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极阴黄泉珠,不得不助

    魍殘曻za当苏凌重新回到xx市博物馆内,与介沉,伊藤还有风绝尘两个人汇合之后,这才知道松竹居然甩掉他们独自离开了。

    “老大,对不起,这是我的责任!”伊藤站在苏凌的面前,低着头道,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会扒卸责任的人!

    “不对,老大这绝对不是伊藤的责任!”风绝尘立马道:“今天的事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去了二楼,那就绝对不会出问题!”

    介沉却是看了一眼苏凌,然后嘴巴动了动,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苏凌挥了挥手,给直接打断了:“好了,你们不用互相争着抢着了,这事谁也不怪,松竹自己不安心,一定想要回去,那么不管你们看的再怎么严密,他也一定会想办法离开的!”

    “好了,我们现在也走吧!”苏凌说完了话,转就向着博物馆外走去。

    风绝尘却是还想要说什么,这个时候介沉的声音却是在风绝尘的耳边响了起来:“有什么话想说,等出了博物馆再说!”

    “呃!”风绝尘点了点头,然后眨巴着眼睛,先是看了一眼伊藤,然后又看了一眼介沉,然后几步走到介沉的边,压低了声音道:“介沉,你刚才也是想要把松竹离开的责任往你自己的上扛吧?”

    介沉听到这话,脚步微顿,然后挑眉看了风绝尘一眼,没有说话。

    但是风绝尘却是点了点头:“我猜到了!”

    说完了这四个字,风绝尘便老老实实地跟在介沉,伊藤还有苏凌三个人的后,一路向外走去。

    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风绝尘的心里可是真的很开心,自从跟随在苏凌边开始,他总是觉得自己与其他人之间有些格格不入。

    伊藤寡言少语,就算是你主动和他说话,你这边十句话说完了,可是他那边居然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而风绝尘这货一旦打开了话匣子,那绝对是一个话唠级的人物,所以对于不说话,而且还始终是一脸冷酷的伊藤,他一向就是近而远之。

    至于介沉,风绝尘却是觉得,这个家伙,与自家老大一向走得极近,而且这个家伙似乎一直都有些看不起自己,因为自己除了懂些医术外,至于其他的,比如说阳两道之间的事,他便半窍都不通了。

    而这一次的事,责任明显就在他的上,可是伊藤却是开口揽到了他自己的上,介沉也想要把责任扯过去。

    唉,看来自己一直自诩聪明,但是却看错了这两个人。

    介沉走了几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然后他的脚步突然间停了下来。

    风绝尘一直紧紧地跟在介沉的后,低着脑袋想着自己的心事儿,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介沉会突然间停下脚步,所以他倒是直接一头就撞到了介沉的后背上。

    “哎呀!”其他地方倒是还好,只是把风绝尘的鼻子差点儿撞扁了。

    捂着自己那又酸又疼的鼻子,风绝尘抬头看着介沉的后背,心里暗暗叫若,这个家伙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小痞子,可是这货的后背怎么会那么硬呢,比之钢铁也不逞多让。

    可怜他那漂亮的鼻子!

    “你啊,回到b市之后,就去与西米,西露他们两个一起去特训吧,否则的话,到时候你连西米,西露两个孩子都打不过!”介沉扭头看了一眼风绝尘,然后沉声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抬脚继续跟着苏凌与伊藤走了出去。

    风绝尘差点儿没哭出来,特训的事,他已经知道了,而且还专门详细的地问过,那可是去特种部队里特训,可怜他的小板啊。

    他倒是不想去,可是不想去有用吗?

    如果他不去的话,那么只怕他就会成为鬼医门最最没有用的人。

    唉,什么时候他居然也变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的人。

    好吧,训就训吧!

    风绝尘想到这里,紧紧地握了一下拳头,自己一定要也变成了一个拳脚高手。

    一行人离开了博物馆,便在附近寻了一间咖啡屋进去坐下了。

    那咖啡屋里播放着轻柔的音乐,给人感觉十分的放松。

    雅间内,苏凌要了一杯黑咖玛莎克兰啡,伊藤要了一杯拿铁,介沉要了一杯卡布其诺,风绝尘要了一杯香橼。

    四个人各自品了一口自己所点的咖啡,然后风绝尘终于还是第一个忍不住了,于是他立马问道:“老大,咱们不是要拿到那个舍粒嘛,怎么不拿呢?”

