却在先是一惊之后,却是开心了起来,他没有办法不开心,既然这个叫做苏凌的女子这么强,那么这个女人一定就可以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找回自己妻儿的灵魂,然后让他们变成活的尸,陪自己走完余下的人生。

    而这个时候箱子内的罗小娟却缓缓地张开眼睛,她的目光里有着片刻的迷茫,但是很快她的眼里便恢复了清明。

    “姐?!”司马笑溪有些迟疑地开口了。

    她是很清楚地看到苏凌将自己姐姐所化的灵体推入到了这具体里,可是看着那张陌生的脸孔,她真的不是很确定。

    “笑溪?”听到司马笑溪的声音,“罗小娟”却是缓缓地转过头。

    “姐,姐,姐!”确定了,现在司马笑溪的心底里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了,这个女人正是自己的姐姐,话说这算不算是自己的姐姐借尸还魂呢?

    但是这些,这一切她都已经顾不得了,她只知道这是她的姐姐。

    虽然样子改变了,但是声音,神色,还有眼神,还有给自己的感觉,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没错,她就是自己的姐姐没错儿。

    司马笑嫣立马就扑到了自己妹妹的上:“笑溪,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姐姐害了你!”

    “不,不,笑溪不怪姐姐!”司马笑溪连连摇头,也许她之前怪过自己的姐姐,也许她之前也怨过自己的姐姐,但是现在她却觉得只要姐姐可以在自己的边,那么一切都不重要。

    就算是司马笑嫣真的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她也一样是那个疼自己的姐姐,如此就足够了。

    “妹妹!”司马笑嫣一边说着,一边在司马笑溪的上抬起头,然后伸手就想要将司马笑溪上的绳子解开。

    “住手!”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正是庄老大,此时庄老大目光寒冷如冰,冷冷地盯在司马笑嫣的脸上,虽然现在这张脸已经不是之前司马笑嫣的脸,可是只要这脸的下面装着她的灵体,那么这张脸,就算是再美,在庄老大看来,也是极为的让人憎恶!

    “庄老大!”司马笑嫣的手停了下来,她缓缓地扭过头,脸上已经被泪水布满了,她的双腿一软直接就跪在了庄老大的面前:“庄老大,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是我妹妹是无辜的,所以求求你,求求你了,放过我妹妹吧!”

    女子的声音和着泪,悲悲切切,凄凄惨惨,听起来就如同是杜鹃啼血。

    可是庄老大的心,早就已经是冷硬如铁了,他冷冷地看着那个女子,却是缓缓地伸出手,抬起司马笑嫣的下巴,然后寒声道:“不可能,如果不是因为这位苏凌小姐说是可以让我的妻儿以尸的方式活在我边,现在我已经用你妹妹的血做酒了!”

    “庄老大,庄老大,我,我也不想的,可是,可是我实在是招惹不起对方,如果,如果我不那么做的话,我和妹妹就会死的,所以,所以真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司马笑嫣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地给庄老磕头,一下一下将自己的额头撞到那冰冷的地砖上。

    但是庄老大却是冷眼看着这一切,看着那地砖被染红。

    “姐姐,不要,不要啊!”司马笑溪再也看不下去了,虽然这具体不是自己姐姐的,可是,可是……

    “司马笑嫣,你知道那个和你订制无敌金尸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吗?”苏凌这个时候已经读完了闻大师的记忆,然后缓缓地开口了。

    “不知道!”司马笑嫣摇了摇头,这事儿她是真的不知道,如果知道她早就说了:“我只知道那个人在b市,而且好像还是很有份,有地位的人,而且他与我的交易,从来都没有直接与我接触过,甚至连电话都没有打过给我,一切都是中间人在办的!”

    “只是那个时候,我知道,在我家不远处,有三个位置都设置了狙击点儿,而那三个位置也有着三杆狙击枪时时刻刻地对准着我和我妹妹的脑袋,所以,所以如果当时我不那么做,那么我与妹妹就会变成尸体!”