    苏凌看了一眼风绝尘,终于还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没有回答。

    伊藤虽然神色平淡,但是他的目光却是淡淡地自风绝尘的脸上扫过。

    “偷东西这种事,是大白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干的吗?”介沉却是毫不吝啬地给了风绝尘一记卫生球眼神,这小子的思想还没有与他们正式接轨。

    于是介沉想了想又道:“老大,今天晚上就让绝尘给咱们望风得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苏凌立马就点头了。

    风绝尘张着嘴巴,双手连连地摆动着:“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我做不来的!”

    可是这货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呢,伊藤这个惜字如金的人却是也跟着开口了:“嗯,这事儿可行!”

    “好吧,既然大家都同意,就这么决定了!”苏凌最后拍板。

    风绝尘看看这个,然后又看看那个,终于还是无奈地低下了头,少数服从多数,他的个人意见此时此刻已经不重要了。

    其实以苏凌,介沉,伊藤,三个人当中,无论哪个人的手而方,都根本不需要有人站在外面做望风这项工作,可是风绝尘这个家伙却又太需要锻炼了,所以还是尽量地为他多创造些机会为好。

    “哦,对了,我离开的时候,那个想要偷舍粒子的人怎么样了?”苏凌突然间想起来了那个少女,还有那个黑色风衣男子!

    “那个飞机上遇到过的少女的啊,她被警察带走了!”介沉这个时候开口了。hi书网

    “那个黑色风衣男子,站在外面看到那个少女被带走之后,他便也打了一辆出租车,跟着警车一起离开了!”伊藤也跟着道。

    “真是奇怪了,那两个人为什么也要偷无名大师的舍粒子呢?”风绝尘想不明白了。

    但是突然间他的眼睛又是一亮:“坏了,坏了,因为那个少女的关系,博物馆的人,已经将那枚舍粒子转移到其他地方了,晚上偷起来了,似乎不会那么容易了!”

    苏凌淡淡一笑:“放心吧,这都是小问题!”

    夜色很快就降临了,四个人坐在咖啡屋内,每个人都已经喝下了六七杯咖啡,苏凌,伊藤,介沉三个人倒还好,可是风绝尘却是已经接连跑了好几趟卫生间了。

    “走吧!”看到凤绝尘第八次从卫生间回来,苏凌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然后站了起来。

    介沉看了一眼风绝尘,然后幽幽地道:“你不会是肾亏吧,真应该让老大先给你开几副补肾的中医,天天熬着喝!”

    风绝尘挥了挥自己的拳头:“我的体很健康!”

    “呵呵!”介沉意味深地笑了起来:“你现在可不是人类了!”

    一句话,风绝尘再次蔫了下来。

    话说他现在既然已经不再算是人类了,可是为毛他喝完咖啡之后,还会急着想要去卫生间呢,而介沉,伊藤还有老大苏凌三个人却都不需要呢。

    这不就是人比人气死人的节奏嘛。

    唉,又忘记了,他现在已经不是人了!

    “你们三个在外面就好了,我一个人进去!”苏凌交待了一声,然后她的脚步便已经抬起来直接向前迈去,只是这一步迈出,苏凌的体便在瞬间就变得有些虚幻起来。

    接着又是第二步迈出,于是苏凌的子便只余下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了。

    当第三步迈出去的时候,苏凌整个儿都已经完全地与空气融合到一起,说白了就是已经完全隐形了。

    伊藤,介沉,风绝尘三个人,来到博物馆对面的草地上,坐了下来。

    现在他们三个人唯一可以做的事,便是等待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这个时候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却是停在博物馆的大门外,接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从车内走了下来。

    出租车很快就开走了,只留下那个黑色风衣男子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那博物馆三个大字,这个男子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可是很快,他便已经抬起了脚步。

    虽然心里有些忐忑,可是在来这里之前,他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拿到那枚舍粒子,只有拿到那枚舍粒子,他才可以恢复正常,才可以做更多的他必须要去做的事

    “介沉,伊藤你们两个快看,这个男人居然也来了!”风绝尘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黑色风衣男子。

    介沉,伊藤两个人听到这话,同时抬起头,目光落到了黑色风衣男子的后背上。

    “哎呀,这小子该不是也想要偷那位无名大师的舍粒子吧,那岂不是与咱们老大撞车了……”

    风绝尘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便看到介沉,伊藤两个人已经腾地站起了子。

    于是风绝尘一拍脑子,哎呀,对于这方面,自己的反应还真是有够慢的了。

    但是他才刚刚站起来,介沉与伊藤两个人却是已经疾步向着那个黑色风衣男子走了过去。

    “哎,等等我,等……”风绝尘忙低低地喊了一声,然后也想要快步跟上。

    “绝尘,你不用过来,你就在那里等着就行了!”介沉回头丢下一句话。

    好吧,风绝尘停止了动作,立在原地,他的工作可是望风啊,那么就呆着好了。

    再说介沉与伊藤两个人的脚步虽然很快,但是却都没有发出半点的声响。

    不得不说,不带着风绝尘一起过来的选择,真的是很明智,如果把那个家伙也一起带过来,想要不搞出任何声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因为没有声音,再加上那个黑色风衣男子的心里一直都在掂记着那个到现在还在警局里锁着少女担心,所以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在自己的后,有两个人正在不断地靠近着。

    当黑色风衣男子已经走上博物馆的台阶时,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呢,便只觉得自己的两条手臂同时被人按住,然后又有一只大手及时地捂在自己的嘴上,接着他就不由己地被直接拖离了博物馆。

    怎么回事儿?

    黑色风衣男子心头一惊,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下来了,于是他的双腿一分居然直接踢向伊藤与介沉。

    “怎么,不记得扭玻利顿了!”介沉挡住男人的腿,然后冷冷地低喝出一句话。

    只是这么一句话,黑色风衣男子的动作便停住了,他有些不敢相信地道:“那天救下我们的人是你们?”

    “不是我们,是我们老大!”介沉再次道。

    “那我谢谢,可是现在我有事,必须要进去拿一件东西!”黑色风衣男子对于自己的目标还是不肯轻易放弃!

    “一切还是等到见了我们老大再说吧!”介沉说着,与伊藤两个人的脚步加快,很快就回到了风绝尘的边。

    “你们,你们放开我!”黑色风衣男子看到介沉,伊藤两个人都已经停下了脚步,但是却还不肯放开自己,于是他便挣扎了起来:“我必须要拿到那枚舍粒子,我要救笑溪!”

    “你先在这里呆会儿吧!”风绝尘一边说着,一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这个黑色风衣男子,然后扯开嘴角一笑:“你不认得我们了,我们在飞机上见过的!”

    黑色风衣男子听到了这话,于是这才抬头好好地打量了一番面前的三个男子。

    初时他听到介沉提起扭玻利顿的时候,只是以为他们救过他与笑溪一次呢,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些人在来xx市时居然与他还有笑溪是同一架飞机。

    “咦,我记得你们!”黑色风衣男子收回目光,然后道。

    “我叫风绝尘,你叫什么名字?”风绝尘一边说着,一边向着黑色风衣男子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低头看了看风绝尘伸过来的手掌,黑色风衣男子微微有些怔愣,但是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了,于是略一犹豫之后,他伸出了自己那戴着黑色手的右手,与风绝尘的右手握到了一起:“我叫蓝伊!”

    “我叫介沉!”随着声音介沉的手掌也伸过来了。

    “伊藤!”伊藤也一样伸手做了自我介绍。

    蓝伊含笑对着这几个人一一点头示意。

    但是他的心还是止不住地着急:“你们老大什么时候回来?”

    “等吧,快了!”介沉道。

    “我,我,我真的不可以等了!”蓝伊现在已经到了坐立不安的地步了,白天的时候,他一路跟着警车去了警局,可是那些警察们无论他怎么说,就是不肯让他见笑溪。

    其实以他以前的实力而言,想要进去救出笑溪,根本一点儿都不难,可是现在他的上的尽失,只有一副骨头架子,既然没有了,也就是说他体里也没有可以蕴存能量的地方了,所以现在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实力可以潜入到警察局内部!