    说到这里司马笑嫣却是抬头坚定地看着庄老大:“庄老大我知道你很恨我,我知道无论我再说什么,你也不会原谅我的,但是我想告诉你,做了那一切,我不后悔!”

    听到最后三个字,庄老大的脸孔狠狠地抽了几下,这个女人居然说她不后悔,一时之间庄老大的脸色却是更难看了。

    “我和笑溪的父母在我们两个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我们姐妹两个相依为命地长大!”

    “我做为姐姐,自然要好好地呵护着妹妹无忧无虑,而且她同样的也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要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我知道制做无敌金尸是没有福报的,我知道用活人做金尸,是会受到天谴的,可是我顾不了那么多,因为我只会这些,如果没有了这些,我便没有任何生存的技能,也没有能力去维持妹妹的生活!”

    “本来五年前,我已经赚够了足够我与妹妹继续生活下来,而且还可以开一个小店来维持生活,那个时候我便想洗手不再干这种营生!”

    “可是就是那个时候,那个b市的神秘人找到了我。”

    说到这里,司马笑嫣看向庄老大:“既然你已经将五年前的事问得那么清楚,但是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你,那天与我一起去医生的还有一个穿雨衣的男人呢?”

    庄老大听到这里,微微一怔,然后他便皱着眉头仔细地回忆起来。

    没错,那个被他第一个杀死的护士,曾经告诉过他,有一个穿着黑色雨衣的男人,陪着司马笑嫣一起去的医院,只是那个男人的头上低低地压着雨帽,而且脸上还有一个大大的,足以遮住半边脸的男人,让人看不清楚那个男人到底长的什么样。

    而且至始至终那个男人从来都没有说过半句话,除了那个男人上的气压有些低下,倒是足以让任何人都忽略他的存在。

    “那个男人是?”庄老大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那个男人就是要买无敌金尸的那个人的保镖之一!”司马笑嫣说道。

    果然如此。

    “所以,庄老大你要恨就恨我一个人吧,你所有的怒火都由我来承受!”司马笑嫣再次开口,她不想让自己的妹妹为自己背起罪过。

    庄老大却是咬牙切齿道:“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不管你有多么的不得不,但是你杀了我的妻儿却是事实,所以我不会原谅你,我也不会放过你妹妹!”

    “好了,都停一停!”苏凌这个时候开口了:“庄老大,你可别忘了,我们之前还有交易呢!”

    说着苏凌又看向司马笑嫣:“五年前的事,也正是自己为你自己亲手掘出坟墓的开始,而且还有你妹妹的坟墓你给给掘好了!”

    司马笑嫣听到这里脸色一白,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你,你是说,我现在……”

    “不错,你现在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那个人!”苏凌说着,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司马笑嫣,其实你还没有完全说实话,想必在这五年当中,你没有金盆洗手,是又继续为了那个b市的大人物做了不少的无敌金尸吧?而想必那位大人物也给了你不少好处!”

    一句话司马笑嫣的脸已经变成了惨白,她的体一哆嗦,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不错!这五年我一共为那个人做了不下三百具无敌金尸,在这五年当中,如果不是因为怕会泄秘,其他的生意我都不想接了,可是那个大人物却不同意。”

    “但是就算这样子,我也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位大人物,我接触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中间人!”

    “姐姐……”司马笑溪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司马笑嫣,她这一刻才明白,为什么这五年当中,她们家的生意好得不得了,而且姐姐也变得极为大方,甚至还曾十几万,十几万地往自己的卡里打钱,让自己随便花。

    原来,原来事是这样的。

    蓝伊也瞪着眼睛听着这一切,虽然他在司马家生活了好久,可是,可是这些隐秘的事,他却并不知道,一时之间他的脸上却是泛起了苦笑,看来司马笑嫣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自己,这个女子一直都在提防着自己。

    介沉却是看向自家的老大,倒是没有想到,这事儿居然越来越大发了,居然又与b市的大人物扯上了关系,可是这个大人物是谁,还是一个未知数。

    麻烦啊,麻烦啊!