    所以他才会再次将主意打在无名大师的舍粒子上。

    可是他的运气还真心是不怎么样,居然遇到了介沉他们几个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对于介沉,伊藤,风绝尘三个人而言,根本就没有过去多久,但是对于蓝伊来说却是如同度如年。

    直到月亮上到中天的时候,介沉,伊藤,风绝尘,蓝伊四个人边的空间却是微微一扭曲,一道红色的影便自其中走了出来。

    苏凌才一走出来,便看到了蓝伊,于是她向着蓝伊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蓝伊却是吃惊地张大了嘴巴,直接穿过空间,这个红裙女子居然有这样的本事儿,要知道不要说是蓝伊全盛时期了,就算是当年的他的师傅,都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这个红裙女子到底是谁?

    蓝伊不知道了。

    而现在介沉,伊藤两个人一看到苏凌脸上那淡淡的笑容,于是两个人不用问,便也知道东西一定到手了。

    风绝尘这个家伙却是直接开口问道:“老大,怎么样,成功了吗?”

    看来想让这货管住他的嘴巴,可是得花上一番功夫了。

    “嗯!”苏凌点了点头。

    要知道这一次她可不只拿到了那枚舍粒子,而且还将那些重极说是他的赔葬品的东西也都收了起来。

    既然那些东西是重极之物,那么现在就应该物归原主的。

    “老大,他叫蓝伊,今天白天被警察带走的那个少女叫做笑溪,刚才蓝伊来到这里,就是想要进入博物馆去偷无名大师的舍粒子!”介沉这个时候却是三言两语地为苏凌介绍了一下蓝伊。

    “嗯!”苏凌点了点头:“你为什么想要那枚舍粒子?”

    “是这样的!”蓝伊倒也是一个极为爽快的人,当下便一五一十地将他与笑溪的事讲了一遍。

    说起来这个笑溪的全名居然叫做司马笑溪,而她的姐姐正是那个叫做司与笑嫣的灵体。

    苏凌听到这里,不币是扯着嘴角笑了起来,话说他们这算不算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居然又是一个重极的后人,果然不愧是xx啊!

    “那个司马笑溪也是无敌金尸之家的传人?”苏凌问道。

    “不错,正是!”蓝伊点了点头,但是他却是一脸狐疑地看着苏凌问道:“你怎么知道无敌金尸之家?”

    “你又是什么人呢?”苏凌却是所答非所问。

    “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道士,五年前的时候,我师傅与我来到xx,因为我无意中得罪了一个人,于是便有数以千计的尸来围杀我与我师傅,那一夜,我们师徒两个人斩杀了大量的尸,可是却没有想到,那些尸当中居然有着一个极为厉害的尸!”

    “那具尸,正是一具所谓的金尸,而且当时我们师徒两个人的灵力都已经消耗一空了,所以一时不察之下便被那具金尸打伤了,我还好,虽然吐血,但是却并不严重,可是我师傅却被生生地打成重伤!”

    “就在我与师傅危在旦夕的时候,司马笑嫣却是出现了,当她看到那具金尸的时候,脸色极为难看,于是她立马出手帮我们打退那具金尸,并且将我们带到了她的家里,安心养伤!”

    “只是我师傅伤势太重了,只是过了七天,便去逝了,师傅一死,我便成了没根的浮萍,天大地大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的,于是便在司马家住了下来!”

    “而也就是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司马家居然就是闻名于xx的无敌金尸家族,而之前打伤我与师傅的那具金尸正是司马笑嫣炼制而出的!”

    “笑嫣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子,每一个前来向她订制金尸的人,都必须要答应她一个条件,那就是不可以用金尸做为杀人的工具!”

    “所以为了我师傅这件事,她一直都很自责!可是说到底儿,我师傅的事,也不能怪她,要怪的话就只能怪那个从她手中购买金尸的人!”

    介沉听到这里,却是不以为然:“既然那个司马笑嫣,贩卖无敌金尸,那么如果有人真的用她贩卖的无敌金尸去杀手,这份杀孽也必须要算在她头上一份!”

    “毕竟人的保证神马的都没有用,就好像有人曾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只要你的上戴着枪,那么早晚有一天,你都会使用它的!”

    “如果她真的不想让无敌金尸害人,那么大可以不必炼制无敌金尸出来嘛,如此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动用尸体,这些尸体又是从哪里来的,就算是她不杀人,那么也需要掘尸吧,这挖墓掘尸之事儿,便是丧损阳之事儿了!”

    介沉的话虽然听在蓝伊的耳朵里并不好听,而且蓝伊也很想为司马笑嫣说两句话,可是想了半天,他却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话来反驳介沉了。

    “蓝伊,你接着说下去!”苏凌却是淡淡一笑,然后看着蓝伊道。

    “嗯!”蓝伊点了点头,于是又接着说道:“在今年年初的时候,xx市的地下黑帮的庄老大却是找到了笑嫣,让她帮忙炼制一批金尸,而且当时庄老大说价钱好商量!”

    “但是这事儿却被笑嫣直接一口回绝了!那天很奇怪,被人一向传说脾气极为不好的庄老大,却并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便离开了!”

    “本来我们还有些提心吊胆的,但是一连过去了半个月,庄老大那边居然什么动静也没有,于是我们便以为事就这样过去了呢!”

    “可是却没有想到,半个月老刚刚过去,笑溪在放学的时候,居然失踪了,我与笑嫣两个人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个遍,可是都没有找到笑溪,而这个时候笑嫣却接到了庄老大的电话,在电话里,庄老大说,笑溪在他的手里,想要笑溪平安,那么就需要笑嫣亲自去做交换!”

    说到这里,蓝伊沉默了片刻,然后这才接着道:“于是笑嫣便一个人去了,本来我想要陪着她一起去,毕竟庄老大那里太危险了,可是笑嫣却只让我在庄老大的酒吧外面等着她,那天我没有等到笑嫣出来,却是等来了笑溪,只是当时笑溪的上有着多处伤口,而且还正在流血,于是我便只能压住心底里的担心,抱着笑溪去了医院!”

    “等到我从医院出来,再去庄老大的酒吧外,却是被那些小混混们告之,笑嫣已经做了庄老大的女人,我可以滚了!”

    “我不相信,于是我便动用了我一切的本事儿冲了进去,在我想来,就算是庄老大再如何厉害,但是也绝对不会是我这种奇门中人的对手!”

    “当我一路冲入到庄老大的房间时,我看到庄老大正**着上半坐在上,而上还有一个女子,不是笑嫣又是谁!”

    “当时我的心里很难受,是我没有保护好笑嫣,如果我保护好她的话,那么她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儿!”

    “于是我当时头脑发,便想要扑过去和庄老大拼命!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了庄老大的边,那个人出手如电,只是在我的眉心处一点,我便动弹不了了!”

    “那个人问庄老大,想如何处理我,要不要直接结果了我,可是庄老大却说他对我的小命没有任何兴趣,他要让我痛苦,让我痛不生!”

    “于是那个黑色的人影,便亲自刀,直接就将我上的一块一块的割了下来!”

    “笑嫣醒了,当看到我的样子,她哭了,她哭着请求庄老大放过我,可是庄老大却只是冷冷地看着她,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不听话才会如此的!”

    “笑嫣笑了好久,才止住哭声,没有想到,她居然会突然间扑到我的上,然后她的手往我的后脑上一按,我只觉有一个冰冷的东西进入到了我的脑子里,当时我大吃一惊,不解地看向笑嫣!”

    “但是笑嫣却是对我点了点头,然后在我的耳边低低地说,她不要死,只要那么做,才可以保住我的命!”

    “接着笑嫣便被庄老大带了出去,而我的子也被人剔成了森森白骨,我的血流了一地。那个时候我昏过去了,于是那些人便以为我死了!”

    “于是那些人便将我拖到车上,载到乱坟岗,将我抛了下去!但是我却没有死,我知道一定是因为笑嫣将什么东西放在我脑子里的原因!”