    介沉此刻心里都在叫着麻烦,可是苏凌的脸色却一直都没有什么变化。

    “苏凌小姐!”把一切都听明白,庄老大却是扭头向着苏凌看了过来,现在事已经变得这么大了,那么这位苏小姐还敢继续管下去吗?

    庄老大不知道,现在他并不认为司马笑嫣在说谎,因为那个女人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说谎的必要了。

    “放心吧,既然说管,那么自然就要管下去,而且我也很好奇,那个大人物到底想用三百多的无敌金尸做什么!”苏凌平平淡淡地道:“庄老大,我现在要去救人,至于他们三个,就暂时呆在你这里吧!”

    “好!”庄老大点了点头。

    “哦,这位闻大师,也暂时呆在这里吧!”苏凌转过,这才看到那个还没有恢复意识的闻大师,话说自己刚才居然把这位大能给忘记了。

    “好!”庄老大点了点头,然后却是不太放心地又问了一句:“那个,苏凌小姐,用不用我派人和你一起去b市?”

    “不用!”苏凌说着含笑看了一眼庄老大:“我这个人一向言而有信,庄老大静候佳音就可以了!”

    说着苏凌的眼波又扫过了蓝伊:“那个舍粒子,我有些用处,等再回来,我可以将那东西交给你!”

    “只不过现在我需要从你与司马笑溪的脑袋里取出东西来!”

    苏凌的话音才刚落,司马笑嫣却是立马惊骇地抬起了头,然后她用自己的子护住司马笑溪:“苏小姐,不要,不要啊!”

    “你当初将那极黄泉珠放在他们两个人脑子时候,你就应该明白,会有这一天的!”介沉却是白了一眼司马笑嫣,对于这个女人,他是真的一点也不感兴趣。

    “不,不,不!”司马笑嫣现在只能一边大哭着,一边抓着司马笑溪所在的木板不肯放手:“我,我也没有想到,那枚黄泉珠放进去之后,就拿不出来了!”

    苏凌却没有理会司马笑嫣的哭叫,她不喜欢太吵,而这种哭叫对于她来说却是一种噪音。

    走到蓝伊的面前,苏凌扯下男子嘴上的胶布,这个家伙还真是一个傻得可的家伙:“会有些疼,你忍一下!”

    蓝伊点了点头,现在他的心里很不滋味,对于司马笑嫣。

    “呵呵,她瞒着你,也许是也为了你好,毕竟有些时候有些事,知道得越多,越不好!”但是这个时候苏凌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依就是清清冷冷但是却只有蓝伊一个人可以听到。

    当下蓝伊有些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看向苏凌,真的吗,真的吗,真的是这样的吗?

    “也许她不你,但是却不防碍她把你当做是亲人!”随着声音,苏凌的那双手却是缓缓地变得透明了起来。

    一时之间司马笑嫣忘记了哭叫。

    一时之间房间里所有的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苏凌的手掌下,那,那是怎么样的一双手,现在居然只有一个轮廓存在了。

    一时之间这里完全安静了下来,静得仿佛一根针掉到地面上,都可以被清楚地听到。

    那双手缓缓地,缓缓的,居然进入到了蓝伊的脑袋里。

    蓝伊的眉头皱了起来,双眼也跟着闭上,的确如同苏凌所说的那样,是有着那么一点点的疼。

    苏凌的动作很慢,毕竟这可是好好的活人脑,她可不想等把那极黄泉珠拿出来之后,蓝伊与司马笑溪会变成两个白痴。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走了,整个儿过程大约持续了五分钟的样子,当苏凌的手缓缓出来的时候,在她的手上却是赫赫然有着一枚足足有鸽子蛋大小的黄色珠子,那珠子正散发着幽幽的寒气。

    极黄泉珠正是这个东西。

    “呼!”蓝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睁开眼睛,看着苏凌手中的极黄泉珠:“还好,真的不疼!”

    司马笑嫣这个时候已经顾得不吃惊了:“苏凌小姐,那,那请你也快点把我妹妹脑子里的那枚极黄泉珠取出来吧,谢谢你了!”

    苏凌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便在司马笑溪的边站定了。

    “我,我,我不怕疼,你来吧!”司马笑溪紧紧地闭着眼睛,道。

    苏凌一笑,然后将手中的那枚极黄泉珠收了起来,然后她的手掌再次变得透明,缓缓探入到了司马笑溪的脑袋里。

    司马笑嫣的一颗心都已经揪起来了,她紧紧地咬着下唇,都已经忘记呼吸了。

    又是五分钟,也许对于其他人来说,五分钟根本不算长,但是对于司马笑嫣来说却仿佛是一年那么长。

    当看到第二枚极黄泉被苏凌托在手上,司马笑嫣立马跑到司马笑溪的边:“妹妹,妹妹,你还好吗?”

    “姐姐,我没事儿,我脑子的那层寒意也消失了!”司马笑溪也很开心。

    当然了,对于这两枚极黄泉珠,苏凌可是没有想过要还给司马笑嫣。

    收好极黄泉珠,苏凌看着司马笑嫣开口道:“你与松竹是侣?”

    司马笑嫣的子一僵:“你,你怎么知道?”

    “他现在因为你已经被那位闻大师后的人抓走了!”苏凌觉得这事儿司马笑嫣应该知道,毕竟这事儿也是由她引起的。

    “啊,怎么会这样!”司马笑嫣脸上的笑容不见了:“那一定是因为他们想要找到我,还有极黄泉珠,苏凌小姐你带上我去吧,把松竹换回来,我不可以让松竹有事儿!”

    苏凌认真地看着司马笑嫣的表现,这个女人没有说假话,她是真的想用自换回松竹。

    “唉,松竹就交给我吧!”苏凌转过

    “……”司马笑嫣看着苏凌的背影:“你,你难道也对……”

    “不要乱想,他是我哥哥的朋友,所以就算是看在我哥哥的份儿上,我也会出手救他的!”

    说完了这话,苏凌便向着门的方向走去,介沉紧紧地跟上。

    “我送苏小姐!”庄老张开口道。

    介沉看了一眼庄老,眼神里有些诲暗的神色,他不喜欢别人不相信苏凌的话。

    “好啊,如此有劳了!”苏凌却是一点儿都不在意。在她想来,庄老大本来也没有什么理由相信自己。

    谁会无缘无故地去相信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在电梯口的时候,庄老大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苏凌,毕竟有些时候联系还是很必要的。

    “还请苏小姐放心,我手下的这些兄弟,绝对不会把刚才的事说出去的!”这是庄老大的保证。

    “好!”

    “还有,我相信苏小姐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也请苏小姐放心,那四个人,我不会让人为难他们,也不会让他们有事儿的!”庄老大郑重地道。

    “呵呵!”苏凌笑了!

    ……

    “老大,接下来我们去哪?”一离开庄老大的所在,介沉立马问道。

    “哪也不去,就在这附近走走吧!”苏凌却是捋了捋自己的长发。

    “好!”介沉点了点头:“老大咱们后有尾巴,而且似乎有好几条!”

    “不是庄老大的人!”苏凌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取出一份地图展开,然后用手点着一个地名道:“打电话给伊藤他们两个,让他们开上松竹的车,在这里等我们!”

    只是远在xx市的苏凌却不知道,在b市的盘山路口处,又有一个小女孩儿在路上拦车,想要让那些好心停下车的叔叔阿姨们留下来陪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