    “接着我寻到一件衣服,遮住我上的骨头架子,悄悄回到了司马家!而这个时候笑溪也一样回到了司马家!”

    “当我把所有的事,都对笑溪说出来之后,她才对我们,他们司马家族的人,之所以可以炼制出来无敌金尸,就是因为司马家族的老祖宗给他们传下一对珠子,那珠子便是极黄泉珠!”

    “而这对极黄泉珠一直都掌握在笑嫣的手中!只是在笑嫣落入到庄老大的手里,她许是知道这对珠子怕是保不住了,便在之前与笑溪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将一枚极黄泉珠放入到了笑溪的脑子里,而第二枚极黄泉珠却是放入到了我的脑子里!”

    “于是我与笑溪两个人便走上了寻找机会救回笑嫣的道路!可是我们两个无论如何试探,却都没有成功,因为每一次,庄老大那边似乎都做好了准备,正等着我们两个去呢!”

    “这样一连两个月过去了,我们两个突然间我那光光的骨头架子上,居然长出了新,这让我们两个人都很开心,因为只要我的可以恢复,那么我的法术神通便也同样可以恢复了!”

    “只是这事儿明明便只有我与笑溪知道,而我们两个人无论谁都不可以去对庄老大人的去说,可是三天后,庄老大的人,居然牵着十几条扭玻利顿犬来到了司马家,于是我那本来才刚刚长出些体,便又生生地被那些扭玻利顿犬给啃食干净!”

    “而且那些人一边看,一边笑!任由着我们两个在地上不断地翻滚着!”

    “虽然那个时候扭波利顿的叫声很大,但是我还是听到那些人说,等到扭玻利顿咬够了,他们便会将我与笑溪带回去,说是有什么人,向庄老大买我们两个人的脑袋!”

    “听到了这话,我便猜到,只怕那个想要买我与笑溪脑袋的人,一定是为了我们两个脑袋里的极黄泉珠!”

    “于是我便看准一个时机,拉着笑溪跑掉了!但是我却知道在xx市,可以说庄老大根本就是一个只手遮天的存在,所以我们两个连夜就离开了xx市,一直在外面躲了三个月,这才再次乘着飞机回来!也就是那次遇到了你们!”

    说到这里蓝伊的话却是结束了。

    苏凌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幽幽地问道:“你很喜欢司马笑嫣吧?”

    听到这个问题,蓝伊却是一怔,但是很快他便苦笑着点了点头:“是的!”

    “但是司马笑嫣应该有她喜欢的人吧?”苏凌又问道。

    于是蓝伊脸上的苦涩却是更浓了起来,但是他也没有否认,而是直接点了点头:“不错!”

    “那个人是不是叫做松竹的?”苏凌这话出口,却是让介沉,伊藤还有风绝尘三个人的脸色同时都是一变,而接着三个人也都明白了,只怕那个现在松竹房间里的灵体就是这个司马笑嫣。

    “是的!”蓝伊并没有注意到介沉,伊藤还有风绝尘三个人脸上的神色变化,点了点头:“而且如果不是突然间发生了这样的事,只怕笑嫣与那个松竹都已经订婚了,那个叫做松竹的男人,对笑嫣真的很好,虽然他知道笑嫣是无敌金尸家族的传人,他也没有说什么!”

    “依就是着笑嫣。所以我真心为笑嫣感到开心,我希望笑嫣幸福!”

    蓝伊说到这里,却是紧紧地握了一下拳头:“但是现在我必须要救笑溪!”

    “你想要怎么救?”苏凌再次问道,在这样的对话中,以苏凌的修为自然可以看得出来,对方是不是在说谎,但是蓝伊却绝对没有说假话,所以不得不说这个蓝伊倒是一个重重义之人。

    “我与笑溪之前曾经遇到一个号称神算的老者,那个老者告诉我们,如果想让我恢复从前的话,那么就需要得到无名大师的舍粒子!”蓝伊很认真地道。

    “哦,你自己也是奇门中人,在奇门风水这一行中,真正有本事儿的人大有人在,但是那种混水摸鱼的人,也不在少数,你为什么会那么相信那个老者呢?”苏凌再次问道。

    “因为卦不算己,起初我也不相信,可是那老者又接连说出了一些事,却都一一应验了,所以我愿意相信!”蓝伊道。

    “嗯!”苏凌点了点头,然后却是站起了子:“走吧,已经太晚了,我们回去吧!”

    介沉,伊藤两个人听到了这话,立马站了起来,风绝尘也一样站了起来,却是这小子却是瞪大着眼睛,看一眼苏凌,然后再看一眼蓝伊,嘴巴动了几下,很明显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这货今天晚上却是努力地忍住了。

    因为之前介沉与伊藤已经告诉过他了,自家的老大心里自有主意,所以老大无论做什么,都不需要他们在一边指手划脚,而且外加问为什么。

    他们只要照着老大所说的去做就可以了。

    “我去博物馆!”蓝伊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却是向着博物馆走去!

    “绝尘,今天晚上蓝伊和你一个房间休息!”苏凌看了没看蓝伊一眼,直接就对风绝尘道。

    “啊!”风绝尘一时之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很快他眼睛就是一亮,他明白了,自家老大如此表现,就说明这事儿她准备管了。

    虽然风绝尘跟在苏凌边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在他的心里,只要苏凌决定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功的,所以就算是那司马笑嫣,司马笑溪,还有蓝伊三个人的麻烦再怎么大,只要有老大出马,一定会一马平川的!

    只是风绝尘却不知道,这一切如果没有重极那个家伙在,如果不是因为重极也姓司马而且正是这司马一族的老祖宗话,那么这麻烦事儿,苏凌还真的未必就会管!

    苏凌明白,只怕那两格极黄泉珠就是重极当年留下来的!

    看来重极那个家伙还有许多的事没有对自己言明呢!

    想到这里,苏凌的眸子掠过一道精芒,那个家伙看来自己也需要好好地问问了。

    再说听到了自家老大的吩咐,于是风绝尘便已经拦在了蓝伊的面前:“蓝伊走吧,和我们回酒店,今天晚上咱们两个同共枕!”

    这话怎么听都让人感到十分别扭,两个男人同共枕,像什么话!

    这货就不能好好说,你们两个住一个房间嘛!

    “不行,风绝尘你让开!”蓝伊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他都得拿到那个无名大师的舍粒子!

    风绝尘自然不可能拦得住蓝伊。

    于是看到蓝伊推开自己手臂的时候,这货忙叫介沉与伊藤来帮忙。

    苏凌微皱着眉头看着蓝伊那坚定的脚步,于是她想了想,突然间改变了主意儿:“好了,既然蓝伊是这么打算的,那我们也就别打扰他了,我们回去休息吧,太晚了!”

    伊藤与介沉两个人没有说什么,只是同时收回了迈向蓝伊的脚步。

    风绝尘:“……”

    现在凤绝尘是真心想不明白自家老大怎么会临时变卦呢,先不说那无名大师的舍粒子已经被老大偷来了,就算没偷出来,蓝伊进去也断断很难找到!

    本来风绝尘想要开口问问苏凌的,可是再次想到之前介沉与伊藤两个人的话,于是风绝尘便压下心底的疑问。

    一行四个人还没有走出多远呢,苏凌却是扭头对风绝尘道:“绝尘,那边有一个ic卡电话,你去报警,就说有人现正在博物馆里偷东西!”

    “……”风绝尘看着苏凌半天反应不过来。

    话说老大这是神马意思,不但不帮忙,居然还落井下石!

    “快去!”一直到介沉的大手拍到了风绝尘的上,这小子才反应过来。

    好吧,虽然不理解,但是他还是走到ic卡电话处,直接拔打了110。

    “老大,你是打算?”介沉与伊藤走近苏凌,然后介沉低声问道。

    “是啊!”苏凌点了点头:“敌暗我明,如果没有招惹到还不用介意,可是现在我们既然不得不帮着司马笑嫣解决麻烦,那么倒还不如引蛇出洞呢!”

    “不得不帮?”介沉糊涂了。

    “那司马笑嫣,与马笑溪两个人是重极不知道多少代的后人,重极复姓司马!”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